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六四」事件答讀者問(下)(圖)

2021-06-08 05:56 作者: 王丹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六四
2014年6月4日,一位香港市民站在紀念六四慘案坦克雕塑前(圖片來源: Alex Ogle/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6月8日訊】(接上文)「六四」事件三十二週年之際,我在網上收集到一些問題,上週已經做出一些回答,提出我的個人看法。現在回答其他問題。

有一位網友的問題是這樣的:「其實,我一直對當年學生下跪遞交請願書的做法非常不解。這是不是說明,民主運動還停留在‘公車上書’的認知層次?」

對此我的回答是:首先,我們不能拿幾名學生代表的個人舉動,來對整個學生運動的性質做整體性的判斷。如果按照這樣的邏輯,我也可以舉出其他相反的例子:例如,學生代表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會見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鵬,不要說沒有下跪,根本就是當面對峙,面對李鵬一點也沒有表現出畏縮的態度,這跟「公車上書」完全不同。其次,回顧歷史的現場可以看到,當時幾名學生代表手握請願書,在人民大會堂前等了很久,但一直沒有人出來收下他們的請願書,任何人面對政府這樣的冷漠,難免會情緒激動。會有下跪這樣的動作,不一定就是封建意識的有意為之,而更大可能其實就是一時衝動。我認為,沒有必要把一個戲劇化的動作,上升到運動的「認知層面」上去。

還有一位網友提問:「你是否認為八九六四的時候,時機還沒有那麼的成熟?如果是五年之後,或是十年之後,是否會有一個不一樣的結果呢?」

首先,一個社會運動的時機是不是成熟,恐怕不是運動爆發的時候可以判斷的。這樣的判斷往往要在運動結束之後,根據其結果,根據事後對運動發展過程的深入分析,才能做出。其次,八九民運爆發的時機是否成熟,還是要看這場運動的動機是什麼?前提是什麼?如果像中共那樣歪曲事實,指控學生走上街頭就是要推翻中共的政權,那顯然時機不成熟。但其實我們都知道,八九年時候的學生走上街頭,只是提出反腐敗、要民主的訴求,這個訴求在當時是得到包括黨內一些開明派人士和社會大眾的廣泛支持的。就提出訴求來說,沒有時機不成熟的問題,那麼多的老百姓上街支持就是明證。至於採取的遊行示威、靜坐絕食等具體的社會運動的方式是否恰當,這當然可以反思和討論,但與「時機是否成熟」是不同的兩個問題。

最後要回答的是這樣的一個問題:「到運動後期,學生運動是否有失控的情況?是否有壞分子藉機混入搞事?」。

坦率說,一九八九年的學生運動發展到五月底,也就是運動後期,情況的確比我們當初預期的要複雜得多。在外地學生大舉入京,中共內部各種勢力都試圖利用局勢,不同的組織紛紛成立的情況下,整合意見、統一行動等等方面,都不如運動前期更加井井有條。但情況並沒有發展到失控的程度,重大決定的做出都是投票的結果;廣場上也沒有大規模的混亂情況。這完全是因為當時的參與者,有很強烈的自發維持秩序的意願。至於所謂的「壞分子」,如果這位網友指的是中共的公安、便衣等等,那顯然是有不少混入了廣場。除了他們,我沒看到有什麼其他的「壞分子」。

關於「六四」事件的問題,我就簡單回答到這裡。最後我要強調的是,「六四」是歷史,也是現實,更是未來。年年有這麼多關於「六四」的問題和討論,就證明了這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