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捷:姬鹏飞之死及姬胜德案真相


姬鹏飞是在自认经多方为子奔走请命无效,姬胜德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悲愤自杀身亡的。他死后,在其妻许寒冰的奔走下,姬胜德破例出席了其父的追悼会。军事法庭认定姬胜德犯有的三项罪行足以量判死刑,但最终还是轻判为“死缓”。

姬鹏飞死亡之谜

据香港动向杂志11月号报导,历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港澳办主任、人大副委员长、中顾委常委的姬鹏飞,于二OOO年二月十日十三时五十二分在北京逝世。他的逝世,当时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社只发了一则简短的消息。根据姬鹏飞生前担任的职务,他的追悼会的规格,应由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出席的,但却只由胡锦涛出席,致了简短的悼词。更为蹊跷的是,中央军委、军方的四总部、国防部都没有送花圈。所有这一切,曾引起人们的好奇、关注:这是怎回事?

最令人不解的是,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当时已被军事检察院宣布逮捕,却意外地穿着便装,出席了乃父的追悼会。胡锦涛按惯例,向死者家属握手一一致意时,也握了姬胜德的手。这一镜头在电视荧屏画面上出现后,曾引起很大争论:这算怎一回事?

综合以上种种迹象,说明姬鹏飞的死颇不寻常。

姬鹏飞原来是自杀身亡的

过了一年半之后,二OO一年十月下旬,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就姬鹏飞的政治、组织结论发出了补充意见的通告,这才解开了这个谜。

该通告全文不到二百字,下达到省、部、军一级党委(组),内容如下:

姬鹏飞就其儿子姬胜德的问题,曾向组织提出了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被拒绝后,做了、讲了一些严重错误的事和话:以极其错误的行为,造成原患病症恶化而死亡;姬鹏飞一生曾对党的事业,对国家外交,港澳等工作,作出较大贡献。经讨论并听取了多方面的意见,决定维持对姬鹏飞悼词的结论;但建议:今后对有关姬鹏飞生前活动等,不举办公开形式的研究和纪念。

该通告称姬鹏飞是“以极其错误的行为,造成原患病症恶化而死亡”,这很含蓄地暗示了姬鹏飞是自杀身亡的。这是继高岗之后,中共体制内第二起高层领导人的自杀事件。

姬胜德落网经过

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原任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外传为部长,有误;部长一直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兼任)。九八年初,姬胜德曾临时主持过情报部工作,后在审核中发现其生活腐化糜烂,常和不正经的人往来等,所以军衔一直是少将,也一直是副部长。

九九年三月中旬,姬胜德在珠海接获通知,让他赶回北京玉泉山参加军委扩大会议。姬胜德赶到会场一看,发现气氛不对劲,无人跟他打招呼。只有迟浩田对他说:近年来你的业务很忙,该休息休息了。姬胜德一听,立即发了呆。迟浩田接着宣布:经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核准,中纪委、军纪委决定:自即日起留点审查(即隔离审查)。迟浩田问姬胜德:你有什话要讲?姬说:我父亲知道没有?我想见见张万年、尉健行。又说:我会老实交待我的生活问题的。在他身旁的中纪委副书记、军纪委书记周子玉立即对姬说:如果是生活问题,会对你采取留点审查措施吗?有什问题,你很明白,组织也很清楚。

留点审查期间的姬胜德

姬胜德在留点审查期间,仅交侍了曾奸污女青年、收受过赖昌星、中资港商的金钱等问题。他在此期间,先后搞过多次“绝食抗议”和一系列的企图自杀。他曾用袜子做成绳子勒紧自己的喉咙自杀,用牙刷塞喉自杀,甚至在提审时突然冲向窗口要跳楼自杀。

到了九九年六月,由军纪委书记周子玉、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代表军事检察院对姬胜德宣布:依法逮捕。姬胜德听了宣布,当即瘫倒在地。

姬胜德的三项罪行

九九年八月初,军事法庭开始对姬胜德案进行审理,认定姬胜德犯有三项罪行:(一)收受犯罪集团人民币、美金、港币贿赂,折合共二千一百三十多万元人民币,其中有一千五百九十万元被他套汇成外币,在外国开设了私人账户;(二)挪用、侵吞军事用途的资金九百七十五万,已挥霍和给家属在海外置业达九百万元人民币;(三)长期隐瞒、欺骗组织其配偶加入外国国籍的事实,隐瞒本人和社会上、香港、外国组织的不正当关系,并透露、泄露了军方机密等。

这三项罪行中的任何一项都足以量判死刑。中央军委审议意见是“死刑”,中纪委审议意见也是“死刑”。中央政治局审议时,支持军事法庭审议的意见:死刑。江泽民在会上说:军中败类、民族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姬鹏飞为子请命

当时正在北京香山养老的姬鹏飞得知其独子罪行足以判死刑后,先后四次写信给江泽民、张万年、迟浩田,请求宽恕姬胜德,免其一死。姬鹏飞还向薄一波、宋任穷、万里、宋平、谷牧、张爱萍等老同志请求协助,向中央政治局陈情。但,这些老同志都很为难,主要因素是姬胜德长期隐瞒、欺骗组织,本人身居要职却与外国有不正常关系并泄露了军方机密,这些罪行过于严重,致使他们不愿、也下敢为其说情。

姬鹏飞破口大骂

二OOO年一月中旬,中纪委、中央办公厅派出中办主任王刚,到北京香山姬鹏飞养老处,作了简单答覆:中央和江泽民同志看了来信,作了郑重讨论,认为姬胜德案情十分严重,在党内、军内已引起公愤,对于量刑,将按法律程序进行,并请姬老平心些,安度晚年。王刚在谈话中透露:死刑是难免的,但能推迟一、二年执行。暗示内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实际上就是暗示免于姬胜德一死了。不幸的是,姬鹏飞没有听懂王刚说的“死刑是难免的,但能推迟一、二年执行”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只认为其子必死无疑了。姬鹏飞听了之后,破口大骂:凭我和老伴为党为国奋斗近七十年,共产党就不能刀下留情,给我独子留条命。要死,我就死在中南海!又骂道:见个政治局常委,要比当年见毛泽东还难,这是什世道!

为儿子免一死做最后努力

二OOO年春节前夕,中共中央对老同志进行登门拜访,被姬鹏飞拒绝了,并说:我要见儿子!他又向中央提出要求,能否让姬胜德春节时回家一聚,再返监狱服刑?得到的回答是:根据现行司法规则,疑犯不能假释返家过节。

于是,姬鹏飞相约了十多名平日来往较近的老同志,节日到他家聚餐,趁此商议一下如何为免儿子一死作最后的努力。但,结果这十多名老同志都托词节日忙,婉拒了到姬府聚餐。

姬鹏飞用红酒吞服安眠药

二月八日中午,姬鹏飞在书房写了遗嘱之后,用红酒吞服了三十多粒安眠药片,入睡了。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即将姬送三军医院抢救。姬鹏飞被送院后,已处于临床死亡,但院方仍用生命仪器和药物来维持微弱的心脏跳动,为的是等候中央指示如何宣布他的死亡,而采取的延续生命措施。

到二月十日中午,生命仪器也无能为力了。新华社才发出讣告:姬鹏飞在北京逝世,终年九十一岁。

姬胜德是如何参加其父追悼会的?

姬胜德之出席其父的追悼会,是其母许寒冰奔走求情求来的,是许寒冰哭到薄一波家里请求的。当局批准同意姬胜德出席追悼会,张万年提出了附带条件:必须遵守规则,追悼会结束后必须返回,不能送灵车王八宝山火化场。如果在会场搞事,要承担一切严重后果。

对此,许寒冰、姬胜德都签字作了保证,姬胜德才得以出席其父的追悼会。

姬胜德终被判“死缓”

姬胜德最后所以被判了“死缓”,还是他父亲姬鹏飞生前四次为子请命的结果,不过,也是其母许寒冰到处奔走求情求来的。她先后上元老处求助,又去请求邓小平夫人、陈云夫人、刘伯承夫人、徐向前夫人等代为求情,跑的是遗孀路线。

根据中共法律,姬胜德侵吞、挪用公款高达二千多万元,足以判处死刑。如果不判死刑,这个头一开,日后对千万元大案的贪官怎判?这一点使中共司法界十分头痛。所以,中共当局在姬胜德案的判词中,勉强地替他找理由,说他“能交代新情况,有立功表现”,又称他交出了大部分款项”,云云。这就是中共宣传的“以法治国”,而中共的法,却是“小大由之”,伸缩性极大。

动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