遭非法強拆的武漢居民:腐敗官員派黑道追殺舉報人(圖)

2020-07-24 00:3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遭到官方非法強拆、失去家園的武漢居民賀順清在舉報文中表示,漢陽區區委書記徐洪蘭、區長盛繼亮有瀆職、涉黑行為,並要求歸還自己的家園與財產。
遭到官方非法強拆、失去家園的武漢居民賀順清在舉報文中表示,漢陽區區委書記徐洪蘭、區長盛繼亮有瀆職、涉黑行為,並要求歸還自己的家園與財產。(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中國2020年7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繼學者許章潤今年6月撰文痛批北京當局強拆藝術區,遭到官方非法強拆、失去家園的武漢居民賀順清亦怒批地方官員強搶民產。賀順清於7月21日一大早就前往武漢市政府信訪局,來向武漢市紀委檢察委員會提交舉報材料,除了要控告漢陽區區委書記徐洪蘭及區長盛繼亮的瀆職、涉黑行為外,亦要求歸還自己的家園與財產。

相關新聞報導如下:
農民 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敢言教授許章潤再發文怒斥北京「壟斷思想」
許章潤: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
許章潤三度發長文: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
七一前中共元老李立三孫子別墅遭強拆

維權網報導,因為一場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引發全球大爆發,導致一舉成名的湖北省武漢市,如今又遭遇三峽大壩洩洪而水淹大地,但理當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父母官」居然動用了黑惡勢力將武漢災民賀順清的房屋給強拆了。

賀順清在舉報信中表示,在這一場嚴重的中共病毒疫情中,他們的生活舉步維艱,然而政府在沒有給過一分錢的幫助後,如今地方政府的官司員卻「用黑惡勢力瘋狂搶劫人民群眾的合法財產」,導致他流離失所,而公安機關則是「不能起到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作用」。

賀順清強調,「武漢市漢陽區人民政府書記徐洪蘭、區長盛繼亮,他們兩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黑惡勢力,用社會黑道人員綁架、追殺舉報人,其原因是為了搶劫舉報人的私人房產。」

賀順清質疑,「如果不是漢陽區政府主要領導的授意和支持,他們敢嗎?」

最後,賀順清亦強烈要求紀委部門查處上述兩名官員的瀆職、腐敗行為,並強烈要求國家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賠償他的財產損失,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賀順清除了陳述地方官員惡行,顯示自己的痛苦悲憤、淒涼無助外,亦針對美國政府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採取各種方式來救助人民的行為有感而發。

其實,除了中國公民賀順清舉報當局強拆惡行之外,日前就曾發生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屢次發表文章針砭時弊、怒批北京當局,其中包括北京當局強拆藝術區而曾遭當局抓捕的事件。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許章潤除了今年2月發表了一篇題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批評北京當局隱瞞、推責、邀功的體制是導致武漢肺炎疫情成為災難的真正原因,並遭到警方軟禁等事之外,6月網路上亦流傳著許章潤的一篇最新文章。

在該文中,許章潤怒批北京政府強拆,美其名是「增加土地儲備」,事實上卻是看重土地增值,強征藉以謀利。

許章潤表示,「北京之為北京,並非只在烏紗雲集,更在於文人雅集、學府森然、藝苑琳琅」。

由於在這一波拆遷名單中,包括了008藝術區、環鐵藝術區、宋莊藝術區、水波藝術區,以及黑橋藝術區等大片房產,讓許章潤痛心幾代藝術家投入心血的經營就此慘遭塗炭,連小民的住宅區也無故遭殃。

許章潤也批評如今以壟斷思想為依歸的政體,絕對無法容忍任何獨立於「規劃」之外自發生長的藝術與思想生態,必將其扼殺,「展現的是強求一律齊整的法西斯美學惡趣。」

賀順清《舉報信》全文

舉報人:賀順清,男,身份證號420105196305212032,漢族,住武漢市漢陽區瓜堤後街126號。聯繫電話:18771039854。

疫情中,美國政府不忘救民苦難施仁術。瘟疫下,红朝地方官員不忘搶奪民產為已樹碑。正當全球在抗擊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的關鍵時刻,全世界都在關心人民生命財產健康的當下,美國政府給予受苦受難的美國人民無微不至的幫助,而中國地方政府的官司員卻用黑惡勢力瘋狂搶劫人民群眾的合法財產。

我是武漢市漢陽區公民祖居在這裡有十幾代人了。因不滿該區政府動用黑惡勢力,非法強拆本人在漢陽區瓜堤街126號房屋,被該區於2020年6月20日左右非法強拆。致使本人流離失所,不作實體處理。公安機關不能起到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作用。在這嚴重的疫情中,我們生活舉步維艱,活下來都不易,政府沒有給過一分錢的幫助。大清帝國沒有強拆我房子,民國政府沒有強拆我房子,為什麼到了人民當家作主的「人民」政府,卻敢於非法強拆我房子?!

強拆中,他們還動用黑惡勢力,社會黑道人員綁架追殺本人。漢陽區政府,豈能成為「黑惡者」嘯聚山林「知惡而不治惡」盲目的袒護,這是不是才是最大的「惡」呢?武漢市漢陽區政府書記徐洪蘭、區長盛繼亮,他們兩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黑惡勢力,用社會黑道人員綁架、追殺舉報人,其原因是為了搶劫舉報人的私人房產。

2015年5月5號晚上七點鐘,他們(自稱是漢陽區拆遷辦的)一群7人闖到我家,恐嚇威脅我,首先是將窗戶玻璃砸碎、踢開大門,氣勢洶洶、惡狠狠地指著我的鼻子說:你趕快搬家、你住的房子要拆遷,識相點莫找罪受,趕緊簽字,要不然我們就強拆,你懂不懂?我實話跟你說,跟誰談、跟誰反映都沒有用,你無數次報警有用嗎?你也不想一想是為什麼?

2016年10月4號,這幫人越來越瘋狂,每天騷擾我不能安寧,我每天報警5到6次,員警也拿他們沒辦法。10月6號這一天,這幫人踩點趁我上班後,家中沒人就強行撬開我家大門,將家中53000元現金拿走,剩餘的2000現金沒有被發現,110員警來到現場後也看到了我家被洗劫的場景,鸚鵡派出所已立案,但是不知什麼原因,至今沒有任何調查結果和音訊,得不到一絲解決。

2017年4月9號晚上七點多鐘,我剛吃完飯,還是這幫人,人數多達20多人,闖入我家控制我的人身自由,同時惡狠狠地說,我們是拆遷辦的,砸你的窗,撬你的門,要拆你的房子都是政府行為,我們與你無仇無怨,不會無緣無故跟你過不去,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是政府設立的拆遷辦,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公安局要是管的話,不會是這樣的局面,放明白點,別做苕事,要死要活你自己定,要活命就趕快簽字……就這樣折騰我一個晚上沒讓我睡覺。

第二天早上,這幫人像押犯人一樣把我綁架到汽渡口,過路的人報警了,110及時趕到才將我與他們一起帶到鸚鵡派出所,在派出所,這幫人還在不停地放狠話:我們這次非要把你搞死,非要你死不可!一直到下午兩點多,我趁他們不注意才偷偷地從後門逃走。

接下來的日子,我有家不能回,四處流浪,最令我痛苦的是,他們還找我上班的單位,漢陽人信匯鬧事、滋事,逼得我丟掉工作,失去生活來源。

2017年6月這些入再次闖入我家,把我家剩餘的財產破壞和搶劫一空!

黨中央、習主席強調法制治國、強調黨的幹部和政府機構要為人民辦事、為人民謀幸福,這幫自稱是漢陽區拆遷辦的人員敢於藐視法律、無視公安部門,公開威脅公民的人身安全和任意搶劫公民財產,如果不是漢陽區政府主要領導的授意和支持,他們敢嗎?

強烈要求紀委部門查處武漢市漢陽區區委書記徐洪蘭、區長盛繼亮的瀆職、腐敗行為,強烈要求國家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賠償我的財產損失,保障我的人身安全!

舉報人:賀順清

2020.7.18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