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SARS危机第一线 广州医院态度松懈


数十名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 )患者正在广州第八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但是,在这家医院中,几乎看不到它处于全球SARS危机第一线的任何迹象。
该院通往二、三楼SARS病房的门敞开者,在晚间探病期间,服务台无人驻守。

与香港不同,在广州第八人民医院,访客和家属在SARS病房附近自由走动。在香港,SARS患者被严密隔离,病房紧闭。

医护人员戴着双层口罩和塑胶手套,但没有人穿着防菌衣。

在这家医院中,医护人员和病患的态度是松懈的,院方未张贴警告民众提防感染SARS病毒的告示。

唯一明显的预防措施是,要求所有患者一直戴着口罩,即使在睡觉时。虽然病房的门开者,但患者必须留在病房内。

广州市疾病防治中心的麦维林(译音),是二月间该市SARS病例达到高峰时,参与探讨此种不明病毒的人士之一。当时,此种致命疾病鲜为人知。

为确保广州市各地医院病房是否经过适当消毒,麦维林曾多次到患者病房内探视。

“我们当时亦戴着口罩去。我认为我已采取所有预防措施。然后我出现发烧、头痛和全身酸痛等症状,我知道我感染了SARS。”上月十二日住进广州第八人民医院的麦维林,本周正逐渐康复中。

麦维林认为广州第八人民医院将所有门窗敞开,并严禁使用空调系统的作法是正确的。

麦维林说:“最好的消毒方法是打开窗户。”他对香港医院的设计不以为然,认为它们缺乏新鲜空气的流通,以及过度依赖空调系统。

他表示,“香港地方小,爆发疫情较容易控制,但港人往往反应过度,且变得过于敏感。”

广东的多数SARS死亡病例发生于广州。

在广州第八人民医院,许多患者根本不知道他们如何感染了SARS病毒。广州的多数SARS患者均送往这家医院接受治疗。

麦维林表示,“这些患者未必是医护人员。他们记不起周围有谁发烧或咳嗽,但或许是他们仅碰触了巴士上的扶手即遭感染。”

一名护理人员说:“在爆发SARS病例的高峰期间,我们有多达两百名患者,但现在已少了许多。今天,有六名患者出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