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員拍攝911震撼太空照片 他看到了什麼?(圖)

2021-09-12 07:45 作者: 肖然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01年9月11日,宇航員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當時在國際空間站拍攝到的911恐襲事件發生時的紐約市。(圖片來源:美國宇航局NASA)
這張照片是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美國宇航員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當時在國際空間站拍攝拍攝的紐約大都會(以及紐約其他地區和新澤西)。從太空中可以看到,兩架飛機撞上世界貿易中心的塔樓後,曼哈頓地區冒出一股濃煙。這張照片是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拍攝的紐約大都會(以及紐約其他地區和新澤西)。(圖片來源:美國宇航局NASA)

【看中国2021年9月12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綜合報導)911恐怖襲擊造成近3,000人死亡,20年後,美國宇航局NASA)以其獨特的方式紀念這一天。 

在NASA提供的衛星圖像中,兩架被劫持的飛機撞上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塔後,從太空可以看到曼哈頓濃煙滾滾。NASA還披露了在太空親睹911的宇航員的一段話。

「2001年9月11日的襲擊是一場全國性悲劇,導致了驚人的生命損失和美國文化的重大變化。每年,我們都會銘記這一天。除了紀念那天死去的美國人,美國宇航局還在紐約協助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並通過向死者家屬提供太空梭上飄揚的美國國旗來紀念受害者,」美國宇航局在新聞稿中寫道。 

襲擊發生時,宇航員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正在國際空間站(ISS),他是機組人員中唯一的美國人。NASA還分享了他從太空拍到的紐約市照片以及記錄。

當空間站飛越紐約市時,他開始用攝像機拍下這一歷史瞬間。 

卡博森寫道:「在城市南部流動的柱子底部,煙霧似乎像一種奇怪的綻放。在閱讀了我們剛剛收到的一篇新聞後,我相信我們是在第二座塔樓倒塌前後或之後不久看到的[紐約]。多麼可怕…」

他說:「從如此奇妙的有利位置看到自己國家的傷口冒出濃煙,真是太可怕了。無論你是誰,在一艘致力於改善地球生活的宇宙飛船上,看著生命被如此任性、可怕的行為摧毀,你的心靈都會感到震撼。」

美國宇航局指出,在襲擊發生後,該機構與FEMA合作,在飛機上的受影響區域上空飛行感測器,以尋找空中污染物,並使用衛星資源從空中進行監測。

為了紀念這一天,美國宇航局在2001年12月的奮進號的飛行中懸掛了近6千面4x6英吋的美國國旗以紀念遇難者。來年夏天,這些旗幟被分發給遇難者的家人。 

此外,美國宇航局還使用從被摧毀的世貿中心雙子塔樓中回收的鋁(帶有美國國旗的圖像)用於火星探索漫遊者精神號和機遇號的岩石磨損工具。 

2011年,佛羅里達太空港的旗幟被縫在美國國旗上,被稱為「9/11國家旗幟」,在襲擊事件發生後被回收到世貿大廈附近。 

911第二天宇航員在太空寫下回憶錄

宇航員卡博森20年前在911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寫下了對該事件的回憶。下面是NASA在網站上披露的這封信的譯文。

2001年9月12日 19:34 
我來這裡的這個月沒有寫太多關於這次任務的細節,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很少有時間做這種寫作,第二是因為我不確定我與世界其他地方的家人和朋友分享我的想法時,自己會有什麼感受。

嗯,很明顯,今天的世界發生了變化。與今天我們國家遭受......襲擊時發生的事情相比,我所說或所做的事情的意義非常小?恐怖分子就是我們所知道的,我猜。不知道該把我們的憤怒和恐懼引向誰……

今早我剛完成了一些任務,最耗時的是所有(飛行)船員的體檢。在此後的一次私人談話中,飛行外科醫生告訴我,他們在地面上度過了非常糟糕的一天。我不知道...

他在大約9點向我描述了解的情況。我先是驚呆了,然後又是驚恐。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不是一次真正的談話,我還在聽我的湯姆克蘭西錄音帶。在我們國家,這種(被襲擊的)規模似乎是不可能的。我無法想像細節,甚至在進一步破壞的消息開始。

傳來之前。弗拉基米爾很快就過來了,感覺到正在討論一些非常嚴重的事情。我也揮手讓邁克爾進入模塊。他們也感到驚訝和震驚。在我們簽字後,我盡量向弗拉基米爾和邁克爾解釋了這種恐怖行為在曼哈頓市中心和五角大樓的潛在規模。他們很清楚,也很同情。

我瞥了一眼電腦上的世界地圖,想知道我們在世界上的哪個地方,並註意到我們正從加拿大向東南方向駛來,幾分鐘後就會經過新英格蘭。我在車站周圍拉開拉鍊,直到找到一個可以讓我看到紐約市景色的窗戶,並抓住了最近的相機。碰巧是攝像機,我從邁克爾小屋的窗戶往南看。

在城市南部流動的柱子底部,煙霧似乎有一種奇怪的綻放。在閱讀了我們剛剛收到的一篇新聞文章後,我相信我們是在第二座塔樓倒塌前後或之後不久觀察紐約的。多麼可怕……

我沿著東海岸向南平移相機,看看我是否能在華盛頓周圍或其他任何地方看到任何其他煙霧,但什麼也看不見。

之後很難再考慮工作,儘管我們有一些事情要做,但在下一個軌道上,我們越過美國更南的地方。我們三個人都在使用一兩台攝像機試圖拍攝紐約或華盛頓的景色。華盛頓上空籠罩著陰霾,但看不到具體來源。從兩到三百英里外,這一切都顯得不可思議。我無法想像地面上的悲慘場景。

除了我們的國家遭到襲擊和成千上萬的公民和一些朋友被殺的情感影響之外,最壓倒性的感覺是我所處的地方是孤立的。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