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外交:江泽民隐秘的政治资本


刚刚在上海举行的亚太经合会非式首脑会议的最大重头 戏,是国家主席江泽民与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首次见面。外界普遍倾向于把这次见面看成是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一件重要大事。这一点固然属实。但他两人这次见面,也是中共高层政治中的一件大事,对江泽民及其对第四代领导安排的布局更为重要,这一方面却鲜为外界所注意。江布的这次见面对江泽民个人的特殊意义可以从两个公开的却未受注意的事实中窥见一斑:一个是陪同江泽民会见乔治布什的中方人选;另一个是江泽民在与乔治布什会见中的一个重要提议 。

清一色江泽民亲信

自中共与美国有交往以来,最高领导人垄断对美外交,毛泽东如此,邓小平也如此。但是,江泽民对中美交往渠道的控制之严,远胜于他的两位前任 。 江泽民及其亲信主导对美外交,不容他人染指。从中方参加会见的人选看,是清一色的江泽民亲信。中方参加会谈的有钱其琛、黄菊、曾庆红、王忠禹、唐家璇、李肇星、杨洁篪。这些人中,钱其琛自八九年以来一直是江泽民私人的最高外交顾问,帮助江泽民成功地摆脱了因六四事件造成的国际困境。黄菊与江泽民之间的特殊关系几乎是尽人皆知。有意思的,黄菊只是上海市委书记,无任何政府职务,却有缘参加如此重要的会见。当地东道主,上海市长徐匡迪在场似乎才合理,也更合国际惯例。所以,这件事反映出黄菊、徐匡迪两人与江泽民的不同距离。

第三位曾庆红与江泽民的特殊关系更是自不待言。

曾庆红与黄菊一样,只有党内职务(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没有政府职务,却也有缘出席。第四位王忠禹的在场有点令人意外,他只是国务院秘书长和国家行政学院院长。不过,看看他前不久在国家行政学院开学典礼上的讲话题目,他的出场就不令人意外了。这篇讲话的题目是:〈深入学习、自觉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全面推进依法行政〉。他如此致力于在高官中推展“三个代表”,江泽民岂能不知?剩下的三位都是外交部系统钱其琛的亲信。其中,前驻美大使李肇星据私下反映对江泽民崇拜得五体投地。

按常理应由朱熔基出席

其实,江泽民自己参加这样的会议的理据都有问题。亚太经合会非正式首脑会议是成员国政府首脑间的会议,而非国家元首的会议。否则,日本就应该由天皇来参加了。中国与美国不一样,与日本一样实行虚位元首制,负责政府事务的是总理而非国家主席。所以按常理,出席该会的应该是朱熔基。但是,江泽民要绝对掌控对美交往,而两国间元首互访并非易事,这样,亚经合会就成了江泽民与历任美国总统会面的最重要的契机。江泽民与克林顿建立私人关系正是通过亚太经合会,然后才是互访。

在这次见面中,江泽民的另一个重要举动,是建议中美建立高层战略对话机制。他对乔治布什说,“中国高度重视与美国的关系,一向主张中美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为此,双方可以建立高层战略对话机制,由我们两人直接或派代表就共关心的重大问题交换意见,及时沟通。”江泽民还表示,“高科技和通讯的发展代替不了领导人之间面对面的交谈,因为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是一种感情上的交流。两国领导人直接或由委派代表接触是必要的,也是属于中美两国建设性关系的一部分。”然而,美方只是同意在中美之间建立中长期的反恐怖主义合作机制,对江的这一提议暂未作正式回应。

很显然,江泽民的意图是尽可能把中美关系变成他个人与美国领导人的私人关系。所以,他既嫌与美国总统见面的机会太少,又要通过这一战略对话机制来正式垄断对美交往。他甚至想得更远,这样在他退休后仍然可以通过他派的代表来操控对美交往。可以想见,代表人选来自非江泽民派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美国牌争夺战

江泽民曾经通过中宣部系统向中共党内的干部宣称,他与克林顿建立了深厚的私人友谊。现在是他开始与乔治布什建立私人友谊的时候了。所以,他才大谈通过战略对话机制与乔治布什定期直接见面“是一种感情上的交流”。为什么江泽民如此急于跟乔治布什建立私人友谊呢?为什么与美交往为禁脔呢?这显然是江泽民在中共内部高层斗争的需要。当江泽民在党内遇到强烈的反对声浪时,他对进一步熟络中美关系及与乔治布什建立私
人友谊也就格外重要,以大大增加他在内斗中的资本。他要向党内展示,他玩中美关系于股掌之中,可以任意戏弄,虽是修补,他本人仍是唯一得到美国认可的中国领导人。

更重要的是,江泽民藉此阻吓党内潜在的挑战者。

他要向党内的挑战者显示,他与美国总统有私人友谊,任何反对他的人必须考虑国际影响,尤其是美国的态度。一句话,我有美国的支援,你有吗?如果没有,就请断了挑战我的念头。由于中共的最高领导人非基于竞争性的选举产生,其权力通常没有雄厚的民意支援,为了维持权力,就必须尽力扩大自己的政治资源。对美交往的掌控权当然更是炙手可热。

那么上面提供的两件事情有何特殊意义呢?这两件事情显示,江泽民在未来交权的意愿很不强烈。否则,他不会不让第四代中的另两位主要人物分享对美交往的特权。江泽民根本不让第四代接触美方,只是曾庆红是其中的一个例外。美国和西方国家一再表示希望有机会了解第四代领导人,江泽民完全不予考虑,以防美国等西方国家过河拆桥,把注意力和支援过早地转移到第四代领导人身上。从江泽民精心挑选的陪同人员看,他的思路似乎是,愈是你想见,就愈不让你见。就像他处理台湾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问题的手法一样,你愈想加,就愈设法不让参加。如果江泽民有交权的意愿,负责任的做法显然是让第四代逐步介入与美交往。江正在争取邀请乔治布什对北京进行国事访问。他不至于会把这样的重大见面机会拱手让给下一任国家主席吧?

这两件事情也说明,在中共内部,在第四代内部的确有不同派系存在,证明江泽民对胡锦涛与曾庆红有亲疏之分,远近之别。所以,外界议论的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的派系较量,并非凭空捏造,空穴来风。争夺对美外交权,将是第四代较量的一个焦点。目前胡锦涛、温家宝完全处于下风。曾庆红占尽先机,至少与乔治布什面熟。所以,观察中共高层政治,绝对不能忽略各个山头对与美国交往这张牌的争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