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聊城村支書雇兇除掉舉報人 曾威脅:60萬買一命(組圖)

2020-09-16 11:2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針對「村支書雇凶開車撞死舉報者案件」,遇害的維權公民家屬表示:不接受賠償,希望維持原判。
針對「村支書雇凶開車撞死舉報者案件」,遇害的維權公民家屬表示:不接受賠償,希望維持原判。(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0年9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山東聊城的村支書劉繼法在任期間雇凶撞死維權公民、舉報者許月田,一審獲死刑。經山東高院9月初開庭二審後,仍未宣判。因劉已將100萬賠償款送至法院,盼獲諒解、輕判。許月田的兒子許會於9月14日上網發帖稱,不接受賠償,希望維持原判,告慰亡父。被害者的女兒許娜則表示,曾聽見劉繼法在電話中恐嚇父親,「60萬買你一條命」。

微博主「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15日上午發文稱,山東省聊城市鄭坑村的村民許月田,因家中8畝老宅基地在棚戶區改造過程中,遭到佔用且沒有得到任何的補償,所以他從2014年開始就向有關部門信訪,「要求依法發放補償款,並質疑村內補償工作不公開透明」。但許月田卻被村支書報復,雇凶撞死。

許月田因家中的8畝老宅基地在棚戶區的改造過程中被佔用,且未獲得任何補償,於2014年開始維權,後來遭時任村支書的劉繼法雇凶撞死。
許月田因家中的8畝老宅基地在棚戶區的改造過程中被佔用,且未獲得任何補償,於2014年開始維權,後來遭時任村支書的劉繼法雇凶撞死。(圖片來源:微博)

綜合民生觀察與新京報報導,針對「村支書雇凶開車撞死舉報者案件」,遇害的維權公民許月田的兒子許會表示:目前,案件二審已經開庭,希望能讓我父親在九泉下能閉上眼睛,還給我們一個公道。

回憶起此案,許會表示,塌天大禍於2016年9月1日降臨在他這個平淡家庭中,因父親被村支書劉繼法雇凶給撞死了。許會當時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只見面目全非、滿身是血、已經逝世卻沒閉上雙眼的老父親。他認為,父親當時的模樣,彷彿是在說,他死的冤枉。

許會說明,父親許月田是在9月1日下午2時30分左右,在前往村委會看分錢榜的路途中,在財幹東路上遭到一輛無牌照的車輛尾隨,並被活活撞死在鄭坑村的支管會門口。

許會接著說道,案發後,公安機關立刻迅速偵破這一起重大惡性故意殺人案,並於9月28日抓捕了犯罪嫌疑人蘇杭,但蘇杭卻對殺人事實供認不諱。然而,深究他的殺人動機:竟然是說許月田曾於2016年3月阻攔他在鄭坑村的拆遷工地上工作,並打了他兩巴掌,蘇杭為此懷恨在心,決定要伺機報復。不過,許會強調,他的父親為人老實本分,從來沒有與人發生過爭吵。因此,他們始終堅持:蘇杭在撒謊。除了亡者親屬,連刑警隊、檢查院也不相信這項殺人動機,於是將案子持續發回補充偵查。

許會又說,但蘇杭就是都不給交代。在原一審開庭期間,居然還來了20多名黑社會混混,而他們也始終堅信,劉繼法就是幕後主使者。他又強調,劉繼法也在外頭揚言,只要蘇杭不供出他(劉繼法),他第一個就要先辦村裡(許會的村子)的村民左某,接著再辦他(許會)的老母親初春榮。

不過,蘇杭後來還是供出了劉繼法。

許會說,蘇杭於2018年1月被原一審聊城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頂不住壓力的蘇杭,在同年2月底交代了村書記劉繼法雇執法局公務員李鵬安排蘇杭於8月中旬開始盯梢許月田,並在9月1日將他撞死;同年7月20號,劉繼法、李鵬等12人被抓捕。劉繼法、李鵬也承認安排蘇杭撞死許月田。許會進一步說明,劉繼法還承認他曾於2014年雇凶,導致4名蒙面人光天化日下拿著砍刀、鎬把出現在聊城香江童裝店中,將許月田毆打至微傷;2019年4月份,中級法院開庭一審,劉繼法卻當庭不認罪,還一直叫囂說許月田誣告他,全是他的錯。許會又說,他父親於2016年被殺後,「劉繼法一家沒有跟我們聯繫過。」法官最後問劉繼法是否願意賠償被害人,劉都是咬著牙,過了許久才表示願意賠償。不過,許會也強調,劉繼法的律師說刑警隊扣押了劉繼法的100萬元,而那些錢足夠賠償許家了。

歷經諸多事情後,許會表示,他們家及他們村子中的村民都要求聊城中級法院對劉繼法維持原判(死刑),並應立即執行,至於蘇杭及李鵬也應該要被判死刑。並表示,自己「感覺李鵬判的罪名比較輕。」

許會接著說明,針對劉繼法、蘇杭及李鵬上訴一案,山東省高院於2020年9月3日進行二審開庭,劉繼法當時繳交100萬至法庭,李鵬則繳交了50萬,說是要賠償許家,劉繼法的律師居然說:「不管被害人家屬接受不接受這個賠償,我們已經交到法院!」

對此,許會怒批,他父親被殺害這件事,「是一個有預謀目標很明確的雇兇殺人」,因此他們懇請山東高院,將劉判處死刑,且立即執行,至於所有的參與者都應該要得到相應懲罰,希望讓他父親在九泉之下能夠閉上眼睛,還他們一個公道!

村支書劉繼法雇凶撞死舉報村民許月田之案情回顧

2016年9月1日下午14時許,鄭坑村一名54歲的村民許月田遭到一輛尾隨多時的無牌白色豐田轎車給加速撞倒,導致許月田當場死亡,而許當時騎乘的淺綠色電動自行車則緊挨著路中央的護欄翻倒在地,肇事車輛隨後是逃離了現場。

許月田是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鄭坑村的村民,他除了經營一家童裝店,平時還做建築工。駕車撞死許月田的蘇杭,在事發27天後,在聊城市的一家飯店員工宿舍被逮捕。

蘇杭一開始向警方供述的作案動機是他於2013年3月在鄭坑村開挖掘機,曾遭許月田「從挖掘機上拉下來打了兩巴掌」,於是他開始伺機報復。然而,許月田的女兒許娜強調,父親從來沒有去過工地,也不可能會動手打人。聊城市中級法院於2018年1月5日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蘇杭死刑,而蘇杭隨後提出上訴,並在二審期間供述,他所以開車撞死許月田,是受到當時擔任鄭坑村黨支部書記的劉繼法,以及時任該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支隊職工的李鵬指使、安排。同年7月,劉繼法等人遭到刑拘。

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於2019年10月18日出具的判決書顯示,由於許月田持續的上訪反映劉繼法貪污公款及套取國家資金,引發劉繼法於2016年8月指使他人伺機報復,最後導致許月田死亡。劉繼法、蘇杭在一審中被判死刑,李鵬則被判無期徒刑。

不願意接受賠償死者家屬:希望法院維持原判

因家中的8畝老宅基地在棚戶區的改造過程中被佔用,且未獲得任何補償,導致許月田於2014年向有關部門反映,並要求依法發放補償款,同時針對村內拆遷補償工作的不公開、不透明提出質疑。

許月田在舉報後,便遭到劉繼法報復。依判決書顯示,2014年10月16日,劉繼法曾指使多人赴許月田的童裝店。行兇者戴著帽子與口罩,手持砍刀、鎬等兇器進店進行毆打,造成了許月田輕微傷。劉繼法後續付款10萬元給打人者,包括3.5萬元是用來賠償許月田。

許娜表示,父親在被打後,有兩三個月都無法下地。此外,她曾於2013年聽見劉繼法給父親打來恐嚇電話,「你如果再老是要你的老宅基地,然後我就60萬買你一條命」。

其實,許月田向有關部門信訪已多年,直至出事當日上午,他還在村內會議上當面對劉繼法提出質疑。回憶此事,許娜說,「劉繼法答不上來,滿頭大汗,惡狠狠地看著他(許月田)」。

劉繼法在一審被判處死刑後,提出了上訴,並希望能獲得網開一面、希望能「少殺慎殺」。2020年9月初,山東高院開庭二審,目前尚未對外宣判。許娜告訴新京報,劉繼法及其辯護律師曾經在庭審上要求賠償100萬元,希望獲得輕判,但許娜強調,「除了嚴懲兇手之外,我們一分錢也不要,就要求維持原判。」

關注此案的中國網民紛紛留言表示,「好多地方都還有這樣的幹部」、「判死刑也震懾不了犯罪分子的囂張」、「不但不應網開一面,對那些惡意報復舉報人的還應重判」、「社會危害性,社會影響都太大了,必須嚴懲」、「還有臉上訴」、「朗朗乾坤光天化日,願惡無處遁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