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連夜雨:馬雲再遇大麻煩…(圖)

2020-11-23 09:31 作者: 冷眼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11月23日訊】今年,馬雲似乎運氣不佳、倒霉事不斷!

螞蟻金服被叫停上市之後,阿里巴巴的市值短短兩週已經蒸發了1600多億美元,馬雲的首富位置已經不保了。除此之外,最近馬雲又碰到了一件大麻煩事。

從2013年到2020年,馬雲創建的阿里通過並購、投資等方式,逐漸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圈「阿里系」,然而,阿里系的投資似乎不太順利。比如,最近「阿里系」投資的蛋殼公寓風波不斷,這是在全國數一數二的長租公寓品牌,也是今年第一隻剛剛在美股上市的公司,但是現在卻面臨著倒閉破產的地步。看起來這個兆頭對馬雲不太好。

蛋殼公寓現在拖欠供應商貸款、拖欠房東房租、收了租客的錢但是不提供房子,私改租客合同,一度被傳言「破產」、「跑路」的傳聞絡繹不絕。這幾天在國內傳得沸沸揚揚。蛋殼離職員工爆料說,蛋殼要破產了。蛋殼回擊說,沒破產,不跑路。

目前正處於風口浪尖上的長租公寓品牌蛋殼公寓
目前正處於風口浪尖上的長租公寓品牌蛋殼公寓(網路圖片)

但是,微眾銀行坐不住了,表示高度重視,為了讓那些借了租金貸的人安心,他們大方的表示,2021年3月31日前暫時不上徵信。

微眾銀行為什麼這麼緊張呢?因為它是蛋殼租金貸的合作銀行,大筆的錢借給了蛋殼的用戶,當然,利息也不低,快被外界罵死了,這要是出問題,那壞賬率蹭蹭就上去了。

最慘的是蛋殼的租戶們。房東收不到租金,直接趕租戶。租戶也委屈,錢都交了,又不是白住。而且很多人都是剛工作不就的年輕人,手頭本身就不寬裕。這次蛋殼出事,完全是挖韭菜根。有些人的房租還是通過花唄借的,這樣更慘。

在今年年初以來,蛋殼就已經不對勁兒了。

2月份疫情剛開始,蛋殼就逼著房東減租,不少房東雖然不情願,但最後還是無奈減租了。那會兒蛋殼剛剛在紐交所上市,房東覺得,也就是一時的週轉問題,沒太當回事兒。

可沒幾天大家發現,房東減租了,租戶的租金卻漲了,而且越來越多的房東無法按時拿到房租。原來蛋殼裡外都坑,吃相已經很難看了。到了年中,蛋殼又在宣傳年付減租,或者返租金,就為了得到新租客。這邊大肆宣傳,另一邊各種違約、投訴都快成災了。

租戶交了保潔費,但是保潔公司沒收到;租戶交了維護費用,但是維修公司沒有收到;租戶交了房租,但是房東沒有收到……房東、租戶、供應商、合作夥伴,都成了受害者聯盟。

在線下,他們組成了維權團,先後光顧了蛋殼公寓的北京總部、深圳總部以及其它各地的分公司,上門追討欠款,討要說法。現在,「受害者聯盟」又添了新成員,一些從蛋殼在職或者離職的員工,已經好久沒有拿到工資了。蛋殼在杭州的分公司,已經把門牌摘掉了。

蛋殼一直宣稱「經營正常,不會跑路」,但是仔細推敲就知道,這個承諾太脆弱了,暴雷已經遍佈全行業,蛋殼能全身而退嗎?

蛋殼誕生於2015年,過去這五年,給人的感覺大概是這樣的:「上半場瘋狂燒錢沖規模,下半場坑矇拐騙耍流氓」。

2015年初,80後的高靖創立了蛋殼公寓。他曾經在多家網際網路公司供職,心比天高,琢磨著一定在35歲之前干成點事,否則就「廢了」。東看西看,他就看準了長租公寓。當時,「長租公寓」那就是個大風口。上面鼓勵,資本配合,於是很多玩家就衝進來了。高靖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先是拿到了各種數額不小的融資,然後迅速燒錢沖規模。

到底燒錢有多瘋狂?這裡有一個例子。2018年,一個房東的吐槽貼刷屏,內容非常扎心,一套120平米的三居室,想租7500元/月,經過自如和蛋殼爭搶,蛋殼以10800元/月的價格拿下,房租一下就漲了44%。房東非常不安,說「資本盯上租房,要吸乾年輕人的血吧」。

不論自如還是蛋殼,本質上都是二房東,租房再轉租,專做中間商賺差價。敢這麼加價收房,哪來的錢?太容易了,主要四個來源:融資款;打時間差,房東按季度收錢,租客按年付費,能佔不少款;租客錢不夠?租金貸都給你選好了,利息比銀行的高多了;這些房租收益權再一打包,發行個ABS,還可以再拿好多錢。

當時大家都希望迅速做大,贏家通吃,老二老三湯都喝不著,所以你跟人家說什麼金融風險、經營風險都是閑扯,為了能迅速做大,搶佔市場,其他的都無所謂了。這些年做起來的很多公司都是這樣干的。市場還挺認這個的,錢來得非常快。

發ABS的時候,蛋殼給自己定了目標,2019年,50萬套房的收租權作為抵押;2020年,80萬套,來年更多。蛋殼從2015年的2000套房源起家,到2019年已經有43.8萬套。融資拿到的錢不少,代價也是有的,燒了60多億,然後很迅速的,像共享單車一樣,整個行業都玩壞了,幾乎面臨全線崩潰。

小玩家沒有錢燒跟進,開始撐不住了,陸續暴雷,坑苦了租客,資金鏈太脆弱,而且租金貸遇上了監管,一些小玩家紛紛倒閉。從去年開始就是長租公寓的倒閉潮和跑路潮。

蛋殼雖然在行業是數一數二,但是也經不住這麼燒錢。這麼燒錢,家裡有礦也扛不住,國內的錢不好拿了,那就去美國上市,用股民的錢繼續燒。

2020年1月份蛋殼上市,之後股價就一直在下降通道裡,前些天股價跌到了最低的1.27美元,距離13.5美元的發行價,已經跌去了90%。大家都在等著看它啥時候跌破1美元退市,結果人家強勢逆轉,17日怒漲了71%,18日又漲了,昨天又漲了90%,19日才跌了16%,收盤價3.82美元,三天股價翻了三倍(其實我在前天上漲44%的時候準備下單追進去,結果交易系統限制買入)。

閒話少說,蛋殼為什麼這個時候還瘋漲呢?其實,不是它一夜之間基本面倒轉,是因為市場瘋傳「我愛我家」會收購它。從這個角度來說,蛋殼的死是一定的,現在也就是在急救室裡苟延殘喘。為什麼這麼肯定呢?

因為蛋殼有三個對手,哪一個它都搞不定。三個對手合擊,生還的概率極低。

第一個對手是錢,蛋殼的資金缺口基本補不上了。到今年第一季度,蛋殼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8.26億元,但總負債達90.27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97.06%。而且這個負債吧,看起來是越來越難還上了。股市割韭菜是指望不上了,什麼背景的資金也不敢投了,要指望自己賺錢還債,也是見鬼。

蛋殼缺錢缺到啥程度?創始人都開始鋌而走險了。2020年6月18日,高靖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現在也沒啥結果,但核心是因為6億國資被挪用。

有知情者透露事件的脈絡大概是這樣的:上市之後,按說是不缺錢的,但高靖卻急吼吼的找到昆山的一個國資基金,商量共同搞一個基金做長租公寓的投資,比例是這麼安排的,蛋殼出6.25億元、昆山的國資基金出6億,安徽某國資出資15億-18億元。

當時政府裡不少人反對,就是因為對蛋殼不放心,但最後還是通過了,打完錢他們發現,高靖說的那個安徽國資根本就沒出錢,蛋殼出的6.25億又被他們借回去了,真金白銀掏了錢的就是昆山的基金,就是這6億,也被蛋殼轉走了5.5億。這基本就是騙錢,空手套白狼啊,於是高靖被調查也就正常了。

沒錢就很崩潰了,蛋殼有一個對手更強大,他們根本對付不了,這個對手就是趨勢。跟趨勢做對,再牛的人勝算也不高。

他們在高房價的尾聲不計成本的加槓桿搞擴張,如果房租一直漲,經濟沒問題,還有可能熬出來,但是等他們高成本布局完了,房地產市場開始踩急剎車了。各種調控接二連三,房價掉頭的風聲日盛,房租也開始掉,租金貸這類業務日益被嚴管,而且經濟越來越難,大家都開始過苦日子、緊日子的準備,租房市場大發展的趨勢沒有了,這時候正兒八經的房東都難,更何況是二房東。特別是像蛋殼這種瘋狂加槓桿的二房東,一定會率先被槓桿打死。

這還是小趨勢,另一個大趨勢就更打不過了。

好幾千年了,土地崇拜已經深入絕大多數人的心裏,好像都成了與生俱來的基因,沒房婚都結不了,你跟丈母娘說租房更合適,估計她老人家第一個出面反對。

地產商們就很清楚這個規則,當年各種政策鼓勵長租,各大地產商都紛紛響應,姿態擺得很足,但實際上,大多數都是拿一兩個項目做樣子,基本都沒動真格,都是經歷週期洗禮的老油條,不會喊一聲風口就義無反顧的衝進去。所以,租房不是趨勢,買房才是趨勢。大趨勢、小趨勢都打不過,必死無疑。

蛋殼這種公司,擺著創業的架勢,實際上完全是爛賭鬼。初期不計成本搶房源,資本有要求,時間就是金錢,情有可原。後期經營有困難,本錢都快沒了,體面下場也是有機會的,比如公司賣了,各方利益至少還有個保障吧。他們不然,簽的合同想撕就撕,談的價格說不認就不認,房東拿不到租金,租客交幾萬房租被轟出門,裝修隊要坑,保潔要坑,員工自然也不放過……

而整個長租公寓行業,基本上都是玩的這些擊鼓傳花式的騙子的遊戲,一旦沒有新客戶進來,遊戲分分鐘就停止。被坑的都是那些買不起房,只能暫時租房的可憐的年輕人。

我一直都說,越是經濟蕭條的時候,金融災難越多,受害的人也越多。但是受害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基本都是升斗小民,都是那些最普通最底層的群體。我們來看2015年股災,虧得最慘的都是那些資金量小、沒有準確信息來源和辨別能力的散戶,都是一些普通平民,而一些大股東、大玩家都是提前獲得了信息,在高位套現走人,最終血流成河的是被割的散戶韭菜。

再比如,2017年開啟的P2P跑路潮,被坑得最慘的都是那些底層的工薪階層、白領,他們用來養老看病的畢生積蓄,或者是整個家庭的流動資金,都投入到了P2P中,指望能獲得一點利息,保本增值,但是一旦平臺跑路,這些底層平民的畢生積蓄被洗劫一空,上千萬人欲哭無淚,成為上訪維穩的對象。那些做局的人和政府監管層、銀行合謀,空手套白狼,賺得盆滿缽滿。

再比如,2018年開始的所謂的共享經濟,各路資本湧入共享單車等共享經濟行業,不計成本搶奪市場蛋糕,惡性競爭,加上盈利的不可持續,最終導致了一地雞毛,老百姓連交的押金都退不回來。

不管以上說的是散戶、P2P的網貸受害者,還是共享經濟中無法退還押金的民眾,基本都是底層的平頭百姓,從來沒有聽說馬雲、馬化騰、王健林之類的富豪在這些騙局中受騙的。

現在,擊鼓傳花的龐氏騙局遊戲輪到了長租公寓行業。和當初的PP2一樣,短短几年,從巔峰時期的1萬多家網貸公司,經過幾年雷爆後,現在只剩下10家不到;而長租公寓正在經歷P2P當初慘烈的淘汰過程,這兩年雷爆的長租公寓目不暇接,現在已經到了這個萬億市場的行業領導者蛋殼的身上。可見這個行業的風險已經到了隨時可以吞人的地步。

正因為如此,這兩天全國多個地方政府已經開始發文提示風險了。11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發布《關於切實規範住房租賃企業經營行為的緊急通知》,要求住房租賃企業慎重選擇租金收取模式。深圳市住建局通知指,住房租賃企業應充分意識到採取「高進低出」「長收短付」方式進行市場擴張從而引發資金鏈斷鏈的經營風險、法律風險。住房租賃企業不得以隱瞞、欺騙、強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費貸款,不得以租金分期、租金優惠等名義誘導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費貸款,不得將住房租金消費貸款相關內容嵌入住房租賃合同。

同一天,陝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也下發《西安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西安市住房租賃試點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內容基本上和深圳大同小異。接下來,全國地方政府可能將掀起一股限制長租公寓風險的高潮。但是現在顯然已經晚了,對那些已經入局的人來說,已經是無力回天。

蛋殼這次被玩壞,當然不能怪馬雲,畢竟他只是一個投資者。蛋殼的雷爆,其實和當前整個中國的債務連環雷爆一樣,都是經濟脫實向虛下玩砸了的金融遊戲。

長租公寓是二房東模式,燒錢搶房源,玩壟斷市場、玩金融槓桿提高估值。玩壟斷的模式在今年更是被國家納入監管範圍,前幾天發布的《反壟斷指南》公開徵求意見,未來將會給長租公寓重錘一擊。對於馬雲來說,這或許只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不過現在阿里又將有新麻煩了。

近期,北京郝俊波律所通過其公號發文稱,有美股投資者要集體向法院訴訟阿里巴巴,郝俊波律師表示正在籌備對阿里巴巴的集體訴訟案。美股投資者要訴訟阿里巴巴的原因主要是指控阿里公司在2020年10月21日至2020年11月3日期間就公司的業務和運營狀況及發展前景進行虛假陳述,未向投資者披露重大不利事實,導致投資者股票價格大跌虧損。虛假陳述內容主要包括:(1)螞蟻集團不滿足上市要求或就某些重大事項未進行充分披露;(2)即將到來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的重大變化將嚴重衝擊螞蟻集團的業務;(3)螞蟻集團的上市可能會被推遲;(4)阿里關於其業務和運營狀況及發展前景的陳述存在嚴重誤導,缺乏事實依據,當事實真相暴露時,其股價下跌令投資者受損。從訴訟的理由可以明顯看得出來,這一次阿里的麻煩,根源還是源自於螞蟻的暫停上市。

不僅傳出來習近平叫停螞蟻集團上市的傳言,現在又有聲音說上面要考慮拆分螞蟻集團。所以,馬雲的麻煩才剛剛開始。貝殼的雷爆、阿里的股價暴跌及螞蟻金服停止上市才是序曲。而對於中國經濟的垮塌而言,現在的花式各樣的雷爆才是序曲。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