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赵紫阳逼走顾问----权力转移的重要一步

2002-01-21 18:42 作者: 董旭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中共中央重要文件

十几年前,中共中央下达了一个重要文件,主要针对各级顾问的权限问题。文件重申,已经退出第一线的各级顾问,对各级党政领导做出决议,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各级党政领导做出决议之后,顾问可以提出意见,但是,不管顾问们的意见最终被采纳与否,决议均有效。文件强调,在当前工农业生产和整党中,各级顾问要做好参谋,帮助新掌权的知识分子干部,但不能处处干涉,碍手碍脚,更不能阻止各级领导决议的作出和贯彻。

很明显,由胡耀邦、赵紫阳联合推动的这份中央文件,其中心意思就是让“老家伙”们靠边站,其目的是把他们的权夺得干干净净,以便更加畅通无阻地贯彻新经济政策和安排第三梯队接班计划。

二、顾问的绊脚石作用

一九八二年,中共十二大确立了老干部的离职、退休制度,一定程度上废除了领导干部的终身制。作为一种过渡形式,从中央到地方,由离休的老干部组成了各级顾问委员会。“顾问”,顾名思义,只是参谋,并无决断权。然而,正如胡启立所说,中国共产党在其党章中,对顾问委员会的职权规定不十分明确,再加上老干部们的普遍恋权,顾问委员会的顾问们,对各级党政领导常指手划脚,甚至横加干涉。胡耀邦更批评道,老顾问们,当权当惯了,不管手就发痒。他们不动腿儿,只动嘴儿,这也看不惯,那也不顺眼。

根据调查,老顾问们对两点最不能接受。其一是个体经济的兴旺,出现了不少富裕户、有钱人。这样一来,高级干部原有的经济优越感丧失了。他们虽然每月还拿二百元上下的全薪,可哪能与万元户相比?其二是中年知识分子掌权。在某些老顾问的眼里,知识份子是改造的对象,顶多只能被党使用而已。现在,不少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进入了厅局级领导岗位,个别的进入了省、部级领导岗位。这些原来被老红军、老八路们教育、改造的对象,现在居然坐在他们原来的办公椅上发号施令起来,居然乘坐起来本属于他们独占的高级小轿车东游西逛起来,那还不等于是翻了天?还有一些老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四人帮整了好多年,刚一官复原职,子女还没来得及安排好,就被请下了台,安上了“顾问”衔。他们的抵触情绪就更大了。

老顾问们对“有权就有一切”的论述体会极深。在权力决定一切的社会里,他们当了顾问,失去了原有的权威,内心的恐慌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要恢复原有的权势。因此,他们以“传帮带”为名,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介入现领导班子的决策,以显示自己的影响。一九八二年以来,中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秘书处常接到各种报告,反映老顾问们以不同形式干涉新领导班子,阻挠某些决策的实施。尤其是大规模整党以来,中央整党办公室发现,很多地方的问题解决不了,原来都是“老顾问”们在起作用。

主持中央整党办公室和中央书记处日常工作的胡启立认为,老顾问们似乎已成了推展各项工作的绊脚石。他向胡耀邦建议,应着手解决这一严重问题。

三、分赴各地、取得资料

胡耀邦、赵紫阳心里清楚,要彻底解除老顾问们的绊脚石作用,并非易事,第一关,就是要说服中央的那些“老家伙们”。怎么说服呢,他们必须按毛主席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信条(这信条可以使毛泽东的崇拜者哑口无言),先不讲话,而是走到基层去,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尔后打一个歼灭战。

胡耀邦先后视察了吉林、辽宁、福建等地;赵紫阳走访了新疆、辽宁、广西等省地区;万里、李鹏视察了山西、河北;胡启立视察了东北、天津和西藏。他们更要求各地的领导班子,把顾问们的绊脚石作用的材料,整理完整报上来。

他们了解到的,比实际反映上来的更为触目惊心。他们的结论是,老顾问们岂止是绊脚石,简直是拦路虎!绊脚石还可以绕过去,拦路虎却要咬住你!

比如,某地原要任命一名五八年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为工业局局长,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是某个有权威的退休顾问横加干涉。他从某处得到情报说,该工程师出身不良,在原工作单位散布过对党的不满情绪。该顾问找到组织部,指着组织部长训斥了几次。该部长唯唯诺诺,连大气都不敢吭,因为他是该老顾问一手提拔起来的红小鬼。查来查去,才明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那个工业局的副局长,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部队转业的非知识分子干部。准备提升为正局长的那个工程师,原在该局领导下的一个工厂任工程师。副局长当然心里不是滋味,他是高干出身,父亲和那个“老顾问”是老战友,正是通过了“老顾问”的关系,他才能复员到该地做副局长的。那时老顾问还在台上,神气十足,一句顶不了一万句,也能顶上千百句。这次,副局长亲自找到了老顾问,“工作”了一番,把老顾问的火挑了起来。

还有,某地区和外商谈妥了一桩生意,只要领导一批准,工程即可开始。可是,上级压了近三个月。下面追问时,才查出报告在某“顾问”那里放着。要不是下面追得急,“顾问”就有可能把这个协议拖死。其实,“顾问”本来是无权压此报告的。

一桩桩,一件件,都有力地说明了一点:顾问应该完全靠边站。胡耀邦、赵紫阳等把材料搞得扎扎实实,老邓一批阅,政治局顺利通过。

四、权力转移的重要一步

权威分析人员说,胡赵联手逼走顾问,是权力转移的重要一步。中央文件是党内立法的依据,这次将顾问的权力剥夺殆尽并以中央文件的形式固定下来,不能不说是胡赵的重大胜利。

“逼走顾问”,使我想起了英国“下院”逼走贵族的故事。经过十七世纪的革命,英国的最高权力由王室转至国会,国会分上下两院。上院由贵族组成,下院由民选代表组成。一九零六年,自由党在大选中获胜,控制了下院。一九零九年,一项增加向富人征收所有税的土地税法案,在下院通过,然而遭到上院拒绝。财政权是重大的权力问题。上院拒绝通过新土地税,等于向民选议员组成的下院宣战,形成宪章危机。后来,虽在巨大压力下上院勉强通过了加税案,但如何防止这样的危机重演呢?当时自由党籍首相亚司奎斯,提出了有名的“国会法案”。该法案规定,凡下院通过的任何财政议案,仍送交上院审阅,然而,不管上院同意与否,这个法案在一个月内都会自动生效。至于其它下院通过的立法,上院也只能至多拖上两年,终究仍要成为法律。上院可以修改法案,以使下院参考。但如下院仍坚持原案,上院反对也无济于事。

这个著名的“国会法案”,下院当然顺利通过了。可是,上院不通过怎么办?首相亚司奎斯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他和国王协商好,如果上院拒绝“国会法案”,国王就加封贵族。上院由贵族组成,不经选举。国王加封贵族,大批新贵族涌入上院,可以改变投票结果,迫使“国会法案”在上院通过。亚司奎斯在上院辩论和投票时,把国王准备加封新贵族的消息散了出去。面对这种无可奈何的情景,上院的老贵族们不愿见到大批新贵族出现,就乖乖地通过了“国会法案”。这样,下院等于逼走了老贵族,完成了权力转移。

胡赵的中央文件逼走了老顾问,只是完成了共产党内权力转移的一个步骤,与英国“国会法案”完成的由贵族向人民的权力转移不能同日而语。胡耀邦、赵紫阳要想成为历史英雄,必须在中国完成“国会法案”。中国的“国会法案”的内容是,“上院”相当于新贵族----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下院”相当于人民代表大会。人代会完全由非共产党控制的人民选举产生,人代会通过的法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有建议权,但不管共产党的“上院”通过与否,人民的“下院”通过的法案终究要成为法律。如果共产党内哪位人物能推动此项“中国国会法案”,那将是永垂史册。

五、问题的症结及我们的建议

我们认为,中央应认真思索为什么会出现“顾问”拦路的问题。我们老百姓的看法是:

第一、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央领导人不应把问题往下推,应首先检查上头。邓小平、薄一波都是“顾问”,但他们掌握了实权。尤其是邓小平,更是说一不二。下面的顾问必然会问:邓小平这个“顾问”可以说了算,我们为什么不能?

第二、中央在调整各级领导班子时,留下了后患。有很多顾问委员会成员,仍在党委中担任要职,使顾问干政合法化了。比如,十二大后中央调整的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第一书记中,北京的段君毅、河北的高扬、辽宁的郭峰、河南的刘杰、都是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理应退休。他们挂着顾问衔,却当上了地方的第一把手,掌握实权。这怎么能杜绝其他有顾问衔的人干政呢?要解决这些问题,应毫不留情地将所有挂顾问衔的人解职。

第三、在地方各级政权中,某些人已形成了权力网。下面的人都是他提拔起来的,他成了顾问,但仍然说了算。像这样的顾问,应该调离该地区。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各级领导层中,领导干部间的子女通婚十分普遍,形成了一个婚嫁网。张三的女儿嫁给了李四的儿子;李四的女儿又嫁给了赵五的儿子;而张三的儿子又娶了赵五的闺女。这种连锁婚姻网,形成了一个互相交错而又互相包庇的稳固权力层。现在,老头退休没关系,儿子、女婿中总有上来的。由于亲戚关系,老顾问们仍有相当的控制力。打破该连锁婚姻网是不可能的,它已经形成。消除它副作用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交叉调动。将老头掉到外省,或将儿女调到外地。但是,这个决心看来是难下的。

无论如何,胡赵接班又向前跨越了一步。胡赵或许看到,搬走了这座小山,在前面挡住路的可能是更大的一座山。在中国,接班的路途何时是平坦的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