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拿筆 一手執槍 中共利用紐國技術加速軍事現代化(圖)

2020-09-07 16:09 作者: 喬夫 唐誠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紐西蘭 中共 軍事 技術
中共要實現軍事現代化就必須依靠外國技術。(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9月7日讯】(看中國記者喬夫、唐誠綜合報導)近期紐西蘭中國問題專家、坎特伯雷大學教授Anne-Marie Brady發表研究報告《一手拿筆一手執槍》(Holding aPen in One Hand,Gripping aGun in the Other),深度剖析中共為謀求軍事擴張所訴諸的種種手段,及其如何利用民間渠道從紐西蘭竊取技術,服務於中共軍事現代化的野心。

中共竊取海外技術加快軍事現代化

中共建政以來,除了通過政治運動和戰爭手段獲得國民對其政權的認可,同時也在積極的向外擴張勢力範圍。達到這種目的的手段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利用間諜、統戰和所謂的「大外宣」;而另一方面則是實現軍事稱霸,後者尤其為近年的中共統治者熱捧。

根據Brady教授的分析,中共正將其軍隊從陸基軍事力量轉變為多面性的全球軍事力量。然而掣肘的是其技術短板,儘管中共長期目標是自給自足,但在目前要實現軍事現代化必須依靠外國技術。

文章指出,鄧小平時期,中共開始密集接觸西方,使中共開始獲得西方包括美國的大量軍事技術。在1989年鎮壓民主運動後,歐盟和美國實施了禁止向中國銷售軍事技術的禁令。但在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等人的強烈遊說下,美國放寬了制裁措施,允許向中國銷售民用軍事技術。

中共的軍事野心到習近平上臺後表現得愈發突出,其對周邊地區也呈現更多用武力解決問題的意圖,包括在南中國海增建軍事設施、武力施壓臺灣及中印邊境軍事摩擦等。有分析認為,在武漢肺炎全球流行後,中共對外展現的軍事更加強硬,與中共一貫以武力消除異己的做法一致。

同時,由於習近平全面向毛澤東時代回歸,中共也積極的開展全球間諜活動,竊取最新的技術為其軍隊升級服務。2017年,中共通過了新的《國家情報法》,可強令民眾為其充當間諜,中共組織部也早於2008年啟動了「千人計畫」,以吸納海外人士為其竊取高新技術,而中共軍隊則是這種技術竊取活動的直接受益者。

紐西蘭在中共擴張中的位置

Brady教授指出,對中共而言,紐西蘭是一個容易獵取的目標。除了紐西蘭本身擁有高科技公司和一流的科學人才,紐西蘭也是五眼聯盟成員、北約合作夥伴。同時紐西蘭靠近南極洲,擁有先進的南極科研計畫,這對於急於占領極地資源,同時擴展其北斗系統的中共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

由於紐西蘭與中共的貿易關係,之前的國家黨政府對此疏於防範,因此被中共視為駭入歐美高端科技體系的一個後門。儘管紐西蘭政府在軍事技術和信息轉讓方面立場明確,並且是《武器貿易條約》和《瓦森納協定》的簽約國(注:《關於常規武器與兩用產品和技術出口控制的瓦森納協定》,是一項由40個國家簽署,管制傳統武器及軍商兩用貨品出口的條約。),但官方渠道的限制依然不能禁絕中共利用多種民間渠道的滲透。

Brady教授認為,與中國打交道不僅僅是獲得經濟利益那麼簡單;事實上,這種危險關係已給紐西蘭帶來了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

紐西蘭政府已公開承認,有外國已多次對紐西蘭發起惡意網路活動,而目標對象也涵蓋廣大的紐西蘭公民。另一方面,中共有針對性的對紐西蘭的政治體系予以干預,NZSIS安全總幹事強調,中共「通過國家直接出面或及授意代理人,以結交和捐贈活動為媒介」進行干預。她說:「這種干預涵蓋政治的方方面面,並且發生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層面。」

落入陷阱的民營企業

顯然,在中共眼中,紐西蘭不只盛產牛奶和奇異果,中共也要利用紐西蘭的地位獲取西方的科技,以實現其軍事現代化。

Brady教授指出,紐西蘭的工業部門規模雖小,但技術先進且以出口為導向。而中國恰好是這些公司的重要市場,也是投資來源,高額的利潤使紐西蘭對可能的安全風險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

中共通過民營企業合作方式獲取紐西蘭技術已壯大其軍事實力,一個明顯的例子是與位於漢密爾頓的太平洋航空(Pacific Aerospace)的合作。太平洋航空是一家生產輕型飛機的紐西蘭公司,太平洋航空的P-750-XSTOL飛機在非正規跑道上有出色表現。P-750的獨特之處還在於能夠承載超過其實際重量的貨物。

2014年,北京汽車通過其子公司北汽國際(香港)購買了太平洋航空50%的股份。時任國家黨貿易部長Tro Groser讚揚北汽-太平洋航空技術合作,稱:「這種關係表明,我們不僅向中國出口乳製品和羔羊,我們而且還出口技術。」

2016年,太平洋航空公司被曝出違反聯合國禁令非法出口飛機到朝鮮,後因此被罰款7萬4千元紐幣。

北汽和太平洋航空合資後,已採用太平洋航空的P-750-XSTOL作為中國首架無人機貨運飛機的模型。2017年,中國媒體報導稱,改裝的無人機正在作為軍用貨運飛機,以在困難的山區上空運送物資。據稱另一種版本的P-750可被改裝為用於軍事目的的輕型攻擊機。

不過,據Stuff報導,太平洋航空集團首席執行官Mark Crouch表示,他的公司於2014年與北汽合資,旨在提供飛機以幫助打開中國的通用航空市場,並不知道其飛機會被改裝為無人機。

另一個民營企業合作方式的例子是光啟科學。這家大陸企業的歷史並不光彩,據稱其創始人劉若鵬利用從杜克大學偷來的技術,通過偷拍下來的資料,創立了該公司。

2014年,光啟科學與基督城的Martin Aircraft簽署了投資協議,而後者的主要產品是個人噴氣飛行背包,而該產品具有潛在的軍事及搜救用途。

同在2014年,光啟科學與紐西蘭航空導航服務提供商紐西蘭航空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在紐西蘭開發近地發射業務。2016年,光啟科學在阿什伯頓的一個農場發射了名為Traveler的近太空氣球,由於其高精度監測能力,亦可用作亞軌道間諜衛星。

據Brady介紹,中共通過紐西蘭民營企業獲取軍事科技的例子還有很多,包括機器人智能語音交換平臺、智能硬體等。

紐西蘭教育系統的後門

對中共而言,利用教育交流的名義竊取其他國家的尖端科技,可以說是一貫策略。多年來,中國向海外大學派出大批學生,表面進行民用研究,實則將技術用於軍事用途。尤其那些來自中共軍隊或附屬研究機構的人員,為了便於進入敏感研究領域,他們會修改及隱瞞真實身分,謊稱自己是普通學者。

Brady教授在文中列數了紐西蘭各所大學與中共軍方附屬院校的合作細節。

首先是梅西大學,該校與中共軍方附屬院校有著廣泛聯繫且開展業務多年。2005年,梅西與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下屬的石河子大學建立夥伴關係。梅西大學更是通過授予彭麗媛榮譽博士學位的方式,拉近了與中共高層的關係。

2017年10月,梅西大學和合肥的Iflytek簽署了一項合作協議,Iflytek以語音識別技術人工智能而聞名,其技術正在由公安部領導的國內監視項目中使用。梅西大學的一名王姓教授成為Iflytek資助的教授,並從Iflytek獲得研究基金。王教授是一位人工智能專家,其研究包括自動駕駛汽車和語音處理等。

據悉,這名王教授在梅西大學工作的同時,還是浙江工商大學的傑出教授,浙江省千人計畫成員。他還是至少七名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的國際博士生導師,這些學生都從事與軍事相關的研究,其中五名學生已經畢業,現在在解放軍下屬大學工作。

王教授的學生之一是中國國防科大高級無人系統專家。無人作戰系統是解放軍軍事現代化項目的重中之重。2016年,時任國防科大校長的楊學軍中將稱「無人作戰平臺」將成為「武器裝備的核心」,並敦促教職員工「對無人作戰、包括無人地面車輛關注。」

國防科技大學和梅西大學合作的無人系統研究所在院系,同時設有無人軍事系統實驗室。根據中國國家985計畫,該學院擁有一個「無人戰鬥系統」平臺。在梅西大學接受培訓的中共軍人,現在從事無人化作戰的研究。

與梅西類似,奧克蘭大學也與中國的西北工業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有合作項目,而這兩所大學都是典型的軍事院校。而其他諸如奧克蘭理工大學、奧塔哥大學、坎特伯雷大學都與中共軍方院校保有合作項目,不斷為中共提高軍事能力提供催化劑。

文中提到,早在2018年,奧克蘭理工大學工程研究學院一名中國留學生被紐西蘭安全情報局和紐西蘭移民局聯合調查,因為他的工作有軍事目的。

對於這些大學而言,與中共合作顯然是經濟快車道,只要配合中方,就能獲得源源不斷的留學生或研究資助。從短期收益來看,這種選擇似乎很精明,但也許這些學校並未意識到這種科技輸出的長遠危害,如果這些紐西蘭大學因此而失去了美、歐同仁的信任,其失去的就將不僅僅是短期的經濟利益。

Brady教授相關研究發表後也引起本地大學的反彈。梅西大學表示:「一旦學生離開梅西,我們對他們的去向或未來工作的公司沒有任何控制權。」奧克蘭大學表示:「我們與我們在中國的研究合作夥伴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並一直在合作夥伴之間轉讓技術。我們不知道有任何直接的軍事用途。」維多利亞大學副校長說,該大學採取了嚴格的措施,「以確保該大學的教職員工和研究人員進行的工作符合紐西蘭的法律和法規框架。」

用立法制止中共滲透

在研究報告中Brady教授呼籲:紐西蘭必須採取行動,包括採取立法手段,以保護戰略技術的知識產權,維護自身經濟利益。

她認為,中共利用民間渠道服務於軍事目的的做法,不僅威脅紐西蘭國家安全,而且還有損經濟、國家聲譽、道德準則和知識產權。實際上,很多國家都在截斷中共暗渡陳倉式的軍事技術攫取。紐西蘭如果不能積極應對,勢必會被盟友排斥。Brady教授舉例說,2020年英國建議組建「D10」聯盟,紐西蘭就未被納入。

Brady教授認為,紐西蘭簽署了一系列國際公約和協議,同時還有國家法律的支持,可以處理部分中共盜取軍事技術的問題。但是這些法律也存在缺陷,無法完全管控以學術交流形式實現的軍事技術轉讓。要完全解決問題,紐西蘭除了實施立法外,還要提高廣大公眾,包括企業和學術機構對相關法律的認識。

Brady教授在文中列舉了一系列可以利用的法律措施。例如根據《戰略物資條例》,紐西蘭的任何實體,都應禁止開發、生產或部署任何最終與軍事用途相關的產品或技術,除非獲得外交和貿易部長的許可。同時,紐西蘭海關總署有權力在戰略物品出入境時進行搜查和扣押。Brady教授認為,紐西蘭現行法律存在一個不足,即某種商品或技術是否具有軍事用途的評估完全由有關實體自己進行,這無異於讓偷獵者自己維持治安。

另一個例子是紐西蘭2017年通過的《外層空間和高空活動法》,該法明確禁止在太空中部署任何武器或軍事基地。任何實體要發射高空飛行器,必須獲得部長發布的許可證。據悉,該法實施後,前文提到的光啟科學或任何其他中國公司未再進行近太空發射。

根據《情報和安全法》,紐西蘭的兩大情報機構GCSB和SIS被責成蒐集紐西蘭境內的軍事活動情報。但和世界其他國家的情報機構一樣,這兩個部門中精通中文且通曉中共情況的情報人員少之又少,阻礙了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

2020年5月,紐西蘭國會緊急通過《海外投資法》修正案,要求凡是涉及軍事和軍民雙重用途技術、安全防衛技術的關鍵直接供應商、敏感數據以及媒體公司的任何銷售業務,都要經海外投資辦公室審查。

Brady教授認為,中共在紐西蘭的隱秘活動早已超出軍事範圍,中共利用紐西蘭洗錢、明目張膽的滲透和干預紐西蘭政治,都嚴重損害了紐西蘭聲譽。目前紐西蘭政府已舉行兩次針對外國干涉的調查,以審查中共在紐西蘭的政治干涉活動,並提出解決措施,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Brady教授認為,紐西蘭沒有類似於美國政府的《馬格尼茨基法案》(2012)或《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2016)的立法,可以懲侵犯人權者,同時紐西蘭也沒有設立外國代理人法。

文章最後,Brady教授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議,她認為紐西蘭應該重新評估與中國的關係,並給雙邊關係中存在問題的領域設定更好的界限。政府應審查整體中國戰略,包括科學外交。政府還應確定哪些經濟部門最有可能成為中共軍事技術轉讓戰略的一部分。同時她也敦促紐西蘭的學術機構和民營公司,不應協助中共實現軍事現代化。紐西蘭的大學和企業界應與政府合作,在維護安全和道德問題的同時,還要維護學術自由和知識產權。

西方對中共利用民間竊取軍事技術產生警惕

不僅僅在紐西蘭,中共利用海外高校合作為其發展軍事技術的做法也引起了許多西方國家的關注。

7月底,美國斯坦福大學智庫胡佛研究所也發布了一份報告《全球參與:重新思考研究企業的風險》(Global Engagement:Rethinking Risk in the Research Enterprise),揭示多達115家美國大學和政府資助的研究實驗室與中共軍方有著密切聯繫。該報告發現了由美國研究者與中共軍方下屬的七家大學(又稱「國防七子」)的研究人員聯合撰寫的254篇科研學術論文,而一些中方論文合著者實際上參與中共秘密武器研究計畫。該報告指出,這種合作允許與中共軍隊有聯繫的機構「從源頭上收穫美國科研成果,並將其轉移到中共的國防研究和武器計畫開發中」。

胡佛研究所調查發現自2007年至今,中共已派出2,500多名軍事科學家和工程師出國學習,但同時掩蓋了其軍方背景。胡佛分析師表示,學術界與中共軍隊之間建立如此緊密而廣泛的合作關係,極大地威脅著國家安全。「如果(美中)發生軍事衝突,這種學術轉移可能會侵蝕或削弱我國的軍事優勢,從而帶來致命的後果。因此,從國家安全上來看,這種威脅是十分嚴重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