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織原料瘋漲現搶購潮 外貿企業進退兩難苦不堪言(圖)


外貿 企業 紡織 漲價
整個紡織市場正在掀起一輪前所未見的 「漲價潮」。(圖片來源:String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0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十一假期之後,棉紡行業就亂了套。棉花、棉紗等原材料價格飛速上漲,短短几天,棉紗一噸上漲3000至5000元。坯布、麵料、印染等也跟風漲,整個紡織市場正在掀起一輪前所未見的 「漲價潮」。大量貿易商捂盤不賣,待價而沽,有的商家甚至寧可毀約也要囤貨。外貿企業苦不堪言,憂慮重重。

據《21世紀經濟報導》,十一假期之後,整個紡織圈就亂了套了。上游的棉花、棉紗等所有原材料飛速上漲,一天一個價。

有紡織品公司人士對媒體表示:「價格漲得太離譜了,短短几天,棉紗一噸就漲了3000多塊錢。60支紗價格更是由原來的2萬6跳漲到3萬多,一噸漲了五千,更關鍵的是現在都是沒貨,根本買不到。」

供貨商普遍存在著嚴重的「封盤不報價」現象。由於價格快速上漲,大量貿易商普遍採取「高報價、低成交」的策略,捂盤不賣,待價而沽;甚至由於價差問題,個別棉花商選擇毀約。

而原材料暴漲之下,坯布、麵料、印染等也聞風而動,紡織市場正在掀起一輪前所未見的轟轟烈烈的「漲價潮」。

在人民幣升值預期下,進口紗也處於不報價的「封盤」狀態。為保證生產交貨,一場「搶布潮」也在紡織行業內拉開了帷幕。

《21世紀經濟報導》稱,棉紗行業的上半年和下半年堪稱「冰火兩重天」,上半年公司幾乎快要倒閉了,現在卻每家紡紗廠、印染廠、坯布廠都被堵得死死的,全行業上下都在搶購。

據生意社統計數據,2020年4月∼9月,中國國內皮棉累計上漲1811元/噸,漲幅16.31%。但進入10月後,棉價漲幅陡然加速,截止10月19日,國內皮棉現貨市場均價報14948元/噸,較10月1日價格上漲2020元/噸,漲幅14.62%;同比去年上漲17.03%。

棉紗價格較節前上漲3000元/噸,高支紗60支價格較節前上漲4000元/噸。截至10月16日,C32S紗線價格達到21500元/噸,當天鄭州商品交易所棉紗主力合約CY101收盤價格為21685元/噸,一週之內漲了820元。截至10月15日,中國紗線庫存指數報收7.6天,較一週前的21.5天直接砍掉了2/3,創下近3年新低。

冷冬的傳聞,也讓服裝業存在冬裝銷售火爆的預期而大量備貨。大量游資炒作「冷冬」概念,導致近期價格上漲,漲得最明顯的也多是防寒服裝麵料。

此前在市場悲觀預期下的去庫存,導致大多數企業的庫存水平很低,原材料的漲價加劇了企業的恐慌心理,趕交期的企業則更為急迫,為了保證生產,哪怕還有庫存,紡織企業也紛紛開始搶布、囤布,產業鏈無論上游還是下游,大量企業苦不堪言,憂慮重重。

紡織行業人士表示:「如果原料價格再上漲,那麼,紡紗廠就會面對‘紡一噸紗就虧一千元’的尷尬局面,長此以往,有的工廠就只能關閉部分生產車間。」 

印染也面臨著成本上漲的問題,這部分上漲的成本想全部轉移給消費者是很困難的,行業利潤原本就很微薄,原材料漲價擠壓了大部分利潤,結匯時人民幣再一升值,虧本是一定的。

對下游服裝加工行業也是致命的,「上游原材料價格太高了,但下游的麵料、服裝這塊的價格活躍度遠遠比不上上游,棉紗、印染等成本一直在升高,加工廠非常難干。」

紡織行業人士稱,外貿市場也遠沒有大家想像的那樣好,預計全年的訂單將會比往年減少1/3。

9月份以來,印度多家大型出口型紡織企業因疫情無法保證正常交貨,而歐美零售商為了確保感恩節、聖誕節銷售季節供貨不受衝擊,紛紛將本來在印度生產的訂單轉移到中國來生產。但十一後原材料突然大幅漲價,這讓不少紡織企業慌了神。

目前外國品牌商、零售商大多不接受中國紡服企業、外貿公司上調報價,原料、紗布的上漲很難傳遞到終端訂單,外向型企業承受能力比較有限,因此要麼「棄單」,要麼獨自消化棉花、棉紗等上漲的成本,無論做哪一種選擇,生產企業都很痛苦。

專業人士稱,上遊行業的漲價不會帶來紡織業的復甦,而只會層層擠壓下游企業的利潤。而近期海外疫情又再次收緊,人民幣也在不斷升值,紡織行業真正的復甦仍然任重而道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