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別以為你愛國了 祖國就看不出你傻(圖)

炮彈要在天上飛多少次,才能被永遠禁止

2021-12-18 05:30 作者: 王五四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愛國
2021年10月12日,北京央視大樓(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18日訊】我深深地感覺到,這個社會太慣著這些傻X了。以前的社會風氣再不堪,這些傻X也不敢輕易冒頭,因為有羞恥心。現在倒好了,羞恥心全無,反而還頂著光鮮亮麗的愛國帽子出來丟人現眼,以前還有句話來形容這些人,「別以為你愛國了,祖國就看不出你是個傻X」,現在這話也失效了,這些人肆無忌憚,橫行霸道。這是什麼道理,這是不講道理,明明是他們丟人現眼的言行,損害了同胞的形象和祖國的利益,不僅無人敢管,反而大家都躲著走,躲惡臭可以理解,但長此以往,國將不國。難怪司馬南說自己住在南鑼鼓巷八號,有人現場查看完之後說是公共廁所,這有什麼問題嗎?有些物種就喜歡在廁所裡咕詠,特別是以公共面目示人的,就喜歡在公共廁所翻滾。

《環球時報》的中肯胡退休了,據說他退休後還將以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身份繼續發言,有人是退而不休,老胡這叫退而喋喋不休,是挺煩人的,關鍵是十幾年過去了,一點長進都沒有,他當總編的環球時報,所有言論一句話就可以形容,那就是「全世界都想害我們,因為全世界都不如我們。」這是什麼思想,這是小農思想,這與改革開放背道而行,這與共同富裕公然作對,以胡錫進為首的文人用看似愛國的筆觸損害祖國的利益,用看似為國爭光的腔調隨時給祖國臉上抹黑,從未真正樹立理想信念,從未對人民忠誠老實。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近日宣布退休

「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當前的輿論氛圍可以說是烏煙瘴氣,好人不敢作聲,惡人指鹿為馬,凡事不講道理,凡事不講法律,一句「你不愛國」就能引來千夫所指,自己百口莫辯。你們哪來那麼多「不愛國」的帽子,義烏小商品批發市場批發來的嗎?中國人是內斂的,他們的愛深藏心底,反而是那些動不動張嘴就是愛國的人,像極了社會上的渣男,愛國成了這些無賴手裡的投槍,可他們在精神上愛國無腦,在情感上愛國無心,在行動時愛國無膽,在前行時愛國無力,只有在安全的時候,在他們的小算盤上,愛國無價,一不需要付出代價,二能撈著不可估價的利益。還是《霸王別姬》裡段小樓的那句話,「一個個都他媽忠臣良將的摸樣,這日本兵就在城外頭,打去呀,敢情欺負的還是中國人!」

我現在寫文章基本已經放棄跟人講人話了,常識更是不敢奢求的談話內容,想騙人的請繼續,願意受騙的請自便,我只是想抬升一點做人的底線,讓眼前的生活不至於過於荒誕和可笑,以後後輩研究起我們生活的時代時不至於說「那樣的環境下你們是怎麼苟活下來的」「那樣的時代,你們居然還賺到了錢」「那樣的日子,一定是不要臉才會過得那麼心安理得吧?」「那種垃圾人,你們怎麼容忍他胡說八道的」「那樣的情況,你們做出過什麼努力嗎?」以前我總覺得「逼良為娼」是很壞的結果,其實那也是一條路,一種選擇,現在我發現很多時候我們把「娼」都逼的無路可走了,魯迅說,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變成了路,可他媽現在走的人太多了,一條路上擠滿了傻X,一條路上擠滿了壞逼,二逼相乘,逼得人走投無路,世上本有路,走的二逼多了,也就沒了路。

1962年,毛澤東說過,「不要給人亂戴帽子。我們有些同志慣於拿帽子壓人,一張口就是帽子滿天飛,嚇得人不敢講話。」他還說「讓人講話,天不會塌下來,自己也不會垮臺。不讓人講話呢?那就難免有一天要垮臺。」1996年,陸定一留下了兩句遺言,「要讓孩子上學,要讓人民說話」,可見總有人試圖不讓人民說話,現在孩子是可以上學了,教師卻不敢講話了。

上海震旦職業學院女教師宋庚一,對南京大屠殺的人數表達了一下不同的意見,不僅僅被開除,還被央媒點名批評,被一些自媒體踏上了一萬隻腳,還有眾多狂歡咒罵的網民,當然,他們都是不值得一提只會蠶食國家利益和敗壞祖國形象的烏合之眾,在我眼裡,他們除了嘴裡愛國,所言所行,於國於民,肯定不如他們咒罵的「日本走狗」宋庚一。有什麼問題是不能拿來討論的嗎?有什麼話是不能說錯的嗎?說錯了就要經受這般驚濤駭浪,一個普通人經受不起這些,你們如此熱愛歷史上死去的同胞,連個數字都不能說錯,卻又如此冷酷殘忍的對待眼前活著的同胞,你們算什麼東西。你們是不是要帶著紅袖章,去街頭攔住每一個人問,南京大屠殺死了多少人,那些回答不出的人,是不是要被你們拿著皮帶扣抽得頭破血流才行。

宋庚一老師說三十萬的數字缺乏確證,她也說了,有人說是幾千,幾萬,也有人說是比三十萬還多的五十萬,這樣的探討有什麼問題,記住南京大屠殺的歷史,並不是因為死亡了三十萬人,難道死了三千死了三百,你們他媽就記不住了?的確,有很多這樣的情況,都被你們遺忘了,於是這種災難一次又一次的發生,對於你們而言,死亡人數不夠多,不夠悲慘,不值得記住,你們不僅記不住,反而一言一行像極了那些凶手。宋老師說「不應當永遠去恨,而是反思戰爭如何而來」,這話怎麼了?不去恨就是忘記歷史了嗎?你又是如何去恨的?中日友好醫院,中日友好飯店,中日友好城市,各種日本品牌,你要如何恨他們?反戰難道不是人類共同的目標嗎?居然有人拿著這一點來痛批宋庚一老師。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國際社會和許多國家,不斷舉行各種紀念活動,為的就是祭奠戰爭死難者,反思戰爭歷史,怎麼到了我們這,就變成了人人喊打。在我看來,這些挑動群眾情緒煽動民族主義的人的訴求很簡單,流量,接下來就是流量變現,以前他們還披著民族大義的外衣,現在批這件衣服的人多了,他們光著腚也上了,畢竟錯過這波韭菜,就損失了實打實的利潤,他們為了獲取那點利益,不惜損害的是整個社會的利益,戰爭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而到了他們眼裡卻是萬骨枯了好帶貨。

鮑勃.迪倫有首著名的反戰歌曲《blowin’in the wind》,是美國民謠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這首歌的歌詞於201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這首歌寫於1962年,當時美國在越戰的形勢並不樂觀,政府不顧本國人民的意願將更多士兵送入越南,目睹自己同胞滿懷愛國熱情卻為了不必要的戰爭斷送了性命,鮑勃.迪倫用他的歌聲表達了他對和平的思考,希望世人能以和平而理性的態度來解決爭端,當時的美國政府沒有禁止他歌唱,美國也沒有人站出來指責他忘記了「萊剋星頓的槍聲」,也沒有人問他會不會背誦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講全文,不會背就滾出美國。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個人有多少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聽見身後人的哭泣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要犧牲多少條生命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經死去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炮彈要多少次掠過天空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才能被永遠禁止

有些人永遠聽不懂這首歌表達的意思,即便翻譯成了中文。但有一點是確認的,他們知道這是一首美國歌曲,他們會大聲訓斥你,「你怎麼能拿一首美國歌曲來詆毀我們的愛國熱情,你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我只能回答,我去你媽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