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市」的大陸股市


新年伊始,中國大陸股市持續大跌,上週更是連拉長陰。在股民引頸期盼中,滬深股市週一沒有出現反彈,反而在低開之後繼續探底,雙雙跌破「政策底線」,創下兩年半來的新低。春節將近,股民一片怨聲載道,叫苦連天。據一位股民在致證監會主席周小川的一封信中說:在他所調查的股民中有百分之八十被深度套牢,虧損超過百分之五十。而另外百分之二十中的大部分投資者在前不久公布調低印花稅後也幾乎全部滿倉。如果大陸股市再進一步下跌,財富縮水效應可能會危及金融秩序,
對大陸經濟保持快速成長將產生嚴重負面影響。有消息說,當局基於社會安定不會坐視,將在近日以行政手段拉抬股市。

網友提供一篇文章,對中國大陸股市背景作了分析,全文如下:
如果國有股強行減持,災難深重的股民朋友們,拿出勇氣,遊行,靜坐,絕食,罷工,武裝鬥爭,暗殺,恐怖襲擊......跟他們拼了。
高層何時才能真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是少數利益集團的利益?阿根廷的危機沒看到嗎?中國也要亂嗎?
股民們輸到這個程度,要麼在沉默中死亡!要麼在沉默中爆發!!!
我們知道,某高層人士的兒子在該機構(中金公司)中,某聲名顯赫的學者是他的幕僚,這就能左右市場嗎?
記住,現在的體制也許能保護你,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有一天肯定要付出代價的!
--摘自:大陸網上文章,「中國最大的錢莊到底是誰?」

新年伊始,股市持續大跌,上週更是連拉長陰。週一滬指下跌50點,「政策底」擊穿,千五大關跌破。週五大盤繼續下行,滬指1459點的收盤價再創新低,中間一度擊穿1400點。春節將近,大陸股民一片怨聲載道,叫苦連天。據一位股民在致證監會主席周小川的一封信中說:在他所調查的股民中有百分之八十被深度套牢,虧損超過百分之五十。而另外百分之二十中的大部分投資者在前不久公布調低印花稅後也幾乎全部滿倉。

誰要推倒股市?

儘管中國的股市如此之衰,還有人在進一步唱衰。唱衰派中最大的一股力量是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許小年及該公司的獨立董事、經濟學家吳敬璉。他們認為,中國股市應該「不惜崩盤,推倒重來,建立完美市場」,並就此引發一場大爭論。而日前身在香港的許小年在被某媒體記者問及對當前股災的看法時,竟然聲稱到1000點時再談也不遲。據報導,容基的公子,中金公司的靈魂人物朱雲來,也聲稱股市要跌倒1300點.

瞭解中國國情的人都知道,在現行的政府管理體制乃至這個政府體制不作根本改革的條件下,在政治經濟體制有重大缺陷的既定事實下,大陸的股市是不可能真正推倒重來的,遑論建立「完美的股市」。即便推倒,重新建起來的一定還是一個為既得利益者服務的「政策市」。即便證券市場有缺陷,需要改進,也未必非採取讓廣大投資者普遍受損的「推倒重來」的辦法。令外界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中金公司置如此明瞭的國情於不顧,非要把大陸的股市推倒不可?同樣作為證券行業的業者,中金公司就不擔心在推倒重來的過程中遭受經濟損失嗎?

這還得從中金公司自身說起。由朱鎔基的公子朱雲來參與的中金公司在1995年成立之初,將目標鎖定在「國際性投資銀行」的定位上,對國內的證券並不十分看中。可惜,中金公司在邁向國際舞臺的道路上並不十分成功。據國內一篇文章分析,6年來,中金的1億美元的註冊資本始終未變,而以這次建行250萬美金收購外方的百分之一的股權推測,到目前為止,中金公司的資產也超不過2.5億美元。與國際著名投資銀行資產動輒數百億美元的規模相比,在既無本土經驗,又無資金實力的前提下,中金要樹立其國際品牌,並不現實。在跟隨摩根斯坦利的幾年國際征戰中,中金扮演得最多的只是一個「牽線人」的角色。由於無法實現當初的定位,中金公司這才把目光更多地集中在國內的股市上,並極力爭取國內二級證券市場的交易資格。但是按國家要求,外方股東的持股量須由目前的百分之五十降至百分之四十九。
如果中金一開始就決意主打國內市場,就不會讓外方控股。現在,中金公司之所以敢於力主推倒股市,因為該公司還沒有進入二級證券市場,還是空倉。

誰在推倒股市?

憑中金公司的力量是不足以推倒中國股市的。不過,正像中金公司的網頁上所突出強調的那樣,該公司的特有優勢是「與政府關係密切」。中金公司能通過他人做到這點,這個他人,不是別人,正是中金公司的朱雲來的父親朱鎔基。在號稱「朱市」的大陸股市,沒有朱鎔基作不到的事情,包括將股市推倒重來,而且現在正在推倒重來。推倒手段不外乎是以逐走非法資金為名的「擠泡沫」和以籌集社會保障資金為名而推行的「國有股減持」。這段時間則主要以國有股減持為震倉手段,以調低印花稅為用更大的力度打壓股價提供緩衝。從去年年中至今,股市暴跌的禍首正是國有股減持以及這種減持對股市的持續威脅。許多人士預計,現有的國有股減持方案與市場的預期有很大的差距,並且比去年6月份出臺的減持暫行辦法對市場造成的衝擊力可能會更大。

朱鎔基以籌集社會保障基金的名義強制推行國有股減持。但是,朱鎔基應該比誰都清楚,中國的社會保障基金本身就是大漏鬥,基金已被各級官員貪污挪用殆盡。朱鎔基不在堵漏上下功夫,而是在如何從股民身上圈錢用心思,當然引起股民與市場極大的反彈,以至於出現本文一開始所引用的那些極端言論,並把矛頭直指朱鎔基及其公子。

看一看從朱鎔基到朱雲來之間的牢固的關係鏈,就知道朱鎔基對中國股市的操控能力有多強。這個關係鏈是朱鎔基--證監會--建設銀行--中金公司--朱雲來。在這一關係鏈中,對朱鎔基來說,最重要的環節是建設銀行。他是朱鎔基在金融系統的根據地。這表現在,自朱鎔基到國務院工作以來,所有的建行行長都由朱鎔基的親信擔任,從現在擔任國務院體改辦主任的王岐山到剛剛被雙規的王雪冰沒有例外。對朱鎔基來說,控制建行比控制央行要方便、明智得多,因為央行涉及到金融政策,其人事任命受到政治局的節制。證監會的四任主席有兩任是建行行長出身。現任證監會主席周小川不僅擔任過建行行長,而且擔任過中金公司董事長。這些職位都是朱鎔基的囊中之物。拿建行行長與證監會主席的職務去投桃,受惠者當然要對朱雲來報李。中金公司高層認為,中金公司的成功「在於對中國國情的深刻理解」,這話一點也不差。能得到王岐山、周小川這等執印過中金公司的人物關照,足見中金公司所承載的厚愛與期望。這個關係鏈中還有一個不得不提到的人物,即著名的經濟學家吳敬璉。他被認為是唯一能和朱鎔基說上話的經濟學家。不僅如此,他又是朱雲來的中金公司的獨立董事。若需要一個著名的、「利益中立」的經濟學家來論證股市應推倒重來的合理性,誰比吳敬璉更合適呢?不過,當股民得知吳敬璉的利益背景後,對吳的罵聲也越來越大。

誰從推倒股市中受益?

在股市幾乎崩盤的情形下,哪個機構投資者能夠做到空倉入市,其受益就最大。在股災如此深重的今天,恰恰是朱公子的中金公司能夠做到空倉,且在地價時取得入市資格。與這次股災的一個密切相關的事實就是,中金公司剛剛取得了國內A股二級市場進行買賣(即經營股票買賣業務)的牌照。在取得了入場券之後,是高位接盤,還是地價入場?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要想地價入場,就必須將股市「推倒重來」。

據報導,中金公司對獲得二級市場牌照相當低調。可資查詢的消息,除了去年9、10月間,中金董事長王雪冰和董事總經理許小年分別向外界透露的「中金公司正在向證監會積極爭取二級市場牌照」的寥寥數語外,再無更多信息。到去年11月,中金公司秘而不宣地迅速完成了股權轉讓和獲准A股交易牌照的全過程。儘管低調,也還是沒有逃過股民們的眼睛。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在網上質問,「中金公司居心何在?」因為在「看空股市」與「企圖低位接盤」之間,中金公司似乎難以向公眾證明這二者並無直接聯繫。從時間順序上看,朱eF基用政策手段推倒股市,製造空前的低價位在前,朱鎔基公子的公司,在此時拿到進入二級市場的執照在後,並成為唯一能夠低價位接盤的受惠券商。這些都僅僅是巧合嗎?這個問題應該直接問朱鎔基與朱雲來更合適。只是股民們可能永遠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儘管中金公司被大陸媒體公開稱為「父愛下的中國投行寡頭」,但是據業內人士觀察,中金公司與其說在靠管理能力經營,不如說在靠特別關係經營。這使得中金公司始終遠離投資銀行們南征北戰的硝煙,但同時也使中金的效率和管理水平大打折扣。

在中國大陸,朝中有人好賺錢,真是千古不一的鐵律。就連號稱是腐敗政府的最大「清官」的朱鎔基也不能免俗。可惜只是苦無權無勢的普通百姓和股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