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查户口“吓”死四旬农妇?


“我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经受不住户籍协管员的厉声恐吓,当场倒地不省人事……”19岁的湖北嘉鱼县打工妹蒋红敏及其亲属昨天(1月4日)向记者讲述45岁的外来农妇董木仙猝死经过时,都说“协管员要对董木仙之死负一定责任”。据了解,南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三分队于昨天下午正式立案调查这起离奇死亡事件,检察机关与南山区公安分局也将于今天上午解剖死者尸体,查找董木仙的真正死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董木仙前天下午4时半左右在深圳南山九街梧桐街30号倒地猝死,当时,她的小女儿蒋红敏以及山西籍外来工何波、湖北嘉鱼籍外来工高登峰等人都在现场。据蒋红敏讲述,南山区南头办事处南头城村3名户籍协管员来检查消防安全时,其母亲董木仙正在表哥刘英的小店内上洗手间。其中一名协管员见厕所里面有人,便用脚猛踢厕所门。“我妈妈是从农村来的,没见过世面,从厕所里出来时被吓得面如土色。”蒋红敏告诉记者,临走时,协管员又要求检查董木仙的身份证,董木仙刚刚小声说了一句“没有”,便从凳子上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随后蒋红敏和亲戚朋友一起将董木仙送进南山区人民医院,经检查,董木仙的心跳已经停止。南山医院吴医师表示:“医院只能出具院外死亡证明,董木仙的真正死因最终要由法医来作鉴定。”蒋红敏的表哥袁方振认为,姑妈董木仙来深圳靠捡破烂为生,胆小怕事,虽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但检查出来后已经进行过治疗,从来没有发过病,因此,3名协管员的恐吓是造成董木仙猝死的直接原因。

  记者昨天下午到南山区南头办事处南头城村治保会办公室采访时,值班小姐说:“3名协管员已经被叫到九街派出所接受调查去了。”南山区公安分局南头城辖区民警张先生告诉记者:“公安机关接到死者
董木仙家属报案后,正在积极展开调查,要了解详细情况,必须经南山区公安分局秘书科批准我们才能接受记者采访。”据了解,南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三分队已经介入此案,对董木仙猝死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死者女儿口述现场经过:脚踢厕所门 劈头查证件
  “当时我在九街梧桐街30号给表哥刘英照看小店,妈妈在里屋上洗手间。”19岁的蒋红敏告诉记者,这时,深圳市南山区南头办事处南头城村3名户籍协管员走过来检查消防安全。

  “有没有私自代充煤气?”3名协管员见通往里间的房门紧闭,要求蒋红敏把房门打开进行检查。“见里面房间没有煤气罐,一名协管员便用脚猛踢厕所门。”蒋红敏说,“我妈妈急急忙忙打开厕所门。”
“有没有暂住证或边防证?”协管员劈头就问董木仙,董木仙呆呆地站着没有吭声,小女儿蒋红敏抢着回答说:“我妈妈刚来深圳不久,还没有办暂住证。”“有没有来深圳的火车票呢?”“前两天查户口时被治安办收走了。”

  见蒋红敏有问必答,3名协管员马上转头去查问外来工何波和高登峰的身份证,其中一名协管员将何波的身份证拿到手里,接着盘问高登峰。高登峰解释说,自己已经办好了报户卡,没有房间钥匙暂时取不出来,3名协管员决定将何、高二人一起带走。

  “临走时,其中一名协管员突然又问我妈妈有没有身份证。”蒋红敏又抢过话头帮母亲回答说:“放在房间里了,没有带在身上。”“我知道你(指蒋红敏)嘴巴厉害。”这名协管员显得有些生气地问董
木仙:“我要你(指董木仙)来回答!”董木仙刚刚小声说了一句“没有”,便从小凳上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协管员见状,一边向后退到小店大门外的台阶下,一边叫我赶快掐老太太的人中。”蒋红敏说,“我不知道人中在哪里,就央求协管员帮一下忙。”3名协管员没有理会便离开了小店。

  正在小店内睡觉的刘英听到蒋红敏的哭泣声,跑出来一看,姑妈董木仙脸色惨白,鼻腔流血,小便失禁……他急忙拨打120呼叫救护车,电话不通。在围观群众帮助下,大家一起将董木仙抬到马路边,但来来往往的车辆都飞驰而去。情急之下,蒋红敏的舅妈李德安只得跪在马路中间拦车。最后,一位好心司机用面包车将董木仙送到了最近的南山医院抢救。

  “由于十分着急,我和亲戚朋友们都没有记住面包车的牌号。”蒋红敏对这位不知姓名的司机充满了感激之情,“从我姑妈昏倒在地到送进南山医院,前后时间相差不到半小时。” 

法医称当时接到有关事件汇报是:协管员未到人就死了

  根据袁方振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拨通了他曾联系的那位法医的手机。“死者家属不是自称电话有录音吗,你去听听录音就知道我说了什么了。”这位法医没有正面回答是不是曾说过“做材料时给协管员说没有查过那位老太太”,他说:“对这种事(指作法医鉴定)我们一向都很慎重,如果死者家属不信任,完全可以让某某法医回避,何必要找茬呢?”

  这位法医进一步告诉记者:“当时我接到有关事件的汇报是,3名协管员在履行正常的户口登记时,还没有走到九街梧桐街30号,老太太就倒地猝死了。”他认为,3名户籍协管员只是在登记户口,没有强制清理“三无人员”,虽然没有民警带队,但也不违反户籍管理的有关规定。

法医将死者家属误为公安爆出“口误”:“做材料时就说没有查过”

  董木仙的侄子袁方振告诉记者,经南山区医院检查,董木仙已经没有心跳。当天下午5时20分,袁方振拨打110报警,南山公安分局九街派出所两名干警接到报案后马上赶到医院调查,并对蒋红敏、刘英和何波3人作笔录口供。其中一名办案民警事后把一名法医的手机号码告诉给袁方振,要求死者亲属直接同法医联系,鉴定董木仙的死因。

  1月3日下午5时37分左右,袁方振用表弟的手机拨通了法医的电话。“没想到,法医还没有问清我的身份,劈头便说了一通让我感到十分震惊的话。”袁方振告诉记者,“这名法医在电话里说:‘我不是跟你们所里谈了,做材料时给协管员说没有查过那位老太太……’”

  听了半天,袁方振才突然回过神来:“一定是这位法医把我当成派出所干警了。”袁方振马上告诉这位法医:“我是死者的家属,我的手机有录音,你刚才所说的每句话我都录下来了。”这位法医一听马上改口对袁方振解释说:“我和你们无冤无仇,马上要到退休年龄了,怎么可能在中间搞鬼呢……”

  随后,袁方振将有关情况反映给南山公安分局刑侦队和九街派出所领导,派出所领导马上承诺,是请医院的病理专家还是请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给死者作法医鉴定,由死者董木仙的家属来选择。袁方振和其他亲戚商量后,同意由检察和公安机关的法医共同来作法医鉴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