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丽质 心狠手辣


1978年1月,一个美丽的女婴诞生在上海一家普通人家,给全家带来了少有的快乐。由于出生于冬季,父母给她起名为:雍艳梅。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艳梅出落得异样的水灵:颀长的身材、清秀的脸庞,见过她的人无不暗暗称赞。本着先天的良好条件,雍艳梅迅速进入了娱乐圈,拍摄了一些广告,还参与了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演出。


  作为独生女,父母对她宠爱有加,再加上一帆风顺的经历,雍艳梅形成了多少有些任性的个性。1998年,一名台湾人对雍艳梅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面对台湾人的殷勤,雍艳梅心动了。尽管台湾人仅比自己母亲小1岁,1998年3月,雍艳梅还是幸福地结婚了,并与丈夫一起赴台居住,很快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2000年,由于种种原因,雍艳梅与丈夫离婚,回到上海。


  相见恨晚恋情迅速升温


  2000年11月,在北京一个朋友的聚会上,雍艳梅认识了30岁左右的成功男士葛某,葛某身高在1.8米以上,仪表堂堂,毕业于沪上一所名牌大学,在北京一家大公司工作。风华正茂的葛某此时与妻子的感情正面临危机,一人离家独居在外。葛某的出现,改变了雍艳梅的一生。


  当晚葛某风趣的言谈给雍艳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使她平静的心湖上泛起了层层涟漪。而美丽动人的雍艳梅也让葛某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恋情在两个失去理智的人之间迅速升温,尽管葛某也有妻有子,但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再重要。葛某每月必到上海来一次,雍艳梅是这样向亲朋好友介绍葛某的:“他是上海人,现在又想回上海发展了,他已经在浦东买了一套房子。”


  2001年春节前后,雍艳梅在北京小住了1个月,葛某无微不至的照顾,使两人更加如胶似漆。在感情进一步加深的同时,葛某还提出要委托雍艳梅代为装修其浦东的房子,这就像是给雍吃了一颗定心丸,雍艳梅尽心尽责地为葛某房子的装修奔波着。


  在此期间,葛某曾向雍借了2000美元。


  迷途知返情人提出分手


  与雍艳梅的感性相比,葛某终究没有完全丧失理性,他在疯狂过一阵之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回家与妻子重新和好之后,葛某终于迷途知返,想了断这一段本不该发生的恋情。


  2001年7月13日,又是葛某应到上海之日。中午,葛某从北京用手机打电话问雍艳梅:“为什么委托你找的设计师至今没有音讯?”葛某问话的口气很重,说到一半葛某还挂断了电话。雍艳梅马上再打葛某的手机,谁知葛某已经关机。


  从未遭受葛某如此冷遇的雍艳梅气急之下拨通了葛某妻子的电话,询问葛某的去向。葛某立刻给雍打来了电话,电话中葛某显得气急败坏:“浦东的房子不要你装修了,我今晚也不回上海了,欠你的钱我很快还给你!”


  心灰意冷包里暗藏尖刀


  感觉不妙的雍艳梅感到这次自己可能真的要失去葛某了,为了挽回葛某的心,雍决定前往北京。然而也就在此时,葛某却意外地答应当晚就回上海。晚上,雍艳梅还精心地打扮了一番。


  雍艳梅想起了认识4年的异性好朋友小立,为了葛某,雍艳梅也即将面临友情的疏离。小立一直非常喜欢雍艳梅,但对雍艳梅来说,小立始终只是个好哥们。近日,小立也决定离开上海去南方做生意。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都要离开我了……”雍艳梅越想越伤心,“不如拿把刀自杀吓吓他!”她从自己家中的5把套刀里选了一把最小的10厘米长的单刃尖刀,悄悄地放在了包里。


  当晚9点半,雍艳梅去机场迎接葛某,因为飞机误点,雍艳梅整整等了2个小时。7月14日凌晨零点45分,她终于接到了葛某。为给葛某接风,雍艳梅和葛某以及葛某的朋友杨某、钱某在酒吧泡了1个小时。1点45分,雍艳梅和葛某乘着杨某的车离开酒吧打算去吃夜宵。


  在车上,葛某与雍艳梅始终保持着沉默。当车行至高架金陵路口时,葛某突然打破了沉寂:“我很累了,想回家睡觉,不想去吃东西了。”葛某还表示将到杨某家寄宿。一心想与葛某在一起的雍艳梅大失所望,她赌气冲口而出:“不行!你还欠我钱呢,我要跟着你。”


  葛某一听,立刻叫杨某停车。“是,我是欠了你2000美元,我现在就还给你。”葛某马上从车后盖箱里拿出了1.6万元人民币交给了雍艳梅,并催她赶快回家。


  如梦初醒拨通自首电话


  雍艳梅的心碎了。她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包,一低头,就看见了那把尖刀。雍艳梅不假思索地挥刀刺向了葛某的左胸,很快,葛某的左胸渗出大片鲜血。茫然失措的雍艳梅只听见葛某的呻吟:“我不行了,赶快去医院。”杨某也说:“得赶快送医院。”


  慌了神的雍艳梅迷迷糊糊地推开了车门,手持尖刀,沿着高架盲目地走去……


  失去了主心骨的雍艳梅一直走到长乐路、成都路口时,才如梦初醒,她丢了手中的刀,迅速打的回家。回到家中的雍艳梅马上整理行李准备出走,并登上了前往镇江的火车。上车后,雍艳梅打了个电话给钱某,钱某告诉她葛某已经死了,雍艳梅若信若疑。

  到了镇江以后,雍艳梅又打电话向父母求证。“葛某是死了,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父母焦虑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着。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雍艳梅决定自首,她给钱某和母亲都打电话表达了自首的想法。出于负疚心理,她又拨通了葛某妻子的电话:“我杀了你的丈夫,我要自首……”此后,她拨通了公安机关的电话……


  打算自首的雍艳梅,回想起幼时宠爱自己的爷爷奶奶,他们曾是那样喜爱自己,又对自己充满了期望。爷爷奶奶的墓就在镇江,雍艳梅虔诚地给两老扫了墓。


  "我好后悔啊"


  自首归案的雍艳梅在法庭上潸然泪下:“我好后悔啊!葛X年轻有为,他曾经是那样杰出的一个人,我不该过早地夺去他年轻的生命。从内心说,我爱他,从没有想过要让他死去。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儿子。我的父母就我一个女儿,含辛茹苦地将我培养大,可我不能孝顺他们;我的儿子只有3岁,是最需要父母的时候,我却不能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也许,以后他们还将面临别人的风言风语。对葛X的妻子,我也永远是个罪人,她的家庭彻底被我毁了……”


  然而,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爱情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爱情并不能作为可以违背一切道德和责任的借口。作为一个成年人,任性的雍艳梅没有管住自己感情的闸门,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惩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