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女兒:沒有六四 三峽工程就不會上馬(圖)



2020年7月19日,三峽大壩在泄洪。(圖片來源: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28日訊】今年汛情罕見,長江流域遭遇嚴重洪水災害,三峽大壩也成為了外界關注的焦點。事實上,三峽大壩從最初的想法到最後投入使用,圍繞其功能利弊的爭議始終沒有停止。毛澤東原秘書、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表示,這個禍國殃民的三峽大壩,之所以能上馬,是因為一批反對該工程上馬的專家、學者和中共官員在1989年六四期間被抓捕。

8月26日,李南央接受法廣採訪時表示,三峽工程是「中國共產黨給中國造成的禍害」,「它根本就沒有防洪功能!不是有限的問題」。因為三峽工程論證的時候,沒有綜合性論證,也就是統一起來的論證,都是各個小組分別論證,各說各的。

「泥沙組論證的時候說,水庫是斜的,水流動的力量,可以在汛期放洪的時候,把泥沙衝出去;但是防洪組說水庫是平的,如果壩前蓄水到175米,可以達到221.5立方米的蓄洪量……多可笑。」

李南央進一步解釋了三峽大壩為什麼沒有防洪功能。防洪功能是:洪水來之前,水庫放水至145米,騰出防洪庫容。洪水來的時候,水庫可以蓄水到175米,這樣就有221.5立方米的防洪庫容。這是說三峽水庫是一個平面水庫。

但實際上運行起來,水庫根本不是平的。如果水位在洪水到來的時候蓄水到175米,那麼重慶水位就會到221米,就被淹了!今年蓄水到157米的時候,重慶就已經內澇得一塌糊塗了!根本就不敢蓄水防洪。

而且,當時講得非常清楚,因為長江不是只有上游有洪水,中下游的泗水、漢水、資水等都是有洪水的。今年為什麼澇得這麼嚴重,就因為下游也發洪水,上游如果再泄洪,下游根本受不了。當時就說三峽選定的壩址只能擋上游的洪水,對中下游的洪水完全沒有作用。

李南央還披露,三峽工程之所以能上馬,是因為中共當局在八九六四期間抓捕了一批反對該工程上馬的專家、學者和中共官員;同時,時任黨魁江澤民也想讓工程上馬。

三峽工程在毛澤東時期就提出過,但在一些中共官員、學者的反對下,沒有上馬。在鄧小平時期,三峽工程再一次被提起。

李南央說,1989年中共召開全國人大、政協會議期間,《光明日報》記者戴晴在人大會堂旁邊的歐美同學會上,帶《長江、長江》這本書召開新聞發布會,而且把書放到人大代表們住的旅店的小賣部賣,就形成一種聲勢。

「在那次會議上,(時任中共副總理)姚依林就說:五年之內不再談(三峽工程),這是一個長遠話題。」李南央說,「那是在1989年六四前幾個月,人大、政協會議把它否掉了。」

戴晴是《長江、長江》這本書的主編,但背後有一批支持該書的中共官員,包括李銳,中科院院士周培源、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孫越崎等人,他們都反對三峽工程上馬。

李南央說,周培源、孫越崎等這些人,都是一批政協、人大常委會裡頂尖級的官員,他們還是可以同共產黨對著說話。《長江、長江》裡面還有李銳、也有一批國家計委的高級幹部的文章。所以還是起了作用。

六四之後,戴晴被抓,這本書就被定性為「為動亂和暴亂作輿論準備」,書中提到的中共官員,特別是國家計委的官員,都遭談話。因為戴晴是「動亂分子」 ,所有參加這本書寫作的作者也都成了「動亂分子」。就這樣以六四「動亂分子」的口實把這本書禁止,化為紙漿,把這些人一網打盡。

江澤民從1991年開始為三峽工程上馬開始吹風。「1991年中國新年,王震等一批人在廣東那邊開座談會,說三峽工程一定要上……就上了。所以,如果沒有八九六四把反對三峽工程的人等同於動亂分子,就不會有(工程上馬),因為當時姚依林說得非常清楚:五年內不談。」

李南央接著說,「六四之後為什麼三峽能夠上馬,是因為江澤民就任第一把手,他什麼都不會」,他想通過「治水」站穩腳跟。

李南央表示,李鵬家族通過該工程「可以腰纏萬貫,而當地的官員有了三峽,有的變成了副部級幹部;三峽以後又有南水北調,產生一批副部級、部級甚至國級的幹部:一批利益集團都扒在三峽上吸血,吸老百姓的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