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鳴揭谷開來餵毒殺人的真正動機(圖)


徐鳴曾揭露薄熙來夫人餵毒殺人的真正動機。(圖片來源:網路)
徐鳴曾揭露谷開來餵毒殺人的真正動機。(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2年4月13日訊】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欄目刊發《薄熙來大秘徐鳴真正的罪名應該是「妄議中央」》一文中,介紹了日前才被中共最高檢宣布起訴的徐鳴當年在重慶任職期間,曾經是薄熙來最信任的兩個貼身跟班之一,另外一個就是薄谷開來餵毒殺人的從犯張曉軍

按照當年商務部一個和徐鳴「走得很近」的人士的說法,當時身為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在重慶任職期間每次回北京開會,無論隨從多少,徐鳴和張曉軍都是必不可少的。

網上可以查找到一篇標題為《張曉軍獄外現身 曾協助谷開來謀殺》的文章,說的是2018年1月20日出版的英文《南華早報》刊登的一篇文章報導說,有知情人士向該媒體透露,(時年)39歲的張曉軍參加了在八寶山舉行的薄一波逝世11週年悼念活動:「這是張曉軍首次出現在這樣的(薄氏)家庭活動上。他為薄家工作的時候從來沒有被納入過這樣的活動。但是他過了一段艱苦的日子,犧牲了很多 -- 他為了薄家坐了5年牢。」

在此之前,中國內地的「搜狐新聞」等多家媒體曾於2017年11月刊登報導說,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8月15日,安徽蚌埠中院做出刑事裁定,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的張曉軍獲減刑8個月,這已是他第3次獲得減刑;之前,分別在2014年8月28日獲得減刑6個月,2015年11月獲減刑1年。

進入中國的百度百科,居然有張曉軍的詞條,用括弧註明是「尼爾·伍德死亡案涉案嫌疑人」;而且還配有張曉軍當年在法庭上受審的照片。詞條內容是:張曉軍為薄家勤務人員,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威脅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與張曉軍共同投毒殺害了尼爾·伍德……。

一位長期接近薄家的人士介紹說:外面有報導說,張曉軍原本是谷開來父親谷景生的衛士,隸屬總政保衛部;谷開來將其轉到中央警衛局,派到了薄熙來身邊,成為最受谷開來信賴的身邊人……。其實,不要說谷開來,就是薄熙來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之後,也不能有在總政治部和中央警衛局 -- 其實也就是總參謀部之間,隨意調動和安排人事的權力。

另外,有內地網貼上說,張曉軍原是薄一波警衛員,薄一波去世後薄熙來就向中央警衛局把張曉軍要到自己身邊了。其實,這是只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這個張曉軍原本是薄一波的警衛員,但不知道即使是正國級領導人,也不可能向中央警衛局點名指定某人給自己當警衛員,這是犯大忌的。事實是,當年已經是超齡服役的張曉軍被批准復員時,薄熙來已經進入中央政治局並到了重慶,於是張曉軍便被重慶市委安排了「市委工作人員」身份,同時把他復員後已經被退回其原籍山西古縣的戶口遷到重慶市,落戶市委所在地渝中區,從此開始為薄熙來個人及家人服務。

而當年以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主政重慶的薄熙來,對中央警衛局給他安排的警衛人員也不能說是完全不信任,但與對張曉軍的信任程度絕不能同日而語。而這位張曉軍也是因為深受薄家兩代人的知遇之恩,所以也就知恩圖報,主人讓他幹啥就幹啥,包括餵毒殺人。

2012年8月10日,中國牆內大小媒體同步轉發了新華社的《薄谷開來、張曉軍涉嫌故意殺人案庭審紀實》,並配發薄谷開來和張曉軍被一前一後押進法庭的照片。起訴書指控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威脅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與被告人張曉軍共同投毒殺害了尼爾·伍德。

合肥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薄谷開來和張曉軍採取投毒手段殺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薄谷開來是主犯,張曉軍是從犯。

公訴人出示的張曉軍供述稱,2011年11月12日,薄谷開來讓我聯繫尼爾·伍德,說要見他,並把他接到重慶。尼爾·伍德說他也想見薄谷開來,但要看時間安排……。2011年11月13日,張曉軍陪同尼爾·伍德從北京來到重慶,並將其安排在重慶市南岸區南山麗景度假酒店16棟1605室入住。當晚,薄谷開來在自己的住處準備了裝有含氰化物毒藥的玻璃瓶和裝有毒品膠囊的藥瓶,並將裝有毒藥的玻璃瓶交給張曉軍。

當晚21時許,薄谷開來、張曉軍攜帶裝有含氰化物毒藥的玻璃瓶和裝有毒品膠囊的藥瓶以及酒、茶等物,來到尼爾·伍德入住的酒店。薄谷開來進入房間與尼爾·伍德一起飲酒、喝茶,張曉軍在外等候。後尼爾·伍德因醉酒倒在衛生間,薄谷開來叫張曉軍進入房間並要去其隨身攜帶的毒藥。

張曉軍供述稱,薄谷開來把小瓶裡的毒藥倒進事先帶來的小醬油壺中,然後把水倒入小醬油壺,走到床的左側,一邊和尼爾·伍德說話,一邊拿著小醬油壺往他嘴裡倒……;然後又將事先準備的毒品膠囊等物倒在房間地面上偽造現場,造成尼爾·伍德吸毒的假象。

一個黨和國家二級領導人、時任中央政治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的知名律師妻子,怎麼會如此毒辣並下得去如此狠手呢?

按照薄谷開來自己在法庭上的供述稱:她和兒子薄瓜瓜同尼爾·伍德結識後,她曾介紹尼爾·伍德參與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參與一土地項目的前期策劃(實際未開發)。後尼爾·伍德因索要報酬等問題,與她及其兒子薄某某產生矛盾,並對薄某某進行人身威脅。

公訴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薄谷開來供述稱:「在我看來這已經不僅僅是威脅了,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我必須拚死制止尼爾·伍德的瘋狂。」

新華社報導中的一個重要細節是,薄谷開來進入尼爾.伍德的別墅房間與其喝酒、飲茶時,張曉軍則是在外靜靜地等候女主人與尼爾.伍德在別墅房間裡獨處。

那麼問題是,既然這個尼爾.伍德事前已經對薄谷開來的兒子「進行人身威脅」,怎麼還會那麼痛快地接受機票、酒店等一干費用都是由薄谷開來支付的赴渝邀請,而且還毫無警惕地與薄谷開來獨處一室,飲茶敘舊,一醉方休?

官方的報導中還提到了薄谷開來和張曉軍一同在法庭上受審時,他們的辯護人曾辯稱「毒藥可能並不足以殺死伍德,他也可能是死於當晚飲酒過量」。意思是,這個伍德當時是自願「一醉方休」的。

官方的如上報導內容中的難以自圓其說之處,才令筆者更相信徐鳴當初在前商務部朋友圈中的說法,那就是,薄谷開來餵毒殺人的真正原因更可能是她的這個洋情人尼爾.伍德事前曾暗示,他會把兩人的私情對外透露。與此同時,在自己也成了薄書記夫人的面首之後,王立軍即發現了薄谷開來與尼爾.伍德之間並非所謂「單純的商務往來」,並當面表示自己不能容忍薄谷開來同時還有一個洋情人。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當時的薄谷開來把尼爾.伍德「作掉」之後,居然是無比沉著地、十分冷靜地給公安局長王立軍打電話,當然不是報案或者說自首,而是以匯報的口吻說了一句,「我已經把他殺了」。

過去幾年裡,外界對惡魔也是色魔的王立軍當初對薄谷開來的「一往情深」已經多有報導。建議讀者和聽眾就在我們自由亞洲網站上,「就近」查找姜維平2013年9月2日供稿的《谷開來與王立軍有一腿嗎?》一讀。

按照徐鳴日後對身邊朋友的分析,當時的王立軍對薄谷開來與尼爾·伍德關係的嫉妒之情使得薄谷開來自信,殺了尼爾.伍德能夠取悅王立軍;卻沒想到,這個王立軍居然會據此要挾自己的政治局委員丈夫,繼而被自己的丈夫一巴掌煽進了美國領帶館之後,又把揭發這件事情當成了與中共當局交換,令自己保命的條件之一。

按照徐鳴朋友的說法,只要一提王立軍,徐鳴的腦門上立刻青筋暴突,痛罵一番後,又會感慨自己的前主子薄書記「真是瞎了眼」。

責任編輯:清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