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捷:姬鵬飛之死及姬勝德案真相


姬鵬飛是在自認經多方為子奔走請命無效,姬勝德必死無疑的情況下,悲憤自殺身亡的。他死後,在其妻許寒冰的奔走下,姬勝德破例出席了其父的追悼會。軍事法庭認定姬勝德犯有的三項罪行足以量判死刑,但最終還是輕判為「死緩」。

姬鵬飛死亡之謎

據香港動向雜誌11月號報導,歷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港澳辦主任、人大副委員長、中顧委常委的姬鵬飛,於二OOO年二月十日十三時五十二分在北京逝世。他的逝世,當時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只發了一則簡短的消息。根據姬鵬飛生前擔任的職務,他的追悼會的規格,應由江澤民、李鵬、朱鎔基出席的,但卻只由胡錦濤出席,致了簡短的悼詞。更為蹊蹺的是,中央軍委、軍方的四總部、國防部都沒有送花圈。所有這一切,曾引起人們的好奇、關註:這是怎回事?

最令人不解的是,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當時已被軍事檢察院宣布逮捕,卻意外地穿著便裝,出席了乃父的追悼會。胡錦濤按慣例,向死者家屬握手一一致意時,也握了姬勝德的手。這一鏡頭在電視螢屏畫面上出現後,曾引起很大爭論:這算怎一回事?

綜合以上種種跡象,說明姬鵬飛的死頗不尋常。

姬鵬飛原來是自殺身亡的

過了一年半之後,二OO一年十月下旬,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就姬鵬飛的政治、組織結論發出了補充意見的通告,這才解開了這個謎。

該通告全文不到二百字,下達到省、部、軍一級黨委(組),內容如下:

姬鵬飛就其兒子姬勝德的問題,曾向組織提出了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被拒絕後,做了、講了一些嚴重錯誤的事和話:以極其錯誤的行為,造成原患病症惡化而死亡;姬鵬飛一生曾對黨的事業,對國家外交,港澳等工作,作出較大貢獻。經討論並聽取了多方面的意見,決定維持對姬鵬飛悼詞的結論;但建議:今後對有關姬鵬飛生前活動等,不舉辦公開形式的研究和紀念。

該通告稱姬鵬飛是「以極其錯誤的行為,造成原患病症惡化而死亡」,這很含蓄地暗示了姬鵬飛是自殺身亡的。這是繼高崗之後,中共體制內第二起高層領導人的自殺事件。

姬勝德落網經過

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原任總參情報部常務副部長(外傳為部長,有誤;部長一直由副總參謀長熊光楷兼任)。九八年初,姬勝德曾臨時主持過情報部工作,後在審核中發現其生活腐化糜爛,常和不正經的人往來等,所以軍銜一直是少將,也一直是副部長。

九九年三月中旬,姬勝德在珠海接獲通知,讓他趕回北京玉泉山參加軍委擴大會議。姬勝德趕到會場一看,發現氣氛不對勁,無人跟他打招呼。只有遲浩田對他說:近年來你的業務很忙,該休息休息了。姬勝德一聽,立即發了呆。遲浩田接著宣布:經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核准,中紀委、軍紀委決定:自即日起留點審查(即隔離審查)。遲浩田問姬勝德:你有什話要講?姬說:我父親知道沒有?我想見見張萬年、尉健行。又說:我會老實交待我的生活問題的。在他身旁的中紀委副書記、軍紀委書記周子玉立即對姬說:如果是生活問題,會對你採取留點審查措施嗎?有什問題,你很明白,組織也很清楚。

留點審查期間的姬勝德

姬勝德在留點審查期間,僅交侍了曾姦污女青年、收受過賴昌星、中資港商的金錢等問題。他在此期間,先後搞過多次「絕食抗議」和一系列的企圖自殺。他曾用襪子做成繩子勒緊自己的喉嚨自殺,用牙刷塞喉自殺,甚至在提審時突然衝向窗口要跳樓自殺。

到了九九年六月,由軍紀委書記周子玉、副總參謀長熊光楷代表軍事檢察院對姬勝德宣布:依法逮捕。姬勝德聽了宣布,當即癱倒在地。

姬勝德的三項罪行

九九年八月初,軍事法庭開始對姬勝德案進行審理,認定姬勝德犯有三項罪行:(一)收受犯罪集團人民幣、美金、港幣賄賂,折合共二千一百三十多萬元人民幣,其中有一千五百九十萬元被他套匯成外幣,在外國開設了私人賬戶;(二)挪用、侵吞軍事用途的資金九百七十五萬,已揮霍和給家屬在海外置業達九百萬元人民幣;(三)長期隱瞞、欺騙組織其配偶加入外國國籍的事實,隱瞞本人和社會上、香港、外國組織的不正當關係,並透露、泄露了軍方機密等。

這三項罪行中的任何一項都足以量判死刑。中央軍委審議意見是「死刑」,中紀委審議意見也是「死刑」。中央政治局審議時,支持軍事法庭審議的意見:死刑。江澤民在會上說:軍中敗類、民族敗類,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姬鵬飛為子請命

當時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得知其獨子罪行足以判死刑後,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張萬年、遲浩田,請求寬恕姬勝德,免其一死。姬鵬飛還向薄一波、宋任窮、萬里、宋平、谷牧、張愛萍等老同志請求協助,向中央政治局陳情。但,這些老同志都很為難,主要因素是姬勝德長期隱瞞、欺騙組織,本人身居要職卻與外國有不正常關係並泄露了軍方機密,這些罪行過於嚴重,致使他們不願、也下敢為其說情。

姬鵬飛破口大罵

二OOO年一月中旬,中紀委、中央辦公廳派出中辦主任王剛,到北京香山姬鵬飛養老處,作了簡單答覆:中央和江澤民同志看了來信,作了鄭重討論,認為姬勝德案情十分嚴重,在黨內、軍內已引起公憤,對於量刑,將按法律程序進行,並請姬老平心些,安度晚年。王剛在談話中透露:死刑是難免的,但能推遲一、二年執行。暗示內定「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實際上就是暗示免於姬勝德一死了。不幸的是,姬鵬飛沒有聽懂王剛說的「死刑是難免的,但能推遲一、二年執行」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只認為其子必死無疑了。姬鵬飛聽了之後,破口大罵:憑我和老伴為黨為國奮鬥近七十年,共產黨就不能刀下留情,給我獨子留條命。要死,我就死在中南海!又罵道:見個政治局常委,要比當年見毛澤東還難,這是什世道!

為兒子免一死做最後努力

二OOO年春節前夕,中共中央對老同志進行登門拜訪,被姬鵬飛拒絕了,並說:我要見兒子!他又向中央提出要求,能否讓姬勝德春節時回家一聚,再返監獄服刑?得到的回答是:根據現行司法規則,疑犯不能假釋返家過節。

於是,姬鵬飛相約了十多名平日來往較近的老同志,節日到他家聚餐,趁此商議一下如何為免兒子一死作最後的努力。但,結果這十多名老同志都託詞節日忙,婉拒了到姬府聚餐。

姬鵬飛用紅酒吞服安眠藥

二月八日中午,姬鵬飛在書房寫了遺囑之後,用紅酒吞服了三十多粒安眠藥片,入睡了。工作人員發現後,立即將姬送三軍醫院搶救。姬鵬飛被送院後,已處於臨床死亡,但院方仍用生命儀器和藥物來維持微弱的心臟跳動,為的是等候中央指示如何宣布他的死亡,而採取的延續生命措施。

到二月十日中午,生命儀器也無能為力了。新華社才發出訃告:姬鵬飛在北京逝世,終年九十一歲。

姬勝德是如何參加其父追悼會的?

姬勝德之出席其父的追悼會,是其母許寒冰奔走求情求來的,是許寒冰哭到薄一波家裡請求的。當局批准同意姬勝德出席追悼會,張萬年提出了附帶條件:必須遵守規則,追悼會結束後必須返回,不能送靈車王八寶山火化場。如果在會場搞事,要承擔一切嚴重後果。

對此,許寒冰、姬勝德都簽字作了保證,姬勝德才得以出席其父的追悼會。

姬勝德終被判「死緩」

姬勝德最後所以被判了「死緩」,還是他父親姬鵬飛生前四次為子請命的結果,不過,也是其母許寒冰到處奔走求情求來的。她先後上元老處求助,又去請求鄧小平夫人、陳雲夫人、劉伯承夫人、徐向前夫人等代為求情,跑的是遺孀路線。

根據中共法律,姬勝德侵吞、挪用公款高達二千多萬元,足以判處死刑。如果不判死刑,這個頭一開,日後對千萬元大案的貪官怎判?這一點使中共司法界十分頭痛。所以,中共當局在姬勝德案的判詞中,勉強地替他找理由,說他「能交代新情況,有立功表現」,又稱他交出了大部分款項」,云云。這就是中共宣傳的「以法治國」,而中共的法,卻是「小大由之」,伸縮性極大。

動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