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竞争常与官商有关


云南省昆明市酒店业世博会结束后当即陷入一片萧条,价格战随之而起。近日,有媒体进一步追踪调查发现,昆明市相当数量的四星级、五星级酒店,其投资方(老板)是当地握有实权、有罚没款来源和行政性收费权限的省、市政府的权力部门。有如此后台撑腰,这些官商对价格战无所畏惧。

  这条消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笔者随即对所在城市及周边城市酒店业内的老板“性别”做了多方了解,结果发现,地方政府权力部门直接投资、控股或参股开酒店相当普遍。

  新近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国内星级酒店的客房利用率从1995年起一路下跌,到去年已跌到不足50%,30万间客房常年闲置,按平均每间客房投资10万元计,全国酒店业每年闲置资产达300亿元之巨。然而,据业内知情人士披露,在整个行业经营处于颓势之机,那些有权力部门背景的酒店,生意照常兴隆。迫于此类酒店营销公关的“压力”,尽管明知酒店服务一般,收费特贵,但许多公司、企业还是将各种会议、商务活动和客人“送”上门去。这其中的奥妙,双方都心中有数。

  大量官商涉足酒店业,致使同业竞争的起点公平遭到破坏。各类社会投资人开酒店总想获取合理的回报,当吸引客源的手段由服务质量扭曲为“权力”时,那些没有背景的酒店只有被迫降价来争取客人。

  可是,官办酒店并不理会降价,它们建酒店的资金本来就不是资本,没有还本付息、收回投资的经营压力,价格战爱打就打,大不了少创点收。

  价格战不奏效,退出市场又不甘心成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资产打水漂,只好回头打服务的主意。随之,服务“缩水”、优秀员工流失、投诉急增,星级酒店被客人讥讽为“乡村酒店”,行业陷入恶性循环。“官”与“民”争利的现象是否只限于酒店业?笔者调查了解到,旅游业、中介服务业、咨询业……甚至高速公路客运业都存在着相似的恶性竞争。再联想到年年非打不可的烟叶大战、棉花大战、蚕茧大战等战事,几乎凡是有“利”可图的行业,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权力部门与民争利的非市场行为。

  当下市场秩序的混乱及由此引起的市场交易成本持续攀升的现状,已经严重影响到各类社会法人、自然人正常经济交往的进行,影响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影响到内需的启动。剖析酒店业的“乱相”,有助于人们看清“乱源”的真正所在!

  政府目前打击、取缔、禁止、处罚之类的行政或执法措施是容易操作的,但效果总是短期的,真要想长效治“乱”,必须下狠心铲除官商与民争利这一带根本性的“乱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