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载:爆炸时天空升起了巨大的蘑菇云



  ■记者几次接近事发现场均被挡回

  ■为什么他们要说这里只死了9个人

  ■据传江西有关方面曾试图关闭该烟花生产公司

  2001年12月30日上午9时45分,江西省万载县黄茅镇前进村攀达烟花制造有限公司发生特大连锁爆炸事故,整个厂区被夷为平地,正在上班的200多名员工除一部分人逃离外,其余生死不明,已经证实的有14人死亡。

  ■10公里之外我们见到了碎玻璃

  记者获知这一消息时,正在位于湘赣边境的江西省修水县大桥镇界上村采访另一起爆炸事故。来不及拂去身上的灰尘,我们就又迅速赶到了万载县的爆炸现场。

  距离事发地点尚有10公里处时,记者就发现公路两旁不少民房门窗玻璃被震碎。一名村民说,当时他听到连续3声打雷般的巨响,一声高过一声,第三声还不断伴随着刺目的“闪电”。另距事发地8公里处的湖南浏阳市泉井村村民柳来弟介绍,他在第一次大爆炸时就感到全身受震,他家附近的前进小学门窗玻璃被震破。而事发现场两公里以内,不少房子的周围都有碎玻璃。在离事发现场两个山头的万载县前进村彭炽峰家,房屋上数十处新安装的玻璃一块不剩,几扇房门被巨大的冲击波击碎。

  ■我们的采访车被拦住了

  在距爆炸现场约1公里处时,我们的采访车被值勤的江西民警拦住,称车辆一律不许通行。记者只好下车步行,只见沿途马路两边房屋的门窗、玻璃窗、瓦片大部分被震碎,许多村民正在进行清扫,有的村民爬上屋顶掀下被震坏的瓦片。攀达烟花制造有限公司周围的山头、田间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记者在当地一村民的带领下抄小路爬上一座靠近烟花公司的小山头,只见厂房几乎全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爆炸后留下的深坑。厂区内的两座山头上的树木被烧成灰烬,地面也被烧成黑色,尚未燃尽的木料仍在冒着缕缕浓烟。10多栋靠近厂区的民房被炸塌,数栋新建的民房墙壁不同程度开裂。

  ■蘑菇云又一次升起

  当天下午2时30分许,厂区上空突然又有一团蘑菇云腾空而起,现场数千人惊呼:又爆炸了! 当时我们仅距爆炸中心400米左右,差点被逃生的人群撞倒。几分钟后,硝烟渐散,我们小心翼翼地接近工厂旁的一栋民房,目睹了整个现场爆炸后的惨状。


  据知情者称,上午9时许被引爆的只是厂区内的小部分炸药,爆炸持续了10多分钟。此后每隔10来分钟就会发生新的爆炸,只是威力较小。另外,还有数十吨炸药仍在已被夷为平地的工厂内,这些炸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几部军车载来大批武警官兵在厂外随时待命,约有三四千人参与了现场救援工作。日暮时分,同行的摄影记者进入了爆炸主现场。现场依然烟雾袅袅,消防人员还在往冒烟处喷水,清理工作仍在进行。在黄茅镇镇政府院子里,记者发现一六旬老人正在烧纸钱,旁边放着一黑色棺材。火光映着老人悲切的神情,他颤抖着伸出弯弯的食指告诉记者,死者是他9岁的孙子。爆炸时,小孙子正在家里看电视,没想到祸从天降,新建的两层楼房已被震毁,他们永安村房屋倒塌的还有好几户。

  由于爆炸前后发生多次,一些人在听到第一次爆炸后及时逃出,避免了更大的伤亡。记者“混”入厂区,看到路边和屋里散落着大量火药桶和罐装的易燃化学品,而四周仍有许多未燃尽的火舌在蔓延。救援人员动用了两台挖掘机清理现场,由于担心连续爆炸,救援行动受到阻碍。

  ■方圆5公里以内的居民都必须撤离

  由于事故现场实行交通管制,当晚9点左右,记者乘坐湖南省浏阳市文家市医院的“120”急救车再次赶赴江西事发现场。

  21时20分,我们进入湘赣边界的铁山界村。这里距事发现场仅4公里左右。在车灯照射下,只见众多村民神色凝重地往浏阳境内徒步急奔。其中一王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接到上级通知,由于很可能会再次发生爆炸,方圆5公里以内的居民都必须尽快撤离。

  21时25分,许多当地村民拦住急救车,好心劝我们说:“赶快掉头!赶快掉头!爆炸威力很大,会死人的。”21时30分,急救车进入离事发现场不到1华里的江西万载县黄茅镇前进村。

  匆忙撤离的村民再次拦住了车:“你们不要命了?前面还有一个地洞里的炸药马上要爆炸了!”据当地村民介绍,这个地洞保存的炸药至少有10吨,已有7年没动过,这次的爆炸可能破坏了其封闭性,氧气进入后随时可能再次发生爆炸。

  21时40分,急救车终于趁着夜晚交通管制稍微松懈的间隙,直接进入了事发现场。现场除许多军警在忙碌外,还有20多名村民守在厂区门口。他们在耐心地等候着在事故中失去联系的亲人的消息。每个村民的脸上都挂满了泪水。黄茅镇前进村村民阳石炳说:“房子塌了,老婆生死不明,我自己在这里是否安全,已不再重要了。”

  ■火光在夜空中显得格外刺眼

  在破败不堪的厂区内,记者亲身经历了再次发生的一场爆炸,声音沉闷,火光在沉沉的夜空中显得格外刺眼。一瞬间,厂区门前所有人的神情又紧张起来。据了解,前进村的4000余名村民再加上相邻两个村庄的村民,共有万余人都在紧急向湖南方向撤离。一些死者家属在野外烧纸钱;一名女性正用沙哑的嗓门在呼唤自己孩子的名字。为我们带路的村民说:“那是在叫魂呢。”

  ■该公司曾发生过爆炸死人事件

  事故发生后,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江西省省长黄智权已赶赴事故现场,指导现场抢救,调查事故原因。江西当地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救援措施,当地党政领导以及公安、武警、消防、医护人员已赶到现场,指挥现场抢救伤员。

  记者了解到,发生事故的攀达烟花制造有限公司厂房占地面积为1万多平方米,是万载县最大的烟花生产厂,内有3家分厂,其中一家是玩具厂,另一家是电光花炮厂,是一家证照齐全的港商独资企业。该公司此前也曾发生过爆炸死人事件,去年6月就由于爆炸造成了两人死亡。江西有关方面曾试图关闭该公司,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以致酿成今天的巨大惨祸。

  事故发生时,由于是星期天,这两家工厂正好放假,只有200多人在里面加班,否则当时爆炸现场就有1000多人。在玩具厂上班的刘女士说,真是万幸,自己这天正好休息,可那么多姐妹都没了。

  ■现场采访被“管制”

  12月31日上午11时许,记者的采访车再次进入湘赣边界的前进村时,发现公路和两旁停着许多汽车,其中不乏各地媒体的采访车。当我们继续前行一段距离后,5名站在马路中间的交警和民警举手示意停车,记者称:要途经这里去南昌采访。一位交警说:“我不管你们去哪里,但这里不许通行。”当记者欲进一步交涉时,一男一女两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上来询问,我们出示证件后被告知:前方危险尚未排除,这件事不能再进一步报道了。

  当日下午,记者无奈绕道100多公里的路程后,来到万载县政府办公室。该县办公室工作人员一概称“什么也不知道。”在该县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让记者到记者接待室去,说那里有人接待采访。

  在记者接待室,记者在一份有关“记者接待室”工作内容的规定中看到这样一段话:“禁止所有记者到现场拍摄、录像;在各路口设卡检查,各站卡配备一两名宣传口工作人员做说服工作,防止记者进入现场,并劝其回城。”发现记者注意这些内容时,这名工作人员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怒气冲冲地将材料从床头柜上立即收回。

  ■伤亡人数仍是谜

  31日下午,记者从县委到县政府、再到县委宣传部,在多个部门来回奔跑,但仍然无法从这些部门了解到这次事故伤亡的准确死亡数字。下面是记者与当地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一段对话。

  记者:“事故发生后已有两天,有关部门目前是否对伤亡情况有进一步统计?”

  答:“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还是事发当天死亡9人,受伤60人的统计。”

  记者:“据一些新闻媒体报道称,目前至少已找到20具遇难者尸体,还有的电视报道是死亡34人,这个数字是不是目前的统计数字?”

  不待记者说完,这工作人员显得有点烦躁,一边阻止记者做记录,一边否认:“他们(指媒体)是乱猜的。”

  记者:“今天上午,我们还在现场亲眼看到有一具尸体被拖出来,对此如何解释?” 这个工作人员有些尴尬地回答:“那可能顶多也就这么多(指20具尸体,记者注)。”与此同时,该县城许多居民或死者家属则纷纷向记者提供各色各样的信息。相信随着抢救和调查工作的结束,这个谜不久将解开。

  ■每年都要炸那么一两次

  2001年1月1日,遇难者家属阳石炳在弟弟家中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元旦。阳石炳的弟媳吴任娥在这次事故中不幸遇难。几天来,阳石炳的心情也和弟弟一样痛不欲生,人也消瘦了许多。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说:“人死不能复生,作为死者家属,我们要求调查事故原因,严查有关责任人。”

  阳石炳和在场的村民们说:“这次事故究竟死了多少人?究竟有多少人生死不明?为什么他们要口口声声说这里只死了9个人?究竟是怕承担责任,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在县政府门前,一位县城居民面无表情地说:“炸了就炸了,死了就死了。人死哪能复生呀?我们这儿爆竹厂多,每年都要炸那么一两次,习惯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