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縣女孩的成長經歷:那裡的女性地位一如既往(組圖)


農村
2021年2月22日,上海郊區(圖片來源:Hugo Hu/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2月22日訊】從2019年12月起,一位匿名網友在知乎《農村大量男光棍問題怎麼解決?》的提問下多次更新回答,分享了自己從小在「重男輕女」的農村的成長經歷。2022年2月8日,這名匿名作者「猶豫良久」補充了回答。稱輿論熱議的「八孩母親事件」事發地便是自己的家鄉,「這麼多年那裡的女性地位仍然一如既往」。

知乎提問:農村大量男光棍問題怎麼解決?只有身在農村的人才知道農村光棍問題有多嚴重,不是危言聳聽!鏡像問題城市大量高齡剩女問題怎麼解決?

以下是「匿名用戶」的回答,已收穫11961人的讚,以及3000餘條評論:

———————2022年2月8日新答補充部分————

猶豫了很久很久,雖然違反了我匿名以及樹洞的初衷,但是,還是忍不住想來更新這一次。

最近沸沸揚揚的八孩事件我一直非常關注。

因為,那就是我的家鄉,是這幾年在評論裡你們罵了無數次的地方。(苦笑)

從小到大,我目睹過很多次這種古老的罪惡買賣,這麼多年,那裡的女性地位,仍然一如既往。

希望,懇求大家持續關注此事件,支持全面倒查以及呼籲當地全面普法。

如果能夠為我的家鄉里,這麼多年一直被壓迫的農村女性做一點什麼,甚至為了家鄉這麼多年的失衡性別比做點什麼,甚至,僅僅是推動一下家鄉的思想進步,那既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願望。

謝謝大家。

——————————樹洞分割線————————

我這樣的回答,被多次舉報為偏激和有爭議內容,一再被要求修改折疊,實在忍不住苦笑一下。。。

我沒有太多文化,工作又忙,抖音快手微博都是沒有時間刷的,知乎算是我為數不多的打發閑暇時光的平臺,屢屢自責於自己知識不夠豐富,所以很少回答問題,一直以來對平臺都頗有愧意,畢竟曾經從裡面學習到非常多的知識,見識過更加廣闊的世界。

很懷念那個大神輩出氛圍友好的時光,但是現在,估計再也回不去啦。

致敬曾經的陪伴。

哦,再附帶一句,很多人問現在農村還這樣嗎?咋說呢,我們那裡現在開始願意養女兒了,因為兒子需要房車彩禮負擔重且養老靠不住(現在兒媳婦越來越不願意替丈夫伺候老人了,兒子自己伺候的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投資巨大而回報極小,但是沒有兒子是絕對不行的,除了傳宗接代以外,也怕家產會便宜外人。

女兒麼,養大不需要花錢,不僅僅不要房車還能掙彩禮,心軟所以養老也貼心,性價比高,工具效果更強大了,所以萬一生了女兒也不擔心保不住命了,只不過對外的宣傳變成是喜歡兒女雙全了。

———————————2019年12月首答————

為什麼沒有人問農村的大齡女光棍該怎麼辦?雖然這個問題下面這麼多答案了,但是還是強答一下,說一下我自己,我不是文化人,就當給各位知乎大神提供一下不一樣的視角好了。

85後,江浙滬經濟比較落後的農村出生。

我們小時候,是有重男輕女這個說法的,但是僅僅限於生了女嬰給溺死,如果把女孩子生下來了,並且不缺吃穿的養大了,就不能算重男輕女。

我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那時候,計畫生育已經抓的很緊了,我親眼看到過隔壁鄰居因為超生被大隊推倒了房屋和院子,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明白,跟現在的拆遷差不多,就是用挖土機直接給推倒了,挖土機下面會有一個哭紅了眼睛絕望躺地撒潑打滾的老年婦女,當時我們那裡都是那種四合院結構,三間正房一般是紅磚的,住人,偏房兩間放農具和糧食等等,可能還帶個做飯的灶房,院子和灶房是泥巴混合草末沏起來的,整套直接就給推倒了。

當然是為了生兒子。在生這個兒子之前,他們家已經有了一個兒子了,但是農村的宗旨是什麼?多子多福,兒子必須有,越多越好,家裡的豬和雞因為肚子裡超生的這個,都已經被大隊抓完了,說的好笑一點,連桌椅板凳鍋碗瓢盆都被拉走了,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因為啥,超生唄,又不交罰款。

另外還有被舉報的超生游擊隊,就是宋丹丹那個小品你們看過吧,那個就挺真實的,那夫妻倆跑了怎麼辦?就抓家裡的老人,交了罰款才能放回來,當時流傳很廣的笑話是某家老人被抓進去了,但是家裡啥人也沒有了,又能吃,地也不種了,豬也沒有了,就直接把大隊當養老院了,總不能餓死他,於是關了一陣子就放回來了,大家傳的繪聲繪色,前俯後仰,說不清是羨慕還是得意,還有那種家裡兒子多的老頭老太太,隔三差五就因為不同的兒子進去了,最後抓他只要通知一聲,他就自己找進去了,熟門熟路的,比工作人員還不見外,聽起來也是笑話一場。

說這麼多,就是表示一下,這麼嚴重的情況下,生兒子都是必選項,是值得拿全家老少和所有財產放手一搏的事情。

說回來我,我出生十個月就到我外婆家了,因為我媽火速懷了二胎,就是我妹妹,那時候農村頭一個是女孩,還是允許再生一個的,不巧,下一個是我妹妹,我媽當時就哭了,哭完以後就一把拽過來要掐死她,旁邊的鄰居在場,趕緊奪下來了,最後是我爸一錘定音,掐死幹啥,反正生了,大不了送人唄,於是,我妹僥倖活下來了,一直到現在,我媽還繪聲繪色的跟我妹學,說要不是你爸看你可憐,你當時就被我掐死了,她不覺得這個事情很嚴重,因為大家都是這麼干的。

再後來,在東拼西湊交了好幾千塊罰款的情況下,我弟出生了,我媽喜滋滋的,走路都帶風了,按照我爸的話說,這日子總算有盼頭了。

區別對待麼?那是肯定的,女孩麼,洗衣做飯做農活帶弟弟,誰不是這樣過的呢,一直到現在,我都能很驕傲的說,我什麼家務農活都會做,栽稻餵豬割麥子,玉米高粱摘棉花,除草打藥刨紅薯,沒有我不會的,女孩子麼,從小就是要幹活的,好吃懶做全村都會指指點點說你嬌慣孩子以後不好找婆家的,也是,別人都不這麼使喚孩子,就你這麼使喚,很容易讓人說虐待兒童加偏心對吧,大家都這樣就沒人說了,你心疼閨女就使喚的輕點唄,但是別人這樣使喚也是合理的,畢竟給吃給穿的。

我從五歲就開始刷鍋洗碗做飯,上小學一年級我就開始做全家的飯,家裡燒柴火的大灶,我根本夠不著灶臺,是踩在小板凳上面做飯的,我妹妹給我打下手,燒火,我們那裡燒的都是曬乾的麥稈稻草等穀物稈,不耐燒,一把草燒一下,需要一直不停的填草,我太小,一個人做不來,妹妹就幫我燒火,我炒菜,擀麵條,蒸饃饃,煮米飯,她比我小一歲,幹活軌跡基本同步。

弟弟麼,男孩,又小,當然有撒嬌耍賴的特權,家務是肯定不會幹的,但是農忙的時候也會到地裡幫忙,也是,誰家的男孩會當女孩使喚呢?街坊鄰居八卦的時候,會說誰家誰家沒有女孩,男孩從小是當女孩使喚的,通常,這個使喚就是洗衣做飯掃地餵豬等家務活。

我弟弟寫作文,題目是幫媽媽做的一件事,寫了個洗碗,我媽詫異了半天,說我沒叫他刷過碗啊他咋編的?

而我和妹妹,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稍微懈怠一下,我爸就直接上手了,好吃懶做以後到婆家人也把你揍死。

我爸脾氣不好,又沒有文化,頭腦簡單沒有耐性,(在這裡奉勸姑娘們一句,沒有文化又沒有耐性的男人萬萬不能嫁,家暴機率百分百,我爸在外面唯唯諾諾很窩囊,但是在家裡不管打我媽還是打我們,都是下死手的,很多次把我媽踹在地上拳打腳踢到鼻青眼腫口鼻流血甚至骨折腦震盪,妹妹很小的時候曾經被他一巴掌甩出去直接昏厥,這也是我對於婚姻從來沒有嚮往的重要原因),偏偏又有一把常年下地幹活的好力氣,大男子主義嚴重,外頭窩囊屋裡橫,喜歡打孩子也跟我媽打了一輩子,哪怕到現在,兩個人也是說打就打,年輕的時候更不用說了,有次我媽坐在院子裡洗衣服,兩個人吵起來了,我爸當時正在拿刀削什麼東西,一刀就照著我媽甩過去了,我媽頭一偏,刀飛出去撞到院牆彈回來落到地上,我媽嚇的臉都白了,我親眼目睹的,也不覺得怕,可能是小,也可能是因為麻木,反正,在農村,哪個女人不是這麼過來的,兩口子打架是家務事,不打架的全村都覺得過的假。

這麼爆脾氣的兩口子,打孩子是家常便飯,可能是因為飯煮糊了,也可能是因為衣服沒洗乾淨,還可能是因為他們心情不好要出氣,我媽從來舉的例子都是前面叔叔家的姐姐幹活多賣力,洗衣服把手搓破了盆裡都是血水還在洗,沒有洗衣機,衣服都是手洗,干農活的衣服髒的是超出你們想像的難洗,一家五口人,隔三差五換一身,也是不小的工作量,水也是要自己壓水的那種手動水井,壓兩桶水十幾分鐘,倒進大盆裡,衣服往裡面一放就是一盆泥水,立馬就得倒掉重新打水,打五六桶水胳膊就酸痛的抬不起來,所以我小時候,老感覺到處都是洗不完的衣服,有一次夏天中午,太睏了,洗衣服洗著洗著就趴在洗衣盆的髒衣服上睡著了,被下地回來的我爸看見了,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痛打,掃地的掃把是武器,我身上被抽的紅腫青紫,摸起來一塊一塊的,當然是因為我連洗衣服都能偷懶睡著,這樣好吃懶做以後肯定沒人要,被打完一邊哭一邊還要接著洗,我弟弟當然沒有洗過衣服,因為他是男孩。

我小時候,大概七八歲的時候,帶著妹妹在地裡砍割黃豆,手上被鐮刀劃了個口子,不大不小,自己在地裡找了個野草的葉子揉碎了按上止血就完了,晚上做飯的時候有點疼就跑進屋想拿給我媽爸看,那時候小不懂事,大概也是想撒個嬌,我爸媽正坐在一起摟著我弟看電視,屋裡沒有開燈,電視光比較昏暗,我鼓足勇氣到結結巴巴(我從小就不敢在我爸跟前說話,怕被打)的剛說一句,就被我爸扒拉到旁邊了,因為啥,擋著電視了唄,我媽看了一眼就打趣我想找藉口跟父母撒嬌偏偏我爸根本沒甩我,引得我弟大聲哄笑,我羞愧的臉都要滴血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敢主動跟我爸說過話。

其實長大以後都能理解,我爸幹活一天人累心也累,只想看電視放鬆一下,其實根本沒聽見我說什麼,我媽瞄了一眼發現我傷的不嚴重且已經止血了,所以敏捷的發現了我反常舉止背後的真正目的,並且洋洋自得自己的目光精準,略帶嘲諷的語氣也是稀奇於我居然也想過爭寵。

至於我,我是最不重要的那個,不用顧及我的自尊和感受,農村的姐姐,用不著這些虛的。

誰家的姑娘不是這樣過的,你要是說多洗個衣服以及做飯餵豬這些家務活是重男輕女,全村都要笑死你的,更何況還是個弟弟,姐姐本來就應該照顧弟弟,天經地義。

我五歲那年,我媽又懷孕了,偷偷託人查了一下,說是男孩,我媽偷偷摸摸的生下來了,非常不巧,竟然是個閨女,這次,可不是什幺小事了,留是不可能留的,我爸決定給送走,人家都找好了,我外婆不樂意了,丫頭怎麼了,丫頭長大了也是一門親戚,留給她養,於是,不到五歲的我回家開始學習怎麼當一個合格的農村姑娘加姐姐,我外婆接著幫忙養妹妹。

學還是給上的,但是放學回來就是做不完的家務和農活,我上課的時候真的很睏,確切的說,我整個童年都一直很睏,特別困,跟著大人一起手工剝玉米摘棉花到晚上九十點鐘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大人除草打藥要忙到黑,放學回家哪怕不下地幫忙的時候也需要菜地割草燒水餵豬做飯,農忙的時候一夜也不一定能合眼,除了弟弟能早睡,因為他小,那時候幹什麼都是靠人工,農村的雜活多的超出你們的想像,何況我們家還養過雞,養過豬,種過果園和蔬菜大棚。

第二天中午放學跑回家吃飯的那兩個小時還要做飯和別的事情,如果拖拉一點做飯慢了有可能連飯都吃不上,休息是不可能休息的,上課自然會覺得困,上學真的完全靠天分,就這樣磕磕絆絆讀到了高中,我學習成績真的很一般,其實那時候我有點偏科,初中的時候就在全國比較有名的青少年讀物上面發表文章了,在我們那種農村的小學校裡面都獨一個,被老師鄭重其事的張貼在公告欄裡面了,我把出版社寄來的樣文拿回家的時候,我媽正在洗衣服,只問了這個有沒有錢就呵斥我不要耽誤上學和做飯,她覺得跟上課考試無關的事情就是不正干。

其實是有錢的,十塊錢稿費呢,那時候對於我是一筆巨款,沒有學生證,我是找校長開的證明才去銀行取出來的錢,我想買書就偷偷藏起來了,沒敢跟我媽說,否則會全部沒收的。

我一起的同學,讀完小學輟學一部分,讀完初中基本上輟學完了,我初中一共七個班,一個班五六十人,初三還沒到中考就少了一半,我初中的時候成績跟不上厭學,感覺老師講的啥也聽不懂,跟天書一樣,上課再努力也不知道老師講的啥,跟鎮子裡的同學比起來跟傻子一樣,就不想上了,我媽就讓我回來去打工,結果年齡不夠沒送出去,16歲以下算童工,又打聽到出去打工沒有初中學歷人家不要,就拿著棍子又把我趕回學校了,讓我混個初中畢業證回來好去打工,我只好又回到了學校。誰知道中考走了什麼運居然考上了高中,當時上高中的我們全校加起來不到十個,一個班就一兩個。

上了高中才知道,什麼叫陪太子讀書,我跟縣城裡面的孩子簡直是天差地別,本來就是僥倖考上的高中,立馬原形畢露,迅速的被所有人放棄,基礎知識不牢固,英語發音簡直是笑話,特長沒有,很多教學器材見都沒見過,同學說起來課本以外的知識更是兩眼一抹黑,我連公園都只是在課本上見過,老師佈置課外遊記我全靠瞎編鬧了笑話,什麼名著都沒讀過,父母看我看課外書(閑書)會打我,身邊也沒有任何支持,沒有補習,不敢什麼都問老師,人際交往更是別提,一分多餘的閑錢都沒有,跟同學也說不到一起去,根本是生活在兩個世界,更震驚的是班上居然有獨生女,穿的漂漂亮亮的,自信陽光,父母還很嬌慣的樣子!我們家那裡,沒有兒子算絕後,有十個閨女也得有個兒子,一般第二個是閨女就打掉,流到實在不能生了就去抱養(買)一個男孩,最不濟的辦法才是留個養老姑娘招女婿,就這樣的環境裡,我勉強混了兩年就實在跟不上了,本身也不是天賦異稟,當然很多人可能說我不夠努力,別拿大山裡面的孩子舉例子,大山裡面的孩子最起碼全家支持讀書,而我週末回家是依舊要做農活的,買本課外輔導書都是要回家要錢還不一定會審批下來的,我媽覺得除了老師發的書,其它的都是閑書,看都是不務正業,就這樣,我媽還說到現在,多費心供我讀書了,全村上高中的有幾個,我真是不爭氣。

我妹妹跟我成長軌跡極其相似,但是她初中畢業以後撒潑打滾要死要活要讀書,勉強報了個中專。

再說回我弟弟,我弟弟上六年級的時候,我媽給他找了我們縣城最好的私立中學,交了當時非常巨額的一筆贊助費,因為底子實在太差,又重新在縣城裡面讀了一年六年級,我媽在縣城租了個房子給他專門陪讀,我高二輟學的時候他剛上初一。

接著說,我那個被送到外婆家的妹妹,她在外婆家長到了五六歲,因為舅舅家的孩子出生了,外婆沒辦法帶她了,要帶親孫子,就這樣給送回來了,她回到我們家以後,我爸找幹部打點了一下,把她放到我奶奶家,對外宣傳是我一個一直沒娶上媳婦的老光棍伯伯抱養回來的孩子,當然大家都知道真相,俗語怎麼說,瞞上不欺下嘛,只要有個名頭就行,沒人會管你這麼多的。

這個孩子,回來了以後,怎麼說呢,我家已經有兩個姑娘了,閨女又不值錢,我媽看她跟看個失敗作品一樣,橫打豎罵,連她多吃一口飯都要罵半天,是完完全全的出氣筒,小孩子小,不懂事,回來以後家裡人都是陌生的,陌生的姐姐哥哥,陌生的爸爸媽媽,那時候我已經上初中不在家了,家裡的活計需要有接手的,當然應該是她並且也必須是她,於是我媽開始使喚她,但是她笨笨傻傻的,看到我爸媽就嚇的到處躲,一天到晚跟個受驚的鵪鶉一樣,我媽就特生氣,覺得讓人看著丟面子,又不是不給吃不給喝的,一天到晚眼淚巴巴的看著晦氣,並且我媽說她跟誰都不親,不沾人味兒,我媽的口頭語是家雞打的團團轉,野雞一打滿天飛,意思就是自己的孩子就該天生的親近父母,不管你怎麼對她,當然,一直到現在她也是這個說法,說法我不評論,爹媽畢竟是爹媽。

這個孩子讓我們家遠近聞名。

她愛偷跑,剛開始是趁人不注意就往外婆家跑,外婆家跟我們家也就幾里路,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自己偷空就跑了,但是外婆也沒空帶她啊,畢竟她是外孫女,閨女出嫁了就不是一家人了,這是我家的家務事,並且讓舅媽看了也不像話,外婆哄著她說沒有換洗衣服沒辦法留下她,做點吃的喝的之後給送回來,可憐的孩子不懂事,真以為是沒有衣服所以才不能留下,於是下次逃跑的時候會在身上裹好幾層衣服,厚的薄的都有,怪異的像個小乞丐(所以我媽罵她小小年紀都是心眼),然而也沒用,還是得回來,外婆經常在送回來之後偷偷抹著淚走,我爸媽脾氣暴躁又極要面子,天天生怕被愛嚼舌根的鄰居看了笑話,對這個孩子氣的咬牙切齒,他們覺得給吃給喝的哪怕養條狗還不嫌家貧呢,這個姑娘簡直白養的連條狗都不如。

往往外婆一走就是我爸媽的一頓混合雙打,踩在地上以後拿皮帶樹枝抽,腳踹手扇,出狠力氣幹活的農村人下起手來有什麼輕重?何況是本來就不喜歡經常拿來出氣的女孩子?

經常打的她爬都爬不起來,在地上亂滾,但是沒用啊,打完她還要跑,再送再跑,越打越跑,我媽只好把她鎖在家裡,然後她就爬牆,跳樓跑,那時候我們家是個平房,就是房頂是平的,可以晒糧食作物,屋裡有個小樓梯可以通房頂上的那種,一層樓離地面得有四五米吧,她也敢爬上去,然後抓著旁邊伸到房頂的老槐樹樹枝跳到樹上,再順著樹幹爬下來,其實那個老槐樹離房頂還是蠻遠的,也不知道她怎麼這麼大膽子。

發展到後來六七歲的時候,她已經不往我外婆家跑了,她到處跑,只要看到人就跟人跑,來村裡賣豆腐的,賣荳芽的,給豬打針的,彈棉花的,走街串巷收破爛的,只要是陌生人她就跟人家跑,甚至不跟人跑,能躲在別的村子口乾涸的蘆葦灘裡不吃不喝的藏了好幾天,好在那時候民風淳樸,可能是她大了,不好拐賣了,十里八鄉的都是認識的,我媽找找總是有個音信,帶回來,接著跑,傳的哪兒哪兒人都知道了,只能天天鎖家裡,學也不敢讓她上,我媽讓她給整瘋了。

後來,就是那一兩年吧,反正我初中的時候,有一天回來她就不在了,我爸媽臉色特別陰沉,我們連問都沒敢問,後來直到過年走親戚的時候外婆偷偷問我,知道不知道我爸媽把她送給誰了,我才知道她被送人了。

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不好,她在我們家是個禁忌,從來沒有人敢提起,我有時候忍不住會想起這個小妹妹,也會偷偷祝福她,但是我覺得我們全家沒人有臉去找她,哪怕是去道歉都不配。

我姨我外婆都曾經問過我爸媽她的去向,我爸媽誰問跟誰翻臉,哪怕是我外婆臨終之前。

我不知道怎麼評論他們的前半生,但是從他們身上,我深刻的認識到,確實是人對自己越失敗的決定越固執蠻橫,對於自己錯誤但是又無法更改的事情,為了不在懊悔中沉淪,往往會自我合理化甚至強化到連提都不能提。

應激反應不知道屬不屬於進化的一種,但是人性往往會掩耳盜鈴到如斯地步。

對於這個妹妹來說,她確實也未必想要認祖歸宗,畢竟她的童年,一定是她人生中最噁心最不堪回首的一段記憶。

看到評論很多朋友讓我去找她,一方面毫無線索,另外一面是我以己度人,心底既然有無法彌補又化解不了的恨,大概不會渴望這邊的什麼親情和來路,只會想徹底脫離,畢竟離開已經是七八歲的大孩子,該記住的東西也都可以記住了,杳無音信是她自己的決定,不管我是為了自己心安或者是為了另外一些目的去找她,大概都不會是她想要的,冒昧的打擾只會帶來困擾。(如果這段看不懂的朋友,往下看就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我甚至會有點羨慕她)

那再說回來我,我上完學就出門打工去了,江浙地區某經濟發達的地級市,剛開始的電子廠一個月只給發300塊錢生活費,其餘的要年底才發,一天十塊錢,不包吃只包住,根本不夠花,廠裡沒有食堂,工廠旁邊的小賣鋪裡面,連蔥花都不放的清湯手擀面是兩塊錢一碗,能吃飽,米飯一塊錢一塊(就是蒸箱蒸出來一板給劃成一塊一塊賣的,女生一般買一塊,男生要吃兩塊),水煮的海帶絲是一塊五一份一大杓,燒毛冬瓜一樣價,青菜豆腐之類見油的炒菜兩塊錢一份,量也挺大,葷菜看都不敢看,一個月吃飯緊緊巴巴,別的東西更別提了,很多姑娘會打電話回去要錢,我想都不敢想,我不敢打電話,只要通話我媽張口全是錢,她算著我幾號發生活費呢,我說不夠用,她覺得是我攢不住錢,小孩子吃飯能用幾個錢,用不著吃多好的,一再跟我說吃飽就行,錢別亂花,要懂事要供弟弟妹妹讀書,不能把我爸一個人累死。

後來,看我還是攢不住錢,就去找了我家前面跟我在一個工廠的姑娘家裡,讓人家父母跟姑娘商量一下,讓兩個孩子湊錢回來,一個月不是一人三百麼,就兩個孩子一人250一起湊500讓其中一個孩子寄回來,下個月另外一個孩子再寄,這樣兩個孩子都能補貼家裡了,她那時候根本沒出過村,吃飯都是自家地裡種的不要錢的糧食和青菜,偶爾吃次荳芽豆腐都是拿自家種的黃豆換的,炒菜的油也是拿大豆去油坊換,根本不敢想像吃飯需要這麼多錢,那時候50塊錢在家裡買咸鹽醬醋半年都用不了,水是自家壓的水井不要錢,電費一個月才幾毛,她是真不知道吃飯要花這麼多錢,她想像不了。

姑娘家裡果然給姑娘說了,姑娘氣壞了,跑來找我,當著很多人的面把我大罵了一通,我漲紅著臉也沒敢還口。

但是因為沒錢,也不敢交朋友,不能出去玩,穿的也土鱉,因為出來的是夏天,就帶著兩身夏天的舊衣服進的廠,天冷了我連個禦寒的外套都買不起,好不容易攢了好幾十塊錢買了個厚點的毛衣一直哆哆嗦嗦的穿到冬天,一個宿舍的姑娘看不過去好心借了我一件厚棉衣我卻連一件能換洗還人家的衣服都沒有。。。。

有了這些事,我更不敢跟別的姑娘一起玩了,本身也自卑,出來進去都覺得別人在看我,渾身都難受,家裡偶爾打一次電話仍然只會要錢,每次都是訴苦加哭窮,最後千叮萬囑的不要亂花錢,甚至讓我找同工廠別的姑娘先借錢寄回家,等以後過年發工資了再還人家,卻從來沒有問過我遇到了什麼,所以後來哪怕他們託老鄉帶話讓我回電話我都緊張的要死,我怕極了永遠是那些讓我聽了連氣都喘不過來的錢和苦。

最後終於受不了了,我也跑了,押在工廠裡面快一年的工錢都不要了,直接從工廠跑了,誰也沒說也沒跟家裡聯繫,我只想自己能夠脫離漩渦能夠稍微喘口氣兒,所以自己偷偷跑到外面找了個小飯店刷碗的活,因為這個不要身份證,我的身份證在電子廠押著呢,不辭職是不會給的,但是辭職是會通知家裡的,我偷跑出來肯定沒有身份證,只好謊稱身份證丟了找一些不要身份證的活兒。

我一跑就是好幾年,後來沒辦法辦了個假身份證,找了個商場的活兒幹著,跟同事小姑娘一起租個城中村的小房子住著,活的跟逃犯一樣膽戰心驚的,我是抱著以後寧願死在外面一輩子斷絕聯繫的決心偷跑出來的,所以我就怕家裡人來找我,我想起來我爸媽打我就害怕,我又犯了這麼大錯,我們那裡十里八鄉都沒有我膽子這麼大的女兒,父母鄰居都是爭著誇耀自家姑娘打工一年能寄多少多少錢回來,怎麼怎麼懂事怎麼怎麼孝順,給弟弟掙了房子還是攢了彩禮,我這樣逃跑的我從未聽到過先例,所以我恐懼至極,我不敢想像讓他們找到是什麼下場,七大姑八大姨鄰居鄉親會怎麼說我,我也怕再被拖回到以前那種喘不過來氣的生活,所以我警惕性特別高,從來不接觸陌生人,走哪都小心翼翼的怕會遇見熟人,十六七歲的小姑娘一個人在外面跟浮萍似的漂了好幾年,那時候沒有手機,我也不敢用手機,也從來不給誰打電話,過年過節都是一個人吃,放假了就呆在出租房睡覺,我不敢出門。

我逃跑在外的這幾年,最恨也最怕的就是那些尋親節目,怕到連看都不敢看,連不小心聽到這種節目都會腦子嗡嗡響,就怕我爸媽也找到這種節目來找我,甚至路上聽見鄉音都會激起我的應激反應,瞬間讓我害怕的渾身發抖,那種極大的恐懼和壓力,不知道有沒有朋友能夠理解。

我父母確實也一直在打聽我的下落,畢竟我們農村,一隻雞一頭豬都是家庭財產,丟了也要找的,可能是為了面子,為了投資,或許也有一絲絲親情是怕我孤身一人死在外面了吧。

但是他們越找我越害怕,有一點點風聲我都嚇的要命,所以我輾轉流浪過很多地方,有一次是我爸通過老鄉找到了我的一個同事,得到消息的我嚇的連夜跑路,工資也不要了,生活用品都沒時間帶,淨身跑了,跟所有有過接觸的同事和朋友都斷絕了關係網,十幾歲的小姑娘,浮萍一樣漂泊在外,沒有錢沒有學歷,身邊也沒有一個可以信任和依賴的人,對父母家庭和故鄉抱著極大的恐懼和永遠無法逃脫的壓力,也不知道很多事情都可以有另外一種解決方式,只會一次又一次,逃跑到完全陌生才有安全感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的放棄慢慢積攢到的一切關係和努力,然後重新開始,那時候我恨死那些多管閑事還洋洋自得自以為是好心的老鄉了。

可能是因為老天保佑,傻乎乎的我那幾年,除了這些也挺平靜,商場的活都是兩點一線的上班,一天十二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雖然長但是比在家裡輕鬆多了,風不吹雨不淋的還不髒又不多累,在家裡睜眼就是幹不完的體力活兒,施肥除草在烈日底下一幹就是一天,汗滴禾下土可不是假的,家務從睜眼就一直得干到晚上睡覺,現在掙錢雖然不多但是能自己留著,自己想吃點啥也能咬牙買點,我以前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吃水果,家裡種了果園我只吃過自家種的蘋果和西瓜,一直到現在我都不愛吃零食,因為沒那習慣,偶爾還能自己買件新衣服,我覺得可幸福了,跟天堂一樣。

直到後來被查暫住證的民警抓到了用假身份證,要被拘留我都不敢說,還是民警跟我家那邊的戶籍派出所聯繫上才算暴露了我的行蹤,但是還是挺感謝民警的,因為我當時一口咬定是因為身份證丟了來不及回家補辦才辦的假證,警察看我可憐巴巴只會哭,又確實沒有任何案底,所以居然沒追究我用假證的責任。

接著我才知道,在我不在的這幾年,家裡發生了很多事,首先,我妹妹也跟我一樣,被壓的喘不過來氣就偷跑了,然後自己在外面談了個男朋友,也是我們老家的,因為要戶口本領證,對方堅持要上門提親,才算是找到我妹,那時候我妹已經懷孕了,不過剛懷孕,妹夫家人不錯,好好跟我爸媽商量婚事,彩禮是肯定談了的,不過談崩了,妹夫家覺得我家要價太高,我爸媽覺得對方讓我妹懷孕是故意使壞,最後發展到我媽要帶我妹去打胎,男方家裡要退親,最後還是我妹夫在他家裡鬧的天翻地覆,雙方才商量出來一個折中的價格,到我妹結婚的時候,已經好幾個月的肚子了。

我們那裡彩禮分配是這樣的,包含女方首飾的三金和衣服,另外也會拿這錢來置辦點嫁妝帶回男方家去,用剩下的錢差不多的女方家庭會給帶回去,如果富裕點的家庭會偷偷再給閨女多添點,到了婆家不受氣,不富裕的就給閨女意思一下送個壓箱禮,也就是個象徵,跟外面吃頓酒席的錢也差不多,也有直接留下閨女彩禮給兒子的,也有完全不留的,看各家父母,誰都有誰的道理,我不好說什麼。

但是我媽沒給一分錢陪嫁,並且用了一部分我妹的彩禮,我妹因此在婆家一直抬不起來頭,我妹在婆家一直小心勤快,公公婆婆挺喜歡她,平常還好,一遇到兩口子生個閑氣拌個嘴,我妹夫就會提這事,說家裡沒有一樣東西是她的,說我家用了彩禮錢,讓她滾,我妹回不了嘴就只能哭,好在我妹夫爹娘兩口子算是厚道人,比較疼孩子,有他們圓著一家也算過得去,後來我妹生下女兒一歲多就賭氣出門打工去了,拚死拚活的,現在收入挺不錯,他們家全靠她撐著,一直說太累,但是她也不敢歇口氣。

說回我弟,我弟不知道怎麼說,我爸媽對他期望極大,上學的時候就往他身上花了不少錢,一心只想他出人頭地,天天碎碎念的都是父母再苦再累都是為了他,只要他能有出息家裡摔鍋賣鐵也會供他上學,為了他家裡花了多少多少錢什麼的,一家人以後全指望他了,我媽又不懂別的教育方式,除了打罵就是嘮叨,我弟不勝其煩,可能是壓力太大了,我弟的逆反心理極其重,泡網吧打遊戲,天天逃學,夜不歸宿,我媽天天到處找他,我媽好像那麼多年一直在找孩子,後來我媽把這事歸根於我,說我沒帶好頭,這幾個混賬東西沒一個聽話省心懂事的,呃。。。。

直到後來,我弟讀完高中,死活不願意再讀了,我媽不情不願的給他找了份手藝活,讓他跟著我妹夫一起去學修車,我弟沒興趣,零零碎碎跟著家裡的長輩去打了幾年工,我媽就開始給他張羅著娶媳婦。

我媽給他在我們縣城買了房,哄著他去相親,我弟不願意結婚,他自命不凡想出人頭地也覺得自己將來能風光無限找個天仙,畢竟在我們農村老家,男人就是天,再差勁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也是志得意滿,另外可能也是覺得沒玩夠,我媽不停的託人給他介紹姑娘,逼他結婚,農村普遍早婚,男孩20來歲結婚是正常現象,我弟硬是拖到了二十五六,因為他的婚姻,我爸媽操碎了心,甚至以死相逼,是真的以死相逼,我爸有一次拿磚頭把我弟按在地上砸,差點鬧出人命,我看不過去就勸我媽,他不想結就先不結唄,這樣逼他也不好,等他想結了自然會結婚的,我媽反手就哭著給我一巴掌,你們這些小年輕怎麼都這麼自私,不結婚是想禍害誰?再等下去十里八鄉都找不到好姑娘了,難道娶那些人家挑剩沒人要的爛貨?(我大齡單身,應該就是我媽說的沒人要的爛貨)一輩子打光棍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想結婚就是大逆不道!還不如死了!

農村觀念兒子結婚了老一輩才算完成任務了,孩子不結婚老人連氣都不敢喘一口,所以我弟不願意結婚我爸媽焦慮無比,覺得我弟就是想耗死他們。

親戚朋友好點的會來勸我弟,哪有人不結婚的,不娶媳婦就當不了大人,你現在結婚你爸媽多年輕,你有了孩子還能給你們帶,你們小兩口到時候就出門打工掙點錢自己花,過的多舒坦。

不懷好意的鄉親鄰居會嚼舌頭,誰家誰家的兒子有本事,一分錢沒花就帶了個媳婦進門,孩子都生了才跟娘家說,佔了大便宜,婆婆天天得意洋洋到處吹噓兒子有能耐娶媳婦不花錢,誰家誰家娶媳婦給多少彩禮沒帶回來天天吵架,這個媳婦娶虧本了,誰家的閨女出嫁還得娘家倒貼就是個賠錢貨,可不敢生閨女了,誰家的兒子沒本事,都二十八九了還找不到媳婦,一輩子就是個打光棍的。。。

我媽越聽越急,幾乎魔怔了,家裡雞犬不寧,也不許我弟上班也不許他出門找工作,硬逼著我弟結婚,除此之外我弟要啥給啥,包括我媽給買了房子,房貸也是我爸媽給付,前前後後掏了幾十萬給我弟辦廠,當然賠了,創業本來就是九死一生,他年輕氣盛,家裡又沒人有經驗,當然是血本無歸,那陣子他頹廢至極,結婚就結婚吧,反正我爸媽說他只要把孩子生下來就完成任務了,孩子我爸媽帶,房貸我爸媽還,他只要結婚就行。

那還等什麼,結婚唄。

我爸媽是勤快的人,肯吃苦又節約,我小時候從來沒有玩具和零花錢,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過,一直以為我們家是真窮,雖然我們家種著很多地,我爸前前後後還養過雞,養過豬,種過大棚蔬菜和水果,但是我一直以為家裡沒錢,小時候我媽說家裡沒錢是因為我弟超生罰款了,後來又說給我弟上學交贊助費了,再後來就是給我弟買房了,然後又是給我弟借錢辦了廠,後來當然是給我弟結婚了,我跟我妹,真沒花過家裡一分額外的錢,我倆懂事,連病都沒敢生過(我一個親戚家的妹妹得了白血病,要換骨髓,她弟弟很合適,有醫保,錢能負擔,我說既然這樣那就換唄,我媽張口就罵你是不是沒腦子,人家就一個兒子。。。)如果你認為吃穿也算的話我是無話可說的。

媒人形容我們家是在縣城裡面有房子,結婚就給買車,就我弟一個獨生子,老兩口勤快又能幹,攢了一輩子,以後家產全是小兩口(我弟)的,老了也不用愁,家裡還有兩個姐姐能一起幫襯,是數一數二的好人家。。。。。

我弟結婚了,新娘子是我爸媽看好的姑娘,長的白白淨淨的很秀氣,脾氣也好,性格很溫和,是個好姑娘,漂漂亮亮的,就是嬌氣一點,不會做家務,說是從小就沒幹過家務,這其實不算什麼缺點,現在的小姑娘,有幾個會做家務的,並且在我們縣城的商場裡面有工作的,天天也是要上班兒的,掙錢也夠自己花的。

弟媳婦很快懷孕了,生了我小侄子,我弟因為做生意失敗,也不願意出門打工了,跟著我舅舅做了一陣子事情以後,就窩家裡,不掙錢,也不上班,我媽氣的天天罵他啃老,他眼皮一翻說我都已經結婚生孩子了你還想怎樣?我不是已經完成任務了嗎?

我媽當然不能認輸,就說孩子是我弟生的,憑什麼只生不養,自私,沒有人性,一家人經常為此吵的不可開交。

直到後來,我弟出軌了女同學,鬧死鬧活要離婚,喝高了晚上九十點了爬到了縣城裡面的高樓上面要跳樓,拍小視頻發給我舅舅,說我媽再逼他就跳下去,我媽給我打電話讓外地的我連夜回家去找他,那怎麼找,並且我當時還在拚死拚活的加班,當時我挺冷淡的說一句各人生死有命,想死的人攔也攔不住就挂了電話,我煩透了這些破事。

後來,樓也沒跳,婚也沒離,我媽找到那個女同學家裡罵的狗血淋頭,倆人不知道到底斷沒斷,反正表面安靜了,我弟依然頹廢,我弟媳婦什麼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我弟要離婚,說看到家看到她就煩,不知道我弟出軌的事情,我們跟她說是因為我爸媽跟我弟的家庭矛盾,我弟才不願意回家要離婚的,她將信將疑但是還是信的,她是個好姑娘,沒有記恨我弟,也沒有埋怨我爸媽,還一心想好好過日子。

至於我,我單身,自己在外面小城市裡面打工,工作很辛苦但是比小時候輕鬆太多,我願意吃苦也肯干,公司領導也看重,收入一般,這幾年也能夠做到年薪到手十萬往上了,我知道拉低了知乎的平均水準,但是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對親情淡漠,對婚姻也沒什麼嚮往,不想結婚,也沒有人追,每天就上班,下班,加班,自己租了個小房間,自己照顧自己,反正自己什麼活都會做,保姆會的我會,保姆不會的我也會,閑著就養點花花草草做點飯,沒有需要別人幫忙的地方。

花草
插兩張我自己養的花花草草。

花草
琴葉榕小時候,這個琴葉榕現在已經長到兩米多高了,一直頂著房頂。

前兩年錯過了幾波比較大的上車機會,現在已經被房價遠遠甩在後面了,家裡我爸媽的錢都被我弟花完了,親戚家能借的都讓我爸媽借給我弟結婚裝修用了,我爸媽為了給我弟買房辦廠結婚已經掏空了所有看得見的錢包,甚至急功近利到把所有的後路都給走絕走斷了,朋友都還年輕自顧不暇,前幾年那時候房價瘋漲的時候我想買房,看好了一套首付不夠,哀求我爸幫我做個貸款,等房子下來我再抵押貸款還給他都行,我爸媽怕我弟到時候急需用錢不好辦,那時候他們準備給我弟結婚,就沒松這個口,現在已經是徹底不敢想了,六個錢包只屬於獨生子女,我現在過一天算一天好了,爭取多攢點錢為以後打算。

回去是肯定不可能回去的,在兄弟已經結了婚的娘家,我是個徹徹底底的外人,連個房間都沒有,偶爾回去幾次都是要睡客廳的,在老家買房也是不現實的,在我們老家那裡,我是個徹徹底底的異類,所有人都默認我的所有東西都是要留給侄子的,老了以後我連賣房住養老院都是不可能的,唾沫星子能淹死我。

這幾年我媽越來越多的在我們幾個面前說她以後的養老問題,說她看明白了,單指望哪一個也靠不住,她不偏不倚,幾個孩子一樣養大的,以後就一家住一年,輪流來養老,她說的興致勃勃,我跟我妹聽了就笑笑不說話,我妹夫偶爾聽到了就裝沒聽見。

其實我媽是真心覺得她對我們三個孩子是一樣養大的,按照她的話說就是小時候也讓我們一起上學了,沒學好是我們沒本事,小時候我們幹活多是因為我弟是男孩,男孩就是懶,會滑頭,不好使叫不動,後來給我弟上私立學校是因為家裡沒有這麼多錢,如果三個都這樣供著她一個也供不起,後來給我弟買房子辦廠是因為男孩沒有房子娶不到媳婦,女孩子沒有房子也能嫁出去,她還經常在我弟和弟媳婦面前數落我們村裡誰誰弟弟的房子都是姐姐們一起掙錢湊錢買的,哪像我們家姑娘個個自私,一能掙錢就都只顧自己不顧家了,不止一次的試探著大事小事向我們借錢,家裡買什麼稍微大件點的東西都會要提出來讓我們姐弟三人分攤,偷偷跟我姨炫耀說是為了讓我們提前習慣以後分攤養老被我姨罵了不體諒孩子以後這種操作就少了,但是仍然要求我們要多多彌補弟弟多疼侄子。

我知道現在的政治正確是老人的錢想給誰給誰,計較算計父母的錢是大逆不道,對父母要感恩,我也知道現在的法律規定是兒子女兒有一樣的養老義務,但是我就是不想接話,我每次看著她那些自以為精明實際到處埋雷的讓人一眼看穿的小把戲就忍不住心生悲涼。

倒是我弟他們聽著挺上心的,大約以為以後就這麼安排了。

前陣子有人給我介紹了個對象,說對方家裡拆遷了不少房子,我媽催著我趕緊同意,我嘆了口氣,對方離異帶個兒子,房子是父母的,男方自己一個月就兩千來塊錢,只是圖輕鬆交個社保混混日子,下班就喜歡打遊戲,家務啥的都不會幹,想找個勤快溫柔能持家的,前妻因為婆媳關係離婚了,淨身出戶走的,房子孩子都沒要,當然她也要不到,也不給撫養費,我不敢想我要是到他們家該怎麼過日子,並且對方也沒看上我,覺得自己家裡挺有錢,目標應該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我媽看我不冷不熱的,罵我還想找什麼樣的,人家有這麼多房子,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條件。

我被罵煩了就問她,人家房子再多跟我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我的,我媽意思如果我到人家家裡吃苦耐勞,當牛做馬把公公婆婆哄好了,以後再給人多生幾個兒子,人也不一定會虧待我。

我覺得挺可笑,就問如果上次我弟出軌真離婚了,我弟媳婦能有啥,房子是我爸媽的名字,我弟名下沒一點資產,他又沒工資,我弟媳婦每個月掙錢了還要給他花給孩子買衣服,離婚一分錢都分不到,弟媳婦娘家有弟弟,是不可能給她一毛錢的,我弟那時候要是硬離婚了我弟媳婦該怎麼辦?她不吃苦耐勞?她沒生兒子麼?

我媽楞了一下說她能再找一個。

————————————分界線————————

特意上來補充一個問題,我看到評論裡面,有不少朋友指責我不該欺騙弟媳婦,最起碼應該保持善意的沉默,但是,就如我在此問我媽的那句話一樣,如果那時候我弟真離婚了我弟媳婦該怎麼辦?我弟名下沒有資產,離婚她要淨身出戶,娘家有已婚的弟弟,已經出嫁的離異女兒也根本不可能得到父母的認同與任何支持,農村女性離婚的後果我也再三再四的在文中說明瞭,無論是因為捨不得孩子還是因為沒有退路的原生家庭,一窮二白無學歷無資金獨自遠走他鄉闖蕩謀生大概率終身買不起房無片瓦遮身的中年離異女或者帶著孩子再重新依附於另外一個男人,哪條路更好走?

而我,早已經在多年的闖蕩生涯中明白,在沒有能力為別人負責的情況下,不要輕易的打破別人的希望或者幻想,沒有帶來梯子,就不要隨隨便便的抽掉別人的台階,你我那點可憐的正義感,根本比不上她一個自欺欺人的安穩人生。

我跟弟媳婦的感情很好,她是我人生不曾展現的b面,農村女孩中,她和我都絕非個例,所以,如果您真的同情過她,請不要站在這麼高的地方來指責我,想想可以為農村那些大把將來會活成她這樣或者我這樣的女孩做點什麼吧,哪怕是能給春蕾計畫或者木蘭加油捐那麼一塊錢呢。

寫在最後。

所以你問農村的大量男光棍怎麼辦,很簡單,女光棍怎麼辦他們就怎麼辦唄。

———————————分界線————————————

2月18日新更。

沒想到能得到這麼多朋友的鼓勵與支持,很感謝所有祝福我的人。

最讓我感動的是評論裡面的很多男性朋友,作為某種意義上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卻能夠通過一個女性的人生裡面得到共情,甚至會反省,甚至會主動幫我回懟評論裡面的一些弟弟,實在很感謝。

其實想說,真心希望所有男性都支持男女平權,原生家庭的財產分配不均是所有男女矛盾性別對立的根源。

財產在男性手裡代代相傳,女性極度匱乏,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可是,人終究鬥不過天和另外一半性別,社會總會通過另外一種調節方式來達到平衡,這種調節方式,一旦開啟了惡性循環,就不會變成大多數人所希望看到的。

如果平等分配,每個姑娘和男生都得到自己的那一份,婚姻和愛情會更純粹,男生也會活的更輕鬆自由,兩個人一起出錢買房,一起建設小家,彼此分擔壓力,而不是現在這樣,女孩子兩手空空,甚至負數入駐,男性要一力承擔全部婚姻壓力,掏空了全部只剩下一家子處處埋雷雞飛狗跳,畢竟,不是每個姐姐都剛好賣出了合適的價格,你們還有一部分人沒有姐姐,還有一部分我這樣下定決心以後要撕破臉不受控的姐姐呢。

你們也不想娶個被迫扶弟的魔,為了給弟弟結婚換彩禮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嫁給你們的女人,男女雙方大家都有錢,就純純粹粹的談愛情,不在乎彩禮,不在乎房車,共建家庭,郎情妾意你儂我儂,有深厚的感情基礎,攜手併肩,彼此對望眼裡都有明亮的星光,讓孩子出生在這樣美滿的家庭裡面身心健康的長大有什麼不好?

希望我有朝一日能看到這樣的未來,但是我知道,不可能是現在。

看到評論裡面很多朋友說,等以後找個人結婚就好了,還有朋友現身說法自己也出生在不幸的家庭,然後靠嫁人扭轉的,我覺得她很幸運,羨慕也祝福她,但是說實話,我自己,是有一點點恐婚的。

我們這種農村姑娘太多了,只不過我們一直很沉默,我也看到評論裡面有人指責我寫的太假了或者是很片面是個例,並且現身說法表明父母對他和姐姐是一樣對待的,雖然據他自己所述,父母和丈母娘都在給他帶著孩子,雖然姐姐遠嫁公婆已逝孤身無依對父母求助不得,雖然父母將全部積蓄和財產都貼補了他一個人,姐姐分文不得,他也認為父母對他們姐弟是同等對待的。

其實我想說,父母對你們是不是一樣看待的,這個問題應該是由你姐姐來回答,而不是你,你沒有回答的資格,畢竟,我弟弟也是認為我父母對我們是一樣看待的,有太多的男性,對於自己踩著姐妹血肉得到的東西理所當然,甚至認為本該如此。

我想,哪怕是現在的城市,也沒幾個父母能明白說一句,兒子女兒結婚會一樣分配財產,更別說在農村,我們女孩連個宅基地都不會分,國家也默認我們不需要屬於自己的任何東西。

我看過太多身邊農村姑娘的婚姻,真的,幸福的很少。

不管是娘家還是夫家,我們都是外人,我們不能要求任何一方分給我們一點點東西,因為不管要求哪方,我們都損害了那一方男性的利益。

當然,我看到太多知乎上面優秀的姑娘,她們有底氣,也很驕傲,她們跟男生一樣看不起女性要彩禮,她們跟男生一起支持新婚姻法,她們反對物化女性,她們211,985畢業,有很好的工作和收入,她們聰明又漂亮,努力又上進,身邊的男生都禮貌紳士又會撩,她們都有甜甜的愛情,她們不愛了哪怕結婚了也想離就離,父母娘家是她們堅強的後盾,她們有房有車,並且可能不止一套,她們還會覺得父母的錢是父母自己的,父母想給誰給誰,要感恩父母,自己買不起房是因為不努力,她們可以不在乎物質而去追求有趣的靈魂,她們活的恣意灑脫,她們的人生像偶像劇一樣,她們跟我這樣的農村姑娘完全活在兩個不同世界裡,我很羨慕她們。

但是其實,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光靠自己,我仍然買不起房,當然,可能還是我不夠努力。

她們可能不知道,在很多農村,彩禮是必選題,不是選擇題,而是必選題。

彩禮分兩種。

要了彩禮,父母留下補貼兒子,無非是各位大兄弟的易姐而食而已。

我親眼見過多次有男性走親訪友聚會上興致勃勃的算自己幾個姐妹會有多少彩禮可以留下給自己買房買車當婚前財產,而旁邊的男性無一不是羨慕聲一片,只恨爹媽沒多給自己生幾個姐妹不夠賣,從未見過有男性公開反對過,哪怕是一個,哪怕是一次。

這個錢不在姑娘手裡,姑娘一分錢也拿不到,但是姑娘仍然承擔了罵名,到了夫家戰戰兢兢一輩子抬不起頭。

要了彩禮,父母把錢給姑娘帶回男方家裡,等於是走一個過場,錢又帶回了夫家。

這兩種選擇,錢要麼在娘家要麼回到夫家,跟姑娘一點關係都沒有,很多姑娘自己也控制不了這筆錢的去向。

但是,如果你堅決不要彩禮,反對父母要彩禮並為此決裂,那等於直接跟娘家脫離了關係,在農村,又在婚前財產保護如此嚴密的今天的婚姻法下,沒有娘家撐腰,就等於自己親手把刀遞給了你選擇的那家人,婚後生活如何,完全看夫家的良心,請問,幾個女人賭的起,更何況,她們本來就一無所有,連籌碼都是短暫的青春和付出極大代價的生育。

何況,在農村,對於不花錢娶來的媳婦,夫家普遍的心理並不是感恩,而是輕視和作踐居多,因為他們可能覺得自己有本錢再娶一次吧。

說句好笑的,在農村,婚後能過的好的,有很多反而都是什麼都能豁出去,在婆家作天作地作威作福的潑婦,因為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人性本惡,欺軟怕硬。

當然,我也想過盡力攢點小錢,跟心愛的男人一起付個首付,買個小房子,一日三餐兩人四季歲月靜好,但是說真的,讓我願意這樣做的男人,我從沒遇到過。

我也交過男朋友,也相過幾次親,在我隱隱約約透露出我願意一起出首付買房並且可能不需要彩禮的時候,男方眼裡都是隱藏不住的狂喜,有的當場表示看中我善良體貼不拜金,看起來就很適合過日子,但是我試探著問家務分擔帶孩養老的時候,無一例外表示希望男主外女主內,委婉表示女方要賢惠顧家,更有甚者單刀直入我是不是比較懶,會不會做飯,幹活是否麻利,一度讓我覺得自己在應聘一個保姆。

最好的情況也只是有男方表示自己不太會家務,但是願意給我幫忙搭把手。

他們大多都極其詫異且反感我稍微的試探,因為他們默認這些都是女人承擔,好點的回答會打個哈哈說自己是男人比較有事業心,或者女人心思細膩更適合處理這些瑣事,不好聽的會直接說性別分工不同,男人天性就不適合帶孩子做家務。

而這些男人,跟我的收入可能也就差不多,很多甚至稍遜於我,並且他們基本都表示女方的收入對於家庭來說很重要,希望女方能一起分擔家庭經濟負擔,這些能力和收入都只是跟我差不多的男性,在他們得到了全部的家庭資源之後(畢竟連我弟都有我爸媽掏空一切積蓄的買房和辦廠和後續的各種貼補)哪怕這些跟我一毛錢關係沒有,哪怕這些都是他的婚前個人財產,哪怕離婚以後我仍然要淨身出戶,但是只要他們得到了這些,他們就成為了優質男性,就有了高高在上的談判籌碼,我就只能是被俯視的那一個,因為他們有整個家庭的強大後盾,而我卻只有自己孤身入局,我無可依仗,無家可歸,無路可退。

所以,雖然他們自己做不到,但是他們仍然把是否會做家務,是否勤快孝順顧家當成女方最重要的一個標準,理直氣壯,無一例外。

還有就是很多收入遠不如我年齡比我還大的男人會頻頻指出我的年齡,來明確我的劣勢,他們會強調我現在已經不年輕了,以後我會是大齡產婦,要孩子都不知道健康不健康,要求我跟他們馬上結婚立即生育,而不需要再對我做任何瞭解,一旦我稍有遲疑,便會心生不滿,指責我的誠意,攻擊我大齡單身的身份,會有意味深長的怪不得剩到現在。。。。

我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就是一個不要彩禮房車性價比較高但是功能不是那麼讓人放心的一個產品。

這讓我心生恐懼,畢竟很多男人,你願意陪他白手起家,但是他不一定願意陪你白頭到老,而我,賭不起,我們一旦離婚的代價就是社會食物鏈的最底層,一個無家可歸收入不穩定帶著拖油瓶孩子且沒有娘家父母可以幫襯為了生存都要苦苦掙扎的農村單親媽媽。

當然,也可能是我自己層次不高所以才遇不到優秀的男人吧。

就這樣被淘汰掉也沒什麼不好的,但是我也不後悔這輩子,畢竟,來這世界一遭,可以看到這麼多風景,也是很值了。

——————————7月21日新更——————

很意外收穫了這麼多朋友的祝福,我這個答案很長,真心感謝所有認認真真看下來的朋友。

不過,在這裡,我還是想對很多朋友關心的問題做個簡單的說明。

第一,我看到很多朋友替我不平,憤恨我的父母,其實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也很感激大家的關心,我跟原生家庭之間的鏈接本來也不是很緊密,以後也會看著處理的,如果後期實在平衡不了,那麼應該是一切以法律為準,我只能說,父母的養老是我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如果到時候弟弟按照傳統,那麼我也會按照傳統,該看望看望,盡心給父母買點營養品抽空去看望照顧慰問一下都是傳統女兒應該做的,如果弟弟搬出法律要分擔養老平攤醫藥費,那我們就根據法律來,比如說,我父母名下不是還有房子麼?

如果擔心財產先轉移給我弟什麼的,相信我,我們那裡防兒媳婦會比防女兒更甚,很神奇的是,農村照顧老人的主力軍偏偏是兒媳婦和女兒,而這往往就是她們三方之間最大的衝突來源。

我從來沒有理直氣壯的覺得弟媳婦應該負擔這一切,父母的財產我們沒有得到她同樣也沒有得到,這一切的受益人只是我弟弟,只有他一個人。

但是照顧老人和家務帶孩子,不管是以前男女雙方同等下地勞作,還是現在男女雙方都上班工作的情況下,從來沒有人指出男人也有責任,年輕的時候,做這些的是媽媽,年齡大了就是老婆姐妹,農村神奇的傳統文化裡面,好的事情,男人可以得到最大最多的那份,不好的事情,他們永永遠遠的隱形,隱形到所有人都理直氣壯覺得他們應該不存在一樣。

我們那裡女兒跟兄弟對簿公堂的例子屈指可數,基本上都是吃虧吵吵鬧鬧一陣子,被師伯長輩勸勸就算了,畢竟還要回家,但是我沒辦法啊,我們一大家子叔伯姨舅的兄弟姐妹太多了,我是一大家子姐妹中的老大,總得給下面的弟弟妹妹們開個好頭啊,最起碼,得給長輩們普普法吧(苦笑)∼∼∼

還有,我的本意並不是來吐槽或者怨恨我的父母,他們都是很勤勞節儉認認真真過日子的農村普通人,他們並不是十惡不赦,只是愚昧無知,我們從小被如此使喚只是因為農村活計太多了他們實在忙不過來,除了打罵是因為他們脾氣暴躁,其它並不算刻意的虐待,風氣如此,破除偏見除了勇氣還要知識,很可惜,他們都不具備而已。

我媽,怎麼說呢,在她心裏,我們家的排位重要性應該是我弟——我爸——我和妹妹——她自己,我想這個排位能看懂的朋友都會心生酸楚。

至於我爸和我弟,他們知道這個排序麼?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家庭地位的排序,如果非有人說不懂不知道,那麼我羨慕你,要麼你演技很好,要麼你一定跟我弟一樣有個很快樂的童年。

至於我弟弟,只能說他本性並不壞,但是現在這樣我父母有很大責任,我們那裡很多男孩是這樣,家庭地位極高但是社會地位又低,自卑又自負,眼高手低,因為無論如何都會有家庭來兜底,所以他們會一邊抱怨農村的束縛一邊又不敢放手一搏,不像我們女孩子,因為沒有這些依靠,也就不會有這些幻想,所以我們會頭破血流的獨自闖蕩,寧死不回。

其實經常看到很多帖子問,農村的女孩為什麼越來越少?

農村的女孩彩禮為什麼越來越高?

那些農村的女孩為什麼寧願在大城市打工也不願意回農村嫁人?

那麼你說說,我們是為什麼不願意回去?

不管男女,都需要家鄉,渴望家鄉,但是我的家鄉,只庇護男性,從不庇護女性。

第二,關於我那個小妹妹,她並不是被賣被打死了,真的就是送人了,以前我們那裡這種送孩子的風氣很盛,女孩子很容易被送出去給人家收養的,打死什麼的,我們那裡雖然風氣不好且窮,但是也確實不到那種無法無天的地步,所以大家不用擔心,謝謝大家對我小妹妹的同情和祝福,祝每個善良的人都順遂一生,至於我,我來這世間一趟,我要看看太陽。

——————————9月28新更——————————

很抱歉,本來放了一個評論,雖然截圖時候就已經處理了層主名稱,但是仍然一直被舉報一直被限流一直被要求修改,只好刪除,但是內容不想更改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移步評論區,也不必單獨找這一個,同樣的觀點評論區大把案例,無非就是雖然男孩得到了更多,但是我覺得父母對我們的愛是完全一樣的,社會就是這個氛圍,存在即合理,我們要理解父母兄弟寬容社會,雖然父母把財產給了兒子但是他們畢竟把愛給了女兒這種陳詞濫調。

以下內容不做修改,因為我只是單純想就這個評論來談一下重男輕女這個問題。

先說結論,這段評論,我連標點符號都不能贊成。

先聲明一下層主自己前面回覆所提到的前提條件,(評論幾條太長沒放完)兩姐一弟的農村標配,自己是姐姐,妹妹考上大專想上三本父母表示不會供讀書,這個我本身沒有意見,本身到了專升本的年齡,哪怕沒有父母供著,其實通過很多渠道和方法也能夠讀書,很多父母能力有限,這個我覺得沒必要怪父母。

但是,請注意但是,弟弟同樣操作,父母就表示願意供著讀書了,雖然因為弟弟後來不願意去讀而沒讀,但是這個區別大家都懂,不患寡而患不均。

第二,父母表示家產基本上都是給兒子繼承。

這個我也不表示什麼,也不想說什麼教育權和繼承權基本上是現在能夠直接決定人生的兩個基本權利。

在我看來,平常父母多抱誰一下多親誰一口,這些都無關緊要的,教育權和繼承權才是真切的,父母愛子女,則為計之深遠,特別是在現在法律強調子女平等養老和婚前財產保護如此嚴密的情況下。

層主很大度,覺得這些她都能夠體諒父母,我也OK,雖然我實在看不出來層主的父母跟我的父母在基本操作上面有任何一點區別,實在說有,大約還是我一再強調的我父母脾氣暴躁,農村農活比較多,身心疲憊,所以比較容易拿孩子出氣打罵我們,而層主的父母脾氣比較平和罷了。

但是,層主在我這樣的帖子下面如此類比父母還著重強調重男輕女不會造成大部分子女的不幸,並且指出我不該把自身不幸全部歸咎於原生家庭,未免太過於慷他人之慨。

從小到大,我不知道多少次聽到層主這樣的觀點,父母畢竟生了你,父母好歹把你養大了,父母有生育權,生不生兒子,生幾個兒子是他們的權利,兒子畢竟是兒子,父母畢竟是父母等等,這些話都很正確,正確到無比荒謬卻無從反駁。。。。。

我一直表示的困境是什麼?

是我們這些農村女性無論如何努力都走不出的沼澤,是我們無論如何努力,都永遠比同階層的另外一個性別更加困難。

我小時候過節,我媽會根據孩子煮三個雞蛋,但是永遠是我弟吃兩個我跟妹妹分一個,我們覺得委屈他也覺得委屈,他甚至比我們還要委屈,隔壁鄰居家的兒子每次都可以自己吃三個雞蛋呢,旁邊村子裡的姐姐們,不僅不分蛋吃甚至還能下蛋給弟弟吃,縣城裡面的孩子別說雞蛋,連雞腿都吃膩了,但是他卻只能吃兩個,明明他就算把三個全吃了都不會飽的。

這就是他們理直氣壯被虧欠感的來源。

重男輕女的農村家庭裡面,女性不算人,她們是本來就應該屬於男性的家庭財產,只有那些上中層階級的,他們無法觸碰到的,而又佔據了大量(本屬於他們這些男性的資源)的女性,才是會讓他們有愛有恨有燃點的女性,至於姐妹和母親,在他們的眼裡,大概是跟生產隊的驢差不多吧。

這就是女性認為是重男輕女是性別問題,而男性認為是階級問題的原因。

男人的目光更加遠大,看的更深遠,比如和我弟弟類似的那些男孩(保命聲明,不槓,不代表所有),他對比的或許是北京是上海是深圳等一線城市獨生女,或者優秀到直接對標宗馥莉,也或許僅僅是縣城和普通城市裡面所有比他過得更好的女性,這些人是永遠比不完的,但是我們呢?

我們永遠會比同一對父母同一個家庭同一階層同一出身的另外一個性別更加困難。

不管是我拼盡全力想通過自身離開還是我弟媳婦選擇的順從傳統,我們的人生,就像上帝拋出的一個硬幣正反面,我們通過哪條路能夠得到幸福?

到底是我不夠努力還是她不夠順從賢惠?

至於我弟弟,他得到了我父母全部的偏愛和資源,他又能夠得到幸福了麼?

他知道自己被偏愛,也知道自己會得到家庭全部的資源和一切,他好吃懶做自私虛榮還好賭,他眼高手低還出軌了,對家庭沒有任何責任感,自己的零花錢都要老婆給,但是他被逼婚和上學的情況我答案裡面也有提到,他屬於傳宗接代的工具,屬於父母宗族要求光宗耀祖的工具,他的出生以及存在不過是為了滿足父母宗族落後觀念畸形的面子罷了。

他得到了不該屬於自己的一切,就要揹負本來不該承受的一切,誰在意他真正想娶的是什麼人?他想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生?

他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被當做一個平等個體的人,他也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他從小沒有被尊重理解接納過,也沒有學會過愛人,他對於任何人,都沒有愛的能力,他只信奉有條件的討好,弱肉強食,不擇手段搶奪資源,這個條件可能是性別,可能是金錢,他永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平等和尊重,無限的討好和輕視,渴望又厭惡,才是他對於女性的態度。

沒有任何重男輕女思想愚昧的父母,用盡一切手段生出兒子來,僅僅是為了讓他輕鬆快樂幸福的過完這一生,如果他們能夠做到這麼開明,他們就不會拼盡一切,寧願和女兒骨肉斷絕也一定要生一個兒子出來了。

重男輕女畸形的社會氛圍毀的是所有人,不管是不受期待的女孩還是不堪重負被毀掉的男孩,所有孩子都是受害者,這麼落後自私無恥的觀念為什麼要體諒要大度要理解?

錯的事情就是錯的,不會因為性別,身份,年齡,氛圍,或者是誰的親人出來表示理解和贊成,這件事情就變成對的。

我再重複一遍,層主對重男輕女的認同和對父母的感恩在我這裡一點都不重要,但是,不會再有層主這樣的人跑來告訴我有這樣的觀點存在,這對於我來說非常重要,無比重要。

——————2020年12月4號新更————

不知不覺,這個答案已經寫了一年了,今年又是特殊的一年,現在回過頭來看,真是感慨萬千。

謝謝各位朋友的祝福,我現在很好,今年工作確實很辛苦,但是也獲得了巨大的回報,今年應該也是我人生裡面比較重要的一個轉折點,很感恩上天。

意外看到了評論區裡面的部分朋友評論,有自身非常優秀的朋友禮貌提出相識和交往,也莫名心動,但是,我確實從來沒有想過要通過這種渠道認識朋友,回覆評論的時候也曾經提起,我對於對方的人品性格和陪伴非常看重,而這兩者,是一定要經過非常漫長的相處才能夠確定的,所以很難接受異地,很感激對方的抬愛,祝好。

另外,有些朋友也很戲謔的提出自己也是農村大齡未婚,不想孤獨終老,要跟我湊合一下,不知道是真情還是假意哈,反正我就當做是真情了哈,照樣感謝抬愛。

但是,有一說一,我其實挺反感湊合這個詞,因為您不僅貶低了我,也侮辱了您自己,沒有任何人的人生應該被您湊合。

我曾經在無數次的加班後看過午夜的星空,也無數次在出差的時候見識過凌晨的第一抹微紅,像我這樣的姑娘很多,沒有文憑,無老可啃,長相平平,吃不了顏值紅利,只能拼盡全力的工作,我們這麼努力生活,就是為了避開被人湊合。

很喜歡這樣的一句話,我努力的意義在於,如果有一天,我遇到真心喜歡的人,不管他是富甲一方還是一無所有,我都可以坦然的張開雙臂歡迎他,如果他一直不來,我也可以妥當安排好自己的人生,而不需要為了生活,隨便找個人來湊合。

現在2020年12月4日晚上9。32,剛下高鐵,陌生的城市裡燈火輝煌,路上天寒地凍,人流冷清,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冷,幸好我裹了加厚的羽絨服和毛茸茸的大圍巾,這應該是2020年底最後一次出差啦,祝大家都越來越好。

————————————2021年5月22號新————

實在受不了了,挂幾個評論。

評論

評論

這位口口聲聲我這種情況已經消失了的大兄弟,在下面振振有詞的問賣女兒給弟弟結婚有什麼問題!!!

嗯,我先聲明,我反對任何形式的彩禮,請上面的各位跟著我一起念:我反對任何形式的彩禮,堅決摒棄這種陋習,我要求女性跟我承擔一樣的養老義務,我發誓不以任何方式剝奪姐妹的繼承權。

誰做不到誰是孫子。

農村

這位朋友給了我一個忠告,繼承權不要問,要問,就只能給我四個字:女拳警告。

評論

女兒回家搶繼承權,導致了家庭的震盪,是父母教育(洗腦)的缺失,親情(洗腦)使然罷了,女性應該主動放棄繼承權換來娘家堅實後盾,有爸媽可以看望(別想放棄養老),在夫家不被欺負有話語權(姐姐的婚姻不是受法律保護而是受不出一分錢的娘家和弟弟靠拳頭保護)

評論

這位洋洋灑灑一大篇各種論證父母對他和自家姐妹的平等地位,對社會男性的定位是肩負社會任務和家庭任務,對女性定位就是多保護自己,可能在他的意識裡面,女性都是在家裡每天三炷香供著,不上班不養家不做家務不帶孩子的,最後一句請我換位思考,男性也不容易。。。

這只是選取了一部分弟弟的奇葩評論,還有各種享受了全部繼承權和父母姐妹幫扶的弟弟們振振有詞強調雖然但是自家男女完全平等的,說這種問題之前,不要跟我談你們家姐妹多受寵自己多委屈,我只想各位捫心自問一下,你們家,到底有沒有,是不是給你們和姐妹平等分配財產?!

就一個答案,有或者沒有???!

不好意思各位,我要先去吐一會,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看到這些真的會引起生理性噁心,這些評論總是會讓我想起不堪過往,我是真的想吐。。。。。。

以下為部分網友的評論回覆:

win死滬:看完感慨萬千,願你未來一切安好。

衛銘銘:能勇敢地用平淡樸實的文字寫出來自己的經歷真的很可貴了,不知道最終是否會選擇對過往的經歷和解,和解了是答主自己真的善良,不和解也是真的人之常情。閱讀過程中有太多話想說,看了全文和評論之後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還是祝答主健康希望以後日子越來越好吧。

日月星辰喲嗨:答主好真實,我是個農村長大的男孩子,也是農村剩下的光棍漢,你說的情況我身邊也比比皆是,幼年許多和我玩得好的女同學就是這樣失學了,小學走一波、初中走一波,高中沒讀完又走了一波。答主你好厲害,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以後的日子順利,祝好。

蔡格尼巧克力:一直就覺得女性生存艱難,沒想到這麼艱難,十分難受,希望你生活越來越好。

絲絲saren:寫得真好,真實的經歷最撼動人心,希望你以後生活也一直平安快樂,遇到某個人很好,但是沒有的話相信你也會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只有逃出來的人才知道,即使是看著一花一木,自己一個人喝一口清水,都是安穩和自在。而不是永遠困在同一個地方,幹著永遠幹不完的活,伺候著永遠伺候不完的「家人」。

巧克力蛋糕:上大學之前,班裡都是獨生子女,我甚至覺得重男輕女只是書裡的故事。上大學時候,班裡有個山東的女同學,因為差了幾分沒有拿到8000塊錢的獎學金瘋了。大半夜挨個寢室敲門問有沒有人知道獎學金去哪兒了。學校打電話人他家裡來人,但是他家說小弟弟太小了離不開人,就沒人來。住院一直是學校老師輪流看護。最後她家一個遠房親戚接走了。到畢業我也沒有再見過她,也聯繫不上她。有同學說她嫁人了。這個事情給我的衝擊太大了太大了,做過噩夢,我也想過報警。可是同學說報警也沒用,家裡安排的。不知道說什麼,祝你們或者你們的孩子走出陰霾。

述茶:好可憐,原來你就是豐縣的。恭喜你從地獄裡逃出來,祝你餘生幸福平安。

毛曉:這篇寫得真的比好多專家學者都振聾發聵,自嘆不如,祝福作者。

奶茶小兔子:不知道說什麼。全部敘述感覺平靜且悲涼。姐姐加油!祝好!好好生活,為自己快樂而活,就算不能做到毫無顧忌的放飛,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小確幸。

路歧人:姐姐,為你開心!看文章幾次心酸想哭,生活不易,一起努力加油吧!不能在現實中相遇,那就在網路上鼓勵你!

橡子洋橡子洋:這麼多事情裡唯一讓我開心的是你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打破了那個世界給你既定的道路,活出了更精彩的自己,無論之前怎樣,我希望你接下來的生活萬事勝意平安喜樂。

楚軒:希望你未來越來越好,人生越來越好,笑著過自己的日子,永遠順利。

Jackie:姑娘加油!看這一路歷程和更新結婚還是不結婚都可以過得好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加油!

山有木犀:求求你告訴我這是編的吧,我看著這些文字,好生氣好憤怒啊!!!!

初心以恆自在歡喜:樓主太了不起了,幾年堅持更新。文字平淡但字字血淚。希望你幸福。

機智:認真看完了,感謝答主讓我們這麼透徹的瞭解到了「農村重男輕女」的思想帶來的後果是多麼可怕。希望社會進步的同時,男女平等的觀念可以印在各個不被大家看到的角落裡。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解放」。祝您和像您一樣的女孩子們一生平安,幸福快樂。

美酒肥雞:我眼淚直流,除了敬佩祝福不知道說什麼,如果答主和我離得近,我願意請你吃頓大餐,以感謝你這一多麼驕傲的存在。

Alnitak:這篇回答條理清晰,很多地方說的非常透徹,答主真的是很努力很棒的人,在貧瘠的土地生長依舊向陽,能清醒理智地看待壓迫自己的種種行為真的非常難能可貴!你是我們普通女生的一個榜樣!希望你的人生越來越精彩!

Sun Summer:看得我眼淚都要掉下來,不知道是姐姐還是妹妹,抱抱,我們大膽地往前走,別回頭。

陳陳陳: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你的文章,因為你的文字,特地下載了知乎。看完有些難過,總覺得心中堵著些什麼,但又很慶幸,從圖片還有你的文字中,看出來你現在過得不錯。我原本想說的很多,但是在對話框裡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想你一定是個很堅強很棒的女孩子,雖然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但是我還是說,希望你能向著你想要的生活繼續前進,有個美好燦爛的人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知乎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