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且迫切 在中美間的生物武器(圖)

2020-08-13 13:01 作者: 秦就石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8月12日,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家殯儀館舉行葬禮之前,一面美國國旗被擺放在座位上,死者是一位老兵,他因感染武漢肺炎病毒而死去。
2020年8月12日,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家殯儀館舉行葬禮之前,一面美國國旗被擺放在座位上,死者是一位老兵,他因感染武漢肺炎而死去。(圖片來源:Octavio Jones/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13日訊】共產黨必然痴迷生物武器,因為對它來說,第一重要的事情就是維護政權,這件事情最重要,是不計代價的。它不相信任何道德底線,崇拜鬥爭,這就決定了共產黨必然對生物武器痴迷。

這一點也是區別共產黨和傳統非民主政權之處,中國之前的歷代王朝,是被傳統道德體系規範的,皇帝是天子,上面還有老天爺在看著,而共產黨自稱就是「無法無天」,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的獨一份。

有什麼機制能阻擋共產黨研發生物武器嗎?在道德層面沒有,在監督層面沒有,在金錢層面也沒有。

禍害人類最甚的思想,必然催生最毒的病毒

蘇聯共產黨就是這樣做的,它違背國際公約,建立秘密生物武器基地,直到蘇聯解體後,國際社會才真相大白。

儘管蘇聯也簽署了1972年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但它反而秘密擴大了生物戰計畫。蘇聯曾經將至少以下11種生物製劑武器化,對它們進行更多的基礎研究:炭疽桿菌(炭疽桿菌),鼠疫耶爾森氏菌,圖拉弗朗西斯菌(tularemia),馬氏伯克霍爾德氏菌,布魯氏菌,伯氏柯氏桿菌(Q-fever),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VEE),肉毒桿菌毒素,葡萄球菌腸毒素B,天花和馬爾堡病毒。

蘇聯的生物武器計畫很龐大,在52個秘密地點開展,僱用了50000多人。蘇聯每年製造的武器化天花多達90至100噸。蘇聯並對這些病毒細菌進行基因改造,以增強它們抵抗高溫,低溫和抗生素的能力。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承認了前蘇聯擁有研發進攻性生物武器的機構,並承認了1979年斯維爾德洛夫斯克(Sverdlovsk)生物武器泄露事故的真相。該事件詳情請參照《看中國》之前發表的「蘇聯生化武器泄露 大量無辜平民染疫死去」的一文。

中共是蘇共的衍生品和繼承者,任何一種技術,共產黨都會首先考慮能不能用來維護政權和消滅敵手。

中共一直視美國為死敵,常規武器打不過,核戰爭幾乎是毀滅。而致命病毒,卻能殺人於無形,還可以偽裝成自然界病毒爆發,所以鼓吹超限戰的中共太有研發生物武器的動機。

幫中共建立武漢P4實驗室的法國之前就擔心,中共會用之研發病毒武器。法廣今年1月25日曾報導,2003年,中國向法國政府提出協助建立武漢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就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擔心中方會使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中法雙方後來在2004年簽署了法國將協助中國建設P4病毒中心的協議,協議中特意規定北京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

法國對外安全總局還指出,法國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RTV原定負責該實驗室的工程,但2005年中國官方選擇武漢當地設計所IPPR負責工程,而根據法國安全部門的調查,IPPR設計所與中國軍隊下屬部門有密切關聯。

在此次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後,美國和西方開始做兩件事,一是持續調查病毒的來源,隨著各種證據的獲得,這方面會越來越明朗。

第二件事,就是病毒已經在客觀上造成了生物武器般的效果。美國已經有超過16萬人死去,經濟遭受重大損失,病毒還間接導致了各地騷亂的發生。

美國決策者們已經看到,即使人們之前難以想像中共會製造病毒,但如今中共看到了美國社會在病毒面前的「脆弱」,那麼深度仇美的中共難道不會「受到鼓舞」大力開發病毒當武器嗎?如果將來一種更毒的病毒再從大陸傳出,美國和全球社會將如何應對?

這是很現實、迫切的擔憂,所以,美國必將會採取更主動的措施。特別是現在美國已經公開把中共視為等同於列寧、斯大林式的政權,而西方社會很熟悉斯大林的那句名言: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是一個統計數字。

美國和西方自由國家陣營已經在認識到,中共不但破壞自由社會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甚至也在威脅人們的基本生存。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