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秦始皇】後記一:沙丘密謀(圖)

2020-10-28 13:30 作者: 紫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秦國統一僅僅短短十五年的時間就滅亡了,這中間發生了許多事情。
秦國統一僅僅短短十五年的時間就滅亡了,這中間發生了許多事情。(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秦國統一僅僅短短十五年的時間就滅亡了,這中間發生了許多事情。我們僅從秦帝國內部的故事為主線來講秦帝國的滅亡,我們就從秦始皇去世講起。

公元前210年的十月,一個車隊行進在平原津到沙丘宮的路上。這就是秦始皇第五次巡遊、也是他最後一次的巡遊車隊。到了德州的平原津後,秦始皇就突然地得了重病,為使病體盡快康復,他派蒙毅代表自己返回會稽山,沿途再度祭祀山川神靈以祈福求神保佑自己盡快康復。自己繼續沿著原定路線往前走。到了沙丘平臺(今河北省平鄉縣東北)宮,秦始皇覺得自己實在不行了,就要死了。於是他自己口授,吩咐身邊的趙高寫下給長子扶蘇的詔書,詔書是這樣寫的:「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秦始皇在這封詔書裡要長子扶蘇把兵權交給蒙恬,趕往咸陽主持自己的喪葬典禮。也就是指定扶蘇為自己的皇位繼承人了。可是,這個詔書寫成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加蓋皇帝的印璽,秦始皇就一命歸西,撒手人寰了。

看著嚥了氣的秦始皇,手裡拿著那個沒有來得及發出去的遺詔,趙高心裡翻騰起來。趙高,當時既是中車府令,又是行符璽事。「中車府令」是皇帝專用車隊的隊長,專管皇帝的車馬,可以出入皇宮。皇帝出行必定隨行的。「行符璽事」,「符」是皇帝調兵的符節,「璽」是皇帝詔書上加蓋的皇帝的玉璽,「行符璽事」是專管皇帝調兵符節與玉璽的官。不用解釋,大家一聽就知道這兩個職位是多麼重要,趙高一個人兼任了這麼兩個重要的職務,說明秦始皇對趙高是非常寵信的。

現在,看著突然去世的秦始皇,手裡拿著秦始皇授意他寫下的詔書,趙高心裏飛快的轉開了算盤:目前始皇帝離世,沒人知道。這個確立扶蘇為皇位繼承人的詔書就在自己手裡。讓他生效還是作廢,自己現在有機會。這個機會對他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如果是扶蘇繼位,那自己就只是一個不得勢的公子胡亥的老師而已。明擺著,扶蘇會重用蒙恬、蒙毅兄弟。他不見得還會像秦始皇那樣重用自己,自己這個中車府令和行符璽事肯定是保不住了。更何況以前自己有一次犯法,被交給蒙毅處置,這個蒙毅,竟然不顧情面,秉公處理把自己判了死刑,要不是始皇帝破格赦免了自己,這時候可能早就化灰了!想到這裡,他自言自語,不行!這個機會不能錯過!一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另一邊是前途莫測,被從高位上擠兌出局。他當然要選擇前者:不能讓這個遺詔實行!而且,唯一的絆腳石蒙毅,剛好被秦始皇帝派出去,不在身邊,這不是天賜良機嗎?「天賜良機!」趙高不由得說出聲來。他要抓住這個機會。目前他要說服的就是兩個人,胡亥和李斯。趙高深信,利益所在,就是人生的選擇所在。自己如此,胡亥如此,李斯也是如此。他深信自己能夠說服胡亥和丞相李斯。

朦朧的月光下,趙高向胡亥的車子走去。

作為胡亥的老師,趙高深知胡亥。胡亥心心念念就是要享樂。只要滿足他這個,其它都無可無不可的。而且胡亥對趙高一直也是很敬重的,把他當作父輩對待的。一見到胡亥,趙高對胡亥說:「皇帝去世了,沒有詔書封各位公子為王,而只賜給長子扶蘇一封詔書。扶蘇登位作皇帝,而你卻連尺寸的封地也沒有,這怎麼辦呢?」

胡亥聽了回答說:「就是這樣吧。我聽說,聖明的君主最瞭解臣子,聖明的父親最瞭解兒子。父親臨終既未下命令分封諸子,那我又有什麼可說的呢?」

趙高勸誘說:「現在當今天下的大權,無論誰的生死存亡,都在你、我和李斯手裡掌握著啊!你要考慮。駕馭群臣和向人稱臣,統治別人和被人統治,那可是絕對不一樣的呀。」

胡亥回答說:「廢除兄長而立弟弟,這是不義;違背父親的詔命而懼怕死亡,這是不孝;自己才能淺薄,依靠別人的幫助而勉強上位,這是無能: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不會服從,不僅會給我自身招致禍殃,還會使國家滅亡。」看起來,胡亥當時還是蠻明白的。

趙高又舉了商湯、周武王的例子又說:「成大事者不能拘於小節,行大德也不必再三謙讓,當斷不斷,將來一定會後悔。果斷大膽地去做,一定會成功。希望你按我說的去做。」

胡亥最終長嘆一聲說道:「現在皇帝去世還未發喪,怎麼好用這件事來求丞相呢?」

趙高一聽,胡亥這是同意了,只不過顧忌丞相李斯而已。於是就自報奮勇去說服李斯。

見了李斯,趙高開門見山,說「皇帝去世,詔書賜長子扶蘇,命他到咸陽主持喪禮,繼承皇位。現在詔書和符璽都在胡亥手裡,皇帝去世,還沒人知道。立誰為太子只在你我。你看這事該怎麼辦?」

李斯說:「你怎麼能這樣說呢!這可不是做為人臣所應當議論的事!」

趙高說:「我請問丞相,您自己心裡衡量一下,和蒙恬相比,誰更有本事?誰的功勞更高?誰與長子扶蘇的關係更好?」

李斯說:「這些我都不如蒙恬。」

趙高說:「著啊。扶蘇繼位之後一定要用蒙恬擔任丞相。您的丞相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那也就意味著您最終也是不能善終退職還鄉養老的了。」趙高又說了許多胡亥的好話。最後又說「您聽從我的計策,就會長保封侯,並永世相傳。如果放棄這個機會,一定會禍及子孫。」

李斯聽了心裡也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上下翻騰,百般掙扎。最後還是被「利(害)益」懾服,仰天長嘆,依從了趙高。

趙高初戰告捷,心裡得意。高興的說:「那麼請丞相和我一起去見太子胡亥,我們來商議下一步怎麼做吧。」

於是這三個人一同商議,偽造了秦始皇給丞相李斯的詔書,立胡亥為太子。而那扶蘇和蒙恬兄弟是絕對不能留了,於是又偽造了一份給扶蘇的詔書說:「扶蘇做為人子而不孝順,賜劍自殺!」「將軍蒙恬和扶蘇一同在外,做為人臣而不盡忠,一同賜命自殺,把軍隊交給副將王離。」寫好後,用皇帝的玉璽把詔書蓋章封好,讓胡亥的門客到上郡向扶蘇和蒙恬去宣讀假詔書。

這就是「沙丘密謀」。這三個人開始了摧毀秦帝國的第一步,也開始了毀滅自己的第一步。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