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怯懦」與父親的「愛」(組圖)


女兒 父親 怯懦 愛
女兒的「怯懦」與父親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那一年,她到北京讀書,父親跟隨她一起北上打工。

她從沒有去看望過父親,亦無法找到他工作的地方。她只從父親口中,模糊地知道他在一個新開發的工地上當民工,風餐露宿。每個月領了錢,父親便會定期打到她的卡上。

她知道,自己在心底,其實並不希望父親能來看她。她羨慕那些總能收到父母寄來的包裹或是打來電話的舍友,看她們故意大呼小叫地在她面前,將漂亮的衣服、好吃的特產一股腦兒展示給她;或者聽她們在電話裡,溫柔地朝父母撒嬌,聲音如一朵花兒,羞澀無比。她們與父母家人遠隔千里,卻如同近在咫尺;而她與父親,明明同在北京,卻好像遠在天涯。

常有舍友在掛掉電話後,漫不經心地問她:「你父母什麼時候來看你?」

她總是模棱兩可地回答說:「他們忙呢。」

這也是父親曾給她的理由。他來到北京,只主動給她打過一次電話,聽得出是在嘈雜的工地上,應該是借了別人的手機。

他只匆匆地說:「很忙,記得照顧好自己,我會每月給你寄錢。」

她還沒有來得及問父親的情況,便聽見那邊有人喊:「55秒了,快掛!」之後,電話那端便只剩下「嘟嘟」的聲音。

她記得,「話吧」的老闆怪異地看她一眼,那視線裡鮮明的不屑如一把尖銳的刀子,瞬間刺入她的身體。

她一直以為,在北京各個工地間輾轉的父親,與她不會有相見的機會,除非回家。
她一直以為,在北京各個工地間輾轉的父親,與她不會有相見的機會,除非回家。(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她一直以為,在北京各個工地間輾轉的父親,與她不會有相見的機會,除非回家。但沒有想到,她與他卻以一種難堪的方式,看到彼此。

那是學校社團組織的一次電影展,她的舍友臨時有事,便讓她在門口幫忙發放「意見反饋表」,並照顧嘉賓。就在她完成了所有工作,打算回到座位上安心看電影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陣爭吵。她隨著看熱鬧的人跑去圍觀,發現穿著制服的門衛正拉著一個明顯是農民工的男人朝外走。到台階處的時候,門衛用力地將男人一推,男人一個趔趄,便重重地跌倒在台階下的花池旁。

周圍一群同樣衣著的農民工,一哄而上,試圖反擊。一片混亂的叫嚷聲中,她漸漸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原來這群在學校建築工地幹活的農民工,聽人說晚上禮堂裡有免費的電影,便紛紛湧了過來。被門衛拉著的那個農民工,假說找自己的女兒,試圖混進去看。門衛當然識破了他的伎倆,幾番爭執,便有了她最初看到的一幕。

禮堂裡的燈漸次暗了下去。她轉身要走,背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她就是我要找的女兒,她叫陳葉,學外語的。那一刻,她覺得似乎被一根釘子給釘住了,她想要挪動腳步,卻發覺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而且,愈是掙紮著想要逃脫,心底的疼痛就來得愈是劇烈。

最終,在擁擠的人群中,她沒有回頭,迅速地走開。但當所有的燈熄滅,電影在黑暗中開始時,她的淚水終於「嘩嘩」地流了下來。

從沒有想到,父親離她如此之近,近到不過是幾百米,便可以從那片喧囂的工地走到她的宿舍。可是,父親從來沒有找過她。直到那天晚上,他喝了點酒,又被保安欺負,在一群農民工的慫恿下,終於在禮堂門口喊出她的名字。

她與父親,原來都是沒有勇氣的人。只是,她的怯懦,是因為卑微;而父親的躲閃,則是源自對她最深的

責任編輯:wendy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本類熱門評論
本類週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