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維族導遊尋找母親未果 赫然得知已遭判刑5年(圖)

2020-07-30 11:5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西爾買買提為了能夠與失聯家人重新取得聯繫,開始透過社群媒體發起倡議活動,來替失聯逾兩年的家人發聲。
西爾買買提為了能夠與失聯家人重新取得聯繫,開始透過社群媒體發起倡議活動,來替失聯逾兩年的家人發聲。(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20年7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從2017年起,上百萬名的維吾爾人遭到新疆當局關進集中營,不少海外的維族人因此與家人失去了聯繫。現居土耳其的西爾買買提近兩年來,努力找尋母親的下落,而在今年2月接獲中國領事館的一通電話後,他才得知母親因為違反中國法律而被判5年徒刑,於是他繼續為營救繫獄母親而四處奔走請願。

綜合德國之聲與中央社報導,來自於新疆伊犁霍城縣的加吾蘭·西爾買買提,父母都是當地的公務員,弟弟自大學畢業後也留在霍城縣當地就職。雖然全家人都是待在霍城縣裡,但西爾買買提卻成為了一名土耳其的導遊。

西爾買買提自2011年抵達土耳其並在伊斯坦堡念大學,畢業後則選擇留在當地工作、擔任專門帶領中國旅遊團參觀當地景點的導遊,並已取得了土耳其永久居留權。

西爾買買提到土耳其念大學期間,每年寒暑假都會返回新疆探望家人。然而,西爾買買提自2018年1月起,與家人失去聯繫後,就不敢再返回中國大陸。

過去數個月來,西爾買買提為了能夠與失聯家人重新取得聯繫,開始透過社群媒體發起倡議活動,來替失聯逾兩年的家人發聲。

發現親人刪除了他的微信

西爾買買提告訴德國之聲說,他最後一次跟父母使用微信通話時間是2018年1月11日,但當時的通話過程都沒有出現異狀,母親還對他說要再工作三個月,就要正式退休了。不過,兩天後,西爾買買提便發現母親將他從微信刪除,弟弟與其它親友也陸續在幾天後將他自微信刪除。

西爾買買提強調,與此同時,他身邊其它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朋友也陸續遭到中國境內的親友自微信中移除。因此他猜測大部分親友這麽做的主因是被下令得與國外的家人斷絕聯繫,於是他下定決心要靜待家人與他再次聯繫。

但一年過去了,西爾買買提的家人依然沒有使用微信重新跟他聯繫。因此,西爾買買提開始試圖透過新疆當地的朋友打探家人消息。西爾買買提一直到2019年12月才得知父母、弟弟都在2018年初被北京政府送進了集中營

西爾買買提的父親與弟弟在2019年12月獲得釋放,但他的母親則是遭到當地政府以不明的罪名判刑5年。

雖然父親與弟弟已獲釋,看似安好,但據西爾買買提日前表示,他曾在今年的6月1日意外接獲了兩年半無法聯繫上的父親、弟弟致電「為中共宣傳」。針對至親的來電,西爾買買提強調他倆是「給我做了一些中共的宣傳工作,強調當前政策特別好,叫我專注於學習,不要再參加活動」。

西爾買買提在6月12日跟中央社記者通電話時表示:「然後我也跟父親說了,如果沒有聽到媽媽的聲音、沒看到媽媽跟親人一起吃飯的畫面、沒辦法跟老家的人自由通電話,我絕對不會停止。」

西爾買買真的十分訝異,「能想像嗎?你的父親給你打電話,叫你閉嘴,不要為了救媽媽而發聲。」

西爾買買認為,家人是被安排在警察局或是國家安全機構中打電話給他的。

即使面對北京當局藉由親情展開攻勢,西爾買買提仍堅持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停止發聲,還要持續向國際組織、國際媒體揭露真實的狀況,「控訴中共對維吾爾人進行的迫害」

多方叩問家人近況未果

西爾買買提告訴德國之聲,他認為母親是因為曾在2013年隨著新疆當地政府核准的旅行團赴土耳其旅遊一周,並前往伊斯坦布爾探望當時尚在求學的他,返回中國境內後,先在2018年初遭到當局送進集中營,接著再被判刑5年。

2020年2月,德國之聲、多家國際媒體所獨家獲取的機密檔「墨玉名單」裡,不少維吾爾人因為前往26個敏感國家旅遊,導致後來回國後被關進集中營或是遭到判刑。土耳其即是官方所謂的一個敏感國家。西爾買買提擔心母親可能是因為2013年曾來過土耳其,導致被判刑入獄。西爾買買提說,他曾前往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的領事館尋求幫助,但保安一開始就拒絕讓他進入領事館,導致他只好選擇回家使用電話聯繫領事館。

德國之聲也獲得了該通電話的錄音檔。在該通電話中,西爾買買提持續強調自己在伊斯坦布爾期間始終都在讀書兼擔任導遊,且從未參與過任何非法活動,西爾買買提也強調在此之前,政府聲稱他曾經在埃及、土耳其參與非法組織都是「胡謅的」。在該次通話中,西爾買買提終於得知了母親的下落——當地政府以恐怖活動相關罪名將她判刑5年。

使館人員表示,西爾買買提的母親並非因為他才遭到關押:「你媽媽不是因為你才被關起來的。她是因為違反中國法律才被關的,國內告訴我們你的情況不是特別嚴重,但你媽可能是受別人影響或蠱惑,才會被關。你可以想一下出國以來可能哪裡有做錯,然後跟我們講一下,這樣國內可能會重新考慮你與家人聯繫的問題。」

使館人員還說,西爾買買提的父親與弟弟都已經離開了集中營,之所以不跟他(西爾買買提)聯繫,僅僅是因為他們不願意。

在通話過程中,西爾買買提氣憤的強調,從2017年傳出新疆政府將大批的維吾爾人送進集中營後,他就從未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任何反華言論。

西爾買買提在與家人失聯後,也嘗試正常地過著自己的生活,但直到他遲遲無法從北京政府獲得家人消息後,才決定要透過媒體來公開家人遭到政府關入集中營及被判刑的事情。

針對西爾買買提的遭遇,使館人員僅回應稱:「我們這邊也沒掌握到你媽媽確切是以什麽罪名被判刑,但她可能是因『協助恐怖活動』而被判刑。我相信國內這樣判刑肯定都是有證據的,所以我認為你做什麽也無法更改她被判刑的事實。我建議你最好能把自己的情況解釋清楚,我們可讓國內看看讓你跟你爸跟你弟弟聯繫。如果國內判斷你這個人在土耳其幹過很多不對的事,國內也不會願意幫你的,你家人也不會願意跟你聯繫。現在是你爸爸跟弟弟不願意跟你聯繫。」

與使館人員結束通話後,西爾買買提仍然依照該名人員的建議,將從2011年起的重要活動記錄了下來,並寄給他們。他在郵件中也交代了自己與家人的細節資訊及無法與家人聯絡的實際情形。但幾周過去了,西爾買買提遲遲沒有收到館方的回復,他只好再以郵件聯繫了中國外交部,但外交部同樣沒有給予答覆。

在各方叩問未果後,西爾買買提開始透過各大社交媒體平台,分享家人被送入集中營,以及母親無端被判刑5年的消息。

2020年5月,西爾買買提在一通電話中,從中國駐安卡拉大使館的人員得知新疆先前「發生過一些不太好的事」,導致中國政府必須要採取各項措施,但當地的情況在這幾年內已經「逐漸恢復正常」。

在錄音檔中,使館人員說道:「以後與家人聯繫跟回國探親都會慢慢正常化,它是有一個過程的。如果我們一有消息的話,一定立即給您打電話。」

西爾買買提除了不斷聯繫中國駐土耳其的各個使館及中國外交部之外,他還在網路上串連起在全球其它地區跟家人失聯的維吾爾人,並一起在今年的母親節期間,發起名為「釋放維吾爾母親」的倡議行動,他們在影片中也釋出了自己與母親的片段,並呼籲北京政府釋放他們的母親。

父親突如其然的來電

2020年6月,西爾買買提突然接到一通自家鄉打來的電話,他認出了父親的聲音。父親先是詢問了他的近況,他也詢問了爸爸及弟弟的身體狀況。他的父親提到了他的母親仍然被關押在集中營內。當西爾買買提想要瞭解更多細節時,父親卻反問他有沒有跟一些組織聯繫,還質疑他為什麼不好好學習。西爾買買提在與弟弟、叔叔通話期間,他們也同樣要求西爾買買提要好好學習。

西爾買買提感到困惑了,為什麼家人在失聯兩年多後,跟他首次聯繫時,都是要西爾買買提停止一切活動、好好念書。

西爾買買提向德國之聲說道:「我認為他們希望我停止為我母親奮鬥與替家人發聲,但我的信念卻告訴我我必須繼續奮鬥。我告訴我父親與安全局的人,為了救我母親,我不會停止的。」

德國之聲後續致電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的領事館及安卡拉的大使館,試圖詢問西爾買買提母親的案件,但卻未能得到答覆。

此外,由於北京當局近年來針對新疆維吾爾族人實施的政策引發了國際社會質疑,多國政要、專家學者、組織紛紛譴責北京對維族人的不當舉措。由法國羅馬天主教會創辦的日報《十字架報》曾報導表示:華盛頓、倫敦與巴黎相繼譴責了北京政府針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行徑;法國《解放報》則以大版篇幅刊登了該報專注亞洲報導的記者Laurence Defranoux所獲得的遭遇強迫絕育手術的維吾爾婦女的證詞,並在頭版上以醒目標題直言:對維吾爾人的種族屠殺正在進行(Ouighours, génocide en cours)。

此外,新疆議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在6月29日發佈了新的研究報告,內容揭露了新疆政府大規模的強迫維族婦女進行絕育,甚至將不願意遵從指示的維族人關進了集中營。鄭國恩強調,這種作法宛如針對特定人種所實行的「人口滅絕」。

72個維吾爾人權組織也在7月27日在世界100多個公民權利組織、勞工工會的支援下,呼籲服裝品牌公司、零售業停止使用來自於新疆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產品,並確保不會成為北京當局踐踏人權脅從;該團體還呼籲要求品牌商採取行動,並在12個月之內切斷與那一些有使用強制勞動嫌疑供應商的關係,且應停止向維吾爾族地區的外包發送,包括棉花、成品外包。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