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丑外扬 北京被迫扫黄“鸡”飞狗跳


台北和北京,两岸首善之区,有时脉动是一致的。上个月两岸警方都在首都同步进行大规模的扫黄行动。台北市警方因虏妓勒赎案风波才展开扫黄,北京市警方则是因境外媒体最近接二连三作了有关北京色情泛滥的报导重伤了“首都形象”,加上“十一”国庆节到来,新任的北京市公安局长为了保住颜面才对色情业下重手。其实,难堪的是,两岸首都警方这次扫黄似乎皆因家丑外扬,出于被迫。

北京公安每年在固定时间都会进行政策性的扫黄,最常见的是在三月“两会”(人大政协)召开和“十一”国庆期间,有时北京举行重大国际会议或庆祝活动,公安也要进行扫黄。但这些政策性的扫黄多是做做样子,各管区形式上抓一些人、关几家店,交差了事。不过,据了解,北京市这次大规模的扫黄行动,并非由政法部门发动,而是中共中宣部鉴于最近境外媒体多次披露了北京色情泛滥的情形,严重伤害了北京形象,于是向中共中央反映要求进行的。

两三个月前,属于胡锦涛人马的原北京市公安局长强卫晋升市委副书记后,新任北京市公安局长马镇川立刻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据北京市公安局负责第七处扫黄的一位官员表示,这波扫黄从九月十七日开始,一直进行到年底,目的在整治歌舞娱乐服务场所存在的突出问题,针对歌舞娱乐、桑拿洗浴按摩、录像放映、美容美发以及宾馆、饭店中附设的歌舞娱乐服务场所。

由于北京市在这波全国性的扫黄中被中央点名,特别是位于北京市中心东边的重点黄区-朝阳区,成为这次扫黄的“重灾区”。以著名的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为例,由于游客和境外人士多会前往游玩,位于三里屯北口附近经常有许多来自外地、俄罗斯、甚至蒙古等地的阻街女郎拉客,不时也有一些“鸡头”四处在街上为小姐拉客说价钱。这些出入歌厅、舞厅和发廊的色情服务人员在夜间肆无忌惮地活动,像超市里的商品一样任路过的客人挑选,北京当地居民称之为“小姐超市”。

在这波扫黄刚开始时,北京市公安局七处人员配合朝阳区公安,晚上先埋伏在三里屯北口附近,待这些阻街女郎一一出现后,一举成擒。据目击者描述,当时这些阻街女郎如野鸡乱飞,状况十分“惨烈”。

北京警方这次扫黄可说为了面子之争,因此雷厉风行且毫不手软,最突出的战利品就是大批收押的小姐。这些被抓来公安局的小姐多数是外地人,她们在登记笔录后,立刻送往郊区昌平县的七里渠;在关押三到五天,以火车遣送回原籍。但有些小姐在上车前缴交罚款后,在火车开到下一站后又下车返回北京,继续重操旧业。

北京这波扫黄最紧张的时候是在“十一”前后,目前警方动作似乎已经放缓。据北京市公安局一位一级警督即向本报坦承,北京要发展经济,衍生的色情业已很难避免,目前公安部门最困扰的是如何对特种行业进行有效的管理。毕竟,色情业抓不胜抓,随时可死灰复燃,北京要把色情剿灭是不可能的,能够控制避免泛滥就已经不错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