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亲兄弟 受贿靠夫妻--贪官背后多有"贪内助"


综观近年来官员腐败案件,发现其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贪官的背后多有一个“贪内助”在帮助官员或者直接受贿,以至于官员腐败出现一个奇特的现象,每倒下一个官员,其家人,尤其是妻子也难逃其责,双双甚至更多的家人进了监狱。

请看这些贪官档案。

孟庆平:原湖北省副省长,曾7次通过妻子郑秀英之手接受了个体户庄某的贿赂计14.5万元人民币,10万元港币。

许运鸿:原浙江省宁波市委书记,其妻子、儿子从宁波金融大案的当事人手中先后收受了600万元人民币和若干美元、港币。

李树春:任江苏省响水县委书记期间,共有60多人给他送钱送物,其中50多笔是其妻经手收下的。

林国悌:湖南省机械工业局原局长,他不但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权力受贿,而且携妻带子一起干,和儿子共同受贿397万元,其妻除多次参与行贿受贿交易,还负责保管和存取赃款赃物。

肖作新:安徽省阜阳市原市长,其妻周继美向检察机关供述说自己“存钱有瘾”,买官者、大款们等一切想从肖作新权力的口袋里捞点实惠的人,便投周继美所“好”,以其为钓竿,钓到了肖作新这条大鱼。在阜阳,有人说,只要周继美收了钱,不愁肖作新不帮忙。很多时候肖作新和周继美共唱一台戏,与他人进行钱权交易。

慕绥新:辽宁省沈阳市原市委书记,他曾在鞍山任职,鞍山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周伟趁机给慕绥新的妻子送厚礼,后来,慕绥新安排周伟担任了沈阳市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很快又提拔为局长。

马向东:辽宁省沈阳市原副市长,据统计,马向东近3000万元的受贿总额中,有68%与其妻章亚飞有关。1993年春节,某酒店老板去马家行贿,当着章亚飞的面给了马向东7万元,下楼时又悄悄地塞给马向东3万元,他就生怕“贿”不到马向东的手里,可谓用心良苦。

从1984年至1999年的16年中,马向东的受贿所得均交由章亚飞保管,少则1000元,多则数万元,章照单全收,毫无畏惧可言。

不久前,浙江省纪检委宣教室向新闻界披露:1994至1999年间,浙江省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共查处违纪党员干部39681人,其中县处级干部817人,地厅级干部67人。在这些领导干部经济犯罪中,存在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夫妻联手作案比例很高,许多贪官后面有一个推波助澜的“贪内助”。

无独有偶,山东省泰安市郊区检察院近日也向新闻界披露:近期立案查处的37起领导干部受贿案中,有34名案犯的“夫人”充当夫君的“收银员”,夫妻联手作案率高达90%以上。

那么,家人成了受贿掮客的原因何在?

几乎所有的家庭腐败案中,妻子儿女成了受贿掮客,依靠的就是主角的权力。而这些主角如果自身就是一个贪官,如何能说服家人不去受贿?

此外,“夫贵妻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受这种封建思想的影响,领导干部的家人往往有一种荣誉感,随着领导干部权力的上升,家人的贪心欲望就越来越强烈。戚火贵的妻子就是这种贪婪成性的人,在丈夫任市委书记期间,她帮助出点子、想办法,帮助受贿达200多万元,另有1000多万元“来源不明”,最终被判刑16年。

肖作新的妻子自己说她“存钱有瘾”。这些贪心不足的家人在背后,可谓是营造了良好的家庭受贿的氛围,在家里“地位不高”的男人只能任其行事了,有些家人受贿还是瞒着掌权者本人的,在背后干着一手交钱,一手卖官的勾当。

事实上,领导干部常常处在无人监督的状态下,这为他们受贿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思想上已严重变质的领导干部,不仅自己大量收受贿赂,还为家人受贿创造条件,当家人打着领导干部的旗号在外面为所欲为时,不仅不去制止,相反,有的还为家人出谋划策,有些自己不便出头的事情,交由家人去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