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疫情記者恐入獄5年 武漢人駁斥政府(組圖)

2020-11-14 12:03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公民記者張展赴武漢報導疫情肆虐當地民生狀況後,遭到當局逮捕,迄今仍關押在獄中。
公民記者張展赴武漢報導疫情肆虐當地民生狀況後,遭到當局逮捕,迄今仍關押在獄中。(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11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親身前往武漢跟蹤報導中共病毒疫情肆虐當地民生狀況的公民記者張展,被說在武漢期間「編造謊言」,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目前傳公訴方建議法官對張展量刑5年。針對政府對張展的指控,武漢受難者家屬張海隨後一一予以駁斥。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2020年2月初,原本赴上海工作的陜西咸陽人張展,在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後,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前往武漢市疫區採訪。5月14日,張展在武漢火車站附近遭到抓捕,目前正羈押在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中。為表達抗議,張展在獄中選擇絕食,但在這六個月以來,在三名室友的餵食下,張展得以生存。

辯護律師會見張展 絕口不對張母提案情

甘肅維權律師李大偉本週一(9日)跟張展的母親成功通了電話。李大偉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兩個多月來第一次與張展的母親通話:「我跟張展媽媽通電話了,以前打電話她又不接。我詢問了張展的情況,她告訴我最近是戴佩清律師去會見了(張展),但是戴佩清沒有給她說任何案情,也沒告訴她起訴書的內容,就告訴她說聞宇律師已經退出了,現在只有戴佩清一個人代理這個案子。」

在不久之前,張展的另一名律師聞宇在會見張展時,即對她說明因遭遇壓力,不能再繼續代理這件案子。當時張展已絕食五個多月了。李大偉表示,張展在看守所裡,仍在持續絕食抗爭。

當李大偉詢問,為何不向戴佩清律師要張展案的起訴書時,張展母親卻告訴他,戴佩清現在很是厭煩與她聯繫,她只能夠試試看。李大偉表示:「我就問張展媽媽,下一步打算怎麼辦,是不是需要律師介入,她告訴我,這個是讓戴佩清去選擇律師,我說戴佩清很不負責任,我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自由亞洲電臺5日報導稱,聞宇因官方壓力退出後,改由打著維權律師旗號,但實際上是替當局進行「維穩消音」工作的另外一名律師來代理張展案。

目前由一名替當局進行「維穩消音」工作的律師來代理張展案。圖為張展的起訴書。
目前由一名替當局進行「維穩消音」工作的律師來代理張展案。圖為張展的起訴書。(圖片來源:維權網)

核酸檢測收費被說成是「謊言」 武漢受難者家屬斥當局說謊

李大偉表示,辦案的國保曾告訴張母,張展在武漢採訪期間曾編造謊言:其一是聲稱政府在對武漢市民普遍進行核酸檢測時收費。其二是說在封城期間,社區保安為住戶配送的是腐爛變質的蔬菜。

當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據此再度給戴佩清留言,以查詢張展的狀況時,卻始終未獲得回復。

針對當局對張展的指控,武漢受難者家屬張海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則一一予以駁斥。

張海表示,當時他一直在武漢市,因此知道武漢做核酸檢測時,確實有收費,這並非謠言。正因在武漢做核酸檢測有收錢,而在深圳做核酸檢測是免費的,所以張海直到離開武漢,返回深圳之後,才去做核酸檢測。

回顧在武漢做核酸檢測要收費,張海表示,他第一個感覺是非常氣憤,「為什麼,因為地方政府瞞報,導致病毒的大爆發,在武漢的大爆發,但是你做核酸檢測反而要收費,對這一點我感到特別氣憤。」

至於武漢配給送爛菜的問題,張海回憶說,當武漢封城後,全國各地送來了愛心菜,但是因為武漢市地方政府,將愛心菜送到超市裡去(販賣),他親眼看見很多人發布出來的視頻,很多愛心菜都爛掉了,當局並沒有將愛心菜送給當時因武漢封城,導致生活物資很緊缺的人。

張海又表示,他待在武漢很長的時間內,完全沒有收到所謂的愛心菜,哪怕愛心菜是爛的,都沒有,但他有看見別人在微博上發帖說,收到了爛的菜。

張海回憶道,那個時候很多人因為封城、封小區而無法出去,不得不買高價位的菜,對於一些人因為靠關係、有管道,通過賣菜賺得二十多萬的暴利,感到很憤怒。

由於當局隱瞞疫情,導致張海的父親於年初時就感染了中共病毒,不幸離世。對此,不滿的張海曾發起設立罹難者紀念碑,但遭遇打壓。張海隨後多次提交控告或是申請材料,堅持向武漢政府及中共官員追責。

針對張展面臨的遭遇,張海說自己一定要為張展發聲,道理很簡單,「如果沒有人出來,做證明,我相信不久,這個帽子就會落到我們這邊,追責的人身上」。

張海表示,他始終認為,真正在造謠的正是武漢市地方政府,尤其是周先旺——現任的武漢市市長,因他當初發布「可防可控,不存在人傳人」的消息,「這就是典型的造謠,這種就應該給他定罪,這種人就應該受到人民審判,這樣才能給我們這些家屬帶來安慰。」

不過,張海批評,「現在是搞反了,這些造謠者,一點事都沒有,說真話的人,反而被扣以造謠的罪名」。

張海說,現在有很多的罹難者家屬都遭遇打壓,不少家屬考慮到家人及孩子而不敢發聲,但心中是特別的憤恨,只能夠在家屬群裡表達這種憤恨。張海自然也遭遇了各種威脅、監控,當局還針對他及家人實行人臉識別。

張海憤怒表示,「我曾經跟他們很直率地說過,如果你們認為我有罪,你們就來抓我,如果我沒有罪,你們搞這些東西,沒用的。搞這些,所謂的很恐怖,我說我堅決不會吃你們這一套。換句話說,我如果不發聲的話,到時候,無法給我父親一個交代。所以,這就是我一直堅持發聲的動力。」

海內外紛紛連署聲援張展 看守所傳出的消息愈來愈少

海內外近期陸續有一千多人參與連署簽名活動,以聲援在獄中絕食的張展。人權組織「人道中國」則是發起「自由張展」簽名活動,該組織理事王劍虹告訴自由亞洲電,十分擔憂張展的健康狀況:「張展被抓很快就半年了,傳出來的消息愈來愈少,尤其是關於她身體狀況,此前一次一次傳出來的都是確認她在絕食抗爭。這真讓關注張展的朋友們特別擔心。張展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當局就一點都不想外界知道,這是為什麼?」

另有消息傳出,上海浦東新區檢察院作為張展的公訴人,將會要求法官針對張展「尋釁滋事」案的建議刑期達5年。日前戴佩清就在推特上留言稱,肯定為張展進行無罪辯護,意味著刑期不會低。依據中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相關尋釁滋事量刑達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近日有消息傳出,上海浦東新區檢察院將會要求法官針對張展「尋釁滋事」案的建議刑期達5年。圖為張展的起訴書。
近日有消息傳出,上海浦東新區檢察院將會要求法官針對張展「尋釁滋事」案的建議刑期達5年。圖為張展的起訴書。(圖片來源:維權網)

張展案不涉國家秘密 案情應該可以公開

曾經擔任張展辯護律師的任全牛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戴佩清作為張展的辯護人,理應對當事人的家屬公開案情:「她這個案子應該是不涉密的,作為辯護人對家屬談一下基本案情或者向家屬提供起訴書,這都不違法,也不違反律師職業道德。作為辯護律師,戴律師不公開(基本案情)也是預料之中的。她基本上做到了完全按照官方的意思,來辦理這個案件。」

任全牛律師於9月1日中午12點在微博上發文稱,「#我怎麼了?#上海前律師、虔誠的基督信仰者張展女士目前在看守所狀態很不好,本想去幫助她,8月30號親屬簽的委託,預約9月4號會見,不料今天被通知不再委託我繼續代理了。7月21日去湖南郴州會見謝文飛也是第二天親屬做出了解除律師的委託決定!兩人都是涉嫌尋釁滋事罪,都是我認識的良心人士,好人中好人,可我想不通為啥我總是被授權又遭解除,都是在會見不被允許之後。為張展女士準備的取保候審文書也沒機會遞交了,這都是因上海檢察機關有『超越』刑訴法的權力可以不認可近親屬委託合同的緣故!雖不能繼續為張展、謝文飛二位義士提供有限的幫助,但我衷心祝她們平安健康!」

11月9日,任全牛律師回覆給@樂極生在如皋時表示,「不被尋釁怎麼好意思作為良民存於世間?」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