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仇恨同根生(圖)

2020-09-03 11:29 作者: 陶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社會主義到極端也一樣是仇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9月3日訊】納粹和社會主義,起跑線都一樣。

兩者的動機都非常崇高。一個倡議愛國,一個是追求天下平等大同。兩者的崛起,都以一連串黑白分明你不能拒絕的問捲開始。

納粹問:國家遭到欺凌,民族受到長年屈辱,你是這個民族的一份子嗎?如果是,你愛國嗎?答案當然是一連串的Yes。

社會主義者的問卷:世界貧富懸殊,財富集中在極少數人之手。出身於平民則一生得不到平等的機會。此一現象是否公平?答案當然是No。

納粹再問:民族受辱,要不要反抗?社會主義者也問:既然不公平,那麼生而為人,追求理想,是否該獻身,改善此一不公平的困局?

命意皆非常明確,對於年輕人與頭腦簡單情緒衝動的人口,答案只有一種。但納粹和社會主義者,都將問題與答案之間的起因和細節全部忽略,只由問題的現象直接跳躍到答案。

人性弱點所在:每一代人都經歷年輕與激情。每一個民族都有大量智商不甚發達而缺乏智慧的人口。這兩張問卷,專為針對此一年齡與人口而設。

然後納粹和社會主義者都用各自的手段想辦法取得權力,或暴動、政變、或「革命」,或通過議會選舉。納粹和社會主義者有不同的方法,包括政治宣傳、控制媒體和推廣教育政策。

奪權之後,兩者都另立法律,都會限制言論自由。納粹即刻取締反對黨,並導致屠殺猶太人的種族清洗。社會主義份子則逐步訂立「政治正確」規條,在大學中禁止討論各種「冒犯話題」,將基督教標籤為西方文化霸權。

兩者至此,殊途同歸。都是不准你說這樣、不准你表達那樣。今日西方的民眾,因近距離見識過納粹的暴政,一切發生在歐洲,見到猶太人集中營的屍骸。但是社會主義發展成的極端在地理上距離遙遠。北韓與柬埔寨都在千萬里之外。

而且納粹來自德國,屬於西方文化一環節,西方世界覺得有逼切的罪疚感。

每一代的西方人,成長時易為社會主義理想吸引,而排斥愛國主義引起的種族歧視。他們都覺得貧富懸殊不公平,桑德斯和許多大學教授可以公然宣揚此一理想。但對於納粹主義的源頭,則視為禁忌。

對於兩股思潮只懂防範一樣,卻擁抱另一樣。社會主義主張國際化、平等、包容;納粹由第一日起就是排斥,然後是仇恨。

但是社會主義到極端也一樣是仇恨。病情發作時,一樣的咆哮、一樣變成面目扭曲的喪屍,只是他們成為喪屍之後,還自以為是崇高的人。

(文章由作者授權《看中國》轉載自《蘋果日報》。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