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麗質 心狠手辣


1978年1月,一個美麗的女嬰誕生在上海一家普通人家,給全家帶來了少有的快樂。由於出生於冬季,父母給她起名為:雍艷梅。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艷梅出落得異樣的水靈:頎長的身材、清秀的臉龐,見過她的人無不暗暗稱讚。本著先天的良好條件,雍艷梅迅速進入了娛樂圈,拍攝了一些廣告,還參與了電影《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的演出。


  作為獨生女,父母對她寵愛有加,再加上一帆風順的經歷,雍艷梅形成了多少有些任性的個性。1998年,一名臺灣人對雍艷梅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攻勢,面對臺灣人的慇勤,雍艷梅心動了。儘管臺灣人僅比自己母親小1歲,1998年3月,雍艷梅還是幸福地結婚了,並與丈夫一起赴臺居住,很快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兒子。2000年,由於種種原因,雍艷梅與丈夫離婚,回到上海。


  相見恨晚戀情迅速升溫


  2000年11月,在北京一個朋友的聚會上,雍艷梅認識了30歲左右的成功男士葛某,葛某身高在1.8米以上,儀錶堂堂,畢業於滬上一所名牌大學,在北京一家大公司工作。風華正茂的葛某此時與妻子的感情正面臨危機,一人離家獨居在外。葛某的出現,改變了雍艷梅的一生。


  當晚葛某風趣的言談給雍艷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使她平靜的心湖上泛起了層層漣漪。而美麗動人的雍艷梅也讓葛某大有相見恨晚之感。


  戀情在兩個失去理智的人之間迅速升溫,儘管葛某也有妻有子,但這一切似乎已經不再重要。葛某每月必到上海來一次,雍艷梅是這樣向親朋好友介紹葛某的:「他是上海人,現在又想回上海發展了,他已經在浦東買了一套房子。」


  2001年春節前後,雍艷梅在北京小住了1個月,葛某無微不至的照顧,使兩人更加如膠似漆。在感情進一步加深的同時,葛某還提出要委託雍艷梅代為裝修其浦東的房子,這就像是給雍吃了一顆定心丸,雍艷梅盡心盡責地為葛某房子的裝修奔波著。


  在此期間,葛某曾向雍借了2000美元。


  迷途知返情人提出分手


  與雍艷梅的感性相比,葛某終究沒有完全喪失理性,他在瘋狂過一陣之後,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在回家與妻子重新和好之後,葛某終於迷途知返,想了斷這一段本不該發生的戀情。


  2001年7月13日,又是葛某應到上海之日。中午,葛某從北京用手機打電話問雍艷梅:「為什麼委託你找的設計師至今沒有音訊?」葛某問話的口氣很重,說到一半葛某還挂斷了電話。雍艷梅馬上再打葛某的手機,誰知葛某已經關機。


  從未遭受葛某如此冷遇的雍艷梅氣急之下撥通了葛某妻子的電話,詢問葛某的去向。葛某立刻給雍打來了電話,電話中葛某顯得氣急敗壞:「浦東的房子不要你裝修了,我今晚也不回上海了,欠你的錢我很快還給你!」


  心灰意冷包裡暗藏尖刀


  感覺不妙的雍艷梅感到這次自己可能真的要失去葛某了,為了挽回葛某的心,雍決定前往北京。然而也就在此時,葛某卻意外地答應當晚就回上海。晚上,雍艷梅還精心地打扮了一番。


  雍艷梅想起了認識4年的異性好朋友小立,為了葛某,雍艷梅也即將面臨友情的疏離。小立一直非常喜歡雍艷梅,但對雍艷梅來說,小立始終只是個好哥們。近日,小立也決定離開上海去南方做生意。


  「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都要離開我了……」雍艷梅越想越傷心,「不如拿把刀自殺嚇嚇他!」她從自己家中的5把套刀裡選了一把最小的10厘米長的單刃尖刀,悄悄地放在了包裡。


  當晚9點半,雍艷梅去機場迎接葛某,因為飛機誤點,雍艷梅整整等了2個小時。7月14日凌晨零點45分,她終於接到了葛某。為給葛某接風,雍艷梅和葛某以及葛某的朋友楊某、錢某在酒吧泡了1個小時。1點45分,雍艷梅和葛某乘著楊某的車離開酒吧打算去吃夜宵。


  在車上,葛某與雍艷梅始終保持著沉默。當車行至高架金陵路口時,葛某突然打破了沉寂:「我很累了,想回家睡覺,不想去吃東西了。」葛某還表示將到楊某家寄宿。一心想與葛某在一起的雍艷梅大失所望,她賭氣衝口而出:「不行!你還欠我錢呢,我要跟著你。」


  葛某一聽,立刻叫楊某停車。「是,我是欠了你2000美元,我現在就還給你。」葛某馬上從車後蓋箱裡拿出了1.6萬元人民幣交給了雍艷梅,並催她趕快回家。


  如夢初醒撥通自首電話


  雍艷梅的心碎了。她用顫抖的雙手打開了隨身攜帶的包,一低頭,就看見了那把尖刀。雍艷梅不假思索地揮刀刺向了葛某的左胸,很快,葛某的左胸滲出大片鮮血。茫然失措的雍艷梅只聽見葛某的呻吟:「我不行了,趕快去醫院。」楊某也說:「得趕快送醫院。」


  慌了神的雍艷梅迷迷糊糊地推開了車門,手持尖刀,沿著高架盲目地走去……


  失去了主心骨的雍艷梅一直走到長樂路、成都路口時,才如夢初醒,她丟了手中的刀,迅速打的回家。回到家中的雍艷梅馬上整理行李準備出走,並登上了前往鎮江的火車。上車後,雍艷梅打了個電話給錢某,錢某告訴她葛某已經死了,雍艷梅若信若疑。

  到了鎮江以後,雍艷梅又打電話向父母求證。「葛某是死了,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父母焦慮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著。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雍艷梅決定自首,她給錢某和母親都打電話表達了自首的想法。出於負疚心理,她又撥通了葛某妻子的電話:「我殺了你的丈夫,我要自首……」此後,她撥通了公安機關的電話……


  打算自首的雍艷梅,回想起幼時寵愛自己的爺爺奶奶,他們曾是那樣喜愛自己,又對自己充滿了期望。爺爺奶奶的墓就在鎮江,雍艷梅虔誠地給兩老掃了墓。


  "我好後悔啊"


  自首歸案的雍艷梅在法庭上潸然淚下:「我好後悔啊!葛X年輕有為,他曾經是那樣傑出的一個人,我不該過早地奪去他年輕的生命。從內心說,我愛他,從沒有想過要讓他死去。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兒子。我的父母就我一個女兒,含辛茹苦地將我培養大,可我不能孝順他們;我的兒子只有3歲,是最需要父母的時候,我卻不能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也許,以後他們還將面臨別人的風言風語。對葛X的妻子,我也永遠是個罪人,她的家庭徹底被我毀了……」


  然而,世上從來沒有後悔藥,愛情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愛情並不能作為可以違背一切道德和責任的藉口。作為一個成年人,任性的雍艷梅沒有管住自己感情的閘門,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懲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