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玉祥失敗的愛國主義教育多數教出了漢奸(圖)

2020-09-05 19:00 作者: 張鳴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馮玉祥是個什麼樣的人,這還真挺複雜。
馮玉祥是個什麼樣的人,這還真挺複雜。(網絡圖片)

馮玉祥是個什麼樣的人,這還真挺複雜。在民國,馮玉祥的名聲,毀譽參半,說好說壞的都有。說好的,他是基督將軍,說壞的,他是倒戈將軍。說好的,他一生進步,說壞的,他一輩子作偽。

作偽這事,現在還有人提起,說他是偽君子。這事兒,在北伐的時候,嚷嚷的最凶。北伐諸將,各個衣著華麗,就他馮玉祥,穿著土布大兵軍裝。跟蔣介石在徐州相會,蔣介石帶著眾將在頭等車廂哪兒等候,人家從悶罐子車廂出來。所以,北伐眾將,私下都說他矯情,還有人說,他粗布軍裝下面,其實是皮袍子。

其實,如果單講裝扮,馮玉祥在做北洋軍將領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甚至在外交場合,參加各個使節的酒會,也穿著粗布軍裝,紮著綁腿。讓參加酒會的官太太們,非常不舒服。當然,馮玉祥也是有好衣服的,從老照片上,我們也看見過他穿過將校呢的大禮服,只是,他平時卻不怎麼穿這樣的衣服,刻意跟士兵打成一片,吃士兵的飯,還給傷兵洗腳。

雖然說,他的這種做派,也可以說是一種姿態。他吃的確跟士兵好點不多,但並不真的總在士兵食堂吃飯,當然也不會在大兵宿舍裡安歇。連廁所,都會給自己單挖一個,誰也不能用。但是他的儉樸,卻也不是裝的。吃飯比士兵多一個菜,住的地方乾淨一點,僅此而已,這在北洋將領中,連很愛兵的吳佩孚,都比他要奢華,其他日食斗金的將領,就更不消說了。

馮玉祥出身淮軍下級軍官之家,在他出生的時候,曾經生龍活虎的淮軍,已經變成了跟綠營一樣,拖兒帶女,自家孩子優先吃糧當兵的舊軍隊。輪到馮玉祥當兵吃糧的時候,他趕上了一個好時候,朝廷搞新政,有新軍了,現成的就是北洋軍。加入北洋軍,軍餉比舊軍高一大截。剛進北洋軍當兵那陣兒,馮玉祥雖然很上進,但唯一的願望,就是以後可以天天吃肉。他是個好士兵,個子大,身體好,非常想進袁世凱的衛隊,但是,他的部隊長官卻總把他藏起來,不讓他去。如果他進了袁世凱的衛隊,被袁世凱看上,今後的路,也許會順得多。辛亥革命的時候,也許就不會被人煽動,想要革命了。

即使沒進袁世凱的衛隊,上進的馮玉祥,也憑他的用功,努力,一步步升了上去,每次軍官考試,他這個沒有進過學校的人,都是優等。在辛亥革命爆發的時候,他已經是管帶(營長)了。出身北洋的大兵,想要革命的人非常少,但馮玉祥和另外的小營長王金銘和施從雲卻是另類。這事兒,跟他們一度的老長官第二十鎮統制張紹曾有關。武昌起義之後,在張紹曾兵諫不成去職之後,這幾個小營長居然動手了。事未幹成,王和施都死了,馮玉祥被捕。幸好,在此之前,馮玉祥得到了袁世凱的紅人陸建章的賞識,經過陸建章的斡旋,馮玉祥不僅得以開釋,而且歸在陸的名下,一步步從營長,升到了旅長。

馮玉祥沒有上過軍校,也沒有留過洋,就是一個自學成才的大兵。但是他跟眾多北洋軍官不一樣,他的野心很大,而且越來越大。他所憑藉的,就是他的軍隊。每次招兵,他都一個一個地挑。在做旅長的時候,絕大多數的士兵,他都能叫上名來,有的連小名他都知道。他不蓄私財,絕不像其他的軍頭,成千上萬的大洋,存在租界的外國銀行,他有點錢,都花在自己的軍隊上。他做第十六混成旅旅長的時候,人家一個混成旅,頂多三千人,他的能有差不多一萬。軍餉不夠,大家就勻著花。他的軍官,都是他一個一個從學兵連帶出來的。軍官學校的學生,在他的部隊,根本就待不住,他也看不上。他的軍隊,就是一個大家族,他就是這個家族的家長。那時候,任你是誰,都沒法帶走他的部隊。

為了他的軍隊,他什麼都能做。甚至不惜開罪自己昔日的恩人。在1917年南北戰爭中,陸建章策動馮玉祥在武穴通電呼籲和平,可惹出事兒來之後,馮玉祥見大事不妙,假裝摔斷了腿,不見陸建章,妥協了。

跟上直系,在直皖戰後,馮玉祥升了一個臺階,變成了督軍。後來背叛直系,又升了一個臺階,握有20多萬重兵,成為中國舉足輕重的軍頭。再後來,參加北伐,再一次升位,成為四大方面軍之一的統帥,麾下有五十萬大軍,達到了他軍人生涯的頂峰。

但是,馮玉祥一輩子,就是一個大兵,一個大家長似的兵頭。他會練兵,麾下士兵的訓練很是紮實。但是,他的部隊,現代化程度很低,稍微複雜一點的槍械,他的士兵操作起來都會很陌生。至於現代戰爭的戰略戰術,他都不懂,麾下的將領也不懂。就是因為當時整體上中國軍人現代化程度都不高,他的部隊比較起來,還算能打。他的部隊一旦膨脹到一定程度,他的將領,就有的不肯再做他的乾兒子,不肯忍受他的打罵,被人策動叛變了。他指揮打仗,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能。在北伐前夕,他與奉軍對陣的關鍵時刻,居然離隊出國,忘記他的部隊,沒有他的指揮,餘下的人誰也不服誰。所以,竟然很快就潰散了。最後一次從頂峰墜落,也不過不到一年功夫,真真是眾叛親離,土崩瓦解。

他的部隊,一直都在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每個營,都有進行政治教育的教室。但是,在抗戰期間,大多數留在敵後的馮玉祥舊部,幾乎都變成偽軍,當他昔日最喜歡的愛將孫良誠也投敵之時,他幾乎都要崩潰了。儘管,留在敵後的馮玉祥舊部,有的投敵,有自己的客觀原因,但也說明了馮玉祥的愛國主義教育,其實並不中用。

馮玉祥是一個複雜的人,很難用一個或者幾個簡單的定語或者形容詞來概括他。他信過基督教,也說自己信奉過三民主義,後來也接近過共產主義。但是,他對任何信仰,都沒有真的研究,也不好說真的信仰。

2018-5-3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