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至少翻了八個圈 生還者的奇妙體驗(中)(圖)


車禍生還者奇妙體驗3(16:9)
不管此刻你是否相信靈魂存在,他的真實經歷都會帶給你鼓舞和啟迪。(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瀕死體驗研究先行者、美國精神醫學博士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曾這樣寫道:「1965年以來,我採訪過全世界成千上萬具有深刻瀕死體驗的人。而傑夫.奧爾森的故事是我聽過的最驚人的之一,是我無法想像的。」

「不管此刻你是否相信靈魂存在,他的真實經歷都會帶給你鼓舞和啟迪。」傑夫在國際瀕死研究協會(IANDS)年會上講述了自己如何克服悲痛與內疚,為了倖存的兒子回歸生活。而處在身心的絕望中,傑夫與世外空間的不期而遇,則使他獲得不尋常的靈性體驗,這份稀世饋贈令他更堅信「神」的存在,由此滿懷無條件的愛、喜樂和勇氣繼續他有意義的人生。

1997年復活節假日後的星期一,傑夫載著愛妻塔瑪拉、7歲的長子和14個月大的幼子,以80英里速度疾駛在從猶他州南部岳父母家回鹽湖城的高速公路上,在110英里強風中,與大貨車相遇,傑夫從瀕死體驗中見證神奇。

我在這一邊 而那邊是我的身體

「我看到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我卻一點也感受不到他,我很奇怪,就過去想看個究竟,發現那就是我,或者說是我的身體。我在這一邊,有著這種深切體驗,而那邊是我的身體。我感到悲傷,因為這個身體真的是全撞壞了。我又走近一些,明白我得進到身體裡,而這又是瞬間就完成了:就這麼一想我要回身體裡去,我就回去了。」

「之後,那種疼痛、悲慟、內疚等等全都回來了。我插著呼吸機,不能說話。他們最終綁住了我能動的左胳膊,因為它總是亂抓。我慢慢學會了』鎮定』,因為我被困在那兒,經歷著一切情感,卻沒人能傾訴、什麼也不能做。我的兩兄弟趕來急救室,我們從小到大都互相較勁,然而此刻,他們只是握著我的手,在我的世界被撕成碎片的時候和我一起哭泣,他們是真正的男子漢。」

在醫院裡,傑夫有種真切的體驗,「就是一隻腳在這邊,另一隻腳在那邊」。為了挽救生命,醫院對傑夫動了18次大手術。

與亡妻對話助其實現遺願

傑夫曾在ICU裡待了三個月,因為肺部發炎,不斷咳出肺部的血栓,本可能死掉,然而卻沒有,隨後傑夫轉到了外傷康復部,有位「空運』傑夫來時的接診護士和急救室主任醫師來看傑夫。

起初『空降』的那家醫院不在傑夫的醫保網路裡,他們說得轉院,醫生說『這傢伙你不能轉』,傑夫的兄弟是個急救專家,也說:『別想轉院。』就在傑夫處在:「一腳這邊一腳那邊的時候,我還繼續在和已故的妻子交流著,交流一些很美的事情、個人的事情:她想把婚戒留給外甥女,想把俏麗的裙子留給兩個妯娌,她想抱著寶寶同棺而眠,她在和我溝通這些。我們在進行著這些對話。」

傑夫說:「當時,我插著呼吸機不能講話,而你可以想像,這個家庭承受著如此巨大的喪親之痛,還被告知我可能也挺不過來。當時我妻子的家人在考慮把她葬在哪裡,他們在南猶他州有塊家族墓地,離我們的住地要開五小時的車。我的家人則說,萬一傑夫死了,是不是應該把他們葬在一起。大家對未來將發生什麼事都心神不寧,我的體驗則是,我正和已故妻子進行清晰有力的溝通,她在表達她的意願:她想葬在我們家附近,那樣我們七歲的兒子就能有個地方去看媽媽,一個很近的地方,是他可以去的。」

「在給我轉院的混亂中,急救隊來了一看說:『我們沒法動他。』結果他們動用直升機,把我運到2英里外的另一家醫院。在這過程中,他們取下了我的呼吸機,我得以向身邊的家人們勉力訴說我的體驗、我在進行的對話、塔瑪拉的意願是什麼。家人以很美的方式遵循了她的意願。」

 醫護人員見證傑夫的瀕死體驗

講完了轉院的經歷,傑夫又接著講前來看望他的那一對急救醫護人員:「他們起先輕聲和我交流著,問我感覺如何。那位醫生說:『天哪,我從來沒見過像你傷得這麼重的人會活在世上,更別說康復了。你看起來真棒。你挺過來了,太讓我們高興了。……』」

「之後那位護士開始流淚,她是先開口分享的。『我們得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也是我們為什麼來這裡。當你從分診臺被送來的時候,我是第一個走近你的。我一走進房間,就被愛包圍了——純粹的愛。』她說,『你看起來就像被光圍繞著。』我心想,哇,那可能是我感到被光包圍、和妻子深切道別的一刻,因為這符合時間順序。然後她分享說:『實際上我看到她了,你死去的妻子正站在你身邊。這太觸目驚心了,我跑出去叫醫生:你能不能來一下?這邊有很奇怪、很奧妙的事發生。』」

「然後,醫生開始說話了。他說:『我沒有看到她,但我感覺到了。我知道你的傷勢,我們沒想到你能挺過來,我們給你注射大劑量嗎啡,讓你儘可能舒服一些。然後我開始和你故去的妻子有交流,她在解釋為什麼我們必須把你救活。』他馬上找來了五名外科大夫,搶救了16個小時,才把我救下來。講到這裡,醫生有點哽咽。」

「當醫護人員和我交流這些,我知道,哇,這是我和妻子說再見、知道要回到身體裡的那個時刻。這驗證了我的體驗,因為我也想過,我是不是瘋了;我知道我經歷了那些,但我沒怎麼說過。這位醫生成了我的摯友,我們每隔一個月都要共進午餐。」傑夫說,「基於這種體驗,美麗的事情發生了:護士們每當下班後都會來到我身邊,問我:『我們能給你來點能量療法嗎?』她們會握著我的手,在我感覺,其治癒力之大,不遜於其它醫療方法。」(接下文)

責任編輯:任鳳鳴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