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秦始皇】之四:聽茅焦秦王母子合好(圖)

茅焦大義諫秦王,嬴政釋嫌迎母后

2020-08-14 01:49 作者: 紫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秦王以大局爲重,母子和好,秦國政局安定;太后據事實回答,頓解疑團,亦釋千古迷霧。親王嬴政的父親是誰?
秦王以大局爲重,母子和好,秦國政局安定;太后據事實回答,頓解疑團,亦釋千古迷霧。親王嬴政的父親是誰?(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秦王立了一個警示牌子:對勸諫不要幽禁太后之人格殺勿論。這時候很多人都不敢再上前勸諫了。可是還是有一個人來了。這是誰呢?

秦王顧大義從諫如流

這個人,名叫茅焦。本是齊國人,當時正因事停留在秦國。聽說秦王嬴政將王太后趙姬軟禁在雍地、拒絕接受勸諫事兒之後,自己跑去,要求面見秦王嬴政。秦王讓衛士問他:你沒有看見外面擺著的牌子嗎?茅焦說:「我看到了。臣民看到君王不對的地方,如果不能進言,是為不忠。因怕死而不盡忠,不是我的行為。所以我還是要說。說了之後,任憑大王處置吧。」秦王嬴政一聽,非常惱火,說:「好啊,這傢伙有意來冒犯我。叫他進來!」於是秦王嬴政手握利劍端坐在大堂之上,召見茅焦。還吩咐從人準備好了大鍋,擺出架勢要烹煮茅焦。

茅焦緩緩走進來,見到秦王,拜了兩拜,面對著滿臉敵意的嬴政從容的說:「我聽說,活著的人不忌諱談論死亡,一國之君不忌諱談究國家興亡。忌諱議論死亡的人不可能長壽,忌諱談國家危亡的人不可能使國家免遭滅亡。一個人的生死,一個國家的存亡,都是聖君最希望聽的,不知道大王是否願意聽?」

秦王聽了,看看他,心裡有點納悶,說:「你這話怎麼講呢?」

茅焦說:「陛下乃是胸懷天下的君主。當知身為一國之君,家事就是國事。不同於尋常百姓家。您有極其荒唐的作為,您不知道嗎?車裂假父,是為不仁;撲殺兩個弟弟,是不慈;將母親軟禁在外,是不孝;天下人聽說之後,都會背離秦國。如此,秦國還怎麼能稱霸天下呢?我實在為秦國擔憂啊。我的話說完了,請大王殺了我吧。」

說完之後,茅焦解開衣服,走下大殿,伏在殿下等待受刑。

秦王嬴政聽了茅焦這番話之後,深為震動,深思片刻,他親自走下大殿,拉著茅焦的手說:「先生請起,穿好衣服。嬴政明白了。嬴政衷心受教。」

釋前嫌母子合好,問身世太后解疑

於是,秦王拜茅焦為上卿,然後親自駕車,前往雍城,把趙太后接回咸陽,母子重歸於好。

西漢劉向的《說苑》裡記錄說,王太后趙姬也十分感謝茅焦,在答謝茅焦的宴席上,對茅焦說過這麼一句話:「安定秦國政壇,使我們母子團聚,都是茅先生的功勞啊!」

事後一次秦王與母親私語,問到關於呂不韋的事情。太后回答說:「王兒現在身為秦國之主,自己當有體會。事關宗室社稷,那王室的規矩是疏忽不得的。昔日你父親在趙國,雖說實為人質,但名譽上還是秦國的外交使節,那外面的架子是不能倒的。那秦王孫府中,也是各級官員俱全的。有醫官,有穩婆,有醫女。為娘的我進府之時,那也是要嚴格檢查的,是否有孕,是否處子。那府中的日誌都是要寫的明明白白的,哪敢有一點差錯?直到我生了你之後,才被你父親正式立為夫人,這都是記錄在冊的。怎麼你也能信那些市井謠言呢? 那不都是有意造出來的嗎?何況你是足月而生的呢?再說那呂不韋也非等閑之輩,他既有鴻鵠之志,又怎麼能夠那麼蠅營狗苟,做那齷齪小人的勾當,授政敵把柄,遺千秋罵名,被人恥笑呢?」

秦王聽了點頭不語。

嫪毐是呂不韋推薦給趙太后的,這點秦王知道。呂不韋心裡始終惴惴不安。直到嫪毐事發轉年,秦王才宣布免去呂不韋丞相之職,讓他回自己的河南封地去養老。呂不韋回去以後,還和以前在都城一樣,門下有食客3000人,家僮萬人。每天各國諸侯使者絡繹不絕,去拜訪他。很多都要請他到自己國家去做官。又過了一年多。秦王嬴政派人給呂不韋送信說:「你對秦國有何功勞?秦國封你在河南,食邑十萬戶。你與秦王有什麼血緣關係?號稱仲父!你和全家都遷到蜀地去居住。」呂不韋一見此信,就飲鳩自殺了。

年輕的秦王處危亂而不驚,以沉穩和毅力,平叛亂,掃逆賊,從秦王宮的幕後登上舞臺。從一位弱冠少年成為叱詫風雲的強秦國君。

至此,秦國政局初定,年輕的秦王大權在握,要大展宏圖了。沒想到,又出了一件事。是什麼事呢?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