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逃難移民警告美國人不要社會主義(圖)


2020年8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受2020大選共和黨總統提名並發表演講,川普在演講中也特別強調美國不要社會主義。(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
2020年8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受2020大選共和黨總統提名併發表演講,川普在演講中也特別強調美國不要社會主義。(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

【看中国2020年9月16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在8月份舉行的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有一個令人難忘的時刻是,已在美國成為一名成功商人的古巴移民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Maximo Alvarez)警告美國人不要社會主義。阿爾瓦雷斯的聲音並不孤單,還有更多從社會主義國家逃難來到美國的移民同樣在警告不知社會主義是何物的美國人。一名中國移民認為,美國現在的騷亂就象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

在社交媒體上,還有在福克斯新聞社的採訪中,很多已經定居美國的移民表示,最近美國的政治轉向,包括出現階級鬥爭、騷亂和語言警察,更不用說還要擴大政府職能的大政府計畫,都在提醒他們在他們所逃離的國家裡發生的事情,他們都希望美國不要重蹈那些社會主義國家的覆轍。

委內瑞拉移民:社會主義劃分階級,把富人當敵人,小心美國騷亂會被人利用奪權

伊麗莎白.羅利亞尼(Elizabeth Rogliani)於2008年逃離委內瑞拉來到美國,現在居住在佛羅里達州。她說,委內瑞拉政客經常攻擊「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在委內瑞拉,百萬富翁和任何有錢人都是「人民的敵人」。

伊麗莎白認為,劃分階級是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想要確保社會中的貧窮階層憎恨富人。

查韋斯是委內瑞拉在1999-2013之間的統治者,他經常宣稱富裕是壞事,他將資本主義定義為「不平等的個人主義王國」,將社會主義定義為「愛、平等、團結、和平與真正民主的王國」。

查韋斯於1999年成為委內瑞拉總統之前,委內瑞拉是南美最富有的國家,曾經擁有比世界任何國家(甚至沙烏地阿拉伯)還要多的未開採的地下石油存儲量。

在查韋斯統治了十多年後,經過實行嚴格的價格控制和剝奪私營企業,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了。就在上個月,在幾十年的管理不善之後,委內瑞拉的最後一個石油鑽井平臺被關閉了。

在大範圍的飢荒和暴力中,2019年時,委內瑞拉3,100多萬人口裡就有340萬人逃離了這個國家,這是超過10%的人口,令人觸目驚心,而這個數字如今仍是有增無減。

伊麗莎白特別提到,當她看到那些激進份子在騷亂中推倒歷史雕像時,那和她在委內瑞拉看到的情景太相似了。

在鮮為人知的歷史上,查韋斯政府於2002年正式將「哥倫布日」改名為「土著抵抗日」。

伊麗莎白說:「2004年,哥倫布雕像在委內瑞拉倒下了。它是被暴民推倒的。查韋斯的言論鼓勵了他們。」

美國的激進主義者們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推倒那些代表南方邦聯的雕像,他們認為那些雕像代表奴隸制。近幾個月來,這種傾向已經擴大到推倒美國建國者們的雕像,甚至推倒在南北戰爭中為消滅奴隸制而戰的歷史人物的雕像。與此同時,今年夏天以來在一些尤其是民主黨主政的美國城市中,如波特蘭、西雅圖和芝加哥等城市,一直在爆發暴力抗議活動,並伴有放火和打砸搶等暴行。

伊麗莎白警告說,這種騷亂是會被利用的,在委內瑞拉,查韋斯就是鼓勵這種做法,他把那些憤怒的暴民當成他奪取權力的強大工具。

尼加拉瓜移民:美國騷亂示威者和社會主義革命者一樣暴力

包括尼加拉瓜在內的幾個拉丁美洲國家也是在實行社會主義,那裡的人們也在逃亡。

羅伯托.本達納(Roberto Bendana)是在1981年當革命社會主義者上臺,並沒收了他父親的咖啡農場後逃離了尼加拉瓜。他現在居住在美國德克薩斯州。

本達納說:「我們現在(美國)所看到的一切與我在(尼加拉瓜)那裡看到的有相同的特徵……暴力,搶劫,破壞私人財產。」

甚至旗幟都是一樣的。本達納說:「美國這裡的(暴力)示威者們用的是紅旗和黑旗」,尼加拉瓜的社會主義革命者也使用了相同顏色的旗幟。

古巴移民:聽到美國極左民主黨在說和社會主義獨裁者一樣的空洞承諾

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Maximo Alvarez)在8月份的美國共和黨大會上說,他以前在古巴看到過和目前美國政治動盪中出現的一樣的運動。

自從1959年古巴的社會主義獨裁者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上臺以來,已經有超過100萬古巴人逃難來到美國。阿爾瓦雷斯就是其中一員。

阿爾瓦雷斯在共和黨大會講話中說:「我(在美國)聽到了菲德爾.卡斯特羅的諾言,我永遠不會忘記所有在我周圍長大的人們……他們因為相信那些空洞的諾言而遭受痛苦、挨餓和死亡。」

在談到美國時,阿爾瓦雷斯說:「我父親只有六年級的教育水平,他告訴我,不要失去這個地方。我們全家拋棄了我們(在古巴的)所有正當所得,來到了美國。」

阿爾瓦雷斯(Alvarez)在美國不僅擺脫了貧困,還創立了陽光汽油公司(Sunshine Gasoline),並成為一名百萬富翁。但是他注意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提出了「數萬億美元的新稅收政策」。

對於拜登而言,他提議的加稅政策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打擊那些年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拜登上個月對美國廣播公司(ABC)說:「非常富有的人應該和公司一樣付出相當的份額」。

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認為拜登在和社會主義者們站隊,拜登已經成為民主黨極左派的「傀儡」。

拜登已經在越來越多的接受以民主黨極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為代表的社會主義者的政策主張,包括「全民健保」。

中國移民:美國的騷亂就像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

來自中國的移民唐莉莉(Lily Tang Williams)在中國生活時親自經歷了毛澤東時期的經濟崩潰和「文化大革命」。她現在居住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

她認為現在一些美國城市的騷亂與動盪和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很相似。

她說:「騷亂、搶劫、破壞財產——這些太熟悉了,對我來說這太可怕了,因為我經歷了那些事。他們攻擊城市裡的小業主,你看到他們在奪走私有財產,他們還說,『我們應得的。這是賠償。』——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方式。這是槍桿子裡出政權。」

最近,在美國首都哥倫比亞特區(DC),一群騷亂分子要求一家餐館裡的人們舉拳頭表示支持他們的「事業」。那些拒絕這樣做的人們因此遭到那些騷亂分子的威脅騷擾。

唐莉莉說:「你甚至都不能保持沉默。你必須公開同意他們。從根本上說,他們不是美國人了。他們使用的戰術就是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他們在中國做到了,每個人都必須是共產黨。」

唐莉莉認為,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人們不必對任何事都持同樣意見,但是人們應該可以進行文明的討論。

她說:「我有朋友去參加了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他們出來後就遭到了騷擾。謝天謝地,他們沒有受到傷害……,但是這很可怕。」

8月20日那天晚上,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和他的妻子凱利.保羅(Kelley Paul)在參加完共和黨大會最後一場的川普總統接受提名的演講出來後,也同樣受到騷亂分子的圍攻,他們在警察的保護下才得以脫身。保羅妻子說,那是她一生中「最恐怖的時刻」。

唐莉莉認為,那些美國人之所以投向社會主義,只是因為他們沒有經受過社會主義的苦難。

她說:「人們在(美國)這裡被允許和平抗議。那些抗議者不欣賞他們在這個國家所擁有的自由。……,他們沒有遭受過(社會主義的)飢荒和真正的貧困之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