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市”的大陆股市


新年伊始,中国大陆股市持续大跌,上周更是连拉长阴。在股民引颈期盼中,沪深股市周一没有出现反弹,反而在低开之后继续探底,双双跌破“政策底线”,创下两年半来的新低。春节将近,股民一片怨声载道,叫苦连天。据一位股民在致证监会主席周小川的一封信中说:在他所调查的股民中有百分之八十被深度套牢,亏损超过百分之五十。而另外百分之二十中的大部分投资者在前不久公布调低印花税后也几乎全部满仓。如果大陆股市再进一步下跌,财富缩水效应可能会危及金融秩序,
对大陆经济保持快速成长将产生严重负面影响。有消息说,当局基于社会安定不会坐视,将在近日以行政手段拉抬股市。

网友提供一篇文章,对中国大陆股市背景作了分析,全文如下:
如果国有股强行减持,灾难深重的股民朋友们,拿出勇气,游行,静坐,绝食,罢工,武装斗争,暗杀,恐怖袭击......跟他们拼了。
高层何时才能真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是少数利益集团的利益?阿根廷的危机没看到吗?中国也要乱吗?
股民们输到这个程度,要么在沉默中死亡!要么在沉默中爆发!!!
我们知道,某高层人士的儿子在该机构(中金公司)中,某声名显赫的学者是他的幕僚,这就能左右市场吗?
记住,现在的体制也许能保护你,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有一天肯定要付出代价的!
--摘自:大陆网上文章,“中国最大的钱庄到底是谁?”

新年伊始,股市持续大跌,上周更是连拉长阴。周一沪指下跌50点,“政策底”击穿,千五大关跌破。周五大盘继续下行,沪指1459点的收盘价再创新低,中间一度击穿1400点。春节将近,大陆股民一片怨声载道,叫苦连天。据一位股民在致证监会主席周小川的一封信中说:在他所调查的股民中有百分之八十被深度套牢,亏损超过百分之五十。而另外百分之二十中的大部分投资者在前不久公布调低印花税后也几乎全部满仓。

谁要推倒股市?

尽管中国的股市如此之衰,还有人在进一步唱衰。唱衰派中最大的一股力量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许小年及该公司的独立董事、经济学家吴敬琏。他们认为,中国股市应该“不惜崩盘,推倒重来,建立完美市场”,并就此引发一场大争论。而日前身在香港的许小年在被某媒体记者问及对当前股灾的看法时,竟然声称到1000点时再谈也不迟。据报道,容基的公子,中金公司的灵魂人物朱云来,也声称股市要跌倒1300点.

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在现行的政府管理体制乃至这个政府体制不作根本改革的条件下,在政治经济体制有重大缺陷的既定事实下,大陆的股市是不可能真正推倒重来的,遑论建立“完美的股市”。即便推倒,重新建起来的一定还是一个为既得利益者服务的“政策市”。即便证券市场有缺陷,需要改进,也未必非采取让广大投资者普遍受损的“推倒重来”的办法。令外界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中金公司置如此明了的国情于不顾,非要把大陆的股市推倒不可?同样作为证券行业的业者,中金公司就不担心在推倒重来的过程中遭受经济损失吗?

这还得从中金公司自身说起。由朱容基的公子朱云来参与的中金公司在1995年成立之初,将目标锁定在“国际性投资银行”的定位上,对国内的证券并不十分看中。可惜,中金公司在迈向国际舞台的道路上并不十分成功。据国内一篇文章分析,6年来,中金的1亿美元的注册资本始终未变,而以这次建行250万美金收购外方的百分之一的股权推测,到目前为止,中金公司的资产也超不过2.5亿美元。与国际著名投资银行资产动辄数百亿美元的规模相比,在既无本土经验,又无资金实力的前提下,中金要树立其国际品牌,并不现实。在跟随摩根斯坦利的几年国际征战中,中金扮演得最多的只是一个“牵线人”的角色。由于无法实现当初的定位,中金公司这才把目光更多地集中在国内的股市上,并极力争取国内二级证券市场的交易资格。但是按国家要求,外方股东的持股量须由目前的百分之五十降至百分之四十九。
如果中金一开始就决意主打国内市场,就不会让外方控股。现在,中金公司之所以敢于力主推倒股市,因为该公司还没有进入二级证券市场,还是空仓。

谁在推倒股市?

凭中金公司的力量是不足以推倒中国股市的。不过,正像中金公司的网页上所突出强调的那样,该公司的特有优势是“与政府关系密切”。中金公司能通过他人做到这点,这个他人,不是别人,正是中金公司的朱云来的父亲朱容基。在号称“朱市”的大陆股市,没有朱容基作不到的事情,包括将股市推倒重来,而且现在正在推倒重来。推倒手段不外乎是以逐走非法资金为名的“挤泡沫”和以筹集社会保障资金为名而推行的“国有股减持”。这段时间则主要以国有股减持为震仓手段,以调低印花税为用更大的力度打压股价提供缓冲。从去年年中至今,股市暴跌的祸首正是国有股减持以及这种减持对股市的持续威胁。许多人士预计,现有的国有股减持方案与市场的预期有很大的差距,并且比去年6月份出台的减持暂行办法对市场造成的冲击力可能会更大。

朱容基以筹集社会保障基金的名义强制推行国有股减持。但是,朱容基应该比谁都清楚,中国的社会保障基金本身就是大漏斗,基金已被各级官员贪污挪用殆尽。朱容基不在堵漏上下功夫,而是在如何从股民身上圈钱用心思,当然引起股民与市场极大的反弹,以至于出现本文一开始所引用的那些极端言论,并把矛头直指朱容基及其公子。

看一看从朱容基到朱云来之间的牢固的关系链,就知道朱容基对中国股市的操控能力有多强。这个关系链是朱容基--证监会--建设银行--中金公司--朱云来。在这一关系链中,对朱容基来说,最重要的环节是建设银行。他是朱容基在金融系统的根据地。这表现在,自朱容基到国务院工作以来,所有的建行行长都由朱容基的亲信担任,从现在担任国务院体改办主任的王岐山到刚刚被双规的王雪冰没有例外。对朱容基来说,控制建行比控制央行要方便、明智得多,因为央行涉及到金融政策,其人事任命受到政治局的节制。证监会的四任主席有两任是建行行长出身。现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不仅担任过建行行长,而且担任过中金公司董事长。这些职位都是朱容基的囊中之物。拿建行行长与证监会主席的职务去投桃,受惠者当然要对朱云来报李。中金公司高层认为,中金公司的成功“在于对中国国情的深刻理解”,这话一点也不差。能得到王岐山、周小川这等执印过中金公司的人物关照,足见中金公司所承载的厚爱与期望。这个关系链中还有一个不得不提到的人物,即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他被认为是唯一能和朱容基说上话的经济学家。不仅如此,他又是朱云来的中金公司的独立董事。若需要一个著名的、“利益中立”的经济学家来论证股市应推倒重来的合理性,谁比吴敬琏更合适呢?不过,当股民得知吴敬琏的利益背景后,对吴的骂声也越来越大。

谁从推倒股市中受益?

在股市几乎崩盘的情形下,哪个机构投资者能够做到空仓入市,其受益就最大。在股灾如此深重的今天,恰恰是朱公子的中金公司能够做到空仓,且在地价时取得入市资格。与这次股灾的一个密切相关的事实就是,中金公司刚刚取得了国内A股二级市场进行买卖(即经营股票买卖业务)的牌照。在取得了入场券之后,是高位接盘,还是地价入场?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要想地价入场,就必须将股市“推倒重来”。

据报道,中金公司对获得二级市场牌照相当低调。可资查询的消息,除了去年9、10月间,中金董事长王雪冰和董事总经理许小年分别向外界透露的“中金公司正在向证监会积极争取二级市场牌照”的寥寥数语外,再无更多信息。到去年11月,中金公司秘而不宣地迅速完成了股权转让和获准A股交易牌照的全过程。尽管低调,也还是没有逃过股民们的眼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网上质问,“中金公司居心何在?”因为在“看空股市”与“企图低位接盘”之间,中金公司似乎难以向公众证明这二者并无直接联系。从时间顺序上看,朱eF基用政策手段推倒股市,制造空前的低价位在前,朱容基公子的公司,在此时拿到进入二级市场的执照在后,并成为唯一能够低价位接盘的受惠券商。这些都仅仅是巧合吗?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问朱容基与朱云来更合适。只是股民们可能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尽管中金公司被大陆媒体公开称为“父爱下的中国投行寡头”,但是据业内人士观察,中金公司与其说在靠管理能力经营,不如说在靠特别关系经营。这使得中金公司始终远离投资银行们南征北战的硝烟,但同时也使中金的效率和管理水平大打折扣。

在中国大陆,朝中有人好赚钱,真是千古不一的铁律。就连号称是腐败政府的最大“清官”的朱容基也不能免俗。可惜只是苦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和股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