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二十五)(圖)

2022-01-20 07:45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北京街頭(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20日訊】(接上文二十五,只恆文發展了毛澤東思想和習近平新思想,領先王滬寧20年!

毛澤東說過:「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中國共產黨經常念叨的是「打江山坐江山」。毛澤東還經常強調「槍桿子筆桿子」「一手拿筆一手拿槍」。在這樣的語境裡,槍桿子就是唯一的武器。習近平現在也是以為只有槍桿子能幫助自己打臺灣,守住江山。

這個理論1999年在中國青年報改革理論家,蜚聲海外的民主人士李大同提出「全員解聘全員競聘」之後,就大大落後了,就被只恆文「副總編輯」發展了。他的最新貢獻與創造是「筆桿子也能出政權」「筆桿子也能打江山「。

畢熙東最喜歡玩兒用老三整老二的遊戲。一直玩兒到2004年年底他被王宏猷「任命為中國青年報體育部高級記者」。這也是王宏猷的一個把戲,這樣一任命,看起來怪一點兒,但是就可以向黨中央隱瞞中國青年報讓畢熙東賠了2000多萬元黨中央直屬機關財產的驚天秘密!如果是撤職,就證明中國青年報和團中央第一書記,現在的全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有錯誤,為什麼犯錯誤?就因為讓畢熙東賠了2000多萬元。那樣就等於自我揭露,自我電視認罪,軟弱無能的胡錦濤總書記知道了也不會高興啊。

體育部時期,畢熙東用只恆文整老二、副主任馬年華,整得他後來跟唐為忠說起來哇哇大哭!唐為忠一難受,2011年在浙江寧波市就犯了心梗,就死了。我黨副局級幹部工傷而死,震驚中國新聞界!唐為忠死了,馬年華就提拔為副總編輯,還是常務副總編輯。因為當時的黨組書記社長總編輯張坤也喜歡玩兒老三整老二的遊戲。本來副總編輯劉健和毛浩都已經當了好幾年副總編輯。資歷在馬年華之上。但是張坤就讓馬年華當常務副總編輯,馬年華就會感謝張坤的知遇之恩啊,就會賣命啊。好在前兩年,上級決定不再仿效習近平三個重擔子一肩挑的慣例,任命毛浩為總編輯,劉健為社長。張坤只擔任黨委書記。

2000年3月,偉大的畢熙東在建達大廈創辦了《青年體育報》。報社「聘任」只恆文為副處級的編輯部主任,只恆文自己升為「副總編輯」。他忽略了我黨新時期幹部路線最新的重要概念「聘任制」。聘任制就是根據目前的崗位和工作臨時享受這個級別的待遇,一旦這個崗位沒沒了,這個崗位的工作沒沒了,這個職務和待遇就沒有了。所以2005年9月報紙關張後,只恆文就和我一樣成了待崗職工。他多少也認識到了一點兒,就藉機在恩麗紅的配合下,關張的時候貪污了我2000多元稿費。撈最後一把。沒想到因此遭到我後來的反擊,直到今天也沒有翻過身來!

只恆文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寫字,寫得還特別慢,我說的是使用筆。那年頭也沒有電腦啊。就是今天,採訪也需要筆,你可以用速記用符號記錄,在記錄的過程中調正思路,分析、總結,設想將來寫文章的結構和材料、主題,小標題。但是用電腦記錄可能就不行,與這個思維過程有衝突。因為寫字慢,就沒辦法記錄被採訪者說的話,採訪完還是一腦袋糨子,就是用白面熬的粥,過去沒有玻璃,使用窗戶紙糊窗戶,沒有內裝修,必須糊頂棚的東西。所以只恆文的文字永遠缺少細節!寫的字難看,寫稿子就難;寫出來,主任畢熙東就不好編輯,打字員也不好打字,最後就不好見報。所以畢熙東也沒少罵他!所以畢熙東從心眼兒裡也不待見他,但是只恆文使用計策把我封殺了,就剩下他一個有腦子的跟了畢熙東,畢熙東只能提議報社聘任他。

因為只恆文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記者,也就沒辦法培養合格的記者,出版合格的報紙。《青年體育報》剛出版了幾期,畢熙東就想找個人來替代他。最初是用方肇。這個人大家可以用百度搜到他的資料,因為後來也有點名氣。

方肇本來是董路在社會上開拖車,看見哪張報紙有需要就去當拖車,辦「加張兒」的草臺班子中的主力。但是因為有點兒才,就不服董路的獨斷專行飛揚跋扈,動輒就破口大罵,就離開了董路的草臺班子,和李紹南一起投奔到畢熙東手下。方肇的缺點是只懂足球,對綜合體育包括籃球一竅不通。那時候,畢熙東的報紙只有4個版面,畢熙東自己寫稿,一版不分項目;二版是深度報導,也不分項目,就是一個近萬字的大稿子;三版是足球,四版是NBA,版主是差點兒當上特務的國際關係學院非特務專業畢業生盧學周,他寫NBA最精彩的文章就是去畢熙東家做客畢熙東親自下廚,做了麻醬糖餅疙瘩湯,大夥吃美了,等於是上了一節哲學課,學到了搭配的學問!世界上什麼事情不是搭配的啊?所以世界上畢熙東最棒!「我們今後跟定了畢大爺!」

畢熙東從體育部就帶了嚴濤、尹家和與只恆文。恩麗紅是編務,文革中,北京東郊北京棉紡織十廠子弟學校畢業的高中生,漢語拼音也不會,不堪大用。她爸爸是廠子的工會主席,所以她一個人能來到報社印刷廠。印刷廠其他的工人或者是復員軍人,或者是三里屯中學的班幹部和紅衛兵。1978年報社復刊的時候,文革影響依然很深,報社要找政治上可靠的人。而且報社也有優先安排復員軍人的義務和任務。這樣我黨就能讓解放軍戰士賣命。死不了,就可能有比較好的將來。再殘酷的戰爭也不會都打死了,總會活下來幾個人,他們就可以去中央事業單位當工人了,人民日報中國青年報工人日報科技日報光明日報,崗位多得是。三里屯中學在報社東面,著名的北京工人體育場附近。那裡也有報社宿舍樓,二層的,五六十年代修建的高級宿舍。

尹家和改行攝影記者,嚴濤當了廣告部經理,就剩下只恆文一個文字工作者。所以招了盧學周,李紹南和方肇。20歲的大專生傅瑪麗也來了,去了《綠報》。畢熙東和國家農業部《農民日報》的老蘇成立了一個《綠色食品報》,簡稱《綠報》,這是一張專門敲詐勒索食品行業的報紙,辦公地點不在建達大廈。還有就是兩個女大學生,沒畢業,來實習的。也給開工資了。之一是劉華平,另外一個有才,就沒看上畢熙東的胡作非為,色迷迷的雙眼,就在實習結束後去了別的媒體。

方肇學的還是師範專業,後來出版了一部長篇小說,所以愛寫稿子,愛當領導。畢熙東就任命他為記者組組長,帶著盧學周李紹南和劉華平開會。開會就是開業務會,討論稿目,內容,評論上一期的報紙。發表講話。這是只恆文的最愛啊。而且,畢熙東這樣一干,就等於撤掉了只恆文的職務。報紙剛開辦一兩個月,就被架空了,這日子怎麼過!

只恆文就經常跟我密謀。就找到了奪權的辦法。我不是當叫對嗎?他讓我校對得狠一些,標準高,水平高。方肇雖然是語文教師的專業,但是跟我一比就是小學生幼兒園了。剛到體育部的時候,畢熙東還誇我是「挑錯別字大王」呢。因為我使用古漢語的造字法發現錯別字,所以效率高。2007年以後,我在報社總編室上夜班,臺灣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大陸,新華社萬字通訊報導,大標題《跨過70年的時空》。我說:70年只是時間不是空間,所以這個大標題是錯的,應該修改。新華社是國務院下屬的部級單位,這篇稿子經過了副部長級副總編輯的簽署,作者編輯都是名牌大學的碩士、博士畢業生,高級職稱。住的房子更大,買的房子更早。比如唐為忠的前妻,小組長,就是處級幹部。90年代初就分了樓房。報社的年輕夜班編輯覺得沒有問題不需要改。我又跟值班的副總編輯毛浩說了,他覺得我說的對,就修改了。其他媒體當天也轉載此文,都沒有改。我就用這種標準對待方老師編輯的幾個版面,他看完校對完的版面仍然被我看出了一大堆差錯。這就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只恆文就從業務角度,業務監督的角度跟他談話,進一步施加壓力。方肇連董路都不怕,當然也不怕只恆文,就找畢熙東辭職,理由是只恆文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找茬兒。其實辭職是假,是跟畢熙東攤牌,讓他撤掉只恆文的編輯部主任的職務至少是職權,這樣方肇就真正上位了,甚至能搬進那半間辦公室,把只恆文擠出來了。這是2001年春節前的事情。

2000年8月,因為只有4個版的青年體育報不好賣,實在是沒有人手,畢熙東就從全國總工會的機關報《工人日報》下面的子報《新報》的拖車組,把董路這幫人拉來了。報紙立即擴充為12個版面,還是對開大報。後8個版面掛名《北京足球》,主編是董路,有報頭,這邊是《青年體育報》,報頭下面署名總編輯畢熙東。畢熙東是把這8個版面按照每期報紙2萬元承包給董路。一個月8萬元,那時候房價才2000元,而且根本沒人買,中介都是追在屁股後面求人買房。

這樣的報紙是一個倆腦袋的怪物。方肇就是畢熙東這邊4個版面的組長。只恆文除了給我上課基本上就沒有正經工作了。最多就是和報社印刷廠聯繫印刷的事情。這種事情沒名沒利,董路和方肇也都無所謂。而且他們對報社印刷廠的人也不熟悉。

之前畢熙東對方肇言聽計遂,所以方肇誤以為自己一說辭職,畢熙東就會炒了只恆文。沒想到,畢熙東卻很乾脆地同意了方肇的辭職。方肇就傻了,只能走人了。畢熙東還順便送了只恆文一個人情,特意來只恆文辦公室,告訴他:「方肇要走了,就讓他走吧。反正董路也不待見他。」只恆文還把這些話告訴了我,等於承認軍功章也有我的一半。我是奴隸記者,也能乾大事。我以後不就會更積極嗎?副處級的只恆文同志就這樣知人善任,平易近人。這時候是2001年春節。成立子報後第一次全體人員吃年夜飯,畢熙東只恆文都沒有讓我去。但是方肇臨走大家一起去附近的老北京炸醬麵吃工作餐,我去了。春節前最後一期報紙,出了一個慶祝版面,每個人寫一句話。沒有我。我是編外人員啊。有方肇,他寫了一句近似對聯的話:「車到山前必有路,祖國處處是我家。」前一句是無奈,後一句是硬挺。木已成舟,只能走人了。盧學周覺得只恆文把方肇給攆走了,對他不滿,就寫了一個對子,大意是:不管天下大事,只管筆下春秋。那意思是自己只管寫好文章,悶頭髮大財了。我這個筆桿子就成了只恆文的槍桿子,第一次幫助他奪回了江山。

我說只恆文寫文章永遠是語無倫次,驢唇不對馬嘴,也許有人覺得我說得太過分,與事實不符。下面摘要一段2019年7月31日中國青年報7版,只恆文寫的《「雷鋒之歌」與中國青年報》。還是最後一段:

從1924年出生在山東的一個苦孩子,到追求救國圖強的熱血青年,直至成為「時代的歌手,人民的詩人」,賀老這一代藝術家的創作軌跡、人生追求,值得青年文學愛好者,在邁入新時代的今天,重新思考藝術與生活的關係,藝術與人民的關係,藝術與時代的關係,重新定位如何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更好地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

此文寫的是60年代長詩《雷鋒之歌》的作者賀敬之的故事。這一段至少兩個大錯:1,說賀敬之從山東的苦孩子,到熱血青年到人民詩人,沒有內在的聯繫,不是對照的關係。如果說從山東的苦孩子成為住進北京豪宅的大作家,還差不多。山東,也要有交代啊。2,從什麼什麼到值得青年文學愛好者思考,這個句式是思考賀敬之的成長道路。但是只恆文卻狗熊掰棒子,把這個玉米棒子扔了,讓人們思考「藝術與生活的關係,藝術與人民的關係,藝術與時代的關係,重新定位如何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更好地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這不是狗帶嚼子胡勒嗎?

2019年減去2005年,青年體育報關張14年之中,只恆文學習進步了不少,但是沒了我的「校對」,寫的稿子還是這個德行。中國青年報現在的編輯也是官員的小老婆和乾女兒越來越多,水平越來越低,所以也看不出只恆文的毛病,就這麼刊登了。

2020年1月23日,中國青年報刊登了2019年該報的記者名單,沒有只恆文的名字,中國青年報還刊登了舉報電話:「根據《國家新聞出版署關於2019年全國統一換發新聞記者證的通知》(國新出發〔2019〕39號)《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等要求,中國青年報社已對持有新聞記者證人員資格進行了嚴格審查,現將擬換發記者證人員名單予以公示,公開接受社會監督。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舉報電話:010-83138953、83138144」。

可是只恆文這篇文章就署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說明中國青年報一貫造假;馬年華不給他記者證,但是也讓只恆文打著記者旗號騙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