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网络自由之一谈年轻网民的责任


网络真的自由吗?接通网络,仿佛离这个世界很远,谈天说地,心灵本也清静一片,却不料让网络接通了烦恼。菩提树打着蔫,不时乱了心性,难怪有人说上网的挫折感会与时间成正比的。

谈天说地的日子似也变得浑浑噩噩,在一些网上论坛聊天时,常会在刷新时发现刚看到的好帖子便被版主的大刀削个体无完肤,自己的言论也变得不可饶恕,被删被减,甚至连自己的网名也被“杀了”,更可看到许多跟帖搭错梯子,弄得驴唇错镶了马嘴,象是拉奥孔先生的脸,坚硬的石头上烙着扭曲的胎记。

心情当然不会好起来,本以为可以安身立命的网络忽然给我来了个闷棍。于是便心生妄想,中国人是真的没有信心直面一些东西的。

譬如说千禧年这个词吧,有老同志反映这是基督教的词,所以中国报章此后便没有了这个词了,但此前大家用得却也热闹,早可约定俗成,洋为中用了,却冠以宗教的恶名与某某不能看齐,可现在你每日堂而皇之用的不也是西元吗?如果不愿与该纪元方法看齐,那现在这2000年你中国也瞎闹个什么劲?本是文化上的风情却要插上政治的鸡毛游街,倒要问问那些爱在一些无关痛痒的鸡毛蒜皮上下功夫老爷们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劳民伤财。

回过头来谈论坛里删帖,却还是被这满天飞的鸡毛扑个满脸,衔上一嘴毛。国人常说要进步,要文明,但讲文明不应该只要求民众不随地吐痰。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来自民间的批评与指正那么这个社会从怎谈得上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没有言论上的自由,心向谁边诉?

社会要进步,中国要发展,作为年轻人的责任其实就是将脑子里绷着无谓的警惕与小心去掉,给自己给中国政府一些信心,而不是老气横秋地作传声筒,争扮奴才嘴脸。我们不能再在愚民与自欺的深渊里过一个新的千年了。所以年轻人应该担起一些责任,即剔除心中被愚与甘心受虐的心理。媒体天天在宣扬什么?归根结蒂,还是要中体西用,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项长久国策,中国正处在一个改良时代已是不争之实,如果说革命年代需要枪杆子,那么改良时代的大众就应该拿起批判与批评的武器,怎么那些年轻的版主们见到些许批评言论竟也当作洪水猛兽,一并阉了呢?

真理藏于人心,人心长在嘴间浮现。一个自信的民族会虚怀若谷,一个自信的国家应该学会包容,包括包容一些真心与真诚,真实与真话。只有这样才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们的民族除了对繁衍有信心还应对繁荣有信心。有人抱怨中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国情,这说的是人们对下面官僚老爷们的不满;但中国还有句话叫作“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这骂的又是谁?传统与保守并不时时存在于条条框框之中,更会寄生在阴暗潮湿的心里。有人惊呼,现代中国生殖器都开始营业了,怎么嘴还不能开口说话?这也算是个怪现状吧。更何况中国的党和人民政府也从来没有下令让人民不说真话,想来可能是下面的官儿们执行起来矫枉过正,变本加厉,急得要死。即使在现在被人们称之为前卫与年轻的网络论坛上也变得白发飘扬,岂不令人唏嘘。(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