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疫苗還是相信良知善念(圖)

2021-01-26 07:00 作者: 吳侃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期待疫苗還是相信良知善念
期待疫苗還是相信良知善念。(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進入冬季,疫情開始變得嚴重起來,病毒出現變種,南非、英國、巴西都出現病毒變種,而且傳播很廣,在美國也發現了兩種新變種病毒。英國出現病毒變種傳播速度和致死率都比之前大幅上升,從英國傳出來的消息非常不好,醫院將病人送往酒店以騰出床位,應對嚴重的Covid-19病毒。

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病毒,讓人們防不勝防,無處可躲,人們想聽專家的建議,專家從圖表分析得出的結論,能讓人從數據上清晰地看到疫情的嚴重,英國在這個冬天瘟疫死亡率超過人口總數的千分之一,而流感的死亡率只是患流感人的千分之一。

但是這些對阻止疫情蔓延沒有實質意義,即不能減緩疫情,也不知道下一步疫情的變化。之前研究發現,這種病毒在英國的學校傳染很低,雖然有兒童呈現陽性,或假陰性等無症狀,但沒有出現危險症狀。新近有報導,已經出現兒童被感染Covid-19病毒死亡案例,不知道這是否是病毒變異之後的結果。研究證據表明,兒童和成人同樣容易感染Covid-19病毒,並且同樣可能傳播。有人說歐洲,加拿大和其他地方,學校是第二波浪潮的推動者。

很多人把希望寄託在防疫措施和現代醫學出現奇蹟,希望疫苗能確實降低傳染率,相信疫苗能拯救人。目前疫苗的效果仍有待於檢驗,隨著病毒的變異,之前投入研發的疫苗在病毒變種後可能起不到好的效果。在當前面對疫情時,現代醫學沒有好的辦法。

人們相信的現代醫學,其實是現代科學,今天很多學科都把自己武裝成科學的分支。中國人把現代醫學稱為西醫,會讓人產生誤解,以為這是西方傳統的醫學。現代醫學是科學的產物,不是傳統的醫學。準確講,現代醫學是現代科學與經驗的混合體,很多醫學論文都是發表在科學雜誌上。在仍不知道這種病毒的所有傳播方式、途徑和如何傳染人和傳染什麼人,他們是如何被感染上這種病毒的,這種病毒是如何傳播的,目前醫學沒有準確的答案。

1、現代科學對病毒的認識很有限

歷史上發生過多次大瘟疫,喜歡思考的人也在總結規律。雅典在歷史上發生了幾次大瘟疫,第一次大瘟疫是在雅典和斯巴達戰爭時,士兵中有被傳染,死了很多人。人們發現有一些感染者被挽救回來,在之後的瘟疫中,他們不再被感染,雅典歷史學家昔底德把這種對致命的瘟疫具有免疫力的事記錄下來。

19世紀,人們開始注重科學,用實證科學方法作為醫學手段,出現了現代醫學,許多從事醫學研發的是科學家,人們開始通過科學方法發現了病毒,覺得抑制了病毒,同樣也就增加人體免疫力,增強對抗疾病的能力。科技的進步帶來一些發現,現代醫學也取得了一些成就,認為那是現代醫學的出路。今天的科學已經能對病毒的全基因組測序、看到蛋白質結構。同時藉助科學手段對於免疫功能有了更透徹的理解,通過調節人體免疫系統對抗不同病毒。科學進步是驚人的。

但針對病毒研究有很多還不清楚的地方。很多疾病至今沒有有效的疫苗免疫;其次,同樣是病毒,像感冒,為什麼有的人被感染,有的人卻沒有被感染;第三,人們發現,很多病毒一直都存在,但沒有爆發。2019年10月,中國大陸內蒙、山西、北京發現鼠疫,鼠疫又稱黑死病,中國大陸官方曾把它列為甲種流行病,俗稱一號病,這個在世界歷史上曾多次大流行,給人類造成重大危害,中國歷史上的明朝就是因鼠疫而滅亡的,當時明朝京城60%的人死亡。但是中國大陸2019年的那次鼠疫並沒有造成大面積死亡,很多人甚至不知道當時出現鼠疫。美國有時會出現一些零星病例。這說明鼠疫病毒還在,只是它沒有造成更大危害。

2、面對這場瘟疫,凸顯人的知識有限

現代醫學看COVID-19病毒攻擊人體免疫系統,就像看高手下圍棋一樣,只看到東下一個子、西下一個子,看起來是亂的,研究者覺得看懂某一塊,以為自己贏了,最後收官一看,COVID-19病毒攻佔了人體。

COVID-19病毒攻擊人體的過程,不僅熟悉人體免疫系統,還瞭解人體細胞,對人體器官、組織結構也非常熟悉,COVID病毒利用被感染的人體細胞在人體內傳播病毒,免疫系統也不會針對自己細胞設防,人們還不知道它到底能產生多少種功能損害。

在過去的經驗中,一個感染者被治癒,他就有了免疫能力,不會再被感染,現代醫學已經把這當成了一個規律,用這個理論指導來製作疫苗對抗病毒。但是今天,這個規律可能不靈。跟一個人患了感冒,也可能再次得感冒一樣,感染COVID-19病毒被治癒的,可能存在再次被感染的可能,也就是人們認為的免疫手段被打破了。此時,人們利用疫苗對抗COVID-19病毒的希望可能會破滅。

無論猜測病毒還會怎麼變,還是期望病毒變異不會影響疫苗,都是一場賭博,而非理智。這是把人類戰勝瘟疫的期望寄託在病毒不再變異上,在賭運氣。面對如此狡詐的病毒,科學家也自嘆無能為力。有的感嘆「能變異病毒是一個定時的炸彈」。

3、疫苗的負作用

現代醫學在免疫方面不是針對每個人身體狀況分析如何預防,而是把所有人都當作可能被感染的對象,疫苗是普遍接種。現代醫學在針對傳染病的預防上不是針對每個人進行,而是針對整個疫情的流行趨勢進行,至於哪個人會被感染、哪些人不被感染,就無法知道;但我們知道每個人是不一樣的,人的身體素質是不同,這就造成每個人對病毒的反應也不一樣,有的人能感染,有的人有抵抗力,不會被感染。醫學甚至發現,人的精神對疾病都有影響,叫「七分精神三分病」。醫生發現,當人絕望的時候,可能什麼藥都治不好他了;中醫講,「正氣內存,邪不可干,」這個「正氣」包括人的精神因素。人是有思想的,其行為受思想、情緒等支配,這對其能否被病毒感染都有影響。

現代醫學對這種新病毒不瞭解,也無法判斷誰身體的免疫系統沒出問題,誰身體免疫系統出了問題,但沒有被擊垮,它把所有人都當作可能被感染的對象,疫苗是普遍接種,稱作全員預防。

畢竟疫苗不是人身體自身的產生的東西,所以在人體內會出現排斥現象,導致疫苗對一些人是有副作用的,也就是你不接種疫苗,身體可能很好,但是接種之後可能出現問題,甚至出現嚴重問題,也就是沒病給弄出病來了。有專家稱為了挽救更多的人,即使疫苗能導致某些人出現其它病症,或病情加重也是值得的。現代醫學以小概率事件把這種疫苗對某些人造成傷害的情況給矇混過去。這種言論是以科學名義漠視生命,把一個本來是天災的傷害,變成人害。疫苗是普遍接種,也掩蓋了部分由於疫苗給人體帶來的傷害。

不管人們怎麼認為現代醫學的發達,現代醫學在治癒疾病時,仍然是需要依賴人自身機體的防疫能力。

4、人的經驗有時是錯的

有句話「失敗是成功之母」。其實,這話也可以反過來說,因為很多失敗者之前是成功者。為什麼失敗,是因為那套理論、經驗在某些條件下不管用,憑經驗認為自己就是這麼成功的,但這次卻失敗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人們不知道,經驗有時是錯覺。

當初,人們發現人有免疫能力,可能有多種分析方法,一種是今天這種研究病毒的方法;還有一種是研究能躲避瘟疫的人具有什麼特徵,人們忽視了研究在瘟疫中那些有免疫力的人是什麼特徵,他們為什麼沒有被病毒感染。

現代醫學是實證科學的產物,注重物質方面分析,迴避精神方面的研究,所以無法系統研究人的精神對疾病影響的研究。

在歷史上,雅典大瘟疫中,躲過瘟疫的人很多是普通的人,我們不知道,但按照史書記載下來的,在雅典瘟疫時期,蘇格拉底、希波克拉底、修昔底德都躲過瘟疫,他們為什麼躲過一劫,他們有一個共同特徵,堅守正義和良知

看看疫情蔓延,有的地區就是疫情不嚴重,有的地區就是嚴重,而且有的地區也是隨著時間在變化。顯得雜亂,沒有規律,但換一個角度看,又不一樣。

進入21世紀,短短二十年內爆發的兩次波及全球的瘟疫,都是起源於中國大陸,而跟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地區都成了COVID-19病毒重災區,所以,人們將COVID-19病毒稱為中共病毒。

2020年中國大陸疫情爆發,開始封城,許多國家開始限制中國大陸人入境,香港政府沒實施全面封關,香港當時每天有近10萬的大陸人入境;那時,香港人幾乎每天都有聚集抗爭,但香港疫情並不嚴重。當時公布的香港確診者多數是大陸去的。2020年7月1日開始,香港開始實施香港國安法,剝奪了民眾抗爭的權利,當天香港疫情出現高峰。

傳統中醫不僅針對人體五行,進行辯證施治,還兼顧環境的因素,講天人感應,把天、地、人作為一個系統來分析。在傳統文化中認為,疫情與當政者有關係,遇到這種天災,再昏庸的君王都去祈禱,皇帝要下《罪己招》,檢討自己過失。香港國安法就是取消一國兩制,從那天開始,香港變成跟大陸一樣黑暗,疫情也會隨著發生變化。不難推斷,當政府是通過大選舞弊上去的,還是社會主義,那疫情會變得更嚴重。

守住良知善念,比疫苗更管用。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