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輝:新年遠近看


新世紀的第二個新年,將給地球人帶來什麼?

從二十一世紀大站出發的歷史列車,一開始就在凶險的氣氛中穿行。九一一恐怖突擊與反恐怖主義的戰火,衝擊著地球的經濟生活和政治生態。

這是不是另一幅世紀戰亂圖?

二十世紀,人類有三個特大災難,一是一戰(第一次世界大戰),二是二戰,三是共禍。三大禍患的根源是兩個,一是法西斯主義,一是共產主義。前者在上半世紀結束前進入了墳墓,後者在東歐、俄羅斯的土地上只留下廢墟。原來由十多個共產國家組成、經過四分五裂、潰不成軍的共產陣營,只剩下一大三小。世紀末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人類普遍能平平安安地度過平安夜。

但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平安夜就不大平安了。阿富汗的反恐戰爭還未完全結束,恐怖主義的火山還是活的。因此,由先進的文明國家主導的反恐鬥爭、反恐戰爭應當是一場持久戰。

有一個問題需要澄清的是:政治層面上的恐怖主義是什麼?相信正確的答案是:反人道、反文明、反民主的殘暴思想行為。歷史上許多暴君、獨夫都是恐怖主義者。當代的恐怖主義分子當然不止一個拉登。離現在稍遠的典型恐怖主義者有兩個,一個是希特勒,一個是列寧。列寧鼓吹的暴力革命和領袖專政,濫殺無辜,為俄共、蘇共以及其它共產黨的恐怖主義開了一個很壞的頭。毛澤東等共產黨首領從列寧-斯大林主義那裡接過恐怖主義的棒,僅是中國,就有幾千萬人慘死棒下,而且還出了接棒人。拉登不是列寧主義的信徒,是另類恐怖主義者,但同樣是人道、文明、民主的敵人。拉登一類的恐派主要是在過去的冷戰中產生的,和蘇美擴張與圍堵的鬥爭有很大關係。這場冷戰雖已結束,但誰也不能保證新的冷戰不會出現。此外,中東天際,戰雲密佈。這樣看來,未來的世界不會是平靜的,除非在不太長的時間內把所有模式的恐怖主義連根拔掉。

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呢?看來是有的。最主要的條件是國際民主力量的壯大和凝聚。在阿富汗打的反恐戰爭,已經測試出這個條件是存在的,當聯合國表決派遣維和部隊駐阿時,有的人心存異議,卻連棄權票也不敢投,由此可得驗證。

世界民主力量在團結中上升,一方面用戰爭等手段消除拉登式和非拉登式的恐怖主義,一方面用和平演變的推土機把共產主義最後送入歷史,這個可能性,相信會在一個年代之內轉化為現實性吧。

統治中國大陸的江澤民他們,應當主動跟上形勢,為個人為黨書寫新頁。目前是一個關鍵時刻,你若不開展以開放輿論為前導的政治改革,和黨內外改革派一起,致力把一個專制的中國(大陸)變為民主的中國,你就只能在國內外中國人民力量、國際民主力量以及入世後經濟戰壓力的衝擊下充當黨的悲劇中的悲劇角色。要是用恐怖主義挑戰歷史洪流,你們勢將受歷史裁判。

新年伊始,祝願在頹垣焦土和匱乏自由的荒原上,和平民主奼紫嫣紅開遍。

(爭鳴2002年1月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