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太被深圳列为”黑律师”


中国南方制造业中心深圳当局最近命令代表受伤害工人的律师关闭事务所。但那名律师周立太说,他不服,置疑那一命令的合法性,并指控那一命令的动机是担心他的工作会吓跑投资者。

他在深圳接受《纽约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不会罢休.”

深圳司法官员十二月十九日通知周立太,说他在那个城市执业不合法。四十五岁的周立太是在重庆市注册执业,但他说那一命令是当局要制止他代表工人说话。

《纽约时报》三日引用他的话说,”深圳政府当局恨我。”他说,去年七月他代表深圳女工控告被韩国人开办的工厂脱光衣服搜身的案件引起媒体广泛注意,也令深圳当局难堪。

他说,”他们害怕所有的负面暴光。”

尽管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宣传,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从来不是工人的天堂。虽然多数工人都加入了政府发起的工会,但没有多少人来保护他们的权益。工会通常占在厂主一方解决纠纷。

中国南方许多厂主不付加班费或拖欠工资。周立太说,部份最坏的工厂是香港或台湾公司投资的。

从一九九七年开始,周立太代表深圳一个制造业密集区(龙岗区)的工人说话,那里的工厂生产玩具、鞋、服装和电子产品。多数工人都在有害条件下作业,每天工资不到一美元。

周立太已经为他所代表的七百名工人当中的将近一百五十人赢得补偿。由于他的努力,当地最常见的工伤事故--被机器切断一只手的补偿从原来的平均四千美元提高到二万四千美元。

周立太对于打赢的官司收取百分之十的法庭裁决补偿金;如果官司打输了,他就不收费;即使他已经为那些在打官司期间的当事人提供住处和其它支持。他说,”我仍然有三十多名受伤工人和我住在一起。”

周立太过去也同深圳当局有麻烦。他在一九九七年刚刚开始执业的时候,深圳司法局就没收了他的法律执照。他在起诉之后,当局又还给他执照。

最近是在深圳发起打击”地下”律师的运动中,周立太再次遇到麻烦。根据对他的停业命令,打击”地下”律师是指那些没有执照在深圳开业者。

周立太对记者表示,深圳有关部门这一做法不仅严重损害特区改革开放的形象,而且也是对中国法律的挑战,他一定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讨回公道。

周立太表示,他是合资格的执业律师,在重庆注册,根据中国《律师法》规定,律师执业不受地域限制,他在深圳代理案件并不违法。他说,即使他在执业期间涉违法违纪,有权对他作出处理的也只能是重庆市司法局,深圳的做法属越权,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他已入状龙岗区人民法院,起诉龙岗司法局。

但深圳市司法局有关人士解释,有关行动是深圳市清理整顿非法从事律师业务行动的一部分。根据规定,外地律师机构在深圳设点执业,或外地律师在深圳坐地收案执业,均须向深圳当局注册登记,有关部门据此将周立太列为”黑律师”,对其下驱逐令。

多维新闻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