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江核心李铁映改坐冷板凳

2002-01-02 00:02 作者: 高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内部有人把李铁映这位“中南海明日之星”星光日益暗淡之因,归结为他水平太低。若果真如此,如今安排他出任“首席理论官”,岂非太不把自己理论阵地当回事?

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共政坛曾有所谓“辽宁三李”之说,指的是当时刚刚从辽宁省委书记(相当于现在的副书记)职务上升任国务院电子部长的李铁映,以及自一九八五年开始担任辽宁省委书记、副书记的李贵鲜和李长春三人。

在一九八七年的中共十三大及次年初的七届全国人大上,李铁映和李贵鲜均高就“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李铁映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国务委员,李贵鲜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组书记。当时,李铁映五十一岁,李贵鲜五十岁,难怪当时海外亲共报刊称誉其为“中南海明日之星”。

十年之后,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层面相比,李铁映和李贵鲜仍称得上年富力强,但前者只剩下政治局委员空衔,后者则成为中共取消干部终身制之后最年轻的一位“退居二线”者。

李贵鲜年纪轻轻便被迫“退居二线”,无疑是当年得罪朱容基的政治后遗症。李铁映政坛失意,则被认为是得罪了江泽民

社科院升格?李铁映降格?

李铁映自江泽民时代开始后便逐渐在政治上失意,并不是从九届全国人大开始的。去年十五届一中全会上,李铁映虽然继任政治局委员,但却没能被安排进中央书记处分管某类党务部门,便显示了他在今年九届人大之后的政治出路,已是中共高层人事安排中的一大难题。

到九届人大为止,李铁映的国务委员已经是两任届满,不能继续连任是宪法规定。十五大之后,曾经一度有过李铁映将由国务委员改任副总理的传闻。虽然宪法中没有没有关于国务委员届满后是否可以任副总理的相关规定,但国务委员的位置实际上是“准”副总理。所以,假如是安排李铁映在国务委员届满后转任副总理,显然有钻宪法漏洞之嫌。可见,在十五届一中全会上没有及时安排李铁映进入中央书记处改事党务工作,但还要令他继续保持“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政治规格的前提下,九届人大和九届政协的所有人事换届事项中,能够为李铁映考虑的只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长四项。

令海外政评界大感意外的是,九届人大和九届政协会议上虽然没有给李铁映安排任何新的职务,但在这“两会”召开期间,也就是距李铁映的国务委员任期届满还剩几天的时候,新华社突然对外宣布:“国务院二月二十八日决定:李铁映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绳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职务。”

其实并不单是海外政评界对此大感意外,许多中共官员以及当时正在北京参加“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都对李铁映的这项“兼”职安排感觉大惑不解。疑团之一:如此安排到底是意味着社科院行政级别的升格,还是李铁映政治地位的降格?

技术官僚成社科主管

疑团之二:社会科学院自正式建院以来,在李铁映之前的数任院长都是在社科方面的权威人士。首任院长胡乔木虽然政治上忽左忽右,但他当时毕竟称上得是中共理论界的一方霸主;次任院长马洪是中共自己培养出来的经济理论专家;三任院长胡绳则是中共党史权威。在中共理论界,习惯上将这些人称之为“理论官”。而如今把李铁映这样一个电子工业专家出身的技术官僚安排中共政坛内的“首席理论官”,岂不是在乱点“政治鸳鸯谱”?

步入中共政坛之前的李铁映,曾参与研制大陆第一块集成电路版和“超高速ECL集成电路系列”,主编过两册《科技入门》著作,并先后发表过百余篇学术论文。为此还曾经在一九七八年“科学的春天”到来之际,荣获中国大陆首届“全国科技大会奖”。基于此,江泽民等人若安排李铁映出任中国科学院院长,才称得上是“门当户对”。难怪有人讽剌“一定是起草任免令的某位草包秘书把中国科学院写成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出去以后也只好将错就错了。”

疑团之三:由新华社三月五日播发,各大官方报刊三月六日才奉命统一见报的这项对李铁映的“兼”职任命,却又是国务院二月二十八日的决定。当时,离九届人大会议开幕时间还有六天。为什么不在国务院作出这一“决定”的次日,便责成新华社发稿,而非要等到人大会议召开期间才正式宣布,招惹得人大代表们议论纷纷?

社科院长是主职而非兼职

疑团之四:这项“国务院决定”中,安排李铁映“兼任”社会科学院院长的“兼”字应该如何理解。既然是“兼任”,意指“兼”职之外还有一项“主”职,比如王忠禹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国务院办公厅主任。对李铁映的这项安排既然是国务院的任命,“兼”职之外的“主”职当然不是指他的党内职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而只能是指在国务委员“主”职之外“兼”任社科院长。但如此解释又惹得人大代表们不能不牢骚满腹,明摆着,李铁映的国务委员职务只剩下数天任期而且在法理上已不能继续连任,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抢着给他任命一项国务委员名义下的“兼”职?

在中共政坛内,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仅仅是个政治“衔级”而不是具体职务。如果某人除具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头衔,而又被分配一项具体的党职(中央书记处书记)、军职或政职,那么此公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便属于荣誉性质或安慰性质了。比如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之后的胡耀邦、十四届一中全会之后的杨白冰。

无论前述诸项疑团的谜底到底是什么,自朱容基“内阁”在九届人大上正式出台以后,不再担任国务院国务委员的李铁映,就不能再被说成是“兼”任社科院院长,而是“专”任社科院长。如此“高衔低配”,难怪中共内部许多人大惑不解之余,纷纷到李铁映与江泽民的关系方面找答案。

丁关根未进常委拖累李铁映

去年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中南海内部曾有李铁映既然在十五大之后改换门庭,从事党务系统工作的传闻,说李鹏曾向江泽民建议过安排李铁映进入中央书记处,然后接替丁关根中宣部长职务。所以,当时在筹划成立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时,特别安排丁关根任主任,李铁映任副主任。

不过,当时如此设计的前提是江泽民希望提拔丁关根进入政治局常委,象过去的李瑞环一样以政治局常委身份统揽整个意识形态口,既包括党务系统的中宣部、人民日报等,也包括国务院系统的新华社、广电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以及国家教委、社会科学院等等。后来,因为乔石把中纪委书记尉健行进入常委作为自己退休的主要交换条件,江、李为顾全大局被迫同意,提拔丁关根的念头只好打消。更何况丁关根的三青团历史被揭发出来以后,已经弄得江泽民十分被动。

另外一种说法是党内曾有人建议安排李铁映在十五届一中全会上进入中央书记处并兼任中组部长,但遭到江泽民的反对。而江泽民之所以对李铁映很不感冒,一是因为李铁映当年接替江泽民电子工业部长职务之后,曾经在人事安排上得罪了江泽民;二是因为江泽民在八九年六月接替赵紫阳总书记职务以后,李铁映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十分买账。

未重用曾培炎江耿耿于怀

按照中共内部人士的说法,李铁映与江泽民首次结怨,是在他接替电子工业部长期间。当时,江泽民被安排到上海接替汪道涵市长职务,只决定带走他当时的秘书贾廷安。临行前,江泽民向接替他电子工业部部长职位的李铁映交待工作时,双方合作得还是比较愉快的。在介绍部内各位副部长及司局长的情况时,江泽民着重介绍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并已经安排为部办公厅主任的曾培炎,强调曾培炎是大学刚毕业便在他江泽民手下工作,在他江泽民眼皮底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谁知,江泽民不强调还好,一强调反而令李铁映有了戒心,搞不明白江泽民为什么一定要把同他关系好到这种程度的人,继续留在电子工业部而不是带到上海。结果,江泽民走后不久,曾培炎便被从部办公厅调至计划司。直到李铁映不再担任该部部长,曾培炎才熬出了头。

无法印证这些传闻是真是假,看得见的是:随着江泽民入主中南海,曾培炎的政治出路立刻实践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中国传统;李铁映的政治仕途便开始了“原地踏步”。

当然,中共政坛内部也有人把李铁映这位“中南海明日之星”之所以“星”光日益暗淡的原因,归结为他水平太低。但若果真如此,如今安排这样一个“水平太低”的人出任中共政坛的“首席理论官”,岂非太不把自己的理论阵地当回事了?

(中国时代杂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