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辉:新年远近看


新世纪的第二个新年,将给地球人带来什么?

从二十一世纪大站出发的历史列车,一开始就在凶险的气氛中穿行。九一一恐怖突击与反恐怖主义的战火,冲击着地球的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态。

这是不是另一幅世纪战乱图?

二十世纪,人类有三个特大灾难,一是一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是二战,三是共祸。三大祸患的根源是两个,一是法西斯主义,一是共产主义。前者在上半世纪结束前进入了坟墓,后者在东欧、俄罗斯的土地上只留下废墟。原来由十多个共产国家组成、经过四分五裂、溃不成军的共产阵营,只剩下一大三小。世纪末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人类普遍能平平安安地度过平安夜。

但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平安夜就不大平安了。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还未完全结束,恐怖主义的火山还是活的。因此,由先进的文明国家主导的反恐斗争、反恐战争应当是一场持久战。

有一个问题需要澄清的是:政治层面上的恐怖主义是什么?相信正确的答案是:反人道、反文明、反民主的残暴思想行为。历史上许多暴君、独夫都是恐怖主义者。当代的恐怖主义分子当然不止一个拉登。离现在稍远的典型恐怖主义者有两个,一个是希特勒,一个是列宁。列宁鼓吹的暴力革命和领袖专政,滥杀无辜,为俄共、苏共以及其它共产党的恐怖主义开了一个很坏的头。毛泽东等共产党首领从列宁-斯大林主义那里接过恐怖主义的棒,仅是中国,就有几千万人惨死棒下,而且还出了接棒人。拉登不是列宁主义的信徒,是另类恐怖主义者,但同样是人道、文明、民主的敌人。拉登一类的恐派主要是在过去的冷战中产生的,和苏美扩张与围堵的斗争有很大关系。这场冷战虽已结束,但谁也不能保证新的冷战不会出现。此外,中东天际,战云密布。这样看来,未来的世界不会是平静的,除非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把所有模式的恐怖主义连根拔掉。

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呢?看来是有的。最主要的条件是国际民主力量的壮大和凝聚。在阿富汗打的反恐战争,已经测试出这个条件是存在的,当联合国表决派遣维和部队驻阿时,有的人心存异议,却连弃权票也不敢投,由此可得验证。

世界民主力量在团结中上升,一方面用战争等手段消除拉登式和非拉登式的恐怖主义,一方面用和平演变的推土机把共产主义最后送入历史,这个可能性,相信会在一个年代之内转化为现实性吧。

统治中国大陆的江泽民他们,应当主动跟上形势,为个人为党书写新页。目前是一个关键时刻,你若不开展以开放舆论为前导的政治改革,和党内外改革派一起,致力把一个专制的中国(大陆)变为民主的中国,你就只能在国内外中国人民力量、国际民主力量以及入世后经济战压力的冲击下充当党的悲剧中的悲剧角色。要是用恐怖主义挑战历史洪流,你们势将受历史裁判。

新年伊始,祝愿在颓垣焦土和匮乏自由的荒原上,和平民主姹紫嫣红开遍。

(争鸣2002年1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