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陆热销的"恶心食品"


张先生从南方农村来西安西郊已经近10年了,先后卖过蔬果、小吃等,但干得最长的还是加工熏肠与酱肠等熟肉制品。日前,他向记者讲述了“黑作坊”加工熏肠、酱肠的“黑幕”。
 
 黑作坊全用“自家人”
  “我们都来自外地,做熏肠、酱肠生意,所用原料来自当地的屠宰场。每家必备几口直径半米多的铁锅、油桶、缸瓮,规模大点的还要有冰柜,此外还得准备些清理刷、捞罩等。因为做这些味道很难闻,很难租到房,所以都是亲戚、老乡几家住在一起,连雇来的伙计都是家乡人。”

  工业双氧水漂白
  “为了使肉肠看着新鲜,我们通常用去污渍能力强的工业用双氧水漂白,这样还可去掉一些油脂,所以泡双氧水就成了熟肉加工的必备步骤,市面上常见的双氧水有蓝色、绿色两种桶装包装,25公斤只卖55元。肉肠漂白后还需要煮熟才能继续加工,煮时要不停地加些白糖、酱油上色,糖精的效果最好,对于那些煮不烂的肉,就放烧碱。”

  水发腐蚀剂增重
  “为了使成品更重些,煮肉的水一般只烧到80度,另外我们还使用‘水发剂’,这是一种白色、指甲大小的东西,它一见水就化,像洗衣粉沫,但是绝对不能用手碰,腐蚀性太强了。通常我们晚上用‘水发剂’泡肉肠,第二天捞出后继续煮,这样泡出的肉肠一斤至少能增加二两,时间越长就越重。”

  大立柜做成暗门
  
“别看我们来自农村,可老板们却知道怎样躲避检查,平时看看电视、读读报,感到风声紧了就收摊,白天则紧锁大门,此外家家都有后门,一旦有人来检查就可以安全溜走。我们都养狗,一方面为了试食品熟了没,另一方面就是放风,白天还会有专门的雇工去放哨。有些部门来检查,看到表面没事,但不知道现在做这些都在屋子内,有的20平方米的房子一分为二,大立柜等家具就是一道暗门,进去后就能看到加工点。”

  从不吃自家熏肉
  
“我们做这行的从来都不吃自家的东西,熏肠、酱肠多是卖给一些推着三轮卖凉食的小贩,要么就卖给小饭店,也有的经过再次加工后,精心包装卖出。至于煮肉的油,也有人收集起来销往外地做食用油。这行太赚钱了,我们的批发价是每斤6到7元,市场商贩的零售价最低也能卖到10元,平均每家每天能加工二三百斤熟肉,过节时最少也达到了400斤,每天一大早,就派人将做好的熟肉用摩托送到客人手中。”“据我所知,在西安有好几个加工熏肠、酱肠的窝点,集中在靠近城市的农村。我的老乡们干这个都有10年了,每年至少能赚上万元。”

《华商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