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错了什么


★贝贝是阿姨家的女儿,4岁,在市区上幼儿园,长得像芭比娃娃,活泼可爱。有一天我去阿姨家,逗贝贝:“今天幼儿园里老师教了什么歌?”贝贝眉飞色舞地说,“今天没有上课,小朋友都在捡树叶和废纸,我捡了好多,老师还表扬我呢。”阿姨一听,狠狠地抓过贝贝的手说,“你就这样贱呀,那是清洁工人干的,以后不许捡,要捡让老师捡!真不像话。”贝贝怯怯地说了句:“老师也捡了。”

  ★这个深秋的傍晚,我乘无人售票车回家,可一掏口袋却没有零钱。我焦急地四处张望,看到车站旁有一个邮亭,就走上去想换点零钱。可那位中年妇女连头也没抬说是没有没有。这时正在一旁玩耍的小男孩却高声说:“妈妈撒谎,我明明看见抽屉里有零钱的,我来换给你好了。”这里漫天飞沙狂舞,我的眼睛泛起一层泪花,我怕小男孩遭到呵斥,忙说:“谢谢你,小弟弟,我找到零钱了。不用了。”孩子的心灵不染纤尘,爱他们,就要从教他们做人开始。

  ★晚上11点多了,被我关在门外的女儿哭着进了家门,她说她给班上的一个同学补完课就一起玩了起来,玩得开心竟忘了时间。“给我跪下!”我的一声怒斥吓得女儿一跳。女儿乖乖地跪了下来,泪水叭嗒叭嗒掉在地上,毫无反抗能力的样子,一下子戳痛了我的心。有这个必要吗?这就是爱吗?这还是我吗?这样生硬的爱将给孩子带来什么?别再让爱成为父母打骂孩子的借口吧。

  ★儿子学会了撒谎说大话。刚进中学时,学校发学生家庭情况调查表,儿子竟将我和妻子的工资收入抬高了一倍,还将身为普通工人的母亲“提拔”为行政干部。我发现后要求儿子改正过来,他却不以为然,说:“干吗这么认真,修饰一下大家面子上都好看。你在单位搞统计报表时不也虚报吗?”一下子呛得我无言以对。

  ★某报曾载,一个念小学三年级的小男生省下伙食费,攒够40元钱想用30元“买”父亲一天,陪他上公园,说说话。10元钱用作门票。这则报道很发人深省,这个孩子想赎回的是孩子起码的关怀呵,那些忙着挣钱却还说是为了孩子的父母不知作何感想。多与孩子沟通,多听听他们的心声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想什么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如果真为了孩子请不要做缘木求鱼的事。

  ★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除小儿子未成家外,都已结婚生子,节假日济济一堂,享受天伦之乐。忽有几次,孩子们的话题都集中在二姑娘身上,笑她过日子太抠门,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去农村婆家,七八十里还舍不得坐车,都骑自行车来去,招待家人也简朴。甚至他们还以自己用钱的潇洒来衬托她的寒酸。其实我们老俩口也曾因此以“皱眉”的口吻批评过二姑娘。现在见他们说多了,我才感觉他们说得不对,我知道根子出在我们身上。我对他们说,二姑娘收入不丰孩子又小,生活俭朴难道不对吗?你们应该学她才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