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從李銳「毛病不改積惡成習」 談毛滅血吸蟲與習新冠清零(視頻)

2022-06-02 22:58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2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6-2/p3160131a898461593-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6月2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悉,近年來有海外媒體把中共習近平比作是2.0版的毛澤東。旅居德國著名學者王維洛博士,就習近平一意孤行的新冠清零政策,從十個方面對比了習近平與毛澤東當年消滅血吸蟲的防疫做法指出,你只要把裡面的血吸蟲跟新冠病毒置換一下,習近平說的那些話和當年毛澤東幾乎是一樣的。

李銳:毛病不改積惡成習

王維洛在採訪中,引用了李銳當時對習近平的一個評價,來說明習近平是如何繼承毛澤東衣缽的。「李銳說了八個字‘毛病不改積惡成習’。第一個毛病不改,兩重意思,毛澤東的錯誤,毛病不改。積惡成習,這個習最後也是兩個意思,一個是習近平的習,毛澤東的錯誤,最後積累成了習近平的錯誤,習還有一個意思,就成為習慣了。這句話現在在民間廣傳。就是毛病養成了惡習,或者說毛病不改,惡習難除。就這麼來說明毛澤東和習近平,或者習近平和毛澤東之間的一個關係。」

滅血吸蟲和新冠清零共同點:親自指揮、部署

王維洛首先指出了第一個相像之處。就是說無論是毛澤東的消滅血吸蟲病的運動,還是習近平的新冠清零的運動,都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血吸蟲病在中國民間又叫大肚子病。血吸蟲是一種寄生蟲,存在於釘螺裡頭的,它的尾幼從釘螺裡面出來以後就進入了水裡,人肉眼不能看到,只要人的皮膚一接觸到這樣的水,血吸蟲就從人的皮膚裡鑽進人的血液裡,然後進入肝臟,就在那裡寄生了,就使得你肝臟的功能被破壞了,就變成大肚子。最後就失去了勞動能力,可能也就失去了生命。

在50年代的時候,當時的中共軍隊先從北方建立根據地,然後從北往南打。當北方的軍隊到了南方以後,這些人一碰到這個水以後,很多士兵就得了血吸蟲病。所以當時上海的醫生就接到任務,要讓得了血吸蟲病的士兵,重新有戰鬥能力。因為中國那時候和美國在朝鮮戰場上打,很多士兵都得了血吸蟲病。

1953年,當時中國最高法院院長、中國民盟主席瀋鈞儒,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講了血吸蟲病的危害。因為瀋鈞儒的孫女是專門從事血吸蟲病研究的。他孫女兒寫了一篇有關血吸蟲的報導,就附在這封信上寄給了毛澤東。這封信就到了毛澤東的手裡,毛澤東又親筆給他回了一封信,就說我們會重視這個血吸蟲病防治的。

到了56年的時候,毛澤東在中央召開國務委員會的會議上,就發出了號召,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就是說消滅血吸蟲病的號召,是毛澤東在1956年的國務會議上親自發動起來的。」

習近平自詡獲防疫金牌

王維洛談到,有關中國的新冠防疫,中共習近平不止一次向世界宣稱,他親自指揮和部署了防疫工作。「習近平2020年1月27號還是28號,對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賽說,他親自指揮、部署了中國防疫工作。他還說,2020年1月7日他就在中央的政治局會議上就做出了部署。後來他又說,其實在2019年的年底,他就做出了部署。

今年4月8日,在北京舉行的冬殘奧會的表彰大會上,習近平表彰了很多拿了金牌的人。他又順便說了,中國的防疫清零精準很有效,確保了冬奧會的順利進行。他還說外國運動員說,如果疫情應對也有一個金牌的話,中國應該得一枚。這樣習近平就在那次表彰大會上,也給他自己的脖子上挂了一塊防疫金牌。現在大家誰也不否認中國的防疫工作,都是習近平親自指揮、部署的。」

習仲勛曾被毛任命中央血吸蟲病防治領導小組組長

王維洛談到第二個相似之處,無論吸血蟲還是新冠,都成立了中央領導小組。「毛澤東在1955年10月杭州會議上,他說消滅血吸蟲病,光靠衛生部門是不行的,要成立血吸蟲病防治領導小組。

毛澤東成立的消滅血吸蟲病的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是誰呢?正好是習近平的爸爸習仲勛。習仲勛當時是副總理兼秘書長,當時他的級別還是相當高的。從反彭德懷運動開始後,習仲勛被打下去了,因為他和彭德懷都屬於是陝北地區出來的,西北軍區的。後來就有了習近平很不幸的童年。

大家也知道,在習近平的親自領導部署下,2020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討論疫情的防疫工作,就決定了成立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領導下展開工作。最先的時候,這個小組的小組長習近平沒有當,是李克強當的小組長。

就是說在措施上,都是由黨中央的領導下成立中央領導小組,來直接指揮這樣的運動。」

消滅血吸蟲和新冠清零是政治任務

王維洛指出第三點,毛澤東很清楚的說,消滅血吸蟲病是一個政治任務。「毛澤東在1955年10月杭州舉行的那個中央工作會議上就說了,對血吸蟲病要全面看,全面估計,它是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應該估計到它的嚴重性。防治血吸蟲病要當做政治任務,各級黨委要挂帥,要組織有關部門協作,人人動手,大搞群眾運動。

2022年5月5日,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上說,中國的防疫方針是由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的,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我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做鬥爭。就是說習近平也是把這個防疫清零提高到政治層面上來,而且是政治層面最高一級,這已經是關係到共產黨的性質和共產黨的宗旨。只有用鬥爭的方法才能解決在防疫政策上的分歧。」

中國民眾對政治的曲解

王維洛在採訪中還特別指出,中國的政治問題這就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中國老百姓最怕的就是談政治。「我們這一代人裡,很多人就說我不談政治,我只談我的生活。他們其實把政治曲解了。簡單的說,每一個人每一天的生活,那就是政治。比如說我們講的防疫清零,讓不讓你出門,讓不讓你出門到超市去買菜,那就是政治,這個大白要不要到你家來灑消毒液,這就是政治。它關係到的是每一個公民每一天的生活。政治是無處不在的,其實我們大家的生活就組成了這麼一個政治。

這是第三點,都是在政治的層面上來搞這個運動,容不得不同意見。你要有不同的意見,他就把你一棍子打死。」

人為製造恐慌

據報導,目前全球各國對新冠的最新防疫措施基本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方式,很多國家解除旅行禁令和一些防疫限制措施,以恢復經濟、民眾日常生活走向正常為重點。但中國卻恰恰相反。王維洛對此指出,第四點就是說他不顧事實的在老百姓面前製造恐慌。「毛澤東那時說,就血吸蟲病毀滅我們的生命而言,遠強於過去打過我們的任何一個或者幾個帝國主義、八國聯軍、抗日戰爭。除歷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現在尚有一千萬人患疫,一萬萬人(一億人)受疫的威脅,是可忍熟不可忍。毛澤東當時就把這個血吸蟲病的危害誇大,比八國聯軍、比日本侵略中國還要可怕。

對於很多中國年輕人來說,也許血吸蟲病,他都沒有聽說過。到了大概二十世紀70年代,治療血吸蟲病的這個藥在美國被發明瞭,這個病就能治了。

習近平5月5日在中共中央的政治局會議上他也說了,我們國家現在基本國情是人口多,特別是老年人口多,地區發展不平衡、醫療資源總量不足,放鬆疫情防控,勢必造成大規模人群的感染,社會經濟發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體健康將受到嚴重的影響。其實習近平根本不顧當前的Omicron這個病毒它的高傳染性和低死亡率的這個事實。他這是誇大的。

前幾天復旦大學發表了一個論文,說如果中國不執行清零政策的話,那麼可能會有1.1億多人染疫,160萬人死亡。復旦大學的這個論文模型,它沒有告訴你,它建造模型的基礎是什麼。我們知道建立模型的時候,有一句名言,餵進去的是垃圾,吐出來的也是垃圾。如果你餵進去的那個數據,它是很差的,是不符合現實的。那麼它吐出來的也是不能用的。它說1.1億人的感染、160萬人的死亡,那死亡率就是1.5%,這個死亡率是Omicron都沒有達到過的。德國的死亡率可能是千分之一,或者低於千分之一。而且這個死亡率包括了所有死亡的人,不管你是心臟病死好,你是高血糖死好,還是中風死,只要你死的時候,或者你死的一個半月之前,你感染過這個新冠疫情的,他就認為你是死於新冠疫情的。

中國如果一個人他有心臟病,又是檢測是陽性的,他會先告訴你,你死於心臟病的。

中國說Omicron是1.幾%的死亡率,這它完全誇大了這個病毒的危害。無非是習近平或者毛澤東在那裡吹噓自己,把人民的生命啊、身體健康擺在最重要的地位上。其實他們兩個人都不把人民的命當作是一回事情,他們只是對於權力的掌握,看作是最重要的。

但是他為了宣傳,他就把國外的情況就形容得很可怕很可怕。這裡講一點,最近一段時間我們老是接到國內同學朋友的電話。他們問我們,說你們那裡疫情到底怎麼樣了?你們那死的人燒都燒不過來了,屍體都放在冰箱裡了,在馬路上停著呢,棺材也買不到了,埋都來不及埋了。說你們那裡打仗,你們現在暖氣沒有了,你們必須要燒木柴了。燒木柴,爐子又買不到了,現在你們只能挨凍了,說你們洗澡也不讓洗了,專家建議洗澡就洗四個部位了,也不要每天洗一次淋浴了,一個星期淋浴淋一次,而且只洗四個地方,油也沒有,麵粉也沒有,生活很悲慘……

就是說在中國的我們那些朋友,他聽了中國的宣傳,他們很為我們的生活擔心。你生活在這裡,你無法理解中國的社會,中國的社會裏生活的人,也無法理解你這裡的人。

德國我們這裡感染的人很多,我是不是能打個電話告訴警察,你把我鄰居拉走,他感染了新冠,你給他拉到方艙醫院去,你打個電話你試試看。警察是不是能撬開他們家,把他家裡人全部都拉到方艙醫院去?或者是衛生局的人跑到他們家,用那個消毒水給他們家全部噴一下?

這是第四個比較相像的,就是說人為製造恐慌。」

為消滅血吸蟲向水宣戰

王維洛講到第五個一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消滅血吸蟲病或者是清零。「血吸蟲病是通過水來傳播,為了消滅血吸蟲病就得向水宣戰。當時中國有的地方就把河都給抽乾了,有一個縣把幾千條河全部都抽乾,然後把釘螺給找出來。還有的縣把山給挖了,把河填了。因為沒有水的話,它就沒有釘螺,也沒有傳播的媒介,所以也就沒有血吸蟲病。毛澤東也說了,他不惜一切代價消滅血吸蟲病,打的口號是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

鄭州響應習號召三天清零

王維洛繼續談到,現在動態清零也是,要毫不猶豫、毫不動搖,什麼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隔盡隔,那也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我們不說上海,我們說說鄭州。鄭州去年水災後為什麼大家突然之間不關心了呢?因為鄭州市突然宣布有疫情了。7月底、8月初就開始封城了,誰也不讓出去了,你也不用去找屍體,也不用幹什麼了,就在家關著。8月份鄭州封了一次。2022年1月鄭州又封了一次,這個疫情又回來了。今年5月份,鄭州是第三次封城。鄭州市委新來的,上次那個市委書記、市長,因為防洪沒防好,都下去了。不過市長已經又重新當官了。這次新來的他提的口號就更厲害了,我們三天清零。

你所謂的清零,只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上的清零。就像毛澤東1958年6月30號說,江西省余江縣血吸蟲病都消滅了。它只是在那一個時間點上。過後又重來了。所以鄭州市清零一次、清零兩次,這是第三次清零。就是說他不惜一切代價的。」

「大白」破門而入是社會潰敗的開始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這次中國的清零所採取的極端手段,已經觸動了中國人所能承受的底線。「其實上海市打破人家家門,進入私人家,噴灑消毒液的,這已經是到了中國整體社會潰敗的開始。

英國有句名言,就是說我家的房子是風進得來、雨進得來,但是國王進不來。當這個防疫人員他可以破門而入,到你家來噴灑消毒液,這個底線就沒有了。共產黨上臺靠的打土豪分田地,我把地分給你了,但是它後來把地又都收走了。它現在為了讓大家買房,說這個房產權是你的私有財產,但地權不屬於你的了。其實是有地私有財,沒有地的話,其實也就沒有房子的,因為房子是建在地上的。

就算我們按照共產黨的這套理論,這個房產是你的私有財,當你的房門你都守不住的話,你這個房產就一錢不值了。五萬一個平方米的住宅小區,人家說進就進了,十萬人家說進就進了,二十萬一個平方米的,說進就進,三十萬一樣進。

中國有很多人收藏什麼字畫,珠寶可能對於消毒液的抗腐能力還好一點。但是你的字畫一噴,價值就全沒了。所以中國的防疫到了這個地步,它可以沒有任何底線的來侵犯人們的財產所有權。你就想中國人他一生奮鬥的目標也就沒了。」

吹噓領袖作用

王維洛還講到,習近平的新冠清零和毛澤東的消滅血吸蟲,都是在吹噓領袖的作用。「第六點一樣就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第七個一樣,就是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這個制度優勢,要發動群眾來辦。毛澤東發了很多指示,要發動群眾一起來幹這個事情。習近平的這個防疫清零也是一樣的,也是要集中力量辦大事。最典型的就是說,一方有事,他就調其它地方的人來支援。上海的人不夠了,從杭州調人,如果上海這些方艙不夠了,把這些人全都拉到杭州、浙江、江蘇這些地方去。所謂的集中力量辦大事,來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第八個,無論是消滅血吸蟲病運動,還是防疫清零運動,它的目的就是為了宣傳領袖的作用。毛澤東說,我寫了兩首宣傳詩,略等於近來的招貼畫,助一臂之力。他自己也說了,我這個詩就是宣傳,宣傳的就是他的作用。

習近平的防疫清零也一樣,中國的大內宣、大外宣,粉紅們大量的在那裡歌頌領袖的作用。要沒有習近平的話,我們都死好幾回了。」

中國大肆推廣連花清瘟膠囊

據上海市民披露,在上海市封城最嚴厲的時候,當局統所採取的統一食品配給制,但很多小區食品供應進不來,連花清瘟膠囊卻暢通無阻。王維洛對此指出:「第九點是比較專業的。毛澤東特別重視中醫要在防治血吸蟲病過程中的作用,他說要專門研究、發明一些有用的藥,推廣到全國去。當時就出了很多所謂的有效的中藥。但是這些藥從來沒有被世界其它國家所接受。

習近平在去年5月12號到河南南陽考察的時候,他也說,防疫我們還是要靠中藥,因為中藥是中國的寶貝。中國現在的新冠疫情治療的方案,好像已經開始第九版了,每一版裡它都推薦中藥有什麼好處。海外比較流行的,大家比較知道是連花清瘟膠囊。問題是世衛組織它不承認這個有效。」

血吸蟲病依在並隨水庫、南水北調等工程蔓延

王維洛最後指出第十點,不管是毛澤東的消滅血吸蟲和習近平的新冠清零,最終是不可能達到其目的的。「前面我們已經講了九個相似之處,他們兩個人真的是很相像。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毛澤東1958年的時候說,已經消滅了血吸蟲病。我是1980年到洞庭湖去搞實習的。當地的幹部就告訴我們,你們不能下水,下了水就可能要得血吸蟲病。當時我們都很驚訝,血吸蟲病不是1958年的時候就消滅了,怎麼還有呢?

這個血吸蟲病60多年來,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中國,而且它的範圍還擴大了,就是隨著三峽水庫的出現,向四川推進。以前四川、重慶是沒有血吸蟲病的,因為血吸蟲這個釘螺只生長在水流速度很緩慢的水體裡,就是中國南方這些水體裡,它不生長在山區的河流裡,因為那個水流速度太快。水庫出現了以後就有了這個條件了。所以到了2004年的時候,科學院發表了一篇文章,驚呼血吸蟲病到三峽庫區了。現在血吸蟲病隨著丹江口水庫和南水北調的工程,隨著引江入淮的工程繼續向北蔓延。到現在為止,中國每年還要出一個血吸蟲病的報告,血吸蟲病還是沒有被消滅,只是現在得了病以後還是能治的。」

新冠清零政策最終是徒勞

王維洛表示:「我們也可以預見習近平的清零目標也是不能達到的,因為這個病毒它無法消除。

我們從十個方面,對比了毛澤東的消滅血吸蟲病的運動和習近平的防疫清零運動的相似之處。我們就可以看到習近平在很多方面和毛澤東很相像,這是由於他成長過程中,就是所謂的長在紅旗下,受毛澤東鬥爭哲學的思潮薰陶,對毛澤東思想無限的崇拜。所以在具體的治國的理念上,習近平模仿毛澤東特別的多。

去年年底的時候,德國的一個電視臺,在年度新聞人物評價裡面,把習近平直接就稱為是一個新的毛澤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