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選票舞弊者或是叛國罪 蔡英文被忽悠(視頻)

2020-11-21 22:59 作者: 楊浩、天秀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陳光誠(圖片來源:2020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1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天秀採訪報導)美國2020總統大選節外生枝,選票舞弊現象大量曝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等不及官方公布大選結果,擅自宣布勝選;眾國領導人祝賀聲緊跟齊上;眾媒體搖旗為拜登吶喊;可美國聯邦總務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GSA)就是不確認總統大選結果並拒接待拜登團隊;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大選不僅驚動了宗教界就連巫女也捲入。

《看中國》記者就大選相關議題採訪了旅美中國異議人士陳光誠律師,以下是採訪內容:

決策者或執行者選票舞弊是叛國罪

記者:11月14日我在華盛頓DC採訪「支持川普(特朗普)遊行」(March For Trump)活動時,看到一位女士,掛著一個牌子,寫著「I saw dead people voting」,媒體現在已經報出來,在密西根州將近有一萬多已死亡的密西根「幽靈」進行了郵寄投票,這只是這次大選舞弊其中之一,還有其它的。你對美國大選出現這麼多的舞弊現象有什麼想法?

陳光誠:美國大選持續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沒有問題,就是有一些,問題也是比較小的,不足以影響大選結果。

但是今年的情況就變的非常不一樣了。像這種獨裁滲透、以及人墮落等等各種各樣的原因,也開始通過一些手段來操縱大選。美國的選舉制度並不是說沒有問題,但是由於美國這個社會是在一個誠信之上的,大家也都不會去利用漏洞去做那樣的事情,但是今年情況不一樣。

就像你剛才說的一萬多幽靈票,沒有人組織起來這不是不可能的。那肯定是有人在做,這些人是誰呢?我想這需要美國司法部門去查個水落石出,並且對這些操縱美國選舉,破壞美國選舉這種叛國罪進行追究。

從這個角度來講,美國通過這次選舉暴露出很多問題,那在未來,不久的將來這些問題都需要非常強有力的去連根拔起,並且把這些漏洞都全部堵上。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大家去關注的問題。

記者:這些死人的選票,必定是政府機關的人員弄出來,都是投給拜登的,是否跟民主黨有關係?

陳光誠:我覺得會有,因為至少這些票並不難判斷嘛。如果這些「幽靈」票都是投向哪一方的,那肯定就是哪一方在操縱嘛。因為一般來說你不可能是對方操縱把票給另一方,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吧?所以就不難發現是誰,至於操作者現在需要有更多信息來證實那是來自於民主黨總部?還是來自於州的政府?

不管怎樣,這樣一個事情有兩點特別重要,就是不管是決策者還是執行者,做了這件事情就是要被美國的法律來追究。這是一種叛國的犯罪行為,這是毫無疑問的。

第二點,既然他有了操縱票的行為,這就非常像是在運動場上、在競技場上喝興奮劑去作弊,我想處理的結果就是取消比賽資格,把所有取得的成績歸零。那麼他們在這個州操縱了,這個州的選舉人票就應該全部歸對方。就應該是這樣一個結果,否則,這個矯枉不過正的話就不足以矯枉。

如果對於這樣的一些操縱選票的行為、作弊行為加以姑息的話,那未來的美國選舉還有什麼公正性可言呢?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必須從這兩個角度都給人民一個滿意的答覆。

共產專制的存在就是對全世界對自由世界的威脅

記者:現在暴露出Dominion計票機的很多內幕,川普總統14日在Twitter上發了一段視頻,Dominion的首席執行官鮑羅斯在1月的國會聽證會上承認,這個系統含有很多的中國組件,包括LCD控制板、觸摸屏,直到人工智慧的處理器。

選舉日在賓夕法尼亞州,計票系統視頻顯示在沒人操作的情況下,悄悄地把川普的票減少了1萬9千9百58張票,而這些票都歸到拜登那去了。有好幾件相同的事情發生,川普的律師鮑威爾對福克斯說,這個系統有中國的軟體,很可能中共為了讓拜登選舉得勝做了手腳。可能是故意設置的,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陳光誠:這個可能,我覺得需要權威部門來做鑑定,做肯定或者是排除。從中共過去的所作所為來看,它跟美國的這些所謂的夥伴合謀來做這樣的事情,可能性並不是沒有。

不管這個軟體是它已經設計好了程序在自己操縱,還是有人在背後通過黑客或其它手段來操縱,或者是通過後門來進行操縱,不管怎樣,我想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不管是美國的中共合作夥伴也好,還是中共本身也好,只要他們做了,我相信美國就一定能夠查的出來。從長遠的利益來講,應該讓全世界和美國人民意識到,共產專制的存在就是對全世界,自由世界的一個威脅。

還有美國的這些人的墮落和這個獨裁政權,和人類公敵沆瀣一氣去做這樣的事情,這也是非常值得我們警惕的。

在美國要加大監督力度,對這些試圖圖謀不軌的,不管是一個團體也好政黨也好,那可能要有更嚴厲的監督和追究機制,爆出來,從長遠利益來講未必是一件壞事情,對共產獨裁的一種警惕。

本來現在科技人工智慧是為人類造福的,是給人民帶來更好的一種生活享受,讓你更容易的去生活的。可是現在一旦到了壞人的手裡,到了獨裁政權的手裡,那就會變成一種利器,反而對人類的生存的空間或者說人類的普世價值或者是文化這些好多東西構成一種威脅和破壞,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從這個角度講,大家除瞭解決眼前的選舉舞弊,把真相還回來之外,從長遠的利益來講應該考慮未來的科技發展有沒有限制它流入到壞人和邪惡者手裡。這些都是大家值得考慮的。

如果一旦對獨裁者壞人姑息養姦的話,那其結果將來會越來越嚴重。可能會直接影響到我們現有的已經持續了幾百年的這種最安全的生活狀態。那我想這是每個美國人民,每一個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都不願看到的。

記者:Dominion這個系統公司爆出來跟民主黨有很深的關聯。像民主黨大佬佩洛西、歐巴馬和克林頓,都報出與這家公司有著利益的關係。

陳光誠:那就更可疑了。我還得到消息說,這個機器曾經在美國的德克薩斯州就被拒絕使用。那既然他們覺得有問題,拒絕讓它在德克薩斯使用,那麼為什麼其它的州又在用呢?那麼用它的這些州都是屬於哪個陣營?慢慢的順籐摸瓜,我相信這背後的貓膩一定會被徹底的揪出來。

通過換票奪得政權 用新的犯罪來掩蓋舊的犯罪

記者:有媒體報出來,美國非盈利新聞組織真相工程的創始人奧基夫在Youtube發了一段兩個小時的錄音,曝光了11月11日聯邦特工斯特拉瑟對美國郵政工作人員霍普金斯長達兩小時的恐嚇錄音。霍普金斯曾舉報他的郵局局長指示作弊,將賓州伊利縣晚到的選票回溯到11月3日。斯特拉瑟說:「我正在努力地恐嚇你,我們有參議員參與、司法部也在參與還有……」。這個錄音顯示,大選作弊,牽扯參議員,司法部,特工等國家執法人員,這個水很深。執法人員執法犯法。難道他們不怕坐牢嗎?

陳光誠:我覺得,一方面,這個事實說明這種墮落、腐敗、作弊的是龐大的集團利益,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暴露出來就必須連根拔起,徹底的清除。

另一方面,這些人,如果這些國家政府的相關部門都參與了的話,這裡面有兩層問題。第一層就是,本身做這樣的事情確實是要被判刑坐牢的,那為什麼他們還要這樣做呢?就是因為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做了違法犯罪要坐牢的事情。

那如果能夠通過這件事情奪得政權,通過換票這樣的手段可以避免他們的罪行被進一步的暴露出來,可以起到袒護的作用。這樣他們當然就不惜再次鋌而走險,來掩蓋原來的罪行,用新的犯罪來掩蓋舊的犯罪。

如果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就會這麼走險。因為你如果不能繼續贏的話,接下來,川普一定會去清查這些東西,一定會對他們的犯罪行為,要求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嚴肅處理。從這個角度來講,他同樣也是要坐牢的。所以說對於他們來講反正都是要坐牢的,那就拼一下吧。

很多民主國家期待美國能回到原來狀態 共同與獨裁者為伍獲利

記者:11月7日晚,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各州都沒有公布勝出的情況下,單方面就宣布勝選,隨後,德國、加拿大、英國、法國、臺灣、以色列等囯和一些地區領導人向他發出了祝賀信。墨西哥總統、巴西總統卻沒有這樣做,為什麼這些國家不等正式宣布大選結束後再發信息呢?

陳光誠:有點急不可耐啊。長期以來這種綏靖政策也不單純是在美國發生,實際上在全世界很多很多民主國家,歐洲國家,也都有這個問題,一直對獨裁者眉來眼去的,共同獲取利益,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所以說這個問題在這麼大的背景下,實際上,像公平正義,人權問題就成了一種做秀,表面上說一說,但真正能做的時候,他們不會去做,也不會這樣去支持你做。

一直以來,這就是為什麼幾十年過去了,中共這樣一個邪惡政權仍然能夠屹立不倒。面對這樣的問題,一直以來大家都有的默契,我和你咱們搞的壞事,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咱們不說破它,都這麼從中獲利。已經達成了一種不成文的默契了或者是潛規則。

川普上臺以後就完全違背了這些政客的做法,他就是要把這些真相揭出來,他就是要改變原來對獨裁者的綏靖,他就是要抽乾,用他的話講就是華盛頓沼澤,其實華盛頓沼澤豈止是華盛頓吶,千絲萬縷很多東西還在各個地方。

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有了這樣一個機會,他們也期待美國能回到原來那種狀態,大家都可以共同獲利,或者共同繼續與獨裁者為伍獲利這樣一個狀態。這其實也恰恰證明了,「人間正道是滄桑」啊!

川普要改變這樣一種墮落的狀態,阻力是非常大的,這股腐朽的力量就是會不斷的反撲,怎麼說呢,情理之中,但是又是必須改變的,對我們自由世界的價值觀文化生活非常不利的這種規則。

要改變就需要我們每個人站起來,就像14日,那麼多的人,來自美國各個州的人,甚至有的人駕車從加州來參與這個遊行,支持川普。我們要用實際行動來持續的把這種形勢扭轉過來。

人做出選擇在未來都會有結果 希望惡果不要讓人民來承擔

記者:川普總統在第二次連任以後,蔡英文和以色列的總理內塔尼亞胡,他們跟川普的關係會有什麼變化嗎?

陳光誠:實際上,我覺得川普還是做了非常重要的工作的。對國內的基礎建設簡化程序咱先不說了。就說在國際上,一開始川普在主張把大使館移向耶路撒冷的時候,很多媒體就出來,宣揚說這麼做會造成恐慌的,國家和國家之間會發生不斷的戰爭。大家看到發生了嗎?不但沒有發生,那些國家相互之間都簽訂了條約,並變的更穩定更和平了。對吧!

還有,面對恐怖份子,就是ISIS,原來你看多麼猖狂啊,(在)全世界猖狂沒有辦法。在布希任期,5千多(美國)人死在中東,然後歐巴馬時期2千5百多(美國)死在那。你看看川普上臺後到現在為止才死了60幾個(美國)人。

而且一直以來,從那個時候打擊恐怖份子,他們就怕,不敢得罪它,伊朗的蘇萊曼尼,你說布希不知道嗎?歐巴馬不知道嗎?不是不知道就是不敢去清除它,就唯恐引起報復。可是結果是什麼呢?ISIS越做越大,威脅的國家越來越多,威脅的範圍越來越大。

可是,川普上臺以後,把權力直接下放給當地的軍隊,讓他們去決定怎麼處理。不是像原來歐巴馬時期一樣,發生什麼都要請示白宮,等白宮回答了,給出答案了,黃花菜都涼了,那邊形勢軍情早發生變化了。根本就沒辦法弄,一直就是長期拖而不決。

川普上臺後,很快這個形式就扭轉了。這個扭轉對誰有利啊?不是對你們當地及國家有利嗎?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內塔尼亞胡做出這樣的一種非常悖理的一種舉動,我自己也是覺得不太容易理解吧。我覺得這就是一種投機,或者一種現世報。不管怎麼說我是很難理解的。

不管今天他報什麼,那都是一種原因了,在未來都會有結果的。所以,什麼樣的人做出什麼的選擇在未來都會收到什麼樣的成果。有時候,我們也沒有辦法去在一開始就去阻止他作惡。但是做惡以後啊,我們就是期待這些人的作惡的後果不要讓人民來承擔就好了。

蔡英文可能是被媒體忽悠了

記者:臺灣總統蔡英文是民選的,她代表的是民意,大多數臺灣人支持川普。因為川普是唯一控制中共這種惡行做的最好的美國總統。蔡英文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但是,拜登跟中共關係這麼好,她不知道後果嗎?您覺得是為什麼呢?

陳光誠:我覺得兩個,一個就是說,她可能是被所謂的主流媒體給忽悠了,因為,往年都是這樣,主流媒體一旦公布了,基本上就是拍案了,準確了。今年情況完全不一樣了。今年他們就是要給人造成這樣一種假象,這些媒體已經變得有點像(共產)黨的喉舌了。雖然不是共黨直接控制,但是它自己願意這樣做,這個是非常不合適的。

你比如說華盛頓(支持川普的)遊行那麼多人,你看主流媒體有多少報導的?它為什麼不報?媒體根本不是客觀、公正、及時讓人們知道(新聞),那成了什麼呢?你說這麼重要的事情發生在華盛頓你不報,你媒體的責任是什麼呀?要你媒體何用啊?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蔡英文可能也是被忽悠了吧。

還有維基解密曾經說過,有人提出建議說他們(美國官員)要跟中共達成一個協議,就是說允許中共去攻打臺灣,我們不管,但是前提是你中共要廢除美國的一些債務。

當時我就覺得維基解密這樣說的很荒唐,但很多人都感到震驚,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這不會真正從一個長遠的,從價值觀的層面去考慮臺灣和中國的民主未來。

這個表面上文章怎麼做,說說而已,但是真正去做的時候從利益出發,沒有敬畏之心,那這就非常成問題,我不是蔡英文,我當然不能替她回答任何問題。我個人覺得可能是被媒體忽悠了。

川普向普京示好 是因為盟友離心離德

記者:俄羅斯總統普京沒有像拜登祝賀,川普總統一直跟俄羅斯有交往,你覺得俄羅斯在川普第二任期,會否有新的發展呢?

陳光誠:我不覺得會。「道不同不相為謀」!其實,川普一直以來很多做法,大家只看到一種表面現象了,沒有看到背後的實質。

你比如說川普誇習近平好多次,什麼偉大領導人啊,什麼好朋友啊,但是每次誇了之後,川普必然祭出大招來打擊中共,這就讓中共有苦說不出。這種手段,你是看他說什麼呢?還是看他做什麼呢?

當然毫無疑問做什麼是最重要的,說,那外交語言什麼都可以說,對吧?還有,川普當時剛進入白宮不久他就表示:「我們要跟俄羅斯搞好關係」,為什麼說這個話呢?真的要跟俄羅斯搞好關係嗎?當然不是,那不是是什麼呢?

那就是因為原來那些盟友離心離德啊!不是按照原來的說法承諾去履行或者真心的去做,大家攜起手來往共同的目標上去使勁,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唱對臺戲,唱反調;同時這些國家還有依靠美國的軍事保衛,還一直在美國的保護當中,你說你怎麼能這樣干呢?

這樣的情況下,你去勸,你去說,你去談,什麼都不會起作用的。那怎麼辦呢?這種情況下,川普就出了奇招,那好啊,那我們跟俄羅斯搞好關係,你知道這些國家是非常怕俄羅斯的。

一方面比較近,另一方面,一直以來他們對俄羅斯心裏很恐懼。二戰的時候,恐懼就已經留下來了。這樣一弄,他通過這種手段,讓那些國家主動注意跟美國搞好關係。這一招非常好使,你看接下來,不管是北約也好,歐洲也好,好多都發生了這樣的變化了,這比你一個一個談好多了。

你看到了嗎?真的是要跟俄羅斯搞好關係嗎?當然不是,所以最終大家在看待這些,非常之時,就是要有這種非常之事,非常之人。所以我覺得川普就看透這些,就利用這點,從另一個角度,達到了想達到的目的。所以我覺得這個還是非常有看頭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