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大规模示威前年3万起


华盛顿邮报江苏大丰二十一日电,中国大陆劳工问题已进入高峰期。江苏大丰是上海以北约两百四十公里的一个小城,去年十二月十六日大丰市双丰纺织厂的工潮,在两星期前结束,但这并不是一起孤立事件。

联合报消息,中国大陆工业不断转型,已掀起新一波风潮,双丰纺织厂的工潮只是冰山的一角。中共推行资本主义经济改革,但继续限制人民的政治自由,经过廿年后,愈来愈多大陆工人甘冒被捕的危险进行罢工、占厂和示威。

报导说,大陆工人没有有效的工会代表他们,没有法律和其他机构保护他们,市场经济也缺乏制衡机制,他们贸然示威抗议,其实是为了求生存而孤注一掷。

大陆数以千计的国有企业关、停、并、转后,原来一辈子不愁失业的工人成了下岗工人,有时一生积蓄还被资方骗光,他们被赶上绝路后的反噬是中共当局棘手的问题。

中国大陆工人示威频率很难估计,因为大陆地方官员往往瞒上欺下。但最近中共一份官方报告也宣称,劳工问题已进入“高潮”,近年参加罢工的工人人数已较一九九○年代倍增。

据说,中共内部文件也说,二○○○年颇有规模的示威共发生三万起,平均每天有八十多起。

中共处理示威软硬兼施,有时收买工人,有时派公安强力镇压,把最激烈的示威者关起来。

双丰纺织厂发生工潮时,公安人员强攻工厂,硬把工人架走,有时还揪着女工头发在地上拖着走或用电击棒攻击她们。

双丰纺织厂工人罢工占厂的第四天晚上,资方关掉工厂暖气,占据工厂的两名工人挤在一起披上厚毛毯在接近冰点的气温中取暖。

可笑的是,厂方最近才在墙上贴上标语,提醒工人他们才是当家作主的人。

占厂工人中不少是中年妇女,他们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两旁尽是锈迹班班的纺织机,大家喝着热开水,吃点饼干,然后互吐苦水。

他们低声谈手上一文不值的公司股票,贪污的官员,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退休基金,他们觉得,在中国大陆从社会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的过程中他们受骗了。这些工人也谈到他们反扑的风险。

一名年轻女工说:“我们知道这很危险,但现在害怕已经太迟了。”这名女工接着有点紧张的说:“警察应该快来了。”她说:“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政府不肯让步,我们也不要让步。”

工厂门外没有示威纠察队,只有一群满脸绉纹、身穿厚重外衣的工人蹒跚踱步,不时踏步取暖,有几个在抽菸,也有喝酒的,但只要汽车从路上经过,他们都会很紧张。

在一九九○年代,中共当局勒令地方官员关闭亏损的小企业,或设法转亏为盈。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混乱的过程,国有企业以威逼利诱的方式向工人出售股权,但政府仍旧是大股东,以保留对这些企业的控制权,私有化只是局部私有化。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