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进入恐怖时代

2002-01-19 09:00 作者: 马修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期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几起爆炸案,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它似乎是有意识的要验证我的预言,而且这种预言是来得那样快,我真有种"不幸言中"的感觉。在山东临沂发生公交车爆炸案之后,我意识到我的预言可能要应验了,近期在广东、西安和青岛接二连三发生的爆炸案使我感到我的预言已经明白无误的成为现实:中国已进入恐怖时代。

所谓进入恐怖时代,是指中国将进入恐怖活动的多发期、频发期。虽然以前中国也有恐怖活动,但数量少的多,最近几年的数量比毛时代、邓时代总数相加恐怕还有多得多。但这还算不上恐怖时代,恐怖时代应该从美国"911"事件之后。911事件对国内的形形色色的恐怖分子来说,具有巨大的师范效应,这个事件也可以说是一剂强心剂,将大大的唤起国内恐怖分子的勇气和智慧,今后国内恐怖活动的数量将会呈几何级数增长,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恐怖国家或不安全国家。而事实也正是这样,911事件之后的恐怖活动的确是呈现出巨大的增长速度,这不应是一个巧合。

本文所指的"恐怖活动"的含义是专门针对平民的伤害事件,而不管其政治意图如何,是个人行为还是有组织的行为。而国际恐怖活动往往有明确的政治目的,而且还有专门的从事恐怖活动的政治组织,即人们常说的恐怖组织。但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以平民为袭击目标。目前还看不出有迹象中国将频繁的遭受国际恐怖活动的袭击,这种伤害主要来自于国内。这是和时常遭受恐怖袭击的西方的不同之处。

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中叶,我还在中学读书,时逢爱滋病在美国被发现并流行。当时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虽然没有现在疯狂,但国人的幸灾乐祸的情绪还是非常明显的。当时中国人以道德高尚自居,认为美国人虽然科技发达,经济发达,但是道德低下,尤其是性道德,当时中国远没有到来"性解放"的时代,认为爱滋病在美国的流行是美国相对开放的性道德所付出的代价,通俗的说就是"上帝的惩罚"。可当时在中共控制的媒体中,也有理性的声音,我的尚处于启蒙中的心灵印象极为深刻,对我思想的形成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有份报纸叫《青年报》,是上海出的,我们习惯于称之为上海青年报,是当时很流行的一份报纸。当时她做了一次对医学专家的专访,那些专家认为,对美国的爱滋病,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是不对的,疾病是没有国界的,疾病是针对全人类的,所谓"上帝的惩罚"说错误的。果然,10几年之后,当时的幸灾乐祸遭到了报应,中国终于进入了"爱滋病时代"。从1985年中国大陆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开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数字呈几何级数的增长。到了2000年,有关专家突然惊呼: 艾滋病的迅猛发展正在演变成国家性的灾难,中国已经进入了艾滋病的大流行期,其增长速度超过了非洲!   

国内专家预计,到2000年底中国大陆的艾滋病感染者将达到300 万人,国外专家估测的这一数字则是1000万人。15年前,可能是12亿 人口中只有一个艾滋病感染者,15年后却成了保守估计的400人中有 一个。

这残酷的现实就是我们当初幸灾乐祸所付出的代价,这才叫上帝的惩罚!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再读到过上海青年报了,也不知道这份报纸是否还存在,如果存在的话,是否还是象原先那样的睿智和理性,还是沦为歌功颂德的赞美诗,或者是向青年灌输野蛮和仇恨的民族主义的一块阵地?但我怀念她。

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如今中国再一次目睹了另一个国家的灾难,这个国家又是美国,我们又一次听到了幸灾乐祸的声音,而且这是在互联网时代,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是一个对美国的妖魔化宣传达到极致的时代,这是一个对民族主义的煽动达到疯狂的时代,因此,这次的幸灾乐祸就更加疯狂,更加声嘶力竭,更加可怕。对于网上的这些为恐怖主义唱赞歌的言论,我曾发贴回应说,"中国人这种幸灾乐祸的态度必将遭到报应、付出代价",当然因此招致的咒骂就不用说了,有些稍微理性些的言论质问我为什么诅咒自己的国家。我当然不是诅咒,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预测。

我这里所说的报应和代价,表现在各个方面,那些爱国的愤青们未必理解,首先我考虑的是,这种缺乏任何人道主义的教育,从小就受崇尚暴力和迷信暴力的政权的教育和熏陶的青年人,这些对血腥和死亡不但熟视无睹,甚至大唱赞歌的年轻人,将把我们的国家引向何处?没有任何人道主义思想和崇尚暴力的年轻人制造了文革的悲剧,而文革结束20多年来,那些"年轻人"的下一代,竟然和他们的父辈同样的野蛮和疯狂,谁敢说文革不会重来?中共这样毫无节制的纵容民族主义在青年中的蔓延,国家是否会纳粹化?

所谓报应的另外一种方式是,中国将会同样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而且这种报应更快,更现实,更能看的见,摸的着。前一种报应,只是一种理论上的预期,而这种报应,是立杆见影。这决不是诅咒,而是中国的现实所决定了的。

为911恐怖活动的欢呼的人辩解说,从事自杀性恐怖活动的人都是绝望的,都是被逼到绝路上的人。我承认,人一旦被逼绝望了,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但看看世界恐怖主义的头子本.拉登,他本人是一个亿万富翁,难以想象他会绝望;拉登极其追随者声称要把所有的美国人赶出伊斯兰世界,甚至要把所有的异教徒赶出伊斯兰世界,这分明是一种宗教狂热,我看不出和绝望有什么关系;而在以色列不断制造自杀性恐怖活动的哈马斯等组织,他们的目标是把所有的犹太人赶进大海,不进行任何谈判和妥协,这是绝望吗?被爆炸事件逼急了而奋起报复的以色列倒是显得有些绝望;巴勒斯坦是弱者,以色列是强者吗?当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的时候,是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在作战,谁是强者?谁是弱者?一半以上的阿拉伯国家都是富的流油的产油国,那些国家的公民生存比吾辈容易得多,我们都没有绝望,他们绝望什么?跑到阿富汗去打游记,不是绝望,真是"吃饱了"撑的。退一万步,即使美国撤出了伊斯兰世界,所有的异教徒撤出了伊斯兰世界,他们总该不绝望了吧?拉登之流肯定不会满足的,他们还要把整个世界变成安拉的世界,于是对美国、中国这些个异教国家的圣战才刚刚开始;如果真的伊斯兰统治了世界,世界总算和平了吧?不行,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肯定还会掐起来,其对对方的残忍程度,不会亚于对待异教徒......

因此,国际恐怖主义的根源大部分是来自于政治目的和宗教情感,而就他们的处境来说,比起"绝望"一定还差的十万八千里。但是当今中国,绝望的人 比比皆是,他们才真是逼到了绝路上,而这部分人是恐怖活动的巨大策源地。

巨大的贫富差距是恐怖主义的温床。经济学上,衡量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的指标叫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意大利经济学家1922年提出的定量测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的指标。它的经济含义是:在全部居民收入中用于不平均分配的百分比。基尼系数最小等于0,表示收入分配绝对平均;最大等于l,表示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实际的基尼系数介于0和l之间。一般认为:基尼系数小于0.2为高度平均,大于0.6为高度不平均,国际上通常将0.4作为警戒线。一般独立经济人士认为目前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58,已超过国际警戒线。即使按照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这个指标也达到了0.39。严重的贫富分化,必将导致社会的不稳定。这个数字或许是抽象的,我们再看另外一组数字。中国大陆目前的居民储蓄存款大约为8万多亿人民币,假设全国的人口总数是官方公布的13亿,人均存款是6000多元。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如果按照平均水平计算的话,我们的存款将不会超过20,000元。我想,国内的每一个城市家庭都懂的这意味着什么。从我们的生活经验得知,5万元的存款,在国内城市是一个很普通的数字,我的存款10万元或许稍多些,但绝对不是富人。以我这个水平计算的话,那么全国至少有5个人是赤贫才能得出人均6000多元的全国平均存款。更何况有那么多的百万富翁、那么多的大款,他们需要多少人的赤贫才能拉平平均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多么的贫富分化,尤其是城乡之间的贫富分化。

中国城市的经济发展速度和发展水平确实在世界上是一个奇迹,但巨大的城乡差别和农村的贫困程度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长期以来,中共不遗余力的宣传其"经济奇迹",并作为其已经为数不多的合法性的依据之一,并且竭力把北京、上海、广州等少数大都市展示给老外,让老外产生错觉,以为这就代表在中国。其实真正的中国是9亿农民生活的农村,是赤贫和落后,和北京、上海比简直你会以为是穿越了时间隧道。但9亿人和4亿人,谁能代表真正的中国?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来说,我们已经习惯了20多年来确实是不断改善的生活,也庆幸于还有很多国家过的不如我们,津津乐道于印度和俄罗斯是多么落后,并因此对中共的统治感恩戴德,但很少有人想起占人口多数的农民,他们的生活水平远远达不到世界上的平均水平。中共总是吹嘘自己的经济总量指标,可总是回避人均水平,比方说 GNP目前已经跻身于世界前6位,可他们为什么不宣传我们国家人均GNP才排146位?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来说,我们肯定觉得146是一个很荒唐的数字,可它是千真万确的,觉得荒唐的原因是另一部分同胞甚至是大部分同胞,他们的生活水平甚至连146位也达不到!

我们之所以生活的这样心安里得,是我们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和我们平等的人来看待,在我们这些城里人眼里,他们是另类。这和古希腊罗马的奴隶制有何区别?那时的所谓灿烂文明,是建立在奴隶的无偿劳动上的,那些享受这些无偿劳动的贵族们,丝毫也不会觉的有什么不对。

在城乡贫富分化日益强化的同时,城市中的贫富分化也日益严重,随着一批新贵的崛起,另一批人则逐渐沦落为所谓的"弱势群体",这些人包括下岗职工、效益不好的企业的产业工人,原先就没有工作的人等等,而他们有向赤贫方向演化的趋势。广州日报集团下属的杂志《南风窗》,曾对城市贫困问题作了一期专题,文章所涉及的事例相当的触目惊心。期间几次提到失去了任何生活来源的下岗职工的自杀问题,有的还杀死自己的妻儿以后自杀。难道说这些人不是恐怖活动的重要策源地吗?

在东部的某个农村地方,我曾接触到几个收废品的农民,据他们是说,他们种10亩地,一年的收入只有800元左右,我也曾听朋友说起某个公安局长,一顿饭就吃了上万元,这是何等的贫富分化!

需要声明的是,我决不是平均主义者,也坚决唾弃共产主义,中共和世界的历史表明,共产主义绝对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障碍,我赞赏一定限度的贫富分化,因为只有这样,每个人才有勤奋的动力,经济才能增长,社会才会进步,当然贫富分化要有一定的限度,但更重要的是,假如说贫富分化的产生,不是经济问题所造成的,不是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不同造成的,不是每人付出的劳动不同和智力不同造成的,而是因为政府极其官员的腐败,是掌握权利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寻组,把权利变成资本,使权利变成钱,这种腐败造成的贫富分化,是社会的极端不公平,正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温床。如果穷就向杀人,那是流氓和痞子,但当社会极端的腐败和不公平的时候,这种恐怖主义的存在不但"有合理性",更重要的是有必然性,因为社会机制在起作用。

另外,中共当局对人权的肆无忌惮的践踏,对少数民族的高压政策,都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

如果说国际主义产生的原因是绝望的话,可以说绝大部分这样说的人是强词夺理,他们绝对不是绝望和贫穷,但在中国,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可以说绝大部分是因为绝望!

说起911,稍微有些良知的人会说,有本事去炸白宫,炸美国政府,炸自由女神像,炸美国的军队,炸平民干什么?他们谈起国内的爆炸案,往往说有本事炸政府去啊,炸老百姓干什么?他们这样说,恰恰是不了解什么是恐怖主义,只有专门针对平民的暴力活动,才叫恐怖主义。为什么恐怖主义专门针对平民呢?当然,那些制造爆炸案的人,肯定想炸个中南海,天安门什么的,起码也要炸个省政府,市政府什么的,但是,你想想,这些地方好炸吗?别说放置炸弹,这些地方,老百姓进都进不去。即使一次袭击成功了,因为政府掌握着所有的社会资源,以后会把这些地方保卫的铁筒一般,因此,针对政府部门和军事目标来说,老百姓的力量是太弱了。对社会宣泄仇恨,只有矛头指向平民。对平民以及平民目标来说,袭击是太容易了,而且永远不可能完全防范,地铁、公共汽车、火车、商场等等,都是袭击的目标,你总不能派兵全部都保卫起来吧?那全国要有多少兵可派?即使派兵了,你总不能做公共汽车也象飞机火车那样进行安全检查吧?你总要生活吧?总不能永远不上街、不坐汽车吧?因此,针对平民的恐怖活动是防不胜防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恐怖主义是针对全人类的,就象是爱滋病和瘟疫,是没有国界的,为恐怖主义叫好,简直是愚蠢透顶。

恐怖主义是没有国界的,从另一个方面说的含义就是,别的国家的恐怖主义,对本国具有巨大的示范效应。911事件,对国内的恐怖分子,是一部绝好的教材,是重要的精神上的激励,开启了他们的心智,为他们宣泄仇恨和排解"绝望"指明了一条道路。如果说有人连自己的孩子都忍心杀死的话,假如发生在911之后,他们可能会走另一天"死路"了。前不久,被捉的山东记者胡东昌,给江泽民等寄假炭疽信,就是一个模仿境外恐怖活动的绝好的案例。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恐怕以后这种信会越来越多,当然,再写信的人肯定不会手写的。当喊狼来了的人多到人们见怪不怪的时候,真正的炭疽来了,就真的危害社会了。

因此,恐怖主义是对文明的挑战,对人类正常生活的挑战,对人类共同的规则的挑战,我们坚决谴责和反对恐怖主义。

中国已经正式进入了恐怖时代,这不是诅咒,这是一个可怕的预言。你或许还抱有幻想,但我是深信不疑的。我在临沂发生爆炸案后不久就相信了,不久我就买了人身以外伤害保险。我当然不希望死,我热爱生命,但同时我也知道,危险的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危险是随时随地存在的。万一碰到了危险,也能给家人留下点安慰。

我是深信不疑。

《议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