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5年大學的我 當上了保安隊長(圖)

發表:2022-12-09 07:44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保安
保安在小區門守夜(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2月9日訊】當「00後大學生當保安」、「應屆生當宿管」這樣的新聞登上各大平臺熱榜時,我們發現,原來除了「整頓職場」和「不服管」之外,這些年輕人在職場上還能這麼「另闢蹊徑」。

大學畢業,為何會從事這麼具有「落差感」的工作?這些年輕人是主動選擇還是被迫無奈?是少走40年彎路從此躺平,還是當做一個短暫的喘息機會,給下一次選擇蓄力?

他們當中,有人被領導PUA選擇裸辭,靠長沙月薪4千的宿管工作,緩解了重度抑鬱;有人復讀、重修、延畢後,選擇去做日薪170元的保安;還有人從雙一流大學畢業後,放棄2萬月薪做「保潔小哥」。

他們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看似「不爭氣」的選擇?工作中能自洽嗎?如何面對家人朋友的不理解,以及,他們到底在如何規劃自己的未來?

重度抑鬱後,我裸辭回到長沙做宿管

「你才24歲,為什麼去做宿管啊?」這是我這段時間裏,聽到最多的問題。

我畢業於長沙一所二本大學,本科是工業設計專業。2021年畢業後,通過社招進入了廣州的一家金融公司,做一名UI設計師。轉正後到手7000塊,這對於應屆生來說,已經算是一份薪資不錯的工作了。

公司規模很大,有2000多名員工。我所在的後端設計部門,加班到晚上12點是常態,還沒有加班費。部門氛圍也很壓抑,但領導直接選擇無視。

工作中對我傷害最深的,是我入職後的「導師」。她有五六年的從業經驗,對自己嚴苛,對下屬更嚴苛,完全不考慮新人的發展。經常在下班前半小時,分配給我一些完成不了的工作。如果做不好,還會受到言語侮辱。你可以想像下超級女生導師柯以敏罵人的情景,我的導師比她更甚。

做設計師的那半年裡,我像奴隸一樣承接導師的個人意志,在她的PUA下,我陷入了無盡的自我懷疑。當時不得已去看了心理醫生,醫生說我已經是重度抑鬱症狀了。那段時間,我走在路上抬頭望天,藍天白雲很漂亮,我卻覺得自己不配欣賞。

「你本來就很好啊」,一次和朋友聊天中,朋友的一句話點醒了我。是啊,我都快要忘了自己大學時是多麼快樂、自信、開朗。後來我想明白了,錢真的沒那麼重要,自己才是更重要的。

沒過多久我裸辭離開了那家公司,聽從心理醫生的建議接受治療,又在家擺爛了一段時間。

如今回想起那位導師,我的心情還是很複雜。工作上的PUA讓我身心俱疲,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在生活中又很照顧我,會在公司聚會上幫我擋酒。

這段過山車般的工作經歷,讓我很抗拒再進到公司裡工作。於是我回到了老家長沙,在準備面試的空檔期,打算找個輕鬆的工作過渡。今年6月份,我入職了一傢俬立藝術培訓學校做生活老師,月薪4000,交五險,提供獨立單間,負責130多個高三藝考集訓生。

說是生活老師,其實我幹著和宿管阿姨一樣的活。早上6點半開燈,中午12點檢查宿舍衛生,晚上11點半查寢,也有打掃衛生、看大門這種髒活累活,掙的完全是辛苦錢,但我也沒想過要逃離。人總要有取捨的,現在的我整個人心情甚是愉悅。

學校裡一共有7個生活老師,有將近60歲的大叔,也有30歲計畫考會計的姐姐,還有99年準備考研的妹妹。雖然年齡差距大,但我們相處得像家人一樣。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滿滿的活力。

說起自己現在的狀態,我覺得還是半個大學生。和我負責的那些高三學生打交道時,也是亦師亦友。「老師你是大學生嗎?你畢業了嗎?」有些學生會很好奇我為什麼做宿管。私底下,他們有人叫我「阿姨」、有人叫我「姐姐」。不管有意無意,我都不是很在意。

臨近12月藝術聯考,我作為生活老師,需要找那些心理壓力大的學生談心。最晚的一次,我們幾個心理老師一起上,跟一個學生聊到了凌晨兩點多。有的學生對未來比較迷茫、或是家庭問題,我一般會以老師的身份去開導,但如果是學生間的小矛盾,以大姐姐的身份去溝通會更方便。

遇到學生情緒低落的時候,我也會講之前重度抑鬱的經歷,通過共情來開導他們。在最艱難的時候,有我的朋友們陪我一起走過來,他們都很支持我去做宿管,所以我一直不抗拒向外界述說自己的失敗。就好比廢墟上開出了玫瑰花,我很開心能治癒學生。

不過實話說,宿管工作總歸不是很體面,我也擔心親戚會有異樣的眼光,所以一直沒對他們說。雖然嘴上會調侃自己是在過一種擺爛的生活,但我內心知道,這份工作只是用來過渡,是我向新目標前進的踏板,空餘時間還是會暗自發力,準備教師資格證的考試,未來想成為一名歷史老師。

對現實保持清醒,對未來提前規劃,這應該就是對我目前狀態最好的詮釋吧。

讀了5年大學,我當了一名保安隊長

我今年24歲,是地質工程專業的一名「延畢生」。想像中的24歲應該是有車有房或者有點小錢,但如今的卻是留級、延畢、當保安。

和同齡人相比我已經落後三年。第一次是高考復讀一年。第二次是大一,從高中高度緊繃的狀態突然放鬆以後走向了另一個極端,擺爛逃課、談戀愛導致考試挂科被迫留級。第三次便是今年,論文答辯沒有通過只能延畢。

今年應屆生找工作都很難,我這樣的情況就更別提了。我們地質工程專業的大部分同學,畢業後都去了工地,最高的月薪能到9000元,但我從來不羨慕。工地上的活太糟了,環境差、加班多,幾年以後再想轉行很難。當然,也可能是我不能吃苦。

不管怎麼說,我算是半主動半被動地走上了保安這條路。

7月離校後我在重慶找了一家勞務公司,每天12小時,130元一天。領導分配給我們的工作任務,是到裝修工地監督商家有沒有按照規定施工,有沒有戴安全帽,滅火器有沒有按照規定配備。實際上,你站在那就行,基本沒活。工地空氣悶熱,沒有空調,但我覺得倒也清閑。

後來領導可能覺得我年輕體力好,就讓我當上了保安隊長,工資漲到了170塊一天。說是隊長,其實完全沒有任何技術難度。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份工作「是個人就能做」。

這裡工資都是日結,沒有簽合同,人員流動非常頻繁。我手底下有的時候能有30個人,有的時候也就只有幾個人,從17歲到40歲橫跨各個年齡段。工作內容也是不固定的,比如說居民做核酸時幫忙維持秩序等等。工作時我們可以玩手機可以聊天,唯一要求:不離開崗位。我們每天最大的盼頭,就是等著晚上發工資。

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接觸保安,年初寒假期間我就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想賺點零花錢。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把自己當保安的經歷發在了社交平台上——《讀了五年大學,我終成為一名保安》。視頻只有一分鐘,記錄了我面試保安和上班後的工作內容。沒想到發出去直接火了,熱評第一條就是「你比別人少走40年彎路」。除了類似的調侃,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的工作經歷和處境。還有一些同齡人問我還招不招人。

在我看來不是少走多少年彎路的問題,一些年輕人來做保安都是被動選擇,像我隊裡也有18歲左右的學生,趁著假期過來賺點錢,也有中專畢業沒有找到工作的應屆生來這裡過渡。

視頻火了以後,我自己的生活沒有太大改變,唯一的變化是,一個校友看了視頻後決定辭職和我一起當保安。他是船舶專業的應屆畢業生,在工地上干了三個月,實在難以忍受各方之間的推諉扯皮,經常加班到半夜更讓覺得難受。用他的話來說,「未來的打算只有放鬆下來才有時間思考。」

對我而言,我的母親不是一個希望自己孩子有多大成就的人,只希望我平安健康的過完這一生,所以我做保安也從來不會瞞著她。

但總歸保安這個工作不體面、收入也低。臨近畢業的時候,我和談了4年的女朋友分手了。畢竟自己能力有限,我也不想再耽誤對方了。這次分手沒有任何的爭吵,雙方似乎都很默契,確實是兩個人的道路不一樣吧,沒辦法。

未來的話,我會先努力拿上畢業證,有一天能考公考編也算是安穩了。至於當保安,可能我就是個普通人吧。

雙一流高校畢業後,我放棄2萬月薪做家政

2017年從南京一所雙一流大學畢業後,我做過土木、餐飲,後來在杭州的一家公司做運營。工作第二年,我的月薪達到1萬多,後面最高漲到了2萬。當時的工資雖然高,但我覺得工作意義不大,沒有成就感。日常工作就是「複製、粘貼」,公司為了流量「吃相難看」。很快我就放棄了別人眼中高薪又體面的工作,選擇去創業。

接觸家政行業之前,我一直以為這類工作普遍低薪,且不需要什麼專業技能。我創業合夥人的母親在上海做了十幾年的家政,非常優秀稱職,但這麼多年薪資漲幅可能不超過30%,還是幾千元的水平,這跟房價的上漲速度差遠了。

另一方面,我覺得靈活就業可能是未來的一個趨勢,除了進城務工人員,還有很多低學歷的人群也需要工作機會。而家政行業就是一個好機會,我覺得市場空間很大。

於是在2019年,我和合夥人從零起步,開始了傳統家政創業。5萬元的積蓄,外加一點貸款,這是我們全部的啟動資金。

創業初期,反覆的疫情導致整個城市停擺,這對於需要到家服務的家政工作影響非常大。我們最長時間停工了2個月,這期間幾乎沒有任何收入,有嘗試通過自媒體獲取流量,也以失敗告終。當時我們能做的只有內部打磨服務流程,相互鼓勵,和團隊一起熬過來、撐過來。

後來,我們看到一些高端需求還沒有被滿足,於是就創立了的青浪管家項目,算是高端家政的升級業務。區別於傳統的開荒、保養等服務,我們更像是一個終端管理的技術工種。

因為我的合夥人當過兵,團隊裡80%以上是退伍軍人,其餘是大學生,年齡都在28歲以下。說實話,這個招聘門檻在行業裡算是天花板了,他們從部隊裡帶出來的精氣神,給普通家政帶來了「降維打擊」。

招人的過程對我們來說是個挺大挑戰,甚至有一種「眾叛親離」的感覺。團隊裡這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們在選擇從事家政行業時,會面臨很大的社會壓力和偏見,這其中也包括來自家人的。尤其是退伍軍人去做家政,落差感很大。這時就需要讓他們放下心理包袱,我有時候也會舉自己的例子。當然我們的收入還不錯,轉正後收入在八千到一萬左右。

目前我們的客戶主要以80後和90後為主,有公司的中高層,也有創業者。「你們年紀輕輕的,為什麼做保潔啊?」這是客戶經常問我們的問題。有些客戶看到我們比較年輕覺得不專業,希望給他換一個阿姨,而且阿姨也更便宜——1小時只要50塊錢,2個小時就能搞定。對比下來我們的報價是阿姨的五六倍。

但在家政這件事上,拼的是專業不是年齡。客戶訂單多的時候,我也會和員工一起去做保潔。每次打掃之前,我們會先到客戶家裡做評估,不同的生活區域如何清潔,人員怎麼安排,用哪些清潔工具,這些都是需要提前規劃的,所以定價會比市場價略貴,25塊錢每平方,做到客戶滿意為止。年底是家政行業的旺季,對於我們團隊來說,一般早上9點開始,有時候6點完工驗收,一直搞到晚上10點11點,都是常有的情況。

很多客戶在體驗過我們的服務後,會覺得很超值,也帶來了很多回頭客。有一次我們在某小區給一戶業主做完保潔之後,又被推薦給了十幾戶業主。還有一位客戶,他本身是比較成功的商人,名下好幾家公司,服務完之後問我們是否需要投資。

作為一個95後,我們和這些客戶年齡相差不大,看到他們的工作更體面、高薪,整個家庭環境都很好時,身為家政服務行業的一員,肯定會有落差。但同時我覺得,不能只看到人家的光鮮一面,我們更要專注自己在做的事情。我們想做到什麼程度,如何去奮鬥才是正事。

我本身是一個比較要強的人,雖然現在的薪資不算高,在1萬左右,工作強度大、難度高,也更辛苦,但是它帶來的成就感,是任何工作都比不上的。

做家政後悔嗎?我想,如果能回到2019年,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36氪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
乾淨世界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