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泉山莊之旅(圖)

2021-11-12 14:47 作者: 黃翔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10-23/p3027061a34594950-ss.jpg
山巒(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空曠與遼闊的孤絕

是水泥叢林外的荒蠻

是湖光山色中的隱逸

黃翔

1

這是什麼地方?是鹿泉山莊!此莊地理位置何在?在世界大都會的紐約上州。在青空之下,在渾沌紅塵濁世之外;在罕見於今人「文明與文化」菁華斷裂與失傳於渺無蹤跡、蕩然無存,質別與失足於「社會層面淺層時空認知」、扑騰於「塵俗特權與功利追逐」的種種反面能量和人生醜態之外。此處彌足珍貴的是「無爭於人於世」、無涉任何「權力與極欲」的畸形氾濫與膨脹的獨立空間。天海懸殊與清純無染於人生種種「邪惡與醜態」之「像」!

是「天人合一、復歸自然」、「詩化閑情、隱逸人生」的「生命原生態」的「世外淨境!是多重層疊、立體交叉的「星際精神視域」的「深層時空回歸」!是人形生靈「與生俱來」的「精神骨血」及其「行跡圖騰」,罕見於「新紀元芸芸眾生」的當代經典性的展卷與重現!!!

此莊的主人,是位絕世孤居者,是個慣性認知與常態思維外「原初與本真」與天地和合融為一體的性情中人。他在大自然生態中非庸常意義的追逐與擁有,不染指塵俗的貪慾、權勢、淫亂,也從不屑於覬覦、仰視「大救星」、「救世主」類的王權與帝位。

是人形生靈中的滴水微塵、是微塵滴水中的人形生靈。兩袖清風之外的擁有,是大片無從極目的「山光水色的空曠與遼闊」。此空間無論對他的血肉生命還是精神人體,無疑是紅塵世外中的「永無疆界」的淨化之境,是平等眾生中的絕世傳奇。在這個意義上,他不僅行跡上「復歸自然」,也全心身「融入自然」。清靜如一彎流泉,靜穆如一隻麋鹿。這就是為什麼他的山莊取名「鹿泉」?只因為此芸芸眾生中的人形生靈:「形」,行跡孤絕追夢中;「魂」,陰陽動靜太極人!

此君棲居於一簡樸的木屋中,時至今日已經穿越三十個年頭,你相信嗎?然而,無論世間東西兩半球,這卻是世間常人中不可置信的真實!其人住木房子中,整個天地對他而言無異於他獨自擁有的「超高級豪宅」,或一座百花驚艷的「大自然公園」。空天闊地、山光水色、鳴禽走獸、叢莽流泉。形色紛呈的野花質別、飛燕雀鳥的升沉起落,也目擊蝴蝶展翅翱翔、也聽到沉寂中蜜蜂嗡嗡。市井外大自然中的形色無不是他孤居內外的天然裝飾與潛移於靜穆的擺設。四周叢莽中,也不乏見一株一株的古老的大樹桿上空前的大樹瘤,粗細深淺不一的「天然浮雕式」的纏繞整棵大樹桿的裂痕,不給人以史前洪荒的傷痛感,卻給人以世外時空蒼茫的奇特與無解的美感。「天然浮雕」叢莽一棵一棵大樹桿下,驚見一片叢莽中的什麼晃動?哎,那是藏匿洪荒時空深處的蘆葦蕩。其形色頂端不解為什麼隨季節隱秘潛移:夏天懸浮一片咖啡色的靜穆,從中天然「滲透與瀰漫」深邃無解的玄黃;深秋季節的當下,卻是萬萬千千覆蓋蘆葦蕩的小花,整個蘆葦蕩輻射出大面積鑽石般的雪白與晶瑩,似天地倒懸中波動與顫憟於洪荒時空的閃亮的星斑。

在荒蠻叢莽中,人類對無極大自然種種生態司空見慣,卻無以追蹤於「時空深層」作終極意義的外化、表現與穿越「淺層認知」的解讀。古往今來無奈唯有駐足於血肉感官感知空間的狹窄思維,或探秘於止步語言文字中「有、無、陰、陽、動、靜」的慣性與常態定義的「小門扉」之外。縱使偷窺其內或敲開門窗,裡面庫藏中觀念形態的任何物體之「像」中,早已失去其原初與本真,其「存在」渺無痕跡、蕩然無存,唯有形色之外的「未知與無解」的空無!!!

我這裡所指是「文明與文化」意義上千古語言文字形式表現,其能量同其表現的「紛呈萬象的世界」、「世界的紛繁萬象」之間的天海懸殊。文明、文化、語言、文字從一開始就理應是另類形式與內涵?!「存在」表現的是存在,「空無」外化的是空無;無論其置身「微型時空」、「隱形時空」。卻絕非任何「意識形態」強加,也絕非任何「人為觀念」的粉飾。無論是「繪畫」或「攝影」藝術,無論是「具象」或「抽象」的表現。

對洪荒的大自然現象的「思維、解讀與外化」如此。對「意識形態」社會的認知外化、傳播與灌輸,其語言文字行使中的塵俗禁錮,卻遠遠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在地球上專制獨裁性質的社會生態中,萬古千秋的「精神施暴」與「謊言矇蔽」,從人類文明與文化之始至今,整個宇宙時空的千秋萬代的延伸中,執政者的政治意識或「黨文化」取代的是天人合一的「穿越時空」的精神認知!而「宇宙人體」星際思維在地球社會層面上從無立足之地。在「存在與虛無」、「文明與文化」、「語言與文字」思維裂變與精神認知意義上,21世紀的當下應訣別於世的,是遠古天子「皇權」時空意識認知!!!在存在與文明「語言與文字」精神意義上,以「詩書畫行聲」的立體綜合表現形式,顛覆與取代「一黨獨大」的對芸芸眾生語言、文字自由的剝奪、主宰、駕控、專制與獨裁!!!

庒主的木屋縱常關門閉戶,卻從來不是為讓來客止步;縱使其木屋門窗洞開,其本人也自甘「孤居肅穆中獨步」。然而,攔不了也檔不住的卻是,來自大自然中的生靈的拜訪,無論室內屋外時不時鳥影嘰喳、野蜂嗡嗡,也時見難分雌雄的鹿影和嗚禽走獸飄落的翎羽和留下的蹄印。

莊主年齡同我不相上下,也曾有過市井塵囂的婚姻家庭,卻因曾意外遭遇一場車禍,妻子攜子女漠然離他而去。此舉對常人必心痛欲裂,對其本人卻無奈中「放下」如晃若隔世。我不禁設身處地以已代彼設想,其妻室子女的血肉身影還駐立青空下日照中嗎,今生今世還有重新聚合、無分彼此、和諧共處之日嗎?!莊主同我都幾近今生已過的人,行文幽思至此,情不自禁中潸然淚下,為莊主其人,也為群聚生存於「陽光一閃」中的「滴水微塵」的芸芸眾生!

2

是此行的回頭,也似此生的回頭?歲月的行跡瀰漫,眾生中的同類,人人一生中無不躋身於時空中天命與厄運之旅,無奈留下一趟紛繁的行跡?歲月越往前瀰漫,群聚與擠擁於旅途車子上的乘客卻越來越多。此次「鹿泉山之旅」途中也如此。公路上前車堵塞而後車趨於停下。兩邊山光水色不是在車輛高速運行中一閃而逝,而是青空下的「趨於靜態」的紛繁萬象越趨空前絢麗。是此山之外的山中見山。是叢莽之外的叢莽中見叢葬。是一幢一幢的晃若無人的隱蔽於荒蠻的孤居的倩影。是一面一面的巉岩石壁的嶙峋與崢嶸。也見這裡那裡鋸斷樹幹後留下的樹樁。也見枝杈、流泉間「公母、雄雌、陰陽」年長和幼小的麋鹿。沿途目擊於平日少見的生靈幾近無奇不有。出沒於洞穴、危立於峰巒、隱匿於草叢、懸掛於雲端。不經意間似有似無中剎那即滅。注目凝梘於千差萬別、形色紛呈中,卻是人類語言、文字定義中命名的「蜥蜴」、「野狐」、「羚羊」、「孤鶩」……在稱之為「地球」的這個美麗的星球上,在浩瀚無垠的宇宙時空的深層,誰知道「誰是誰」、「誰是什麼」,「生與死」的終極「來處與去處」究竟是什麼、在何處?!人形生靈之「人」及其種種「意識形態」是否可對時空深層中的「血肉生命與紛繁萬象」拍板於「終極認知定格與解讀」?!「存在與虛無」、「生存與死亡」是否可由絕對「意識形態」的觀念定義與定論於可知可解,還是無奈面對的仍然是世界哲學大師休謨式的「永恆意義」的「不可知論」?!

我永生質疑血肉人體的感官感知天然與人為的雙重侷限性!人類的思維空間狹隘、貧血、枯澀與蒼白!也許正如數十年前的我所言:從地球人文明與文化的開端,人類就走上了精神時空受制於「王者和皇權」主宰和駕控的歧途和岔路。(歷史上是一個「皇」字稱霸,而現代獨裁與專制社會中,竟質變為一個「黨」字為王。)、請全人類復歸「眾生平等、和諧共處」。呼籲世界全新變革的21世紀揭開全球「文藝復興」的帷幕!還給「青空日照下的芸芸眾生」,以思想、言論、出版的「天賦人權」的天經地義的生命自由!!!

趨近山莊的時候,荒蠻與蒼涼中隱匿著一座一座空無一人的房屋,這是為移居與隱逸「紐約的鄉村」者新建的「可移動的孤居」。也就是說,你選擇「鹿泉山莊」的任何一處風水,整幢房屋就可以隨你自由遷移至何處。

路旁風景形色突變,出現大片大片收割後的乾枯玉米地,地主人是誰?誰翻耕土地?誰播種顆粒或幼苗?也許個人有個人的隱私,未必一一向人解密。然而,在東西方的中美都同時有同樣的情況。所不同的是,在中國是「地主必被打倒」和「土地必被沒收」;在多元兼容的美國空間,「地主及其擁有的大片田園與土地」均非違法違憲,而是「受到自由社會法律的公正保護」。正因為如此,美國人的社會空間「質別於專制與獨裁」的,是包括精神生命在內的「自由的遼闊與空曠」。人如此,人之外的別的生靈也如此。此處唯見兩匹高頭大馬在收割後的玉米茬中甩著尾巴,遠處有幾頭花紋斑駁的耕牛。再遠處是一「欲滾動未滾動」的懸垂峰巔上的奇石和奇石下石紋縱橫的筆觸天然書寫的「無字天書」的絕壁。車子趨近時見絕壁的扉頁下,是散落一地的萬古隕石的碎粒,讓人不禁生發對外太空圖騰的無解的追問和追夢。

3

此行終於扺達鹿泉山莊。隨行的有我的精神伴侶「小不點」秋瀟雨蘭,另有幾位女士,一位是壯年的女中醫,長得很像我童年時候的祖母復活重生於世,我戲稱她「小奶奶」。一位像父輩的胞妹,我叫她「小姑媽」。籌劃此行的是來自中國大陸蘇杭的天使小妹杭明。車剛抵達,傳聞中的鹿泉山莊莊主出現。他血肉之軀四周是空天闊地的「遼闊而空曠」中的高高低低的山巒,隱秘於叢莽的全是「紐約的鄉村」的「可移動的房子」,無不是此富豪蓄意建構。而在他身後的背景上,崇山峻嶺中卻是一個半圓形的巨大的緩坡。

這是一個讓人浮想聯翩的大緩坡。不由想到生命歲月中的每一個日子,晨昏中的曦光和夕照中,一個人或三兩個人圍聚品茗,清晨或黃昏舉杯啜飲蟲鳴鳥音的玄色的寂靜。品味全新的大紀元中「眾生平等、和諧共處」的古往今來血肉人體時空深層的清音和心韻。

莊主封閉他的孤居,卻為我們開啟另一座房屋的一道小木門,領我們像地外人、地心人似的朝下沉、朝地底下鑽。原來此處是發現和開採地球地底下很深很深的「藍石層」最潔淨的「水」的寶地。是被發現的「世」寶、「地」寶也是「天」寶。抽出來的水潔淨無染,絕對無病菌也無任何毒素,具天地間奇特的養身之效。也許日後可暢銷人類群聚居住的整個地球。也許對於我們這個星球上的人形生靈,其內質「尚屬未知和無解」的「水非水、非非水」。它究竟是物體中的什麼液質呢,眾生中古往今來無人揭曉?!

這時候,小奶奶發現我正搔痒脖子,就突然提醒我的腸胃有異。遞過來隨身帶上的小瓶精油,讓秋瀟雨蘭幫我搓手、按穴位。這時候,地底深層的無菌、無毒、無染的天然純淨的水抽了上來,幾個人一杯接一杯地喝,並裝滿各自帶來的「小水桶」般的大塑料罐。原來小奶奶是個中醫高手,她又讓秋瀟雨蘭為我用地底深處的純淨水塗抹脖子。哎,真神奇!一塗上地底「藍石層」的淨水,皮膚意外地清涼,脖子馬上就不痒了!究竟為什麼,誰也說不清!

中醫本具淵源久遠的「東方智慧」,「天地人」一體中神秘相融與相通。在相比較而存在、兼容歐美的文明與文化菁華,駐足於諸子百家、唐詩宋詞的同時,21世紀人類精神變革的新的文藝復興,對於每一個中國人,依然是「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的精神意識延續,還是從「天人合一、復歸自然」穿越時空延伸至「宇宙人體、星際思維」,揭開人類「精神文明與文化」內質巨變的歷史帘幕?!

4

行文至此,無意識中不由又補充幾句:即對於血肉生命而言,天然命定「天地人」渾然一體。這絕不由東西兩半球任何觀念形態的認知所定論,更不僅僅由「唯物主義」、「科學實證與科學實驗」所定義。這裡列舉一淺層事例,如血肉人體口腔內骨質牙齒的牙洞,其深層內質既相通於億萬光年之外宇宙「天體的黑洞」,卻遠非人類感官認知中的「血肉人體骨質洞穴」本真的自身。它是什麼?其形色卻是別的無解的存在,在人類浩瀚精神視域認知之外!在多重層疊的「微型時空」、「隱形時空」之中。其洞穴形色無異於「無界別」的大自然中的「泥塘」、「沼澤」、「湖泊」乃至「微型與隱形」時空中的另類汪洋,在人類血肉感官感知之外,在不可知論的「時空之外的時空」!其形色的存在,萬象紛繁的宇宙時空中的「人形生靈」與生俱來既無從目擊、也無從感知。

你能說在「另類時空」中,其凹陷的洞穴空間的隱形的水泊中,沒有魚、蝦、龜、蚌種種生靈萬象自生自滅嗎?!在古遠與史前穿越時空的「天人合一」、「復歸自然」的超前思維的「智慧」猜測的意義上存滅其中嗎?!「意識形態」的一錘定音與定格之外,人類千差萬別的「感知與思維」永遠沉浸於「封建、迷信、保守、落後」的沉沉暗夜中。世世代代的地球人永不可知、也不可見「浩瀚宇宙」全新的精神「文明與文化」的晨曦出現的必然嗎?!永無瀕臨解讀此必然出現的精神「文明與文化」的晨曦究竟為何物之日嗎?!

宇宙的源起、人形生靈與紛繁萬象的始末,均必以「社會層面淺層時空認知」為定論嗎?!必以種種「主義」、「體系」、「思想」、「意識形態」化的謊言遮蔽其終極本義嗎?!?!?!

在此,我不由想起今生氣血飽滿的歲月,我曾經歷長達六年多時間創作完成一大型「詩書畫」立體綜合的項目《東方獨唱——岩漿與火焰的天體和大地——宇宙生命大詩》,其內涵中包含有關地球上的生命的源起的猜想、始末的追夢與追向:

「不知道我從何處延伸而來?不知道我往何處延伸而去?當前時空立定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不解事物流動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

此時此刻的當下,我正置身與駐足於地球上「另一個紐約」。孤絕於紐約「水泥叢林」世外的荒蠻。仰頭舉目遠眺中是有待走訪與開發的「鹿泉莊之旅」!是「水泥叢林的紐約」之外另一個「回歸自然」的鄉村的紐約!是宇宙人體星際思維的無垠時空的自由、遼闊與空曠……

2021年9月29——30日午夜

筆觸縱橫於大紐約文藝沙龍「非定向思維」中

来源:看中国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